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七九章 三少爷招人

第二七九章 三少爷招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秦眠却像是看了场好戏一般,笑着从窗口走了回来,坐在了桌前,笑问:“东家,你这样试探他,是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吗?”

    苏照淡然道:“只是觉得这人有点虚伪,说什么没有高低贵贱之类的话。白云间,进进出出的男人,哪个不是进来前衣冠楚楚,进来后变禽兽,不过想让他现现形,看看他人前一样、人后另一样的丑态罢了。”

    秦眠一默,迟疑道:“东家,我觉得这人可能真有些不一样,刚才的情形不像是做作…这世上也不是每个男人都那样,好男人还是有的,只是少罢了。”

    苏照拿了调羹剜了一小勺喂入口,“让你安排他去白云间快活,安排的怎么样了?”

    秦眠苦笑:“我借故向呼延威提了,说上回白吃了这里的豆腐,让呼延威带他去白云间,也好让我略尽地主之谊。可呼延威说这个安太平从不去风花雪月的欢场,不用叫,叫了也是自找没趣。”

    苏照眉头微动,“这世上有不吃腥的猫吗?莫非嫌弃咱们那种地方?”

    秦眠:“不知道,反正呼延威说他不是进出欢场的人,说这个安太平一根筋。据打探来的消息,这人好像的确有点一根筋,据说一身的好武功,在边军却不讨上官喜欢,不然凭他的本事早就在边军混上了一官半职,不至于籍籍无名。”

    “话又说回来,若非一根筋,也不会跑到京城来讨要公道,岂不闻官官相护,敢走私战马的人上面岂能没点背景!不过这人脑子倒是不笨,知道找呼延无恨,若找到其他人头上,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苏照慢慢吃着东西给了句,“你去找他,让他上来一趟,就说我找他。”

    秦眠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遵命而去。

    不过没多久又一个人回来了,苦笑道:“他不肯来。”

    苏照:“没说我找他?”

    秦眠叹道:“我说了,他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找掌柜的,是其他事的话,让我们去找呼延威。”

    苏照捣着碗里的勺子,“看来还是看不起我们这些青楼女子。”

    秦眠呵呵道:“可能是吧。”

    外面湖畔,袁风驾了辆拉货的马车停下,袁罡上前检查他拉来的货物。

    栓了缰绳,袁风过来帮忙,袁罡低声问:“来了多少?”

    待身后路人走了过去后,袁风低声回:“目前只到了二百三三个。”

    袁罡:“明天就要启用他们,你安排好。”

    袁风:“离规定的时间还有半个月的样子,不等人到齐吗?”

    手下队员总共二百九十二人,才到了二百三三个,也就是说,还有将近六十个人没到,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

    袁罡:“这豆腐卖的这么火爆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这里人手本就不够,再加上呼延威突然插手经营的事,要给他那些朋友送货,还要顾及皇宫那边,再拖半个月不现实。计划有变,提前实施。其他没来的人再看情况!”

    “是!”袁风应下。

    “回头把采买的账和高掌柜交割清楚。”袁罡扔下话转身而去。

    “明白。”袁风乐呵了一声,从小庙村出来了这么久,在青山郡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又经常见王爷、郡主之类的,无论是眼界还是心态都不是曾经在小山村时的那个小子能比的,彻底跳出了小庙村。

    袁罡是不太在豆腐馆前面的店面露面的,刚要绕过时,高掌柜跑了出来,又拉住了他,“东家,咱们这边人手实在是不够了,您究竟什么时候招人呐?”

    袁罡正要安排这事,问:“你觉得什么时候招人合适?”

    高掌柜正色道:“那自然是越快越好!”

    袁罡:“好!我今天就让人贴告示,明天就招人,你觉得如何?”

    高掌柜如释重负,连连点头:“好好好!”

    袁罡:“你记得通知三少爷一声,让他明天过来。”

    “呃…”高掌柜不解,“不知让三少爷过来干嘛?”

    “自然是让三少爷招人!”袁罡扔下话走了。

    “……”高掌柜无语,让三少爷招人,亏你想的出来。

    他很想问问他,你觉得三少爷是干这种活的人吗?

