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三四章 一身骚

第三三四章 一身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被管芳仪当众一把给拽走的。

    那感觉,似乎由不得他牛有道不同意。

    拖走没多远,又被管芳仪挽了胳膊,郎情妾意一般!

    令狐秋和红袖站那傻傻目送好一阵,画风猝不及防,二人对这一幕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林荫小路上漫步,管芳仪察觉到了牛有道有抽走胳膊的异样,立马抱紧了,“干嘛,嫌弃呀?”

    牛有道有点牙痒痒,低声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你了?这话能乱说吗?”

    管芳仪笑吟吟道:“你可以解释清楚嘛,我又没堵你的嘴,你自己不解释,怪我?”

    牛有道反问:“我怎么解释?”

    这种事情,两者之间不商量好了,没办法解释。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两人之间弄个破绽百出当别人傻子?

    管芳仪:“知道不方便解释就好,演戏嘛,就得演像一点,我这也是为你好,这下你那二哥绝对相信我们有一腿了,我再加强对你的保护,他也不会怀疑了。我这般任劳任怨为你好,你怎么反而一副不领情的样子?”

    “你这叫为我好?回头我跳进河里都洗不清。”

    “要洗清干嘛?你去我房里过夜,不是不在乎这名声吗?”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

    “我乱来?我招你惹你了?你我无冤无仇,好好的咬着我不放,非要把我拖下水,好啊,那就一起下水啊!现在又嫌我脏,怕我下水把水给弄脏了?”

    “你又来了,别扯远了,就事论事!”

    “好!就事论事!我凭什么跟你去赴汤蹈火?你摆明了在利用我,利用过后你过河拆桥怎么办?你只有几句甜言蜜语,男人的甜言蜜语我听的多了去,没什么屁用,你能给我什么保障?事不成,我跟你一起倒霉?事成后,我抛弃了齐京这边,你又过河拆桥的话,你说我该怎么办,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弥补我?”

    “你想要什么保障可以说,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咱们好商量。”牛有道又要把夹她臂弯里的胳膊抽出来。

    “别动!”管芳仪用力一拉,夹死了不放,她修为比牛有道的高,令牛有道使了几次力也未能抽出手来,“其他的保障我不要了,我就要这个!你想让我陪你赴汤蹈火,没问题啊,可凭什么我在脏水里搅和,你却在岸上洁身自好?要脏大家一起脏,让天下人都知道,是你答应了娶我,我才跟你走的。回头你若敢过河拆桥,连我这种女人也用这种手段来欺骗,也好让天下人看清你的嘴脸!当然,你放心,又不让你真的娶我,这种事也勉强不了是不是?”

    此中深意稍作细想,牛有道一阵恶寒。

    偏偏管芳仪还笑吟吟地说着这些话,动作亲昵的很,在外人看来,还不知道两人在那郎情妾意地说些什么……

    回到落脚庭院中,令狐秋直摇头,“年轻轻的小伙子,怎么能这样?可耻!”

    留守看守金翅的红拂走来,见他这个样子,不禁问道:“先生,何故如此痛心疾首?”

    红袖苦笑道:“牛有道要娶管芳仪!”

    “啊!”红拂吃惊不小,满脸难以置信神色,“他不是玩玩吗?怎么当真了?”

    现在连她一个女人都觉得牛有道对管芳仪玩玩才对,怎么能娶?

    “唉!问题的关键是,管芳仪把牛有道当成了心肝宝贝,怕金王府那边下毒手,派了人手随时保护牛有道……”红袖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红拂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这京城公然打杀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牛有道身边随时有人保护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这边没机会对牛有道下手?愣了愣神,“怎么会这样?”

    红袖忍不住低声咒骂道:“管芳仪那女人就是个贱人,千算万算,漏算了这人尽可夫的贱人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来!那牛有道更不是个东西,居然连这种烂货也要!”

    “唉!”令狐秋摇头叹道:“虽然早知这世上有些人的喜好比较特殊,却不曾料到我身边会有这种人,偏偏老子还跟他结拜成了兄弟,这叫什么事!”

    红袖:“先生,那是他的事,我们管不着,关键是,管芳仪插上这么一手的话,咱们没办法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

    令狐秋抬手捏着额头,这事着实让他头疼,做梦也没想到能冒出这一出来,抬了抬手指,道:“先看看情况,看看有没有机会下手,实在不行的话,上报,看上面怎么决断吧!”

    “我倒是有一办法,也许能行的通。”红拂忽徐徐冒出一句。

    边上二人看来,红袖问:“什么办法?”

    红拂盯上她,吐出两个字来,“色诱!”

