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三七章 私活

第三三七章 私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日子里,牛有道几乎不再出门了,高度关注着海岛那边的动向,要求公孙布那边每日通报监视的情况。

    数日后,令狐秋找到这边院子,朝树荫下懒散的牛有道喊了声,“兄弟。”

    正与管芳仪打情骂俏的牛有道回头一看,见其背负行囊的样子,站了起来,问:“二哥这是要出去吗?”

    令狐秋低声道:“找到了合适的人手,但对魏除动手的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要跳过中间人,我要亲自去和对方面谈,看看对方的条件,还有价钱,谈妥了的话,我立刻联系你,钱的事你自己想办法。”

    牛有道貌似精神一振,“好!不知二哥此去要多久?”

    令狐秋:“少则两三天,多则七八天。”

    稍微打了个招呼,令狐秋就此出发了,牛有道本说要送送,令狐秋说不用送,免得太惹眼。

    既如此,牛有道也就不跟他客气了,只送到了小院门口。

    目送其离去,扇着扇子的管芳仪顺手抬了下团扇遮面,一个不经意动作的遮挡下,略偏头,对不远处的一个人给了个眼色,立马有人悄悄跟了令狐秋离去。

    回到院里,牛有道又躺回了躺椅上。

    管芳仪也坐在了一旁的圆凳上,“看来终于如你所愿了,他终于要改向魏除动手了。”

    牛有道苦笑:“事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他能绷这么久,他若再拖下去的话,我可就绷不住了。”

    原因很简单,海岛那边应该快有动作了,他没办法一直在这京城呆下去,已经呆的够久了,真要死赖着不走的话,只怕昊云图又要出手收拾他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阵,盯梢的汉子回来了,瞅了眼懒洋洋躺那的牛有道,似乎不知该不该说。

    管芳仪道:“睡都跟老娘睡一块了,没什么好避讳的,说吧!”

    牛有道听的直翻白眼,发现这女人还真是老牛吃嫩草吃的有滋有味,开口闭口就拿这事涮他。

    汉子禀报道:“东家,令狐秋一个人出了城,从南门出去的,离开扶芳园之前略作了改扮。”

    “嗯!”管芳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手中团扇挥了下。

    那汉子正要转身离去,牛有道忽问了声,“令狐秋一个人出的城?”

    汉子又看了眼管芳仪,回:“是的!”

    牛有道坐了起来,“红袖、红拂呢?没跟他一起离开?”

    汉子愣了下,“她们两个不是在扶芳园吗?她们两个将令狐秋送到了侧门内就止步了,并未一起离开!”

    “红袖、红拂没走?”牛有道站了起来,有些奇怪道:“这两个女人一向形影不离跟着他的。”

    中间有时间差,管芳仪琢磨了一下,道:“老七,你再去那边院子确认一下,看看她们还在不在。”

    “是!”汉子离去。

    没多久又回来,确认红袖、红拂还在,并未离开,只有令狐秋一个人走了。

    “几个意思?”牛有道嘀咕了一声,旋即道:“我去看看。”说罢大步而去。

    “走那么快干嘛,急着投胎吗?”管芳仪喊了声,扭着柔软腰肢跟上了,手上团扇不疾不徐地摇着。

    两人一出这边院子,四周立刻冒出五六人跟上了。

    红袖、红拂正在院子里晾晒东西,见到人来,暂放下了东西过来行礼,“道爷,芳姐!”

    牛有道直接问她们:“你们为何没有跟二哥一起走?”

    红袖回道:“先生说这次的事情机密,我们两个孪生姐妹跟着太过惹眼,容易引人注意,而先生这次要见的人也谨慎小心,也不允许先生带人。先生自己也有意隐瞒身份,不想让对方知道,故没有带我们走……”

    离开这边,回了管芳仪的院子,牛有道负手来回思索的样子。

    躺椅上已换了管芳仪懒洋洋躺着,不时扭动的体态撩人,手中团扇挥了挥,“别晃来晃去,晃的我眼花。”

    牛有道停步在旁,“这事我怎么觉得蹊跷?”

    管芳仪:“人家说的也没错,带着一对孪生姐妹,有心人一看就知道是他令狐秋,稳妥点是对的。”

    牛有道坐在了圆凳上,趴在躺椅上,在她耳边道:“那你觉得令狐秋会找什么人对魏除下手?”

