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三零章 以后我睡榻上,你睡地下

第三三零章 以后我睡榻上,你睡地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乌云遮月,半羞半掩。墙角虫鸣,忽强忽弱。

    管芳仪居住的院子里,窗格灯影明亮。

    牛有道踏着月色而来,在院子门口被拦下了,牛有道笑问阻拦者,“是不是还不知道这扶芳园如今的主人是谁?是想我让红娘将你们踢出扶芳园吗?”

    门口守卫相视一眼,一人继续留守,一人迅速进了里面通报。

    牛有道不管,硬闯了进去,另一人拦又不是,不拦又不是。

    牛有道没有理会那人的心情,这个时候许许多多人的心情不一,他也周全不过来。

    通报者回来了,与牛有道擦身而过,回头冷眼看着牛有道的背影。

    紧闭的房门内,出来了一名丫鬟,又迅速把门给关上,拦在了门口,紧张兮兮道:“先生,东家在沐浴,让你稍候。”

    牛有道鼻翼吸了吸,果然有沐浴的芬芳气味,应该不是骗人,只是不知这气不顺的女人会把自己给晾多久,当即大声嚷道:“红娘,给你一刻的时间,一刻后我可就闯进去了。”

    里面立刻传来管芳仪的咒骂声,“老娘刚泡进水里,一刻时间不够,等着!”

    “你说的不算!”牛有道回了句,转身回了庭院中,抬头欣赏那乌云时开时遮的月亮。

    “王八蛋……”屋内传来一阵嘀嘀咕咕的咒骂,也没指名道姓骂谁,但骂人者和被骂者都知道是在骂谁。

    丫鬟守在门口紧盯背对这边的牛有道。

    管芳仪还是守时的,一刻时间不到,便开门出来了,两个丫鬟抬了大浴桶出来。

    长发后披的管芳仪走到负手而立的牛有道身旁,看了看他举头望月无动于衷的侧颜,问:“什么事?”

    牛有道身子微微后仰,往侧里伸头凑近她身子嗅了嗅,“真香,闻香识美人,用的什么香料?”

    一句‘闻香识美人’把管芳仪逗乐了,呵呵道:“你自己猜去。”

    牛有道:“青山郡那边有现成的原料,等回了青山郡,我弄份香水给你,洒在身上香喷喷,保你喜欢。”

    管芳仪似乎不信,一脸鄙夷道:“等你活着回去再说。”

    牛有道转身,拉了她胳膊将她带转身,顺手抚上了她后背,把她往回带,“屋里说。”

    “别动手动脚!”管芳仪扭身甩了两下,拨开了他的手。

    牛有道拄剑当拐,笑着先走一步,先进了她的房间,入内左看右看,屋里还有沐浴后的淡淡余香。

    管芳仪跟入,“你费这劲,不会是真想睡我吧?”

    牛有道在她屋内踱步绕了圈,道:“精致淡雅,陈设简约,颇有格调,与你的名声不符嘛。”

    管芳仪嘴角抿了下,“别拐弯抹角了,挑明了说吧,为何盯着我不放?”

    牛有道走到她跟前,杵剑身前,调侃道:“没那么复杂,就是想跟你睡一起。”

    管芳仪嗤声道:“想睡我也行,但要依我的规矩。”

    牛有道饶有兴趣道:“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管芳仪:“得有睡我的本事。”

    牛有道:“什么本事?”

    管芳仪:“你若能让我无法拒绝,能把我给强行睡了,那也是你的本事。若没这能耐,总得有样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喜欢有才华的男人,譬如琴棋书画,能有一样让我满意的,我便从你。”

    牛有道笑问:“让你满意的标准是什么?”

    管芳仪走到榻旁,扭身一甩长发,坐下了,翘起了二郎腿,“我的标准分上中下三等,上等的自然是陪你睡,中等的只能睡地下,下等的滚出去。”

    牛有道似笑非笑道:“看来标准好坏都由你说的算,你若不想让人占便宜,又不想得罪人的话,估计大多只能睡地下,可外人谁能分清楚,你说是不是?”

    管芳仪骤然盯着他。

    牛有道转身,走到门口,先把门给关了,再回来,坐在了她的榻上,坐在了她的身边,声音放低了,“你这里说话外面听不到吧?”

    “我不喊人自然听不到。”管芳仪回了句,又上下审视他:“你鬼鬼祟祟干什么?”

