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三零五章 山雨欲来

第三零五章 山雨欲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牛有道乐呵呵瞥上他一眼,内心一直奇怪一个问题,这位到底想从自己身上图取什么,自己摆明了想动他女人,居然还能一直不离不弃,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到最后居然还不肯走。

    一杯茶喝完,令狐秋甩着大袖离去了,不一会儿招了红拂来。

    本想交代红拂照顾牛有道的,但是见到牛有道看红拂时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改口了,决定和牛有道住一块了,理由是反正牛有道这边院子就剩牛有道一个人。

    牛有道也没有拒绝,而是拿出了那十张出境文牒,拿在手上出去了。

    “你干嘛去?”令狐秋问了声,没得到答复,赶紧放了茶盏,快步跟了上去。

    大门口,红袖守着,这里没其他人了,只能是她和红拂当中的一个来看门。

    牛有道从她身边经过,直接出了大门,走下门外台阶,站在了巷道的中间,手中十张出境文牒扬了起来。

    就在他现身的刹那,貌似路人的,巷道中来回的人皆陆续看向了他,看向了他手中的东西,一时间所有人静止,令狐秋主仆三人亦站在门口怔怔看着他。

    “你们想要的东西在此,谁敢来拿,无偿赠送!”牛有道突然施法提气大喝。

    两头静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可有人敢要?可有人敢要……”牛有道连喊几声,慢慢转身,扬着手中东西环顾四周。

    四周一片安宁,无人吭声,也无人有所动作,只有远处街道上的嘈杂隐隐传来。

    就在这时,巷道入口处一阵骚动,出现了一群人,牛有道回头看去,只见裴三娘出现了,身后跟着柴非等人。

    见到裴三娘,令狐秋半松了口气,因为裴三娘说过,如果皇帝答应高抬贵手了,会来报信,如果不答应,则不会来,他希望不要再有意外。

    牛有道手中东西放下,交臂搭在腹部,看着裴三娘等人走来。

    裴三娘走到了他跟前站定,瞥了眼他手中物品,慢慢转身,领着人进了宅院里。

    牛有道又扬起手中东西对左右注目的人摇摆着晃了晃,随后交臂负手身后,拿着东西回了宅院里。

    正厅内,令狐秋吩咐红拂赶紧斟茶倒水。

    裴三娘无视,盯着外面走入的牛有道,问:“你刚才干嘛?”

    牛有道:“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人人为求自保,我身边人纷纷离我而去,如今我身边只剩我结拜兄弟,你说我还能干嘛?”

    “你结拜兄弟?”裴三娘偏头看向了令狐秋,她也是现在才知道牛有道和令狐秋是结拜兄弟。

    令狐秋嘴角抽搐了一下。

    裴三娘回头,淡然道:“牛兄弟,陛下答应了你的请求,只要你把事情办好了,给你一条活路!”

    令狐秋闻听欣喜,朝牛有道挤眉弄眼。

    牛有道伸手示意请坐,示意柴非等人也坐,陪着裴三娘坐下后,问道:“怎么弄到现在才来?刚才你也看到了,你要是再晚来一步,我可就当着大家的面将东西给毁了。”

    裴三娘:“有些事情需要和师门通气,还要准备你要的东西。”摸出一只小瓷瓶,推到了牛有道跟前,“今天便会放出消息,拍卖的事定在明天上午,明天大早大丘门的人会来接你,护送你前往拍卖地。里面有十颗蜡丸,调配好的,表面上无色无味,捏碎后可用。记住,明天出发前,再把瓶里的东西抹在出境文牒上,一张只能抹一样。”

    牛有道拿了小瓷瓶,拔开塞子,将瓷瓶里的东西倒在掌心,果然有十颗小蜡丸。

    东西装回了瓷瓶内盖好,点头道:“记下了,多谢裴姐相助,大恩大德,将来必报!”

    “你好自为之吧!”裴三娘说罢起身离去,桌上的茶水碰都没碰一下。

    牛有道起身追问了一句,“陛下可还有其他吩咐?”

    裴三娘身形在门口顿了一下,略偏头后看,“没有!”说罢迈步出门,就这样领了柴非等人走了。

    令狐秋亲自送了一行离去,快步返回时,见到牛有道手上拿着小瓷瓶走神的样子,上前哈哈笑道:“老弟,绝处缝生呐!只要过了明天那一关,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但愿如此!”牛有道轻叹一声,颇多感慨……

    城外,群山环绕之外的茫茫草原上,一群围住封恩泰等人的蒙面人飞速离去。

    他们被拦下搜查,好言奉劝过拦路者后,没有反抗。

    蒙面人把他们搜过了一遍没发现要的东西后,也没有为难,就此离去。

    目送一群蒙面人飞掠消失,众人环顾四周,没见到再有人出现,都松了口气,这已经是他们这一路经历的第八回搜查。

    “好像不会再有人阻拦了。”黑牡丹打量着四周说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腻味,一个女人被人在身上摸了好几回。

    封恩泰道:“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回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也不迟。”

    黑牡丹:“封爷,我们怕是只能与诸位同行到此了。”

    封恩泰诧异,“你们要去哪?”

