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四三章 都是误会

第三四三章 都是误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因为他低调!”牛有道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屋檐下,向书房方向走去。

    管芳仪有点疑惑,跟着起身,“低调是有低调的好处,可他根本不招惹朝廷赋予事物之外的任何麻烦,你找他也没用。”

    “低调无非几种可能:能力有限,无能,不得已,只好低调;时机不到,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而低调;厌烦是非,不喜欢勾心斗角,是真低调。”牛有道踱步沉吟着列举一番,复又问:“你觉得这个英王真的无能到了需要如此低调的地步吗?他若真那么无能的话,朝廷又怎会老派事给他做,不怕他搞砸了?按你所说,从未听说他搞出过什么张扬漂亮的差事,也没听说过他把什么事情给办砸过,你觉得一直保持这般中庸容易吗?”

    管芳仪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英王在装低调,你又怎知他不是真的低调?”

    牛有道简单干脆道:“身在皇家,我不信一个含而不露的皇子对那皇位没野心,我更信他是在审时度势,在等候时机,有时候不争也是一种争!”

    管芳仪若有所思着微微点头,旋即又上下打量他一眼,“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多鬼心思歪道理?就算你有理,他就是不见你,咱们也拿他没办法。”

    牛有道呼出口气,道:“目标已经有了动静,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没时间跟那个英王耗了,我必须尽快跟他见面谈谈,帮我送封信给他!”说话间已经进了管芳仪的书房。

    滴水研墨,管芳仪亲自操手帮他研墨,倒要看他想写什么。

    站在书桌旁的牛有道闭目沉默一阵,睁开眼后,提笔沾墨,落笔,一行字迹,一气呵成: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岂容鼠辈窃取?成王败寇,见与不见,皆在一念之间!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江山如此多娇……”站与一旁的管芳仪反复念叨这句,眼神竟有些痴了,目光最终落在慢慢搁笔的牛有道脸上,眼神复杂。

    牛有道揭了纸张在手,吹干墨迹,给她。

    管芳仪拿在手中看了看,试着问道:“就写这些,他就能见你?”

    牛有道:“试试看吧。”

    管芳仪:“他若还是不见呢?”

    牛有道:“在这京城,我敢动他,他不敢动我,立马给他找麻烦!”

    两人从书房出来,正好撞见许老六过来。

    “大姐,道爷!”许老六朝两人打了声招呼,私下对管芳仪的称呼没有避讳牛有道,对牛有道的称呼也改变了,从那次捉奸在床后,扶芳园里的人对牛有道的称呼就都变了。

    “有事?”管芳仪问了声。

    许老六道:“外面来了一群天玉门的人,自称是道爷的结拜兄弟封恩泰,要见道爷。”

    牛有道眨了眨眼,笑了,“活着回来了。”

    “你结拜兄弟还真多。”管芳仪冷笑一声。

    牛有道呵呵一声,“多个兄弟多条路嘛。”

    管芳仪嘲讽道:“那是,连结拜兄弟女人都睡的人,自然是巴不得兄弟多。”

    “噗…”许老六立马憋笑。

    牛有道脸一垮,“我说你有劲没劲,我哪有睡?”

    管芳仪对许老六摆手道:“让人进来吧!”

    没多久,封恩泰领着一群人来了。

    兄弟两个再见面,甭管是不是真心高兴,至少表面是高兴的,把臂言欢。

    见封恩泰脸色发白,同来的天玉门弟子有些明显负伤了,牛有道不禁问道:“大哥受了伤?”

    封恩泰叹道:“一点小伤!碰上一群脑子有病的,东西已经扔给了他们,还要死追着我们不放,搞得其他人以为东西在我们手上,也跟着一路追杀!不提了,不提了。”

    摆了摆手,那真是一脸苦涩。

    他目光又落在了管芳仪身上,显然是见过的,又笑了,“齐京红娘,我该称呼弟妹了吧?”

    能说出弟妹来,可见已经知道了这边的传闻。

    牛有道神情抽搐。

    管芳仪摇着团扇朝牛有道抬了抬下巴,笑吟吟道:“封大哥得问问他乐意不乐意。”

    封恩泰立马问牛有道:“什么情况?”

    “人言可畏,不可尽信!”牛有道一句话带过,真真假假的,事关生死,这事一时间也不便告知真相,让他们先回去歇着。

    封恩泰却没走的意思,问:“这里没我们落脚的地方吗?”

