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六零章 校事台的人

第三六零章 校事台的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被这么一折腾,今晚谁都别想自在。

    次日,高掌柜到后院找到了袁罡,熬了一宿,一脸疲惫地苦笑道:“东家,三少爷人找到了,大家可以安心了。”

    他今天就没准时来豆腐馆开张,一直在呼延家那边等消息,毕竟呼延威的跑路费是袁罡提供的。

    袁罡问:“哪找到的?”

    高掌柜:“唉,也没跑太远,两百里外的地方逮住的。说是被追的躲进了一个牧场的草垛里,被搜了出来,今天大早上押了回来的。唉哟,那叫一个狼狈,一身的草屑,何苦来着!”

    袁罡无语,不知该怎么说呼延威好,未免也太没用了,这就被抓回来了,没那本事跑什么跑?

    殊不知,呼延家一开始还真不知道呼延威往哪跑了,然而这事却惊动了皇帝,昊云图怎么可能让呼延威跑了,立刻命校事台务必把人给找到,很快就把途中去一牧场换马的呼延威给盯上了。

    校事台并未直接抓人,昊云图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哪能强行抓个不愿意娶自己女儿的人回来娶自己女儿。

    反正有人把消息悄悄一个劲地往呼延家送,让呼延家的人自己看着办。

    呼延家立刻发出军令,调动了呼延威逃窜方向就近的骁骑军人马围捕。

    数千铁骑横扫,只为抓呼延威一个,而且目标位置明确,还有修士配合出手,呼延威一个孤零零的丧家之犬往哪跑去?就这么把呼延威给逮了回来!

    高掌柜拿出了三张面额一千的金票,“东家,三少爷借你的钱,上将军让还给你,让把三少爷的欠账了结掉。”

    袁罡接了过来,欠据也还在他身上,顺手摸出给了高掌柜,又问:“人抓回来了怎么办?”

    高掌柜唉声叹气道:“那叫一个惨呐,人一抓回来,上将军一声令下,一顿家法伺候,打的三少爷那叫一个鬼哭狼嚎说以后不敢了。估计三少爷短期内是别想下榻走路了,更别说什么逃跑了。唉,东家,没什么事我先去忙了。”

    袁罡默默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一个消息传出,整个齐京轰动。

    据传早朝时,上将军呼延无恨突然当着百官的面向皇帝求亲,为儿子呼延威求娶长公主昊青青,皇帝当着百官的面一口答应了下来。

    金口玉言,君无戏言,木已成舟。

    至于当事人,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都没有拒绝的权力!

    而对有些人来说,关注的却不是这个。

    白云间,苏照和秦眠站在一张地图前,秦眠手指着地图一路往东比划,“看路线明显是要离开齐国返回燕国!”

    这边收到消息,有人在途中无意中看到乔装打扮的牛有道和天玉门的弟子,这边获悉消息后,立刻让那一带的人查探,果真发现有乔装后的天玉门弟子。

    “我就知道那贼子狡诈!”苏照咬牙一声,没敢说出自己早有的怀疑,如今的结果印证了她的猜测,果断道:“立刻联系上面,请求其他堂口的人配合,要不惜一切代价拦截!一旦让他逃回了青山郡,到了他们的地盘上再想动他,组织是要付出不小代价的,决不能让他逃回去!”

    她早就想做掉牛有道,这次得到了上面的允许,自然是尽力而为。

    “是!”秦眠应下,快速离去。

    然而出去没多久,秦眠又步履匆匆地返回了,开口便道:“牛贼奸诈,往东去还是在误导我们,他人往西去了。”手上亮出一份密信,“上面说牛贼已经远离了我们的辖区,说我们这边的人手赶去也来不及了,让我们不要再轻举妄动了,免得暴露!”

    “往西去了?”苏照惊讶:“确认了吗?”

    秦眠:“上面能直接向我们发出指令,定然是掌握了可靠的情报,否则不会直接让我们终止行动!”

    苏照再次看向地图,“往西去了,到了什么位置?”

    “详细情况上面没有告知,只说了原因让我们终止行动。不过既然能说远离了我们的辖区,能说出我们的人赶去也来不及了,牛贼应该是快到海边了,一旦让他逃到了海上,到处都是随时能躲藏的地方,再想找到他,基本就没了希望。”秦眠伸手指了指齐国海域方向。

    一听牛有道去了海边,苏照顿时心惊肉跳,担心牛有道会对那批战马出手。

    不过转念一想,是自己多虑了,北州的那批战马早就出海了,牛有道现在跑去能有什么用。更何况,船队一直与这边有联系,船队已经绕北而去,船队目前的位置早已远离了齐国海岸。

    再者,牛有道不太可能知道那批战马的事。

    更大的可能是,牛有道已经知道了晓月阁要对付他,知道晓月阁的势力庞大,走陆路不管走哪都不安全,想从海上脱身。

    想通这个,苏照松了口气之余,又有点恨得牙痒痒,“出卖了令狐秋,自己偷偷跑了,让咱们搞不清怎么回事,又放出他和令狐秋都落在朝廷手上的消息为饵来吸引我们注意,继续掩护他逃跑。现在又冒出个往东去了,人实际上往西逃了,此贼真正是奸诈无比!”