    管芳仪偏头,呼!朝他脸上吹了口气,“你不是说他是晓月阁的人吗?晓月阁势力庞大,高手如云,他要做掉魏除,自然是找晓月阁…”说到这一愣,皱眉。

    牛有道:“现在你该明白那两个女人的话有问题了吧?我若不知他底细,还真要被他给糊弄了。”

    管芳仪扭转身子侧躺,蜷缩了双腿,与他面对面道:“兴许人家另找了其他人,没有找晓月阁的人呢?另外,晓月阁一贯神秘,内部彼此间不暴露身份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但愿吧!”牛有道淡淡一声,慢慢坐直了,目光闪烁。

    两天后的清晨,管芳仪的闺房外响起敲门声。

    丫鬟声音传来,“东家”

    榻上睡的正香的管芳仪翻动着身子伸着懒腰。

    榻下盘膝打坐的牛有道:“喂,别睡了,喊你呢!”

    两人在屋内的情况早已对换了过来,变成了管芳仪睡榻上,牛有道睡地下。

    没办法,首先没人家脸皮厚,其次是有求于人,管芳仪耍起赖来,牛有道想不滚下来都不行。

    管芳仪连眼都不睁,顺手抓了只枕头抡胳膊砸了过去,貌似嫌他吵。

    牛有道一把抓住砸来的枕头。

    榻上的管芳仪四肢一摊,问:“什么事?”

    外面丫鬟回,“东家,许老六说有急事。”

    管芳仪霍然睁眼,似乎瞬间清醒了过来,看了眼外面蒙蒙亮的天色,她知道若非真正要紧的事,许老六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

    立刻坐了起来,一双玉足放下,套了鞋起身,扯了件外披套上,就这样披头散发地出去了。

    牛有道顺手将枕头扔回了榻上,也起身了,慢慢踱步出门,看着外面院子里与许老六碰头在一起的管芳仪。

    抬了双手将长发后捋的管芳仪问了声,“什么事这么急?”

    许老六沉声道:“老十三出事了,他牵了单买卖,结果东西有问题,被买主把他给扣下了,买主如今要交代!”

    管芳仪脸一沉,“谁让他私下接活的,老娘已经金盆洗手了,不是让你们也停了吗?”

    许老六:“大姐,我问了下,事情是这样的,这次给的抽成很丰厚,老十三没忍住,想顺便捞一笔,谁知就出了事。”

    扶芳园的人,表面上称呼管芳仪为东家,私底下都是喊大姐!

    管芳仪一脸恼怒,然而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生气解决不了问题,问:“买主是什么人?”

    许老六:“不清楚。对方不说,按规矩,我们也不会问。”

    管芳仪:“卖家呢?”

    许老六:“找了一晚上没找到,应该是跑了。”

    管芳仪:“对方划出道来没有?”

    许老六:“就两个条件,要么赔东西,要么赔钱!”

    管芳仪:“什么东西,多少钱?”

    许老六:“三十张符篆,价值三百万金币!”

    “这么多?”管芳仪略惊,终于明白了老十三为何会心动。

    许老六苦笑:“大姐已经金盆洗手了,若非金额太大,我们自己就把场给圆了,也不会惊动大姐!”

    管芳仪问:“人扣在哪了?”

    许老六:“城外的一条船上!”

    “通知陈伯准备一下。”管芳仪扔下话转身而回。

    “是!”许老六拱手应下,也转身走了。

    站在门口屋檐下的牛有道还想问问什么事,管芳仪已经带着一阵香风与他擦身而过,回了屋里。

    牛有道只好也跟了进去。

    管芳仪坐在了梳妆台前快速梳头整妆,牛有道近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管芳仪边梳头边说:“下面人私下接活,活出了点事,人被买主扣了要交代。”

    “私下接活?”牛有道呵了声,“看来你身边人不太听你招呼!”

    管芳仪:“不清楚就别瞎说,这事应该是有人在下套子,那么大一笔的买卖,买卖双方岂能不当场验明货物真伪,事后扣我的人算怎么回事?估计是听说我金盆洗手了,有人认为我是块肥肉,想咬一口!”

    有人下套子?牛有道眉头动了一下,问:“会不会是冲我来的?”

    管芳仪回头问:“这种事能咬上你吗?”

    牛有道略默,他也只是怀疑,这种情况下,他身边的任何变故都会让他怀疑是不是和他有关。

    又问:“你准备怎么处置?”

    管芳仪:“既然已经被人咬上了,自然是要看看对方的牙口够不够硬!”

    牛有道:“你不要乱来,对方既然敢下套子,必然有准备。”

    管芳仪:“准备?老娘干这行若是连点找茬的都打发不了,齐京红娘的招牌岂能挂到现在?”

    牛有道哦了声,饶有兴趣道:“那怎么就轻易对我服软了?”

    “哟,得了便宜还卖乖!整个齐国台面上的人,除了昊云图和三大派,你他妈倒是问问有几个敢惹步寻那老太监的,你当老娘是怕你啊?就凭你也想摘老娘的招牌?”管芳仪一阵愤慨,说到这个她就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