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五一章 令狐秋落网

第三五一章 令狐秋落网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退无可退,跑无可跑!

    令狐秋惊疑不定,心中各种念头闪过,不敢确定是怎么回事,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可能遇上了大麻烦!

    眼前这些人,是齐国最大的势力,不是他能反抗的,也不是他反抗能有用的。

    面对这些人,反抗没用,他知道自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自尽,要么听话!

    合拢,将他围住后,三大派弟子停止了逼近。

    在连情况都没搞明白的情况下,令狐秋怎么可能轻易自尽,转身面对那太监拱手道:“敢问内侍大人尊姓大名?”

    魁梧太监语调阴沉道:“我是谁不重要。”

    令狐秋指了指四周围着的人:“可是在下犯了什么罪?”

    魁梧太监:“你有没有犯罪,我不知道。”

    令狐秋:“那在下就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了,难道这京城中没了规矩不成?”

    魁梧太监:“你遵守规矩便可,我办事不需要什么规矩,只需听令行事!”

    “……”对方这样说,令狐秋还能说什么,看对方这动静,他隐隐预感对方在等什么。

    院门外,一个年轻太监出现,对着这边点了点头。

    “有点事要问问你,跟我走一趟吧!”魁梧太监打了个手势。

    围着的人中立刻出来两人逼近令狐秋。

    令狐秋那叫一个左右为难,反抗不是,不反抗也不是。

    正犹豫间,上来两人已突然出手,将他给制住了,押了他往外走去。

    就这么束手就擒了,令狐秋脑海中还在思索对策时,只见前面又出现了一群人,拖了两个人进来,两个昏死了过去的女人,正是红袖、红拂!

    令狐秋大吃一惊,砰!后脑勺突然遭受重击,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魁梧太监盯着脑袋低垂的令狐秋,漠然道:“秘密看押,不得走漏风声!”

    茫茫草原,起伏不定,牛有道、管芳仪、许老六、陈伯、沈秋,一行五骑隆隆驰骋。

    扶芳园其他人,牛有道不让管芳仪带在身边,人多太扎眼了,聚在一起未必安全,打散了,告诉了目的地,让他们分散前往青山郡。

    而他们五个人都易容了,牛有道又变成了那个络腮胡须的汉子,管芳仪也成了男人打扮。

    令狐秋是每天都会跑去扶芳园过问什么时候和昊云图见面的事的,昨天最后一次见过令狐秋后,在傍晚城门关闭前,他们就悄悄出城了。

    他们几个也可以说是最后撤离扶芳园的人,为了吸引注意力让其他人顺利撤离。

    昨天傍晚出城到现在,五骑一路奔波不歇,连夜赶路,早已远离齐京。

    这草原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到处是路,如今再想轻易找到他们的去向,不容易!

    一夜到现在,管芳仪几乎都没说什么话,看得出来,就这样离开了齐京,离开了扶芳园,对管芳仪的情绪影响很大。

    牛有道除了一路指挥,也并未说什么话,他的情绪也不高,因为袁罡!

    他们不知齐京那边是否晴朗,眼前的天色阴沉,越发影响人的情绪。

    一只金翅从天而降,沈秋抬手接了,取出密信看过后,快马上前向牛有道禀报。

    一行冲上山坡,只见前方已是乌云的边界,一道道光柱从乌云缝隙中照射向地面,绿草随风如波,一条蜿蜒河流像是发光的缎带,隐有成群牛羊点缀,景色壮美,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力!

    管芳仪目露惊讶,眼前的壮美景致,还有那份辽阔无边,似乎瞬间将她从低沉的情绪中拉了出来,竟让她隐隐有些激动!

    多少年了!在齐京呆了那么多年,已经忘了有多少年没再见过这自然雄壮美景!

    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感受到了牛有道曾经对她说的话,她是一只鸟,终于脱离了那只笼子,天高地阔,可自由翱翔!

    “啊……”管芳仪突然张开了双臂,放声高呼!

    陈伯和许老六相视一眼,一行就这样随着她的高呼冲下了山丘!

    并骑在旁的牛有道也受了她的感染,看看前方的辽阔美景,似乎明白了她的感受。

    再看看这明眸皓齿的女人骑在雄健且毛色光亮的高头大马上的姿态,现在才发现这女人换了男装亦有一股别样风情,不知是不是知道这位是女人的原因。

    有一点,牛有道也不得不感叹,由她现在的样子,是能感受到她从前的,不知这女人年轻时该是何等的貌美,得有多少男人围绕在她的石榴裙边。

    “别鬼哭狼嚎了,再喊下去,得把狼招来了。”牛有道提醒了一声。

    “去!”管芳仪啐了声,挥鞭便抽,被牛有道挥动马鞭撩拨开了。

    “哈哈!”许老六和沈秋笑出了声,连不苟言笑的陈伯亦微微露笑,都感受到了管芳仪的愉悦心情。

    “喂,现在可以说了吧!”管芳仪似乎有了精神关注其他。

    牛有道不解,“说什么?”

