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七四章 有人跟咱们比谁人多

第三七四章 有人跟咱们比谁人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庞大船队排山倒海般压迫而来,打头的那艘船头上,成锥形站了一排人,为首之人杵剑身前的招牌动作,熟悉的人一看便知。

    商朝宗回头,高声下令,“击鼓鸣号!”

    数只罗列的大鼓敲响,咚咚鼓声在码头上隆隆。

    一排牛角号一起吹响,呜呜号角声回荡不绝。

    旌旗林立招展,码头上以盛大礼仪迎接船队的到来。

    众人见到一个衣裳华丽的女子挤占在了牛有道的身边,皆注目。

    红着眼眶的商淑清更是静静观察那个女人。

    站在船头的牛有道回头看了眼,看了眼刚刚才匆忙跑出船舱挤过来的管芳仪,发现化了精致妆容,也换上了华丽衣裳,又恢复了扶芳园那个齐京红娘的艳丽打扮。

    “躲了半天,就为化妆?”牛有道问了声。

    “干嘛?不行吗?老娘也是要脸面的人,总不能初来就邋里邋遢让你们这群乡下人看轻了吧?”管芳仪撇了撇嘴,目光往前方岸上一扫,发现大片区域都有官兵把守,闲杂人等想不被发现而靠近码头不太可能,不由嚯了声道:“好大的阵容!是来接咱们的?”

    牛有道嗯了声。

    船减速靠岸,管芳仪注意到了岸上一个盯着自己看的女人,商淑清的长相想不让人注意都难,低声问了句,“那个脸上长斑的就是传言中宁王商建伯的那个丑女儿吧?”

    牛有道心中苦笑,商淑清还真是丑出了名,又嗯了声,同时朝岸上拱手的众人回礼。

    管芳仪忍不住啧啧一声,长成这样得有多坚强的内心才敢公然露面,她也佩服商淑清的勇气。

    见岸上这么多人看着,管芳仪慢慢端出了仪态。

    岸边跑出一群人,朝接连靠来的船只打出手势,指引靠位区段。

    船上抛出绳索,岸上人接住,慢慢将船拉靠在岸边,绑了缆绳将船只进行固定。

    跳板搭上,牛有道等人踩着跳板斜坡下了船。

    “道爷,辛苦了!”商朝宗第一个过来拱手相迎,一脸感慨和激动。

    牛有道拱手回礼,“总算不负王爷厚望,顺利将战马从齐国运了回来。”

    商朝宗连连点头,“好好好!”

    “道爷,辛苦辛苦。”蓝若亭和轮椅推了过来的蒙山鸣亦纷纷问好欢迎。

    “应该的。”牛有道客气回应。

    “道爷!”夏花过来,调侃着尊称了一句,抿嘴笑,乐不可支。

    费、郑二人也过来笑着打招呼。

    一旁的商淑清满心期待着轮到她和牛有道搭话。

    谁知牛有道跟眼前几位客气了一下,目光骤然盯向了天玉门那一群人,盯向了微笑看着自己的彭又在。

    牛有道伸手示意了费长流等人让了一下,不疾不徐地走向了天玉门众人,令欲言又止被忽视了的商淑清微微咬唇。

    牛有道和彭又在面对面站在了一起,四目相对。

    “牛兄弟,辛苦了。”彭又在微笑着拱了拱手。

    牛有道平静道:“辛苦没什么,就怕有人做事让人心寒呐。”

    彭又在哦了声,目光微闪,明知故问:“何出此言?”

    牛有道:“我听说天玉门要搞我,还把我的人给抓了,请问,是何道理?”

    此话一出,现场喜庆的气氛骤然下降,都没想到牛有道会当场对彭又在发难,这是一点都不给彭又在面子。

    彭又在身后左右的一群天玉门高层脸色一沉。

    管芳仪摇着团扇漫不经心地站在了牛有道的边上,陈伯、许老六以及赶来迎接的扶芳园数十号人也立刻站在了管芳仪的身后。

    天玉门那边有人打了个手势,四周上百名天玉门弟子立刻飞掠而来,对峙,势压这边!

    商朝宗欲上前解围,蒙山鸣却伸手拦了一下,微微摇头。

    “公孙,有人跟咱们比谁人多!”牛有道略偏头一声。

    公孙布扬手打了个手势,身后船上发出一声长啸,陆离君露面。

    海面上的数百艘大船上,飞掠出一道道人影,至少上千人聚集了过来。

    天玉门众人瞳孔一缩,法眼察觉出这些人身上阴气森森,立马意识到了全部是鬼修,一时间不知牛有道从哪搞来这么多鬼修!

    牛有道又偏头一声,“费掌门、郑掌门、夏掌门,你们三派什么意思,是大家走一条路,还是要分道扬镳?”

