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一零章 生死由命

第三一零章 生死由命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不少人暗暗兴奋,看来真的要有大热闹看了!

    令狐秋和封恩泰却是暗暗心惊肉跳,一个个暗呼,老弟,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

    火凤凰心弦绷紧了起来,紧盯着牛有道。

    亭子里的秦庸等人面面相觑,牛有道之前在佯装战败?

    大家不傻,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牛有道想佯败走人,不想惹麻烦,这是被昆林树给缠的没办法了!

    被当众辱骂,昆林树身上的火势暴涨!

    牛有道并未罢休,因为他现在看出了昆林树此人的傲劲,抬手怒指,“我忍你、让你,是因为我对天火教的敬重,不愿亵渎天火教!我也自知惹不起天火教,方对你一而再地退让,却不想天火教竟有你这般不知好歹之人,你想打是吗?你如果是以天火教来仗势欺人,我甘愿认输,你如果是以你个人的身份来挑战,我随时奉陪!”

    昆林树怒回,“不关天火教的事,就以我个人身份!”

    牛有道怒喝:“何以证明?何以保证你输了天火教不会找我麻烦?你嘴上说你个人挑战我,实际上背后却站着整个天火教来对我施压,你输了你同门源源不绝冒出,这算哪门子个人挑战?哪来的公平可言?我认输让你赢还不够吗?明知我不敢得罪天火教,还说什么放手一搏,还让我拿出真正的实力来,如此装腔作势,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般无耻的,你让天下人来评评理,有没有这样的道理!”

    此言句句诛心,昆林树气得瑟瑟发抖,可人家说的有理,竟令他无言以驳。

    怒气之下,昆林树胳膊一挥,身上烈焰瞬间虚晃消失,霍然回头,“在场的都可以作证,还请大丘门和玄兵宗的弟子一起作证,此乃我个人与牛有道的挑战,胜负皆与天火教无关!”

    又回头指向牛有道,“这下你满意了?”

    牛有道问:“大丘门和玄兵宗弟子可愿代表两派作保?”

    亭子里的两派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在嘀咕,我们做这个保合适吗?还代表两派?万一你昆林树出了事,天火教为你出头,岂不是让我们这些作保的人两面不是人?

    有人心里甚至在想,直接将这牛有道宰了不就完了,何必这么啰嗦,还拖我们下水,这昆林树的矫情劲实在让人受不了!

    火凤凰一脸为难道:“师兄,你就放他一马吧?”

    秦庸捏了捏额头,“昆林树,算了吧,何必跟这种人计较。”

    两人能说出这种话来,给人感觉都不看好自己似的,把昆林树给气得够呛,不但是皇帝,难道在大家的眼里自己就显得这般无能?

    牛有道伸手指向亭子里,“你都看到了,没人愿意作保,纯粹是仗势欺人,一场不公平的比斗,还比什么比?我认输,算你赢!”

    昆林树再次回头转身,“我已言明,是我个人的事,和天火教无关,不需要你们担任何责任,只是让你们做个保说个公道话而已,没有什么不可的!秦兄,胡兄,莫非看不起我天火教,觉得我天火教会言而无信?”

    秦兄指的是大丘门的秦庸,胡兄指的是玄兵宗的胡天寒。

    看不起的话都冒出来了,两人相视一眼,很无奈,胡天寒偏头问火凤凰,“火凤凰,昆林树现在不冷静,他是你的师兄,又是你的未婚夫,你代表天火教先表个态吧!你若说可以,我们就作这个保,你若不答应,那这保我们是不好作的。”

    未婚妻?牛有道多看了火凤凰一眼。

    天空飘下了细雨,昆林树站在雨中,看着自己师妹。

    火凤凰咬唇不语,不愿松这个口,牛有道杀卓超之事让她心里颇为忌惮,两人还有婚约,不想师兄出什么意外。

    昆林树挪步,慢慢走进了亭子里,站在了火凤凰跟前,“师妹!”

    火凤凰低头,不愿面对,也不愿点这个头。

    胡天寒干咳一声,“我看这事就算了吧,大家都散了吧!”转身就要走人,不想牵扯进这些破事里。

    昆林树有些急了,当场说出了重话,“师妹不愿与我一心吗?”

    火凤凰猛抬头,与之对视,眼眶红了,隐有泪光,渐露牵强笑意,“好吧,我答应!”

    昆林树心房狠狠揪了一把,却立刻回头喊住两派的人,“胡兄,秦兄!”

    秦庸和胡天寒颇为无奈,后者问:“秦兄,你什么意思?”

    秦庸叹道:“既然天火教执意如此,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好!”胡天寒点头,看向外面的牛有道,喊道:“牛有道,你都听到了?”

    牛有道:“两派如此给他面子,我现在反而有些担心了,我若赢了,两派不会为他出头找我麻烦吧?”

