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八五章 应战,风波

第二八五章 应战,风波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背靠背的三人高度紧张,似乎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反抗拼命?拼的出去吗?敢吗?

    “子春,就看你的了。”一名男子放下了手中剑。

    “子春,我们相信你。”另一名男子也放下了武器,不相信也不行,没得选择。

    很显然,两名男子自己也答应了为人质。

    玄子春目露悲愤看向牛有道,咬着牙认了,自己这样急匆匆找上门,不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一天也像这个牛有道一般有势力,也可以这样居高临下,也可以这样盛气凌人吗?

    “好!”玄子春大声道:“一言为定,我答应了!明天上午,城外北山飞瀑台一战,可敢赴约?”

    “就这么说吧!”牛有道点了点头,挥手道:“放她走!”

    围住的人放开了一条路,玄子春从包围中走了出来,又转过了身,慢慢后退着看着自己的同伴。

    围住的人直接上前上手,夺了两名男子的兵器,直接在二人身上下了禁制,将人扣下了做人质。

    两个男人也没反抗,既然答应了做人质,也没必要再反抗,双双目送玄子春后退。

    最终,玄子春毅然回头,大步离去。

    令狐秋和封恩泰相视一眼,怎么感觉怪怪的,感觉这挑战好像变了味,明明是这个玄子春前来挑战,怎么感觉好像变成了牛有道反过来逼玄子春挑战。

    封恩泰出声道:“你答应了这个,还有下一个,这挑战怕是要没完没了啊!”

    牛有道:“不答应照样有人没完没了找上门。”

    令狐秋:“你总不能就这样没完没了地接受挑战下去吧?”

    “若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也不用出来混了。”牛有道皮笑肉不笑一声,忽朝亭子外打了个手势,止住了一群人将那两个男人押走。

    众人停步看着,不知他又有何吩咐。

    谁知牛有道淡然道:“把他们两个的脑袋砍下来,明天顺带给那个玄子春送去!”

    众人一愣。

    两名被押的男子震惊了。

    一人怒吼:“牛有道,你言而无信!”

    另一人惊呼:“牛有道,出尔反尔乃小人!”

    刚喊出声来,便被人出手给点哑了,在那拼命挣扎也没用,那真是拼了命的垂死挣扎。

    牛有道面无表情,漫不经心地端了酒杯慢慢品尝,不再对外多看一眼。

    于是众人确认了他的意思,不是吓唬人,而是真的要杀!

    两名男子立刻被推到了花圃前,两道寒光,手起刀落,狂喷而出的鲜血喷入花丛,被鲜血摧残过后的花枝摇晃中鲜血滴滴答答,两颗大好头颅已经落地。

    令狐秋和封恩泰相视无语,还以为留下两人真是要做人质用,谁知却是要他们两个的脑袋,而两人连反抗都没法反抗,留下,丧命,就这么简单!

    之前还说什么打斗会惊动京城的守护法师,压根就没打斗这回事,牛有道三言两语便轻松摘了二人的脑袋,不起丝毫波澜。

    令狐秋和封恩泰今天算是领教了这位不费吹灰之力的辣手,真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还手不沾滴血。

    也都对牛有道有了新的认识,看着年纪轻轻,却像是手上不知沾过多少血腥的人。

    经由此事也都莫名感觉,牛有道此来似乎没存什么善念,谁敢惹他,不会客气,是要杀人的!

    令狐秋瞥了眼外面收拾的现场,淡淡提醒道:“老弟,你杀了他们两个,明天怎么跟那玄子春解释?”

    “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却跑来找我麻烦,敢做就要有心里准备。”牛有道朝他举杯相邀,笑问:“需要解释吗?”

    黑牡丹悄悄多看了牛有道两眼,无形中被震慑了一把!

    段虎送走了玄子春,回来看到现场清理收尸的一幕,多少一愣,不过还是快步步入亭内,又奉上一份帖子,“道爷,又有人来挑战了。”

    令狐秋和封恩泰相视摇头,苦笑。

    “不看了。”牛有道没接帖子,反倒拿起了桌上的挑战书给段虎,“我没那闲心应付他们,拿这挑战书去门口挡客。若再有人来,就告诉他们,我已经答应了玄子春明日在城外北山飞瀑台一战。想再挑战的,等我跟玄子春打过了再说,让他们不要急,一个一个来!”

    “是!”段虎应下,接了玄子春的挑战书而去。

    封恩泰问:“你还真要一个一个应战?”

    牛有道:“只要有人挑战。”

    封恩泰:“那你还有时间操心战马的事吗?”

