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九七章 意图不明

第二九七章 意图不明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青山郡,旭日初升,灿烂金霞渲染层层山林。

    商淑清步履沉重地爬上了一座山巅,来到了留仙宗新修的宗门牌坊外,气喘吁吁地抬头看了看牌坊上的字,提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费长流闻讯快步出来,亲自迎接,拱手见礼:“郡主怎么来了?”

    商淑清笑道:“费掌门,可有道爷新的消息?”

    费长流道:“此地郡主来往不便,有了最新消息我自然会前去告知。”

    目光在她额头上、脸上的细密汗珠上扫了眼,三派新修的宗门所在,修士来往没什么,对凡人来说却有些险峻陡峭,攀爬的确有点困难。

    商淑清:“我哥比较关心道爷在齐国京城那边的消息,所以我来问问。”

    她自己也实在是关注,昨天刚接到消息,说齐国京城那边有人故意给牛有道使绊子,刚到齐国京城就惹来一堆人上门找麻烦,说是次日在什么飞瀑台决战。

    闻之这个消息,她一晚上翻来覆去没休息好,天一亮就过来打探消息来了。

    商朝宗那边没有和牛有道那边的直接联系渠道,天玉门的传讯不会直接传给商朝宗,都是直接传给天玉门宗门的,这边山上倒是能直接和三派弟子联系上,商淑清自然是第一时间来找三派的人打听消息。

    费长流颔首道:“我也十分关注此事,只是目前还没有消息。郡主放心,消息一到,我会命人第一时间通知郡主。”

    “还没来么?”商淑清略显失望地问了声。

    费长流微微摇头,“还没有,按时间推算,结果应该出来了,消息应该快到了。郡主,请里面用茶。”侧身让路,伸手相请。

    商淑清温婉一笑,“不用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了,告辞。”

    “好!”费长流点头,刚挥手招了人过来,准备让弟子送商淑清下山,后面有人大步而来,手里拿了张纸奉上,“掌门,齐国京城那边的消息来了。”

    “哦!”费长流立刻拿来观看。

    商淑清亦止住欲要转身离去的身形,手指轻轻带去下巴上的汗珠,眼睁睁看着他。

    费长流脸上渐露笑意,手中纸递出,“牛有道就是牛有道,出手不凡,看似纠缠不休的麻烦,已被他信手化解,郡主请看,可以请王爷放心了。”

    商淑清捧着纸张细看译出的内容,上面说牛有道并未接受挑战,而是派了一群人直接将挑战者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宰了,已将四方宵小给震慑住了,无人再敢去挑战牛有道。

    “谢费掌门,我这就去禀报我哥。”商淑清将纸张双手奉还。

    费长流接到手,又对一旁的女弟子挥手,“送郡主下山。”

    “是,郡主,请!”女弟子伸手相请。

    目送商淑清下山的窈窕身影,费长流有些惋惜地叹了声,“唉!一个品性和身段俱佳的好女子,出身也不差,却面容可怖,大好年华真正是毁在了一张脸上,哪个正常点的男人敢娶,娶了又如何面对?此生难免茕茕,是个苦命的人!”

    对商淑清那张脸,他现在也看习惯了,一开始见到的时候,的确是让人有点不忍直视,不是长相好不好的问题,普通甚至难看点也就罢了,偏偏长的吓人。好好一个人,怎么会在脸上长出这么可怕的胎记来?真正是令人唏嘘。

    山路陡峭,下山步步小心的商淑清眼中不时浮现忧虑。

    虽说道爷遇见的危机又一次顺利化解,然而还在路上便遇见高手截杀,刚到齐国京城又有人坑害,说之后会一路顺风她是不信的,后面不知还有多少危险事在等着道爷,步步危机,想想都让她揪心……

    一处林荫密布的山腰,呼延无恨身穿蓑衣,头戴斗笠,静静看着对面的山崖。

    山崖上突然有动静,出现了一排人影,挥臂甩出一排绳索,从山顶抛下。

    绳索还在山壁上晃荡,山崖上的十几名小伙手脚利落,直接从山顶跳下,一个个在陡峭山壁上蹬腿弹跳,快速下降。

    此情此景,令呼延无恨瞳孔骤缩,死死盯着。

    陪伴在旁的查虎慢慢回头看了眼呼延无恨的反应。

    从山顶跳下山崖的小伙一批又一批。

    江面几只木排,木排上站了几十号人,身在其中的袁罡突然手操鼓槌,咚一声砸在鼓面上。

    木排上的几十号人立刻纷纷跳入水中,拼命朝山崖那边游去,而从山崖上跳下来的小伙子们解下腰间锁扣后扭头就朝江边跑来,也迅速跳下了水,朝木排游来。

    湿漉漉爬上岸的小伙子们迅速抓了悬挂在山崖上的绳索,快速向山崖上攀爬。

    而游到木排边的小伙子们则迅速顶住下飘的木排,在水中逆流推着木排向上游拼命游去。

    木排上只有袁罡一人笔直屹立,渐渐逆流远去。

    而崖壁上,最后一组爬上山崖的人迅速抽取绳索,垂挂在山壁上的绳索消失后,山崖上的小伙子们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山崖的另一边,不知去了哪。

