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九九章 什么意思?

第二九九章 什么意思?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黑牡丹凑近一看,还真是,地图上连一般不让外人进入的内宅深处都给画了出来,路径也标画的很清楚,不禁奇怪道:“白云间的内宅,花钱进去玩耍的人也可以进去逛吗?”

    牛有道摇头,也不清楚袁罡是怎么弄来的。

    “这几个地方以虚影标示是什么意思?”黑牡丹伸手在地图上的几个位置指了下。

    牛有道放下地图,又拿了另一张写满字的纸张查看。

    上面的字很怪,黑牡丹看不懂,牛有道却是一看就知道是袁罡亲手写的,因为是两人都熟悉的简体字。

    上面的内容表示,袁罡已经和苏照有了接触,亲自去了白云间查看。

    这个白云间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内宅明里暗里都有人盯着,一些下人似乎也不简单。袁罡采取了一些小动作测试,怀疑内宅重地有不少修士,从测试时的一些听觉和动作反应上来看,袁罡怀疑苏照和秦眠都是修士。

    苏照和西院大王的关系是否如传言所说,值得怀疑!

    还有,内宅某个院子里应该存放有数量不少的金翅。养上几只金翅传讯可以理解,养一堆就值得怀疑了。袁罡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袁罡在青山郡就是负责五梁山那边消息处理事务的,接触过大量金翅,一听动静就有大概的判断。

    五梁山养的那些金翅一开始也对袁罡反应强烈,习惯后知道无害也就没了什么反应,白云间养的金翅显然还不习惯袁罡靠近。

    根据种种细节和迹象总结下来,袁罡给出的判断是,白云间内部更像是一处秘密据点。

    当然,袁罡也说了这是他的初步怀疑,还不能确定。

    至于苏照是个什么情况,初次接触不好打探太多,袁罡的意思是需要时间慢慢来接触,他会慢慢想办法。

    而那图纸上所画的虚影位置,正是袁罡接触不到的地方,确切地说是不白云间不让他接近的位置,其中便有存放金翅的地方。

    袁罡说苏照的容貌他已经清晰记下了,不过没那么好的绘画手艺,身边也没这样的人手,无法凭着记忆画出来。

    袁罡的意思是什么时候和牛有道见上一面,他来口述,牛有道来画。

    最后,袁罡提醒他,说牛有道住的地方周围有许多不明身份的人在来回溜达,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袁罡也确实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有些事情看起来动静不小,但除了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一般的凡夫俗子不容易知道这个,知道的也不会乱传。容易打探消息的呼延威也被禁足了,否则怕是能知道些情况。

    而牛有道也不想让他知道这事,不希望他介入。

    对比着信上内容,比照着地图看了会儿,牛有道眯眼嘀咕,“修士…可能是修士……”

    东西放下后,牛有道负手来回徘徊着思索,如果真如袁罡怀疑的,苏照是修士,那苏照和西院大王的关系还真是值得怀疑,若是一般女人也就罢了,西院大王的身份地位有个女修士做禁脔也无可厚非,可是弄个女修士做禁脔不说,还让这女修士去经营青楼,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黑牡丹看不懂信中内容,却听到了牛有道的嘀咕,试着提醒了一声,“缥缈阁的规矩,修士不许在俗世经商。”

    牛有道随口回了句,“若说是西院大王的产业,他们只是随扈法师也说的过去。”

    “若有修士看守的话,袁爷怎么进的白云间内部要地?居然还能把图画这么详细。”黑牡丹依然好奇,袁罡那个凡人,在她看来,充满了许多的不可思议。

    牛有道摇头,没回,在想袁罡说要和他见面的事,他现在的情况,被那么多人盯着,怎么可能和袁罡见面。

    就在这时,公孙布出现在了门口,“道爷!”

    牛有道回头,招了他进来。

    公孙布禀报道:“道爷,海岛那边,聚集的大船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三百艘!这还只是改造的空船,陆续还有一些大船来到,这些吃水较深,似乎是装满了货物的船,聚集停靠在一旁,没有改造的意思。”

    “还真是大手笔,看来数量远超我想象,操作此事的人还真是能耐不小啊!居然能把这么多战马给弄出去。”牛有道嘿嘿一声,复又叮嘱道:“记住,不需要他们干什么,盯着就行,不要打草惊蛇!”

    “是!”公孙布领命而去。

    牛有道走到桌前再次将白云间的地图给看了下,在脑中加深了印象,随后将两份东西一起给烧了。

    看着盆里的火光,嘴里嘀嘀咕咕,“天玉门的消息怎么还没来?”

