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一五章 是你自己瞎猜的

第三一五章 是你自己瞎猜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别人给的?”令狐秋一脸不信,其实他很想问东郭浩然临终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或给你什么,然而他知道牛有道不傻,不敢直接问这个问题,怕引起牛有道的怀疑,只能是试着问了句,“谁给的?”

    牛有道端着茶盏慢悠悠摇头,“不知道。”

    令狐秋连翻白眼,“瞎扯,人给了你修炼功法你能不知道是谁?”

    牛有道耸耸肩,“我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信,这事说来连我自己都迷糊,突然冒出一个人,也不说自己是谁,传了我一门修行功法就走了,我问他是何人,他也不说,反正就那样走了,我还想知道他是谁呢。”

    令狐秋狐疑道:“什么地方遇见的?”

    牛有道:“上清宗,就在我被关押在上清宗后不久。”

    “上清宗?”令狐秋惊讶,“上清宗的人你不认识?”

    牛有道一脸思索模样,“应该不是上清宗的人,他的特征有些明显,如果是上清宗的人,我见过的话肯定认识。我当时被软禁在东郭浩然生前的静修之地,名为桃花源。那人是晚上出现的,突然出现在桃花源内,还让我不要吭声。”

    令狐秋精神一振,对这话已经信了大半,忙道:“既然特征明显,不妨说来听听,我在修行界见识过的人也算不少。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见过也不一定,正好可为你解惑。”

    牛有道上下看他一眼,一副‘我有必要告诉你吗’的样子。

    令狐秋立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对方是谁?”

    听他这么一说,牛有道双手捧着茶盏,似乎陷入了回忆中,徐徐道:“当时是晚上,天黑,我其实也没看清他的长相,只是借着外面的月光大概看清了些轮廓,一个男人,邋里邋遢的男人,胡子头发乱糟糟的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他第一时间让我噤声。你如果想问他长什么样,我当时能看清的就这个样子。”

    令狐秋眉头深锁,嘴里嘀咕,“邋里邋遢的男人,胡子头发乱糟糟……”

    牛有道不时斜上一眼他的反应,端茶慢品,至于自己说的这个人自然是不存在的,只是他不可能将东郭浩然临终相托的东西轻易告诉外人,东郭浩然以性命相托之物,指定只能交到掌门唐牧的手上,肯定非同小可,自己连上清宗都没有告知,又岂会告诉对方。

    至于虚构的这个人,他听说赵雄歌大概就是这般不修边幅的模样,想必赵雄歌是个能扛事的人。

    琢磨了一阵,令狐秋又抬眼问道:“你这给的线索也太少了点,面部轮廓有吗?”

    牛有道摇头:“天黑,看不清。”

    令狐秋:“他当时跟你说了什么?”

    牛有道:“也没说什么,只问我是不是东郭浩然的弟子,又说他没有歹意,让我不要害怕,然后他到东郭浩然的灵位前上了几柱香,之后便传了我功法,还叮嘱我好好修炼,说东郭浩然只剩我一个弟子,让我不要让东郭浩然在天之灵失望…哦,他临走前翻了一些东郭浩然的遗物,一并带走了。就这样,你说我怎么搞的清他是谁?”

    “带走了东郭浩然的遗物?”令狐秋眼中顿露惊疑不定神色,摸着下巴琢磨许久,忽又问:“他传你的功法叫什么名字?说出名字来历,我也许能知道他是谁。”

    牛有道:“没名字,他传我功法时没有提名字,若有名字,我早就自己去查了,还用你来猜?”

    令狐秋:“你入上清宗距今,也没多少年,就能有这般修为,看来你修炼的功法极不简单呐!”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个你真抬举了,他不但传了我功法,还直接渡了些修为给我,否则我哪有今天这修为,只怕有没有突破到筑基期还是个问题。”

    “直接渡了修为给你?”令狐秋惊讶,突猛地站起,失声惊呼道:“魔宗的灌顶大法!”

    牛有道本就是随口胡诌的,不曾想到他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反应,不禁问道:“什么魔宗灌顶大法?”

    “就是直接过渡修为给你的法门,能输出给别人驾驭并能化解异种真气弊端的法门,除了魔宗的灌顶大法,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令狐秋说着忽然兴奋击掌道:“老弟,我想我知道那个传法给你的人是谁了。赵雄歌!”