    “呼!”呼延无恨此时才长舒出一口气来。

    听说袁罡带着店里的伙计在山野折腾,忍不住前来一看,想看看在折腾什么,关键是汇报的人也说不清在折腾什么。来此一看,没想到看到这一幕,小伙子们成群结队飞速下降的一幕令他震撼不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上百号人,上山的上山,下水的下水,不过片刻的工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神速,真正是令他印象深刻。

    查虎笑问:“将军觉得如何?”

    呼延无恨:“兵贵神速!奇兵!不是铁骑的骑,而是奇怪的奇!试想若是有人以为能仗着地势之力驻扎,却不妨背后天降奇兵趁夜色奇袭,必然要被杀个措手不及,再辅以正面进攻,敌军必败!”

    查虎:“草原上,这种方式,似乎无用武之地!”

    呼延无恨:“奇兵!他训练的根本不是战场上硬碰硬的人马,而是奇兵,适合渗透、刺探、小股突袭之类的。”

    查虎:“就算不在草原而是送入他国境内,战场上有修士介入警戒,他们这种渗透、刺探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呼延无恨微微颔首,“也不知他这样练来干什么,不过…才几日的工夫就能把一群人操练成这样,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些人没问题吗?”

    查虎:“倒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利索,这几天他们一直在练这个攀爬和下降,刚开始动作都笨拙的很,现在渐渐有了样子。至于这些人,我都查了一下,身份上没什么问题,这些人也都是三少爷从上万人中亲自挑选出来的伙计。我亲自问过三少爷,安太平并未以任何形式干扰三少爷选人,三少爷自己也是随便选的,安太平真正有介入的也就是缺胳膊少腿的那两位。”

    “之后安太平再从三少爷选出的三百人中精挑细选了两百来精壮小伙子出来,入手后就直接操练,白天一半干活,一半受他操练,交替轮流。想必也不会有问题。将军试想,真要有什么问题的话,安太平哪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来。再说了,就这点人,面对京城的守护法师也无法兴风作浪,若是两百修士,那倒真要小心点。”

    “将军,有件事倒是有些奇怪,据豆腐馆的掌柜说,白云间的那位似乎有意接近安太平。”

    呼延无恨偏头看来:“哪位?”

    查虎:“苏照,就是西院大王养在白云间的那个女人。”

    呼延无恨奇怪,“什么意图?”

    查虎:“意图不明!”

    呼延无恨,“别搞出什么男女之情惹出事来,西院那位的性格越发古怪了,我不好说什么,你把他打成了残废,他怕你,你盯着点,别让安太平出事。”

    查虎憋笑道:“若真如将军所言,万一是安太平看上了她怎么办?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人长的不错。”

    呼延无恨转身背手,顺着崎岖山路而下,“安太平加以调教可为猛将,而且心气正,守得住本心,在这乱世十分难得,这就是风骨,一支百战之师是需要风骨的,正是我骁骑军需要的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还有大好前途在等着他,于国于民,孰轻孰重?不能让个青楼女子毁了他名声,必要的时候,杀吧!”

    豆腐馆。

    袁罡骑着马从湖畔跑来,拐入了巷子,刚回到后院跳下马,高掌柜便跑来了,“东家,白云间的老板娘来了,还是指名要见你!”

    “不见!”袁罡直接拒绝了,不过眉头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拴缰绳的手顿住,又道:“等等!”

    刚转身欲要去转告的高掌柜又转身看着他。

    拴好缰绳,袁罡转身外出,与高掌柜擦身而过时,扔下话,“我去见见她。”

    “是!”高掌柜呵呵一笑。

    临街铺面,小楼之上,品着一碗嫩滑豆腐,看着窗外湖上的游船,苏照心情不错。

    也该心情不错,牛有道又遇上麻烦了,这可不是她干的,在旁看热闹的感觉真不错,轻松、惬意还很解气,于是又有了心情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