    费、郑、夏三人相视一眼,都明白,这是要他们三派表态了,亦陆续挥手发出了号令。

    刹那,三派上千弟子亦飞掠而来,直接将天玉门的数百人给围了。

    商朝宗和蓝若亭交换了个眼色,都意识到了,双方对比的势力根本上其实没什么改变,之前面对天玉门还忍气吞声的三派,此时牛有道一回来立马不一样了,在牛有道的逼迫之下,三派不得不和天玉门对着干了。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低头慢慢整理着衣袖,事不关己冷眼旁观的样子。

    整个码头上,顿时陷入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中。

    面对眼前的包围,彭又在岿然不动,冷眼扫过众人,不屑道:“一群乌合之众!”

    管芳仪哟了声,“这谁呀,老娘初来乍到,怎么一开口就骂人?”

    彭又在目光落在她脸上,微笑道:“齐京红娘,久仰大名!天玉门彭又在。”

    “原来是天玉门的彭掌门呐,久仰久仰,我说,我没得罪你吧,干嘛见面就骂我?”管芳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一张黝黑符篆,当扇子似的,夹在指间,朝自己脸上扇着风。

    她看似淡定,心里却在骂娘,一来就要干架,牛有道你混蛋!

    彭又在盯着那张符篆上的目光一紧。

    天剑符!天玉门众人神情一紧,都陷入了高度戒备中。

    牛有道也意识到了对面的反应不对,斜睨了眼管芳仪手上的符篆。

    彭又在目光随后又落在了牛有道的脸上,一字一句道:“不想找死,就别闹事,这里还轮不到你撒野!”

    牛有道:“是谁在闹事,大家心知肚明!我不想闹事,可我手下弟兄被人无缘无故给抓了,凡事杠不过一个理字,我讨个说法不过分吧?彭掌门,你说我能看着自己手下弟兄去死而不吭声吗?真要这样的话,我这边人心就散了,所以我的人也由不得谁想抓就抓!”

    封恩泰赶紧钻了出来,做和事佬道:“老三,什么死不死的,你误会了,没有的事。”

    “退下!”彭又在喝了声。

    出力不讨好,封恩泰一脸尴尬,也只能是慢慢退了回去。

    彭又在:“牛有道,我可以给你个说法,但今天这事,你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道理怎么讲都是讲不过去的,这里是天玉门的地盘,容不得其他人撒野!”

    他这话可不是吓唬人,今天在自己的地盘上,天玉门一干高层被人给围了,没个交代的话,让他们脸面往哪放?

    对方若是不给个交代的话,眼前也许可以放下,但回头必然要调集天玉门的人来找这些人算账。

    牛有道:“凡事讲不过一个理字,事情有先后,只要彭掌门能给我一个说法,我回头也必然会给彭掌门一个满意的交代!”

    彭又在徐徐道:“都是自己人,封师弟说的对,没有什么死不死的,是你误会了。把你的人先控制起来,是因为你迟迟不回来,又没有任何音讯,本座担心青山郡会出变故,担心某些人会起异心,你的人身陷重围,本座若不先控制起来,怕是要被别人给虏走了。说白了,本座是在保护他们,所以他们好的很,好吃好喝招待着,一根手指头都没动他们。你既然回来了,自然会把他们放归,保证他们丝毫无损!”

    这就是他的解释,然而听在留仙宗三派的耳朵里,却是说不出的腻味,这分明是在说担心他们三派会有异心。

    牛有道点头,“当着大家的面,彭掌门既然这样说了,我也相信彭掌门不会食言。我也给个保证,只要我的人安然回来了,我也一定给彭掌门一个满意的交代。”

    “都围在这里干嘛?都散了。”彭又在喝斥了一声,双手背负,踱步向前,与牛有道擦身而过,直接迎着众人的面撞过去。

    牛有道没发话,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都情不自禁地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牛有道挥手示意了一下,示意自己这边人散去。

    “牛有道。”彭又在负手站在岸边招呼了一声。

    牛有道走了过去,问:“彭掌门有何指教?”

    彭又在朝这些密密麻麻云集的大船抬了抬下巴,“多少战马?”

    牛有道:“三万匹…”

    “三万匹!”商朝宗已是一声惊呼打断,快步过来,“道爷,你是说你弄来了三万匹?”

    别说他,彭又在亦猛然回头看来,吃惊不小道:“三万匹?”

    蒙山鸣、蓝若亭也惊住了,之前还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大船,感情这厮一次弄了三万匹战马回来,这厮有点疯狂啊!

    现场能听到的,皆震撼了一把,有点难以想象。

    牛有道:“既然不远万里跑了这一趟,能多弄点自然要多弄点,省得以后又要再麻烦。可惜,途中遇到风暴,风高浪急,翻了十几条船,损失了一千多匹难以挽回,加上有些马匹不适合海上长时间颠簸,又病死了几十匹。不过还好,一千匹母马全部好好的,好好善待,可用来繁殖。现在船上还有两万八千多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