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五八章 千山万水来拜师

第三五八章 千山万水来拜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皇宫大内,昊云图湖畔垂钓。

    步寻提了只食盒走来,走到一旁,将食盒里的点心摆在了一旁的小几上,提醒了一声,“皇后娘娘亲手做的。”

    昊云图嗯了声,回头看了眼那点心,伸手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

    待他咽下,步寻递了茶水给他,茶盏放回,方道:“玉苍先生快到了,呼延将军亲自到了南城门迎候。”

    昊云图微微颔首,“呼延受过他的指点,玉苍也算是呼延的半个老师,学生出门迎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说到这,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偏头看来,“青青在干什么?”

    步寻不知他思路为何会突然跳到昊青青的身上,不过很快领悟到了些什么,笑回:“皇后娘娘正在让长公主绣花。”

    “绣花?她绣花?”昊云图显然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哈哈大笑道:“花秀她还差不多!”

    步寻:“长公主今早又想偷出宫找牛有道玩,被娘娘抓了回去惩罚。”

    “原来是惩罚,被寡人宠坏了,这丫头啊,不知她将来的男人还会不会像寡人这样宠着她。”昊云图直摇头,复又问:“牛有道的去向确认吗?”

    步寻:“确认了,在几个马场换乘过坐骑,校事台在马场的人接连仔细观察过,应该是易容后的牛有道和管芳仪他们,一行五人,一直在往西走。”

    昊云图:“那个令狐秋还没招吗?”

    步寻:“死咬着牛有道不放,说只有把牛有道给他找来了,他才会招,看样子是恨死了牛有道!”

    “呵呵,结拜兄弟!”昊云图一脸讥讽,“不急,慢慢来,寡人倒要看看身边有没有晓月阁的人。”

    步寻道:“老奴已经设好了陷阱等着,不管是来灭口的,还是来救他的,只要出现就跑不了!”

    昊云图:“寡人怎么感觉牛有道希望寡人和晓月阁掐起来?”

    步寻:“怕正是这个意思,此子狡诈的很。”

    “狡诈点好,若商朝宗身边尽是些无能之辈,寡人的战马就白送了……”

    南城门,城墙上,查虎远眺,见到远方一行车马出现后,立刻朝一旁将领打出了手势。

    随着一声令下,城内冲出兵马,瞬时将整个南城门进行了控制,禁止来往者通行。

    呼延无恨从阁楼内走了出来,在查虎的陪同下,以及三派的高手护卫下,下了城楼出了城,静候前方一行车马。

    车马来到,停下,为首那辆车的帘子掀开了,露出了端坐在内的玉苍先生。

    呼延无恨拱手道:“见过玉苍先生。”

    车内的玉苍先生笑道:“上将军客气了,不如上车说话!”

    呼延无恨当即上车,而查虎挥手一下,一群人上马,将玉苍先生的人给屏退到了后面,这边的人接管了这辆马车的护卫工作。

    车队再次开动,慢慢进城。

    马车内,玉苍与呼延无恨并坐,看着窗外的城中情形,一番客套之后,呼延无恨问:“先生在城中可有落脚之地?学生在城中准备了宾馆,先生若是不嫌弃…”

    玉苍摆手打断,“不用麻烦上将军,我已在这里买下一处宅院。”

    两人一路叙旧,车队一直到了扶芳园外停下时,呼延无恨才知道玉苍买下的宅院居然是扶芳园,玉苍已经先一步安排了人接手打扫好了,直接入住便可。

    “不进去坐坐?”玉苍邀请了一下。

    呼延无恨还是婉拒了,就此下车离去。

    玉苍笑而不语,也不勉强,知道各人有个人的难处,呼延无恨可以公开迎接他,也可以公开露面,但是不会与他私下相会,呼延无恨毕竟是齐国手握重兵的上将军,而玉苍的有些学生却是齐国的敌人。

    待呼延无恨离去,车队直接开进了扶芳园内。

    进入院内后,为首的马车旁靠,玉苍也下了车,站在路旁拱手躬身,目送了剩下的四辆马车开往了主宅院,也是管芳仪这个原来女主人的宅院。

    待四辆马车离去后,玉苍方直起了身,在扶芳园内走动了一圈,欣赏着院内的雅致环境,也不由赞了声,“好地方,花了不少心思,这齐京红娘,倒是个会享受的人,这地方卖了的确有些可惜。”

    他的弟子,随行在旁的郭行山,笑道:“想必她也是卖的不情愿的。”

    这里正在游园观赏,外面突然有人来报,说是宫里派了人来,皇帝昊云图在宫中设宴,大丘门掌门三千里,玄兵宗掌门北玄,天火教掌门宇文烟也在宫中。

    这阵仗也由不得玉苍拒绝,不去就是不给面子,随后带了两名弟子离开扶芳园,奔赴皇宫。

    宫门前早有人等候迎接,大内总管步寻亲自在门口迎客,自然是一路通行。

    御花园内,皇帝设宴,凌霄阁下,玉苍弟子止步,只有玉苍一人跟了步寻上楼。

    阁楼上,三大派弟子层层把守。

    能一览京城风云和景致的顶楼,宾客相见。

    “陛下,千里兄,北玄兄,宇文兄!”

