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八六章 皇帝看中的女婿

第二八六章 皇帝看中的女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若牛有道在这里,定然认识对话的两人,正是当初在前往大雪山时遇见、后又乘飞禽离去的一行中的两个女人,女扮男装的昊青青,素衣妇人是那位裴娘子。

    裴娘子基本还是老样子,昊青青则大不同,换上了民族服饰,一头如瀑盘发也扎成了满头的小辫子,让气质中多了野性和任性的味道,不过依然美丽,风情也大不一样。

    而昊青青正是齐国的公主之一,虽然和其他公主一样都是齐国皇帝的女儿,可她的出身比一般公主更高贵,她的母亲乃是当今的齐国皇后,皇后所出儿女中,她是唯一一个女儿,其受宠爱的程度可想而知。

    闻听此言,裴娘子冷眼瞅向追来站在昊青青身旁的修士女子,后者略低头,面有忐忑神色。

    公主喜欢听宫外的事,她刚才也只是对公主谈及了外面的一些事情,谁知公主反应很大,追问了几句后就呆不住了,嚷着要出宫。

    有些事情她不知情,但裴娘子却是知道的,挥手让她退下了,抓了昊青青的手腕,将她拽了回去,拽回了屋里。

    “三娘,你放开我!”昊青青一路挣扎反抗。

    将其拖回屋内后,裴娘子才放开了她胳膊,“公主,别闹了。”

    昊青青瞪眼道:“三娘,牛有道是不是来齐国京城了?”

    裴娘子:“来了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昊青青问:“袁罡来了没有?”

    “……”裴娘子无语,就知道这死丫头在惦记什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堂堂齐国长公主第一次见到个陌生男人连对方什么来路都不知道居然就公然示爱,除了这位,估计天下没第二个女人能干出这般乱七八糟的事。

    幸好当时外人不知道这位的身份,不然齐国的脸都丢没了,她回来也没办法交差,所以果断联系接应,把人给带回来了,怕继续下去会出事。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你和那个袁罡之间是不可能的事情,皇后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

    “咦~,真啰嗦,我是问你袁罡有没有来?”

    “没来!”

    “真的假的?”

    “我犯得着跟你说假话吗?”

    “听说有许多人要挑战牛有道,而且牛有道应战了,明天上午要在城外北山飞瀑台对战,是不是真的?”

    “是又如何?关你什么事?”

    “我想去看看,这么精彩的事情你不想看?那家伙坏死了,我好想看他被人打到满地找牙!”

    “不行!”

    “袁罡不是没来么,你怕什么?再说了,在京城,我还能出什么事不成?放心,不会有事的啦。”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你能不能出宫我做不了主。”

    “那好,我去求母后,就在京城一带转转,母后肯定会答应!”

    “……”

    次日,皇宫高墙的侧门外,停了三辆看似普通的马车。

    换了便装,又是女扮男装模样的昊青青大摇大摆从门内出来,身为她出行护卫的裴娘子、刘封海、柴非随行。

    考虑到京城这边的复杂情况,尤其是这次的事件不知会出什么事,护卫还不止三人,另有六名修士一起出了宫。

    如同昊青青一般,九名随扈法师都已做了易容。

    昊青青与裴娘子、刘封海、柴非钻上了中间那辆马车,另六人各分三人钻入了前后两辆马车。

    马车拉动,走了没多久,马车内的昊青青便不耐烦了,“怎么这么慢,快点,快点,去晚了没好位置……”

    北山飞瀑台,地如其名,一挂大幅的瀑布在山中飞流直下,气势惊人!

    瀑布上方,有一浩大平整的山石地面,飞瀑台因此得名。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许多人都没有露真面目,皆在不时打量天色,不少人在交头接耳嘀咕。

    一处地势略高最适宜观战的地方,呼延威也在现场,站在这里的一群人都是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

    “太阳都老高了,人怎么还没来?”

    呼延威嘀嘀咕咕一声,双手不时撑一撑后腰,似乎有点站的不舒服,关键是屁股上的伤还没好。

    本来没他什么事的,或许甚至是不知道此事,恰好负伤在家,不能乱跑,闷的无聊和家里的法师聊天,无意中听说了此事。获悉家里的法师也要来看看怎么回事,他反正闲得无聊,于是死皮赖脸求了法师带他来看热闹。

    “横叔,那些人都是法师吗?”居高临下的呼延威指了指下面四周的人群发问。

    横天断,呼延上将军府法师中的二号人物,此时也乔装隐了真容。

    “大概是吧。”横天断点头。

    呼延威:“不少人都跟横叔你一样戴着假面,是不是都是京中不少高门大院内的法师?”