    等消息等的他有些心焦,令狐秋提醒的很对,皇帝是不会让他这样一直耗下去的,再这样拖着,一旦惹得皇帝再次出手,他的处境会很危险。

    这次的事情他自我感觉也实在是被那皇帝给搞的没办法,动手的层次不一样,人家皇帝一动手,导出来的就是势,以势压人,大势之下让你避无可避。

    有件事情他大概心里有数了,皇帝应该是从裴娘子等人的嘴里知道了他被楚安楼羞辱的事,知道他和冰雪阁的关系不是他误导的那么一回事,否则皇帝多少会有所忌惮,不敢对他这样搞。

    黑牡丹:“我再去问问。”

    牛有道摆手道:“不用了,只要盯住封恩泰他们就行,我最多再等两天,若消息还不来,那老子只能是先寻求自保了。”

    黑牡丹看了看门外,“外面那么多人盯着,那么多人想得到东西,为何等了两三天,还不见有人登门求取?”

    这边派了人出去试水,一出城就被人给抓了搜身,确认身上没带东西才放了回来,事实证明的的确确被盯死了。

    牛有道冷笑一声,“求取?你还不明白吗?这东西没人敢明着求取,只能是暗中抢掠,谁敢冒头拿东西,立马会成为众矢之的,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哪怕是进过这门的人,出去也得被搜个底朝天。”

    他刚坐回躺椅上躺下没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封恩泰的声音老远就传来了,“老弟,牛老弟!”

    牛有道霍然起身,只见封恩泰领着两名弟子大步而来,令狐秋也跟在后面来了,估计也一直在盯着封恩泰那边。

    封恩泰一入门,便抓了牛有道的胳膊说道:“老弟,师门的消息来了。”

    牛有道立问:“可有决断?”

    “已有决断!”封恩泰颔首又摇头苦笑,“把我一阵怒批是免不了的。”

    牛有道:“骂你是应该的,换了我,非把你逐出师门不可。”

    封恩泰:“你这家伙…”

    牛有道把他指点的手拨开摁了下去,“老封,废话就不要说了,再拖下去那皇帝等的不耐烦了会出人命的,人家随时可以找个理由把我们从这里轰出去,甚至是把我们赶出城去,那我们可就有的乐了。说吧,快说情况,天玉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封恩泰:“师门的意思很简单,鞭长莫及,天玉门的势力顾及不到这边,掌门直接下令放弃,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一张不留,全部放弃,怎么处置都行,总之就是要让外面人知道,东西已经转让出去了,已经不在我们的手上。”

    牛有道揶揄道:“你不是还想卖钱吗?绕了一圈,吊了这么久,敢情还是和我说的意思一个样啊!”

    封恩泰拱手求饶,“老弟,算老哥哥我错了,你就别再取笑了,正事!”抓了牛有道的手,拍着他手背,“正事要紧!如你所说,再等下去,皇帝怕是要把我们给轰出城去了,会死人的!”

    令狐秋松了口气,“早就该这么办了。”

    封恩泰回头,“令狐兄,我的难处,你也要理解,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啊,没师门同意,我敢说扔就扔掉吗?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还好,天玉门还算明智,没有利欲熏心。”令狐秋呵呵一声,掸了掸手,“赶快处理吧!”

    牛有道立刻回头朝黑牡丹点了点头,黑牡丹去了后面,将藏的十张文牒取了出来,交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把东西一点,抓了封恩泰的手,拍入他的手掌,“一张不少,你再仔细检查一下。”

    “不用检查!”封恩泰又推了回来,“老弟你处理便可。”

    牛有道:“你少来,我才不会没事找事。”

    封恩泰推挡,“不是我的意思,是师门的意思。”

    牛有道瞪眼道:“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

    封恩泰挥手招了一下,从一弟子手上接了一张纸,转交给牛有道,“刚翻译出来的密信,天玉门的意思一字不漏,全在里面,我没做只字隐瞒,老弟看过便知。”

    牛有道立马拿了信看,越看脸色越黑。

    令狐秋也赶紧凑了过来,伸了个脑袋查看。

    信里一开始,果然是把封恩泰一顿臭骂,说是等齐国这边的事情了结后再处置封恩泰。

    接下来的内容就有意思了,天玉门让封恩泰把事情交给牛有道去处理,不管封恩泰有没有签什么契约,都命封恩泰让牛有道立马交出来毁掉,天玉门要和这事彻底撇清关系,不管事情最后处理的怎么样,都让牛有道和三派去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