    “玉苍先生,玉苍兄,玉苍兄,玉苍兄!”

    双方见礼落座,席地而坐,五张长案拼了个五方围坐,无上下之分,一身便装的昊云图挥手让人上了酒菜。

    之后闲杂人等退下,只留了步寻一人掌管现场酒菜的填补,需要什么,步寻便会招呼宫人端盘上来。

    一番客套之后,大丘门掌门三千里问道:“听说玉苍兄把扶芳园买下了?”

    玉苍:“也是听说那园子不错,恰好在出售,就买下了。来之前,本也是想去扶芳园见人的,谁想扑了个空,实在是遗憾!”

    在坐几人相视一眼,都有点意外,三千里奇怪道:“玉苍兄欲见何人?”

    玉苍:“牛有道!不瞒诸位,我此行就是冲牛有道来的,不想我到他已走,扑了个空实在是遗憾。”

    这下四人越发奇怪了,宇文烟道:“牛有道虽有薄名,应该还不至于让玉苍兄弟你千山万水赶来一见吧?”

    玉苍叹道:“是也不是我要见,而是我家弟妹要见他,欲为我那侄子拜牛有道为师!”

    四人再次惊奇,自然也知道他所说的弟妹是谁。

    昊云图回头看了眼步寻,见步寻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遂疑惑发问:“先生乃博学鸿儒,天下不知多少人想拜先生为师,有什么东西是先生教不了令侄的,还需拜牛有道为师?”

    玉苍摆手:“陛下此言差矣,三人行必有我师,牛有道乃诗词大家,我家弟妹对他的诗词极为欣赏,我也自叹不如,诗词方面,牛有道足以做我那侄儿的师傅。做母亲的,希望为儿子觅得良师,心情也能理解。”

    几人犹如听了一场天方夜谭一般,北玄狐疑道:“牛有道年纪轻轻,说是诗词大家怕是言过其实吧,恕我孤陋寡闻,为何从未听说过他的诗作?”

    “哈哈!”玉苍仰天发笑,笑罢举杯,对杯沉吟,“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他当着众人的面,把牛有道的那首桃花诗背诵了出来。

    背诵完后,反问众人,“诸君,觉得此诗如何?”

    众人缄默中琢磨着。

    昊云图第一个回过神来,问:“这诗是牛有道作的?”

    玉苍笑而不语,举杯饮尽,提壶倒酒,又徐徐吟出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词一出,在场诸人皆动容。

    三千里拍案叫绝,“好一个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北玄亦微微摇头晃脑:“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宇文烟眯眼附和:“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超然,正是我辈修士风范!”

    “滚滚长江东逝水……”昊云图亦在那嘀咕品味着。

    玉苍举杯,邀众人共饮。

    众人举杯陪了一下,放下酒杯,昊云胜道:“确实好词,只是未免太过消极了一点。先生,这都是牛有道的诗词?”

    玉苍颔首:“不错,我只知这两首,至于他还有没有其他佳作,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窥一斑而知全豹,有这底子在,绝对差不了。”

    三千里啧啧道:“难怪钟夫人不惜千山万水赶来为儿子拜师,真没想到,这牛有道居然还有这深藏不露的才华,早知如此,应该招来一见!”

    昊云图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心里也起了念头,要不要弄来给自己的儿孙当老师?

    “我家弟妹舟车劳顿,这次错过,想再见怕是不知又要奔波到何时。”玉苍叹了声,忽看向昊云图问道:“陛下,不知牛有道去了哪,能否告知去处?”

    昊云图呵呵道:“据说和那个红娘私奔了,去了哪,寡人也不太清楚,想必是回了燕国吧。”

    玉苍看向步寻,似笑非笑道:“陛下此话怕是言不由衷吧!在这齐国地面上,一个目标明确的人,只要校事台想找,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看陛下有没有那个心了。”

    言下之意和看你给不给我面子是差不多的意思。

    步寻低眉垂眼不吭声,昊云图笑呵呵岔开话题,问:“听说先生进城时,是呼延将军亲自去迎的。”

    玉苍道:“是上将军客气了。”

    “诶!”昊云图摆手,“先生指点过呼延将军,将军执弟子礼相迎也是应该的。唉,说到呼延将军,寡人也为两家小辈的事头疼,恰好先生来了,寡人倒是有一事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