    秦眠叹道:“是啊!此贼设计的连环套看似简单,实则极为高明,各个环节是经过了精心布置的,各方面都掩饰的极好,溜了咱们这么久,居然都没能识破他,硬是被他牵着咱们的牛鼻子,将咱们拉扯来拉扯去,闹了个云里雾里,以致无法集中力量对他进行追杀。这次,若不是上面及时掌握了情况,再集中力量赶去东面追杀的话,等到把局捅破了,他怕是早已从海上逃之夭夭了。”

    她也抬眼看向了地图,“应该是已经快到海边了,希望上面这次能来得及,不然麻烦真的是大了!”

    苏照冷笑一声,“麻烦大了倒不至于,最多让他得意一时!”

    秦眠缄默不语,实在是干系太大,魏除假死的事没办法告诉她。

    上面为何要不惜代价在齐国境内扼杀住牛有道?

    原因很简单,连令狐秋都不知道,牛有道目前自然也还不知道魏除是假死,魏除是金王的人,只要牛有道还在齐国境内,牛有道就不敢胡乱声张,可若是一旦让牛有道离开了齐国、离开了金王的势力范围,谁敢保证牛有道不会跟其他人提及这事?届时魏除还能活过来吗?

    草原落日,是天涯辉煌的一幕。

    马背上的牧民,挥舞着长杆,驱赶牛羊和马匹入圈。

    远处五骑一路驰骋而来,跑向了这边,正是牛有道五人。

    坐骑速度渐渐放慢,融入了成群牛羊这边,询问哪个是这牧场的主人,自然是为更换马匹。

    一名小姑娘指了指前方栅栏边站在木台之上的老汉,那就是牧场主人。

    五人骑着马慢步小跑过去时,一位提着长杆的汉子纵马跑了过来,横杆拦住了五人。

    五人勒停坐骑看着他,而对方也在仔细打量他们五个。

    牛有道笑问:“这位朋友何故拦我们?”

    汉子目光盯了他一阵,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就是牛有道。”

    此话一出,五人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是震撼。

    牛有道摸了摸自己脸颊的络腮胡须,眯眼问道:“朋友说的什么我们听不懂。”

    汉子手伸进怀里,摸出一面令牌,迎面亮给了五人看,令牌上刻着一只阴森森的老鹰,一双鹰眼慑人。

    管芳仪嘴角抽了一下,看了下牛有道的反应,发现牛有道似乎不认识,驱马靠近了一些,低声道:“校事台的人。”

    “这位想必就是红娘吧!”汉子问了声,手上令牌慢慢收起,忽然语气凝重道:“陛下有旨,请五位稍作休息,明日返回京城,有要事相商!”

    事到如今,对方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牛有道明白了,自己自以为隐秘的行踪,其实一直都在昊云图的掌握之中。徐徐问道:“不知有何要事相商?”

    “上面没说,也不是我该问的。已经为几位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请吧!”汉子伸手相请,拨转坐骑在前引领。

    左右四人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两脚跟一敲马肚子,跟上了对方,同时观察四周的环境。

    四人相视一眼,也只好跟上了。

    来到牧场内,果然有准备好的帐篷供他们休息,帐篷内吃的喝的都准备好了,显然不仅仅是掌握了他们的动向,甚至连他们什么时候到都算好了。

    将吃喝的东西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问题后,牛有道沉默中吃喝。

    他没想到,已经到了最后一程,最多只需半天就能到目的地,正以为能顺利脱身,谁想居然还能冒出校事台的人喊停他们,此时他脑子里想的事情很多。

    管芳仪在那嘀嘀咕咕埋怨,又要回去,辛辛苦苦白跑这么多天之类的。

    等到吃喝好了,牛有道给了管芳仪一个眼色,后者跟他钻出了帐篷,一起在牧场内沐浴着夕阳余晖漫步。

    有人扛着羊皮水袋给牲畜放水喂水,管芳仪顿时两眼放光,“脏死了,我去找他们要点水好好洗洗。”

    牛有道出声阻止,“让许老六和陈伯摸摸这里人的底,如果没有修士,没有阻拦我们的后手,天黑后立刻走人!”

    刚走出两步的管芳仪停下转身,愕然道:“你想抗旨?”

    牛有道:“抗旨?你是不是在齐京呆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