    黑牡丹:“按天玉门与道爷的约定,道爷扛下了此事,三派和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们自然是要返回青山郡,想必天玉门不会再毁约吧?”

    封恩泰皱眉:“你们不等牛有道了?”

    黑牡丹:“这是道爷的意思。”

    封恩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保持了缄默。

    他本有句话想奉劝,牛有道若是出了事死在了这边,你们回去有屁用,没有牛有道对商朝宗的强大影响力,商朝宗会为了你们阻止天玉门将你们踢出局吗?牛有道不在了,你们还想要酒水利益的分成?你们扔下牛有道不管,只怕商朝宗那边第一个火冒三丈。

    然而有些话他身为天玉门弟子是不好说出口的,不好说天玉门会反悔的坏话,哪个门派不为自己门派的利益考虑,你们又没出什么力,一年几百万金币的利益凭什么白白给你们?

    “也罢,我们还要继续奔波战马的事,那咱们就此分道扬镳吧!”封恩泰淡淡一声。

    “封爷保重,就此告辞!”黑牡丹拱手给礼。

    封恩泰抱拳,“一路顺风!”

    “走!”黑牡丹翻身上马,吆喝了一声,领着一群人隆隆疾驰而去。

    跑出一段距离后,只剩一条胳膊的乌少欢快马加鞭,追到了黑牡丹身边,沉声道:“黑牡丹,扔下牛有道不管,有些不妥。”

    黑牡丹回头问:“怎讲?”

    乌少欢:“你们,还有我们三派的利益,皆绑在了牛有道的身上!王爷和牛有道的交情之深你应该知道,连郡主都在牛有道身边伺候,一旦牛有道出了事,让庸平郡王知道我们扔下了牛有道不管其死活,庸平郡王必然震怒!王爷看我们不顺眼,青山郡也不是缺了我们不可,天玉门想独吞酒水的利益,种种因素之下,天玉门很容易起歹心,届时青山郡怕是容不下我们,我们不能就这样回去!”

    他当初率人欲灭上清宗,出师不利自断一条胳膊,后又率人赶往冰雪阁欲杀牛有道,如今却反过来担忧上了牛有道的安危,可谓世事无常、人生如戏,皆是利益使然。

    黑牡丹笑道:“乌长老好见识,我们自然不能这样回去,先往东走乃障眼法,待摆脱了可能的眼线,自会改道,另有去处。”

    乌少欢:“能不能把话先讲清楚?”

    “不能!这是道爷的安排,暂且先保密!”黑牡丹一口拒绝,回头又问公孙布:“公孙兄,你是不是该留些人手在这边,方便道爷和我们联系?”

    公孙布道:“道爷早有安排,五梁山还有人在京城这边潜伏没暴露,道爷知道人在哪,有事自会主动联系。”

    黑牡丹目光闪烁,怪不得之前喊这位出发,这位连向道爷告辞的意思都没有,看来道爷早就暗中和他通过气了……

    半下午的时候,一条消息突然在京城修士圈子里传开了:明天中午,牛有道为了摆脱困境,要在京城以北五十里外的天镜湖的月亮岛上拍卖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

    坐在屋檐下的牛有道接了令狐秋递来的纸,纸上内容说的正是这个消息。

    看过后,牛有道笑道:“二哥,你还真是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也没见你们出去打探消息,更不见你们有什么人,外面的消息照样能随时掌握。”

    令狐秋干笑两声掩饰,“齐国京城还是认识一些人的。”

    纸递还给他,牛有道问:“这天镜湖什么情况,适合拍卖吗?”

    令狐秋沉吟道:“应该还是适合的,天镜湖方圆达百里,湖心有座岛就是月亮岛。有心人若是想将东西拍到手的话,消息现在就公开了,有心人完全可以派出人手提前做准备。湖的范围如此之大,东西到手后走水路离去的话,不容易搞清从哪上的岸,又是从哪离开的,若再有些人手配合,加以假面惑敌的话,很难搞清谁带了东西从哪走的。”

    牛有道微微点头,“这样的话,明天参与拍卖的人应该会有不少,山雨欲来啊!不知都会是些什么样的人参与拍卖。”

    令狐秋:“应该都是各国一些不上不下的门派吧,真正的大派,能左右一国,想要战马会直接与齐国朝廷交涉,不屑于因这个抢个你死我活。来此竞争的,估计都是类似商朝宗这种一方诸侯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