    管芳仪:“步寻呐,你给步寻的那封信里写了什么?”

    牛有道叹道:“他不仁,也休怪我不义,但毕竟结拜一场,只要没当面彻底撕破脸,我还是希望能给他一条活路,希望能救他一命吧!”

    “令狐秋?”管芳仪惊咦。

    牛有道沉默了,令狐秋表面上也不会防备他这边的吃喝,他其实有很多机会对令狐秋下手,但还是请步寻帮忙控制令狐秋,也是为了给自己的离开多争取一些时间,不让晓月阁能及时反应过来!

    只有他离开齐京越远,寻找的范围才能越大,越能给晓月阁的搜寻造成困难。

    他不知道晓月阁在齐国的势力有多大,可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多做这方面的准备!

    先悄悄遁离,再利用令狐秋拖延晓月阁的反应时间,最后利用天玉门吸引晓月阁的追杀力量,暴露一步,又一步拖延,一层层拖延,尽最大可能弱化这边的风险,这边才能更安全的脱身!

    思绪在令狐秋身上转了转,又转到了封恩泰的头上,不知晓月阁追上天玉门弟子反应过来后会不会放手!

    想在这错综复杂的环境下保住自己,他也很难……

    皇宫大内,湖畔亭子里,昊云图慢慢享用着一碗汤,湖面波光粼粼。

    步寻从远处走来,进入亭内,笑问:“陛下,可还合胃口?”

    “还行!”昊云图回了句,又问:“人带来了?”

    步寻立刻对亭子里的侍从偏头示意了一下,待其他人退下后,方回道:“已经扣下了。”

    昊云图:“不是结拜兄弟么,为何不扣下他,他就不能离去?”

    步寻:“不清楚,想问也没机会,信到这边,他人已经跑了,这厮鬼的很。他只说希望能把令狐秋给扣下,能扣押多久就扣押多久,一辈子也行!不过下面人倒是从令狐秋他们身上搜出了这东西!”

    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小木盒,抽开,摆在了桌上给昊云图观看,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两颗药丸,一红一黑!

    昊云图:“什么东西?”

    步寻指点着解释道:“已经让人验过了,红的是苦神丹,黑的是解药!服下了苦神丹的人,据传一旦药效发作,那份痛苦连神仙也扛不住,所以才叫苦神丹。至于这解药的缓解效果并不彻底,只能缓解三个月,三个月后必须再次服用一次解药。这东西是晓月阁用来控制人的独门秘方!”最后一句意味深长。

    昊云图抬眼瞅来,“你是说,这令狐秋是晓月阁的人?”

    “现在想想这令狐秋的曾经的行为,倒是完全有这可能。”

    “嘿!这事有点意思,晓月阁居然派了个人专门守在牛有道那厮的身边,看这情况,牛有道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令狐秋的身份!他已经悄悄跑了,已经摆脱了这个令狐秋,还要借寡人的手把人给扣下,是几个意思?”

    “要么是想给令狐秋一条活路,要么是不想背负杀结拜兄弟的恶名,或者两者兼具!”

    “哦?怎么讲?”

    “道理很简单,令狐秋应该不知道牛有道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否则不会一点警惕都没有而一头撞入网中!如此一来,就说明牛有道有的是机会对令狐秋下手,他却没这样做!牛有道的势和陛下的势是没有可比性的,令狐秋落在他手上对晓月阁不会有什么影响,落在陛下手上则不一样了,晓月阁会害怕!从令狐秋落在陛下手上的那一刻开始,令狐秋在晓月阁内的身份就废掉了,晓月阁已经容不下他了,会斩断和他的所有联系。令狐秋在陛下的手上还有一条活路,晓月阁毕竟不能在陛下这里肆意妄为!”

    “晓月阁知道令狐秋落网了吗?”

    “秘密抓捕的,不能确定知不知道,不过令狐秋手上的传讯金翅掌落在了我们的手上。”

    “你有什么想法?”

    “老奴的想法是,晓月阁自身必然有一套防范风险的措施,现在花时间折腾其他的其实都没多大必要。有些事情可以假装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留待有用之时,至于已经暴露的,就有必要给予一些教训,得让他们知道,齐国不是晓月阁能为所欲为的地方。老奴认为,当立刻放飞金翅,派飞禽追击上线的下落,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路摸上去,火速调集人手围剿!”

    昊云图伸出手指捻了那颗红色药丸在眼前端详着,漠然出声道:“杀!能杀多少算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