    牛有道眼睛眨了眨,前面有针对性形容的样子,对方没想到赵雄歌的头上,却不料瞎扯的东西反而让对方联想到了赵雄歌。

    他不说清赵雄歌的容貌,首先是因为不知道赵雄歌的容貌,其次也是不想说清楚,好给自己留有余地,哪天真要与赵雄歌对质时也好否认,否则将会弄的自己下不了台。

    “你是说上清宗的弃徒、妖魔岭的赵雄歌?”牛有道试着问了声。

    令狐秋拍着他肩膀道:“老弟,你想,能闯入上清宗避开上清宗耳目到东郭浩然生前静修之地的人,要么是熟悉上清宗的人,要么就是上清宗有意放行的人,上清宗为何要放行?必然是熟人!其次,因为你是东郭浩然弟子便传你功法,还能渡送修为给你的人,自然是与东郭浩然关系匪浅之人,需知赵雄歌和东郭浩然可是师兄弟关系。而据闻,赵雄歌如今的模样恰好是不修边幅的样子。最关键的是,赵雄歌正是有可能会魔宗灌顶大法的人。种种因素结合,此人十有八九是妖魔岭的赵雄歌!”

    牛有道惊讶道:“不可能吧!赵雄歌已经被逐出了上清宗。”

    令狐秋:“你难道没听说留仙宗前去剿灭上清宗结果被赵雄歌吓退的事?乌少欢少的那条胳膊你也看见了。由此可见,赵雄歌对上清宗还是余情未了,前去祭奠自己的师兄完全有可能。”

    牛有道:“赵雄歌若真要关照上清宗的话,上清宗又岂能被逼得扔下祖庭远走他乡?而且我问过留仙宗,那次前去剿灭上清宗,留仙宗的人其实并未见到赵雄歌,赵雄歌其实并未出面,只是见到了一头金毛吼便被吓住了而已。”

    令狐秋摆手,“此言差矣,赵雄歌是什么人?天下顶尖高手之一,区区一个留仙宗,哪用得着赵雄歌亲自出面,有赵雄歌的坐骑出面震慑足矣!而赵雄歌毕竟被逐出了上清宗,他不出面也可以理解。”

    “老弟,不说别的,关键是传功于你的魔宗灌顶大法!据传当年赵雄歌与魔宗圣女相恋,为正邪两道所不容,魔宗圣女死后,赵雄歌的修为突然突飞猛进,凭一人之力横扫十几个门派为魔宗圣女报仇,如同疯子一般接连诛杀一连串高手,名震天下!当时就有人怀疑赵雄歌修为突然暴涨的原因,有可能是魔宗圣女利用魔宗的灌顶大法将一身修为渡给了他,如今看来,十有八九真是如此!”

    “……”牛有道无语,他对赵雄歌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他看过《上清拾遗录》,其中有不少有关上清宗前辈的故事,但似乎抹去了有关赵雄歌的所有消息,连只言片语都未提及,甚至连上上代掌门收过的弟子中都没有赵雄歌的名字。

    而赵雄歌的崛起也宛若划过夜空的彗星一般,璀璨夺目,一连串大战名震天下后,又很快隐没,据说终年累月隐居在妖魔岭,修行界几乎不再有他的踪迹,只留下一段传说。

    至于那段传说的成因,似乎只有当年的当事人清楚,其他清楚的人,惧于赵雄歌的实力,似乎也不想惹麻烦,不愿再提起。

    “对了,老弟,赵雄歌被逐出上清宗多年,为何要带走东郭浩然的遗物?”

    “我怎么知道?二哥,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没说那人是赵雄歌,是你自己瞎猜的。”

    “好好好,是我瞎猜的,就算不是他吧,为何要带走遗物,难道这遗物中有什么重要东西不成?”

    “哪有什么重要东西。”

    “你怎知没有什么重要东西?”

    “我独自一人住在桃花源,东郭浩然的遗物中有什么东西我都翻过,没什么特殊的东西。”

    “都有哪些遗物,不妨说来听听,我也好帮你参详参详。”令狐秋眼中略有渴望,就差直接问出有没有一面‘铜镜’,然而若直接点明的话,必然会引起牛有道的怀疑,所以只能是拐弯抹角。

    他也怀疑牛有道是不知道那面铜镜的存在的,若有的话,东郭浩然临终前肯定不会传给牛有道,肯定是让牛有道交给上清宗的。若那面铜镜真的到了上清宗的手上,上清宗就不可能让牛有道活着离开上清宗。

    唯一的可能是,上清宗包括牛有道在内都不知道东郭浩然的遗物中有什么特殊东西存在。

    当然,也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东郭浩然根本没有那东西,是自己想多了,所以他要核实一下,若赵雄歌真的从东郭浩然的遗物中带走了一面铜镜的话,那就很可疑了。

    天下铜镜多的是,据他所知,不知情的话,外人根本看不出那铜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赵雄歌为什么要带走一面看似普通的铜镜?若真有,那肯定有问题!

    谁知牛有道灌了口茶水,叹道:“有没有重要东西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反正又不是我的,真有重要东西的话,若真是赵雄歌拿走了的话,我也没能力从他手上拿回来,还提他作甚,不提也罢,免得惹麻烦。再说了,上清宗那破落门派,能有什么重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