    胡天寒怒了,“你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不敢打就不敢打,少找什么借口,我们犯得着为他出头吗?”

    牛有道:“我可不可以视这话为两派的保证?”目光瞅向了秦庸。

    秦庸两眼略眯,怎么感觉这家伙在步步为营,似乎在断昆林树的活路,为自己酝酿退路,这是想对昆林树下毒手,还是另有所图?

    胡天寒大手一挥,“你放心,我玄兵宗不会介入你们的破事,不会为他出头,你爱打不打!”

    秦庸瞥了他一眼,徐徐道:“前提是你不在齐国境内乱来!”既做了保证,某种程度上又帮胡天寒的话补了漏,若敢在齐国境内乱来,大丘门还是会出手的。

    昆林树转身出了亭子,再次与牛有道对峙在一起,“现在可以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吗?”

    牛有道:“我出手可没什么轻重!”慢慢回头看向了令狐秋和封恩泰,“大哥,二哥,生死由命,成败在天,我若死在对方手上,收尸便可,不需为我报仇!”

    封恩泰和令狐秋相当无语,我们为你报仇?开什么玩笑?我们有那本事吗?

    秦庸的眼皮子却是猛跳了一下,越发意识到了牛有道话中暗藏的杀机,感觉牛有道已经摸清了昆林树的脉门,担心昆林树着道。

    然而担心什么来什么,果然,昆林树亦跟着大声道:“此乃我个人和牛有道之间的事,不关天火教的事,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挑战怎么变成了生死决斗?火凤凰亦猛然惊觉到了什么,突然喊道:“师兄…”

    昆林树等待多时,早已渴于一战,已听不进劝,双臂一抖,浑身烈焰再次燃烧,天空落下的细雨一接近便化作了雾气,喝道:“拿上你的武器,免得说我胜之不武!”

    牛有道一脸讥讽,“就凭你?对付你这种自以为是、不以为耻的人,还用不上武器!”

    昆林树大怒,也就不客气了,挥臂就是一条火龙狂轰向牛有道。

    牛有道身形嗖一声弹空而起,脚下躲过了轰杀而来的火龙,身形笔直冲天而起,瞬间到了空中十几丈的高度。

    火龙回旋,烈焰中的昆林树亦冲天而起,如流星火球般追向空中的牛有道。

    升空的牛有道去势已竭,身形空翻,头下脚上,张开双臂平衡去向,朝下方冲上来的昆林树倒冲而去。

    冲天而起的昆林树双臂连挥,身上一条条火龙迸发而出,宛若一只长出了条条长腿的大蜘蛛一般,一条条火龙狂轰向牛有道。

    场面壮观炫丽,不少人暗暗惊叹,这天火教果然是非同凡响!

    令狐秋和封恩泰暗暗为牛有道担心,昆林树说是不用武器,身上却处处是武器,现在的牛有道似乎已经避无可避!

    不少人觉得牛有道的对战决策是错的,不应该到空中去,人在空中腾挪躲避的可用选择反而更小了。

    亭子里的人已经全部闪身而出,抬头看向空中的交战。

    一条火龙迎面轰来,牛有道不躲不避,单掌迎出,拍在了火龙上,只这瞬间,全身过火,火焰立刻从头到尾兜住了他的全身。

    下面抬头观望的众人暗为牛有道喊了声糟糕!

    然而大家的担心是多余的,乾坤诀本就是阴阳平衡之术,牛有道根本不惧火,否则岂敢叫嚣决一死战!

    真正对牛有道能产生威胁的不是烈焰,而是昆林树附加于火焰上的攻击力道。

    所以并未出现烈焰焚身的情况,火龙撞在了牛有道的手掌上,立刻涌向他全身,导向脚部,如四射喷发的烟火般散去,如在他脚部上空盛开的火焰花朵,然后消失于冥冥之中。

    一道接一道的火龙击中牛有道,一道道焰火绽放在空中,这一幕的炫丽将这阴云密布的天空点缀的华丽夺目。

    昆林树大吃一惊,火焰本受他操控,但却发现火焰一击中牛有道后,附着在火焰上的法力立刻崩溃,火焰便不受他控制了。

    观战的火凤凰脸色一变,秦庸沉声道:“不好,天火教的天火玄功对这厮没有影响!”

    瞬间的变化太快,交手双方的速度也快,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空中交战的双方,一上一下的两个人已经正面撞击在了一起。

    牛有道已冲进了裹着昆林树的火球中,乾坤掌已是一掌狂轰而出!

    昆林树躲避不及,被牛有道近了身,仓促间已无多余选择,拼尽一身修为,亦全力一掌轰出,双方掌对掌硬拼!

    轰!空中一声震响,昆林树身上的火焰如荡开的涟漪般当空扩散,如一道道火焰金刚圈般震散。

    火球先是震开如金刚圈,金刚圈后又崩溃成团团花絮,化作一团团花絮消散,此情此景瑰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