    管芳仪没吭声,偏头看向了一旁,当没听懂。

    牛有道:“外面住的地方还不多吗?这又不是我家。”

    封恩泰立马拉了他胳膊,将他拉到了一旁借一步说话,“你别以为我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你跟红娘的事我都听说了,这么大的扶芳园随便给我们间院子就够了。我可告诉你,掌门发话了,有关战马的事,从现在开始,我们这些人全部听从你的调遣。”

    这次的事,他实在是把彭又在给气得够呛,抛出去的麻烦,又被这位师弟给主动捡了回来,弄的又折损一堆弟子,彭又在已经对他不抱信心了。偏偏能主事的人都不愿来这边,反而都帮封恩泰说情,让再给封恩泰一次机会。

    不愿来的原因很简单,事成的几率太小了,事办不成回去,还要闹个颜面尽失,在宗门落得个威信扫地,门规在上,搞不好还要受惩处,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来接这烫手山芋。

    反观牛有道,在齐京所遇危险一桩又一桩,都一步步渡过了,在齐京活得好好的,还把齐京红娘这朵花给摘了。

    于是彭又在指示封恩泰贴上牛有道,一切听牛有道的指挥。

    也算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牛有道若真有本事弄回战马,那自然是好,若是弄不回来,我天玉门弟子都给你指挥调遣了,事办不成是谁的责任?还想要酒水利益分成?

    双方都有道理可讲的时候,还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算!

    总之,两头利益,天玉门总得保住一头!

    彭又在相信牛有道也不敢拿天玉门弟子乱来,除非不想回青山郡了还差不多。

    牛有道挑眉:“你们天玉门的人能听我调遣?真的假的?”

    封恩泰郑重道:“绝无虚言!老三,你说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当然,我们做不到的你不能硬来!”

    牛有道呵呵冷笑两声,天玉门的心思他猜了个七七八八。

    不过也没办法,青山郡那边真正说的算的还是人家天玉门,不答应都不行,最终还是让管芳仪给了间院子给天玉门弟子落脚。

    这里封恩泰刚走,许老六又来了,通报:“道爷,令狐秋回来了,红袖、红拂也在,让不让进?”目光看了看管芳仪。

    管芳仪一脸揶揄,还没说话,牛有道已经出声道:“你就说红娘不高兴,不让进!”

    见管芳仪没意见,许老六转身离去,自然是照办。

    管芳仪阴阳怪气道:“干嘛不让进,怕令狐秋找你算账?”

    牛有道:“不知道晓月阁有没有下决心动魏除,我干嘛见他,难不成还要给他下手的机会?”

    管芳仪略默,问:“万一晓月阁已经下了决心呢?”

    牛有道反问:“你帮我估算一下,雇个人杀魏除,得花多少钱?”

    管芳仪思索着说道:“得不少钱!至少百万金币起价,魏除的身份背景,要价几百万都有可能!”

    牛有道摊手道:“我现在连吃用的钱都拿不出来,都是你掏,他若狮子大开口,我哪有那么多钱给他?”

    “……”管芳仪一愣。

    没一会儿,许老六再次来报:“令狐秋密语告知,说道爷你要办的事情他已经办成了,要与你面谈。”

    牛有道:“你告诉他,就说我求情之下,红娘只答应了让他进来,红袖、红拂不行!”

    “老娘倒成了你风流债的挡箭牌!”管芳仪鄙视一声,也没说不肯,许老六再次离去。

    稍候,令狐秋快步来到。

    怒气冲冲来到,一见牛有道便劈头盖脸道:“老三,你什么意思?竟敢趁我不在非礼红袖、红拂!”

    牛有道忙摆手道:“绝无此事!”

    令狐秋怒道:“那你为何将她二人赶出去?”

    管芳仪哼哼道:“是我赶出去的!那两个贱人不知羞耻勾引我男人,我还留她们不成?”

    “勾引谁?他?”令狐秋指了指一脸尴尬的牛有道,反问牛有道:“老三,你对红袖、红拂有什么企图,不用我多说吧?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红袖、红拂需要勾引你吗?”

    牛有道干笑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管芳仪怒了,指着牛有道鼻子臭骂:“误会个屁!手都伸人家衣服里面去了,把人裤子都给扒了,你当我眼瞎吗?”

    听说把裤子都给扒了,令狐秋脸都绿了,谁知管芳仪一转身,又指着他鼻子臭骂:“上梁不正下梁歪,能养出这么两个贱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敢在我这里大呼小叫,滚!我这里不欢迎你!”

    令狐秋指着牛有道:“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我什么都没干,给什么交代?”牛有道打死不承认。

    各说各的理,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来人!”管芳仪突然一声喝,立刻闪来数人,她指着令狐秋:“给我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