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零八章 不敢作死

第三零八章 不敢作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手拿一沓金票的裴三娘抬头看了一眼,见牛有道这般没尊严的被呼来喝去,心里说不上是不是该同情,依稀记得在去大雪山的路上偶遇时的情形,这位那时还是挺洒脱的,哪怕是被楚安楼羞辱,也没表现的如此卑微过,还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她当时也的确是承过牛有道的人情,就算有心帮一把,现在的情况,她也不好出面说什么。

    退一步说,能保命已经算是不错了,也不需要再说什么,若是连这点屈辱都忍不下,能活过眼前也难活过以后。

    牛有道朝亭子里的众人拱了拱手,随后转身对令狐秋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跟他出了亭子。

    两人刚走下台阶,对面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人,抬手揭下了脸上的假面,对着二人微笑。

    亭子里正欲说话的昆林树见了这一幕,暂时忍住了,冷眼旁观。

    牛有道和令狐秋面面相觑,冒头露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封恩泰!

    这位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两人相视无语中几乎是下意识同时心情一沉,说什么为兄弟情义,两人是不太信的,两人怀疑这位还是没有放弃那些出境文牒,想换另一种方式弄到手。

    牛有道尤其能理解这位的心情,被天玉门派来办事,无所建树不说,反而惹出了麻烦,怕是急着将功赎罪。

    他还真没有猜错,一开始捧场,以一万金币买走三万匹战马出境文牒的人就是天玉门的弟子,赚大了!

    其实封恩泰也没想到一万金币能买下,因见牛有道主持拍卖,知道牛有道是想借此摆脱危险,他好歹是结拜大哥,想起个头,回头见到牛有道也好说话,遂帮牛有道的拍卖暖了个场,让门中弟子先举了手响应。

    万万想不到的是,牛有道连其他人喊价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强卖了,逼着天玉门弟子强买了,这叫什么事。

    现在露面也是担心两人待会儿遁入水里跑了不好找,他得问清这拍卖是怎么回事好做决定,何况连令狐秋都能卷进来,也认为不会有什么事。

    两人赶紧迎了过去,牛有道沉声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回头再说。”封恩泰偏头示意了一下,招呼上了两人就要离开。

    两人有疑问也不好在这里问,也正要跟他走,谁想亭子里又传来一人淡淡的声音,“牛有道!”

    牛有道停步转身,看向了说话的昆林树,“昆兄,有何吩咐?”

    “师兄!”火凤凰又拉了一下昆林树的袖子,依旧是示意他不要乱来。

    昆林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他该做的已经做完了,他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

    言下之意是,他之前不干预什么,就是不想误事,如今对皇帝和三派来说,牛有道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说着顺手将火凤凰的手给拨开了。

    火凤凰欲言又止,她担心昆林树出事,虽说天火教不会将卓超给放在眼里,但卓超毕竟是丹榜上的一流高手,师兄未必是卓超的对手,而牛有道可是能杀卓超的人,杀卓超之前已经是颇有盛名,盛名之下也并非人人都是欺世盗名之辈,怕是没那么简单。

    她认为牛有道如今低三下四很有可能是迫于目前的形势,不敢作死!

    然而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好和师兄争论什么,两人若仅仅是师兄妹的关系倒也好说,可两人以后是要成为夫妻的,众目睽睽之下搞的男人没面子,夫为妻纲,以后让人家怎么看?

    昆林树漫步走到了台阶前,居高临下看着牛有道,问:“听说你杀了卓超?”

    亭里的人,亭外人的,目光齐刷刷盯向了他。

    一阵风来,昆林树一身红袍衣袂飘飘,加之长的玉树临风,颇显风范。

    这风范令亭外不少人暗赞,不愧是大家子弟。

    难道这位是卓超的亲朋好友?牛有道愣了一下,下意识想否认,然而这是冰雪阁更新丹榜的定论,他不好当众说冰雪阁是在乱搞,只能委婉道:“我哪能杀卓超,实在是卓超一开始就不知被什么人给打成了重伤,让我捡了个便宜而已!”

    令狐秋闻言瞅了下牛有道,这位跟自己好像不是这样说的。

    昆林树心道原来如此,就说嘛,这位怎么可能杀死卓超?表面上却淡然道:“谦虚了,重围之下杀燕使难道也是捡了便宜?”