    “……”令狐秋和红袖双双无语,略有触动,大概猜到了她的意思。

    红拂解释道:“他不是对我们姐妹感兴趣吗?若是他身边防守太严的话,你我姐妹不妨以色诱之,这样应该能把他从护卫当中给调离,总不至于做那种事的时候他还会让人在边上看着吧?他定会将身边护卫给驱离!”

    她一向清冷,说出这种话来,似乎事不关己一般,好像将要去色诱的人不是她一样。

    红袖看向令狐秋,她们姐妹照顾他,早已是他的女人,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令狐秋摆手,“不妥!我怎能让你们姐妹做这种事,就算得手了,以后我哪还有脸见你们。”

    “先生能有这份心,能有先生这句话就够了,我们姐妹此生自然已是先生的人,不会再委身他人。”红拂半蹲行了一礼,又道:“其实并没什么危险,凭我姐妹的实力,他也难对我们硬来。事前先奉上酒菜助兴,将其给药翻,然后再灌入那东西,施法催发药性提前发作,得到我们想知道的情况后,立刻杀之,我们再迅速离开。我们进出扶芳园应该是没人阻拦的。”

    红袖颔首,“妹妹言之有理,先生,我看可行!”

    “这…”令狐秋有些纠结,心里不是滋味,让自己女人去干这种事,正常点的男人都难以接受。斟酌再三后,他还是摇头摆手,“不妥不妥,他早就想打你们的主意,我一直拒绝,突然答应的话,这家伙的头脑你们也见识过了,岂不惹他怀疑?”

    红拂冷冷清清道:“这个好办!他不是让先生杀魏除吗?先生可以找人下手为借口暂时回避,也可以说是先走一步,自然不会惹他怀疑。我姐妹再伺机下手,一旦得手,我们立刻前去和先生碰头!这办法还有一个好处,杀魏除不是说成就能成的,先生以找人下手为由,这借口可反复使用,总有让我们姐妹找到下手机会的时候。”

    令狐秋心里不舒服,然而言之有理,他似乎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拒绝,不过还是没有爽快答应下来,沉吟道:“这事咱们不急着做决定,先上报吧,先看看上面怎么说。”

    二女了解他,知道他是在乎她们,这也让两人心里颇为欣慰……

    接下来的日子里,牛有道算是过得悠哉,时常在这京城溜达游逛,身边有管芳仪相陪。

    而管芳仪明显在故意宣传,见到熟人就宣扬,说牛有道要娶她。

    这让牛有道牙疼不已,肉没吃着,还惹一身骚的滋味不好受,偏偏人家问起,他还不能否认。

    虽然也没承认,可有些时候,不否认就代表着承认。

    牛有道知道,自己的名声这回算是彻底被这女人给搞臭了,大家背后还指不定怎么说他,他算是找到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感觉!

    然而能怪谁?自找的!

    清浅池塘边,蕉叶绿油,管芳仪手上拿着团扇摇啊摇,心情似乎不错。

    附近徘徊的手下也发现了,这位大姐最近的心情似乎很好,见人不是以前那种虚情假意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意。

    一旁同站在池塘边的牛有道问:“二哥,那个魏除的事怎么样了?”

    令狐秋唉声叹气道:“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我正在想办法联系合适的人手,也在找机会,在京城内不好动他,要想办法寻准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再等等吧!”

    他是真的唉声叹气,他倒是想等牛有道出了京城再下手,找一批人手直接来硬的也行。然而没那机会,牛有道忌惮魏除,魏除不死,牛有道摆明了要躲在京城不出。

    上面也准许了,确切地说是极为赞成这边采取色诱的手段。

    他现在不是找机会杀魏除,而是在找机会对牛有道下手……

    夜深人静,昊云图突来雅兴,登上了亭台楼阁,眺望城中万家灯火。

    久久伫立凝望,手拍栏杆,情怀起时,叹了声,“愿我齐国子民永世安宁!”

    后方的步寻笑道:“陛下宏愿,定能实现!”

    昊云图微微摇头,嘴角似有自嘲笑意,忽问道:“那个牛有道到哪个位置了?”

    “……”步寻无语,哪个位置?能到哪个位置?人家现在正在京城风流快活。

    “怎么?连你也没掌握到他的去向吗?”昊云图回头问了声。

    步寻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还需要掌握吗?轰动的很,不用刻意打探也能知晓。

    事情早就传开了,只是他一直没好对这位说出来,怕影响这位的心情。

    “为何吞吞吐吐?”昊云图转过了身来,冷冷盯着步寻,他最不喜欢有人有什么事瞒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