    牛有道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抖开,正是她的卖身契,给她看了,然后揉捻成一团,在手中直接搓成了碎粉。

    管芳仪有点意外,旋即又挑眉道:“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感谢,如今外面都知道了,有没有这张纸没什么意义。”

    “至少不能随便把你给卖来卖去,心若不在我这里,留这张纸的确没什么意义。”牛有道说着看向她,认真道:“在回到青山郡之前,跟我睡一起,你别误会,不是睡你,我对你没兴趣,我可以睡地上。”

    一句对她没兴趣,令管芳仪嘴角翘了一下,“还惦记着回青山郡呐,你回得去吗?”

    牛有道问:“如果我把魏除给做掉,能不能顺利脱身?”

    管芳仪一惊,“你疯啦,他是那么好动的吗?不说他是金王的心腹,他能活到现在,真有那么好杀的话,金王的对手早就下手了,也轮不到你来动手。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把我给拖下水。”

    牛有道撇过这个不提,问:“白云间的老板娘苏照,你认识吗?”

    管芳仪怔了下,“你别转移话题,你不能乱来,我还想多活几年。”

    牛有道:“苏照你认不认识?”

    管芳仪:“当然认识,见过不少次,你问她干嘛?”

    牛有道:“她的容貌你能记住吗?”

    管芳仪:“废话,我又不是瞎子。”

    牛有道立刻起身了,走到一张桌前,袖子里又摸出一卷白纸来,在桌面摊开了,随便拿桌上东西压了边角。

    管芳仪好奇,走近看了看,问:“你干什么?”

    牛有道已摸出了一支事先准备好的炭笔,“她什么脸型?”

    “鹅蛋脸吧!”

    管芳仪话刚落,牛有道已经唰唰落笔,快速在纸张上画出了大概的鹅蛋脸轮廓。

    管芳仪讶异,还是头回见到这样作画的,只听牛有道又问:“她一般用什么样的发型?”

    已经大概知道了他的意思,管芳仪回:“就一般女人盘的正经发髻,没什么特殊的。”

    她说,他画,一问一答。

    越看越新奇,之后已不用再问,她不时在旁出声提醒,“眉再长一些……眼再大些……脸颊再圆润些……”

    好一阵后,不断涂抹修改后的女子画像成了,只是有些地方涂抹的黑乎乎不像样。

    牛有道扯掉了上面一张纸,又在下面一张上重新临摹,笔触唰唰飞快,很快便重摹了一张干净的画像出来。

    画好后,牛有道让开了些,请她再看,“看看,怎么样,像不像,差别不大吧?”

    管芳仪微微点头,“有九分像了,大概就这个样子,差的就是神韵。我说,你这是什么画法?”两眼有些冒光。

    像就好!牛有道扯到手看了看,心中感慨,本该是想和袁罡见面后再画的,然而两人没办法见面,也不敢见面。

    其实就算不为画像,他也想见见袁罡,他相信袁罡也想见他,然而前世血的经验告诉他们,这种情况下不能见!

    “对着你本人画,肯定能把差的那份神韵补上,想不想我给你也画一张?”牛有道边折起手中画像边问了声。

    “想!”管芳仪两眼冒光地点了点头,忽又警惕道:“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真聪明,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以后我睡榻上,你睡地下。”

    “你还是不是男人?第二个条件呢?”

    “让人把沈秋叫过来。”

    “这是第二个条件?”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不画了,我一张画可是值十万金币!”

    “鬼才信!”管芳仪白他一眼,不过还是快步过去开了门,让人喊沈秋去了。

    没一会儿沈秋来了,牛有道把他叫到一旁,那幅折好的画给了他,低声耳语道:“立刻把这东西发回家里,让家里转发北州……”

    一番叮嘱,沈秋默默点头,最后应下,拿了东西快速离去。

    管芳仪鄙夷道:“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是不干好事,你盯上苏照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她背后是西院大王,那位王爷可是管着皇室宗亲,影响力可不小。”

    牛有道把门关了,回头问:“你还画不画了?”

    管芳仪立马往梳妆台前走,坐在了梳妆台前,拿了梳子,“你等一下,我先收拾一下,披头散发疯婆子似的。”

    “不用,就这样画。”

    “那怎么行,难看死了。”

    “我说行就行,你老都老了,容貌不如你风情有韵味,相信我的眼光,不会有错。”

    “牛有道!”管芳仪怒了,回头怒视。

    “你还画不画了?榻上去,侧躺着……”

    最终,管芳仪还是被他给忽悠到榻上去了,侧躺。

    在牛有道指使摆弄下,一只胳膊支撑了脑袋,曲了条腿,摆了个风情撩人的姿态,惹得这女人一脸薄嗔,明显不满,却又听话任由摆布。

    牛有道又取了屋里的小香炉,点燃了,摆在了她的跟前,一副侧卧闻香的样子。

    随后把画桌挪到了榻前,就此落笔唰唰开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