    横天断:“不知道,但是想必来了不少。”

    就在这时,这方高地上的几十名修士一阵骚动。

    这位置的面积有限,站不下太多人,突然又挤上来十人,倒是这边先来的一些人中有人老老实实下去了,让出了最好的观战位置。

    挤上来的十人正是昊青青等人,裴娘子有大内护法的身份,暗暗一亮身份,自然有人让位。

    呼延威回头看了眼,愣住,“你怎么来了?”

    昊青青也愣住,没想到呼延威也会来这修士聚会的场合,当即瞪眼道:“这又不是你家的地,我为什么不能来?”

    呼延威不屑地挥了挥手,扭过头继续看自己的。

    昊青青牙一呲,突然一脚踢了出去,踹中呼延威的屁股,想一脚将他踹下山崖。

    “啊…”患处受这一脚,差点没疼的呼延威跳起来。

    更关键的是,他刚好站在山崖边缘,挨这一脚的后果可想而知,晃动着胳膊差点没掉下去。

    幸好有横天断在旁,伸手一拽,拉了呼延威的胳膊给拽回来,并回头道:“公主,还请自重!”

    “公主!”裴娘子轻轻喝斥一声,也把昊青青拉开了,旋即又连同柴非等人一起拱手行礼,“师兄!”

    横天断嗯了声,回过头,没再说什么。

    他们都是保皇派的修士,而且是保皇派中师出同门的同门师兄弟。

    原因在呼延家没有在修行界发展自己的势力,呼延无恨不干那大肆攫取钱财的事,也没那财力发展这方面的势力。不过这点倒是皇帝喜欢的,于是皇帝亲自指派了法师对呼延家进行保护。

    昊青青冷哼一声,明显看呼延威不顺眼的样子,真正让她心气不顺看到呼延威就来气的原因是,父皇居然想把自己嫁给这经常厮混于青楼的混蛋。

    “咦~”昊青青忽然发现了什么大惊喜似的,指着呼延威,笑得乐不可支,“居然哭了!呼延威,就这么轻轻一脚,蚂蚁都踩不死,你居然哭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一群人一起看向呼延威,只见呼延威的眼中的确有泪光,不知他屁股有伤的人都有些诧异。

    “你…”一手捂住屁股,一手指着昊青青的呼延威一脸悲愤。

    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是被他老子给打了军棍吧,偏偏对方是公主,自己又不能打回来。

    他也听说了,皇帝有意把这刁蛮的公主嫁给呼延家,意图和呼延家联姻。不过父亲的态度似乎比较中立,似乎不想和皇家联姻、卷入皇家的是是非非,而他自己就更不想做那直不起腰来的驸马,加上昊青青的刁蛮,所以他很讨厌昊青青,这种女人若娶回家自己还能活吗?

    横天断看也不看,抬手,将呼延威指向昊青青的胳膊压了下来。

    裴娘子也扯了下昊青青,示意她安分点。

    实际上师兄妹心里都清楚,有些事情怕不是呼延家婉拒就能婉拒掉的,皇帝对呼延家的联姻动作势在必行,只是鉴于呼延无恨的婉拒态度,不好强迫,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促成而已。

    这个公主能留到这个年纪不嫁,说白了就是给呼延家准备的,这对冤家怕是迟早要成为夫妻!

    原因很简单,呼延家的手上掌握着整个齐国乃至整个天下最强悍的铁骑,而呼延无恨就是骁骑军的军魂,不是谁都能取而代之的,拿掉了呼延无恨,军魂不在,各种因素介入影响下,骁骑军的天下第一怕将是不复存在,事关齐国国力,不可妄为!

    试问这般情况下,皇帝如何能放松对呼延家的亲近,联姻势在必行!

    呼延家的老大和老二都早已娶亲,皇帝自然早就盯上了呼延威。

    而呼延威也算是老大不小了,至今娶不上老婆,不是没那条件,而是许多人心知肚明,皇帝看中的女婿,谁敢抢?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也没用,你呼延威经常逛青楼污名在外也没用,皇帝不会在乎这个的,大势之下,这对冤家迟早是要身不由己凑合在一起的。

    昊青青的出现,令呼延威相当扫兴,已经不耐烦再呆下去了,没好气道:“那个牛有道究竟来没来?”

    目光环顾四周的昊青青下意识接了句,“应该还没来。”

    呼延威偏头看去,“你怎么知道他没来?搞得你认识他一样。”

    昊青青又乐了,挑衅式地朝他抬了抬下巴,得意洋洋道:“谁像你这目光短浅的败类,你除了认识那些青楼贱人,还能认识谁?没错,你给我听好了,这个牛有道我还真就认识他,还一起吃过饭,你服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