    牛有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问题一件一件解决,着急是着急不来的。”

    令狐秋无语,一路上慢慢逛,如今还有闲心应付一个个挑战,这位像是来弄战马的吗?搞不懂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奈何这厮口风紧的很,不想说的事,你问也白问。

    封恩泰也纳闷,左右看了看,问:“这里还有住的地方吗?有就给我留个地。”

    天玉门那边传讯给他,说这个牛有道还是有点能耐的,事关天玉门放眼整个南州的利益,只要能弄到战马,让必要的情况下可视情况配合牛有道。

    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好不容易等来了,看不懂了,他想留下看看这家伙究竟要搞什么鬼。

    “有。”牛有道对黑牡丹笑道:“你帮封老哥安排一下。”

    对他来说,人生地不熟的,身边多些高手巩固不是什么坏事。

    “是!”黑牡丹应下……

    不出所料,果然接连有挑战者登门,这边以玄子春为借口连连推辞,消息立马在京城修士圈子里传开了,引起轩然大波。

    “听说了没有,那个牛有道一来就接受挑战了,明天上午就要在城外北山飞瀑台应战了。”

    “知道,玄子春,那个女人我认识,以前想投靠某个将军府时,被将军府的修士羞辱的很难堪。”

    “我一听消息,也第一时间跑去投挑战书了,谁知晚了一步,居然被这女人占了先机。”

    “我说你们就笃定那个牛有道好招惹?那家伙能在一群修士中杀掉燕国使臣,还能干掉卓超,能有那么好对付?”

    “谁听说过他以武力见长?鬼才信他能干掉卓超,其中必然另有原因。”

    “他若不是杀了卓超还没人找他,修为不过筑基期,这种机会少有,有机会谁不想试试?”

    “那个玄子春今天怕是要躲起来了吧,否则搞不好有人嫌她挡路,要做掉她。”

    “往京城繁华地带一站,谁敢在京城乱动手?不过避避风头肯定还是会的。”

    “我说你们呐,就算那个玄子春打败了牛有道又能怎样?就不怕回头又有人找她挑战?”

    “屁话,杀燕使的是牛有道,杀卓超的也是牛有道,打败了牛有道和打败了玄子春、间接和直接能一样吗?再说了,牛有道是筑基期,玄子春是金丹期,你说打哪个把握大?不就是欺负牛有道修为不高才有人去挑战吗?”

    “我还是觉得那个牛有道没那么容易对付,不信明天看看就知道了。”

    城中一片丘陵地带,山腰有一酒楼,路不好走,来者大多是修士,这里也是京城修士聚集交流的地方,此时议论纷纷。

    白云间,秦眠从花楼深处走来,来到后院幽静之地,快步闯入苏照的闺房。

    浴桶内热气腾腾,苏照正在沐浴,秦眠关了门近前,笑道:“东家,不出所料,果然有人前去挑战牛有道。”

    苏照回头问:“他应战了没有?”

    秦眠笑咯咯道:“应战了,我们的人一直在那边盯着,第一个上门下挑战书的,牛有道就接了。后面陆续有人去发起挑战,牛有道那边明着回了话,一个一个来!”

    苏照颇为兴奋,拧身看着她,问:“挑战者的实力如何?”

    秦眠略沉思,“是个叫玄子春的散修,修为倒是不弱,有金丹期的修为,至于实力,算是偏下的,谈不上有多大的实力。”

    苏照笑了,“看来想借牛有道光的人还不少,实力不行没关系,不是还有人上赶着上吗?”

    秦眠:“东家,我怎么觉得这个牛有道有些不对劲,人家一上门挑战,他就答应了,是不是答应的太痛快了些?是不是发消息给邵公子,看看他怎么说这事?”

    苏照抬起搓洗身子的湿哒哒胳膊摆了摆手,“这事我们没有直接参与进去,与我们无关,不会有什么事,不要告诉他,否则他很有可能会阻止,一点小事不用他劳神。再说了,等到金翅来回北州,早就分出胜负看到了结果,还是明天静观其变吧。你安排一下,明天我也去看看,正好顺便瞧瞧那个牛有道什么样。”

    夜晚,皇宫,浩大,幽深。

    一些亭台楼阁上,或者阴暗处,藏有不少修士鹰视狼顾,警惕防范着,守护着皇宫的安宁。

    明处,时而一队队身穿战甲手持刀枪的士兵巡视穿梭,戒备森严。

    一处灯火璀璨的庭院中,一名身穿游牧民族服饰的年轻女子,手里拿着剑,甩着满头的小辫子,从屋里冲了出来。

    后面一名女子追在后面喊道:“公主,公主,你不能出去!”

    一位素衣妇人,身形一闪,挡在门口,略带喝斥道:“公主,这么晚了,这是想去哪?”

    皮肤白瓷细腻,星眸湛然,明媚耀眼的年轻女子十分美丽动人,高贵中略带妖娆韵味,肉呼呼翘嘟嘟的嘴唇撅了撅,下巴高傲地一抬,“三娘,你老实告诉我,宫外是不是发生了有趣的事,你是不是在有意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