    牛有道搞不懂这位究竟是什么意思,回:“昆兄英明,还真是捡了便宜,其实吧,燕使看似是我杀的,其实是死在了其他国家使者的手上,有某些国家的使者可能和燕使有点较劲,故意拖住了燕使的随扈法师,才让我捡了这便宜。”

    他说的也是事实,不是得到了某些人的相助,当时的情况他根本杀不了宋隆。

    而听他这么一说,不仅仅是昆林树,包括其他人想想也觉得有可能,诸国使者之间互相较劲,互相坑来坑去什么的太正常了,身在齐国京城的诸国使者不就是那样。

    然而昆林树却不这样说,他今天来,是打定了主意要让齐皇明白点什么的,“牛有道,太过谦虚可就是虚伪了。”

    牛有道忙道:“不是谦虚,是真的没那能耐。”

    昆林树:“是谦虚还是虚伪,手底下见真章,听说你是筑基期修为,我也是筑基期修为,你可愿接受我的挑战?”

    众人讶异,包括牛有道在内,都没想到会冒出这出来。

    大丘门的人和玄兵宗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昆林树搞什么鬼,堂堂名门大派当众这样搞的话,是不是有仗势欺人的嫌疑?再说了,你就算打赢了牛有道又有什么意义,在外人看来,天火教的弟子打赢牛有道不是应该的事情吗?赢了也沾不到什么光,何必干那费力不讨好的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昆林树是天火教的人,也轮不到他们两派的人来管。

    裴三娘暗暗为牛有道叫糟糕,昆林树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了,天火教这一辈弟子中的翘楚,心高气傲,那是敢动手教训皇子的人,这位开了口的话,怕是容不得牛有道拒绝,拒绝了在这位看来怕就是扫他面子。

    她刚刚还以为牛有道委曲求全躲过了一劫,没想到又冒出这一出来。

    她和牛有道多少有些交情,所以心里倒是有那么一丝提醒牛有道的意愿,让牛有道应战,对上这位不应战是不行的,然后痛快地输掉,能打赢也不能赢,否则搞的天火教颜面无光,天火教也不会放过他,必然是要杀他挽回面子的。

    然而她又不好当众提醒,加之牛有道正与昆林树对视,也没有看她,她连使眼色的机会都没有。

    与昆林树对视的牛有道,有那么一瞬间眼神中有犀利神色闪过,不过又迅速放缓了,拱手道:“不敢不敢,在下岂是昆兄的对手!”

    昆林树:“别开口闭口提什么‘昆兄’,不敢应战的话,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我称兄道弟。一句话,接不接受我的挑战?”

    这话是赤裸裸的羞辱,牛有道不为所动,拱手道:“在下真不是昆先生的对手,在下愿当着所有人的面认输。”说罢转身,面对众人大声道:“在下牛有道,承认实力不如天火教昆林树昆先生,在此当众认输!”

    接着又转身,对着昆林树拱手鞠躬,心悦诚服认输的样子。

    现场不知多少人暗暗唏嘘,也能理解牛有道为了保命的行为。

    话又说回来,承认不如天火教的人,在大家看来,也不算是多丢脸的事情。

    昆林树淡然道:“是真心认输吗?”

    牛有道再次鞠躬,“的确发自肺腑,诚心认输。”

    昆林树:“人心隔肚皮,嘴上说真心没用,拿出点诚意来吧!这样,你自己斩断一条胳膊,我就算你是真心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变了,大丘门的秦庸等人与玄兵宗的人相视一眼,都觉得昆林树今天做的有点过了,人家牛有道都这样了,你这样咄咄逼人,未免有些欺人太甚,天火教好歹也是场面上的门派,何至于如此!

    这边已经隐隐有些怀疑,昆林树是不是和牛有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仇恨纠葛?

    “师兄,既然人家已经认输了,就算了吧。”火凤凰上前,低声劝了昆林树一句。

    昆林树霍然回头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最终还是火凤凰雌伏,银牙略咬了咬唇,退下了!

    她心情有些复杂,以前两人没定亲的时候,她看不顺眼的还能对师兄随便指责的,师兄也能笑纳,不曾以这种眼神对过自己!

    鞠躬中的牛有道身形僵住了,慢慢直起腰来,目光与昆林树投来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沉默了一阵,徐徐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轻易有损,更何况是一条胳膊,还请昆先生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昆林树硬邦邦一句,“我只问你一句,你断还是不断?”

    两人目光对峙着,牛有道渐渐面露笑容,道:“看来我今天不应战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