    可也习惯了这位的脾气,不喜欢废话,说一不二的脾气,安排了事情给你,你老实执行便可,没什么好讨价还价的,否则又要对三少爷说换人,回头三少爷非得又踹他几脚不可……

    城南明湖畔的豆腐馆招伙计,工钱一月一结,每月五百钱,包吃包住,要求能吃苦耐劳。

    消息一出,颇引起一阵轰动。

    工钱说不上高,但也不算低,问题是包吃包住,算上这条的话,那可真算是不错的待遇了,赚的工钱基本上可以全部拿回去养家了。

    因此,次日大早,明湖畔的西湾空地上,那真是挤满了人,告示上说招三百人,现场起码有三千人,看那情形还有人源源不断赶到,现场挤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还有不少妇人翘首以盼,希望能被招用的样子。

    “我说高掌柜,这可是京城,你们搞出这么大动静,千万别搞出事来,否则我担待不起!”

    招工现场,官府衙役调了不少人来盯着,一名官吏拉着高掌柜再三警告,那是真的担心出事。

    若不是知道这是呼延家三少爷弄出来的场子,怕是没这么好说话。

    高掌柜的表情也很精彩,这事东家压根没跟他商量,什么五百钱一个月,还什么包吃包住都出来了,花这冤枉钱干什么?偏偏东家说搞就搞了,他也是看到告示后才知道,现在好了,弄出这么多人来,还真是不怕事大啊!

    事情出了,他得帮忙擦屁股,摸出了两枚金币,拉了那官吏的手,悄悄塞入了对方的掌中,“多担待,多担待!”

    那官吏没看手上东西,掂了掂两枚的份量就心中有数了,眼睛一亮,朝手下人喝道:“看好了,不许推挤!”

    高掌柜想原路出去,压根出不了现场,只得跳上了湖中的一条船,让船夫载他往前面划了一段路,才扔下几枚铜钱爬上了岸,朝豆腐馆跑去。

    跑到豆腐馆后面内院,只见袁罡还在那扛着两块大石头扎马步,顿时急了,“我说东家,西湾那边人多的都可以聚众造反了,再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您还有心思在这里练功呐?”

    袁罡不为所动,问:“三少爷来了没有?”

    高掌柜:“还没有,可您得去现场盯着啊!”

    袁罡:“他说了过来吗?”

    高掌柜抬头看了看已经爬起来的太阳,那位三少爷不守时啊,叹道:“他说不想来,但是您拳头硬,不来也得来,可看这情况,还不知他什么时候能来。”

    他算是看出来了,一个个不慌不忙不怕出事的,只有他最急。

    不急也不行,真要搞出什么事来,三少爷不会有事,也不会让这位东家有事,肯定是让他这个掌柜出去扛。

    这里正说着,外面巷子里传来一阵马蹄声,高掌柜眼睛一亮,“应该是来了。”扭头便跑。

    果然,呼延威大摇大摆来了,一见马步扎着,左右胳膊上各抱着那么大一块大石头的袁罡,想起这厮一拳把自己坐骑给打死的情形,到了嘴上的怨言又吞了回去。

    没办法,这位典型的一根筋,真要惹火了什么事干不出来?家里有权有势又如何,上将军的儿子当人家不敢打吗?又不是没打过,甚至敢把上将军的儿子给绑架了!

    他这种横的,怕碰上这种蛮的,何况这蛮家伙还得他老子的欣赏,真正是让他没脾气了!

    他只能苦笑道:“我说安兄,招人的事我又不懂,你让我招什么人呐,你看着办不就行了。”

    咚!咚!两块大石头从袁罡左右胳膊上翻滚而下,轻巧落地,令地面都传来两下震感。

    “呼!”长吐出一口气的袁罡站起,“三少爷,高掌柜说你再不去就要出事了。”

    高掌柜无语,我有说这话吗?不过转念一想,好像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呼延威两眼一瞪,“什么情况?有人敢砸我场子不成?”

    袁罡:“现在没有,再等下去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我倒要看看谁有那么肥的胆,走,去看看!”呼延威立马像干了三大碗鸡血似的,变成了斗鸡一般,那股纨绔子弟劲瞬间爆棚。

    出去招呼上了人,让高掌柜在前面跑步带路,自己这领了十几名随从,骑着高头大马而去。

    一到现场,呼延威勒住缰绳,有点被震住了,这估计差不多有上万人吧,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给淹了,被如此多的人指指点点,他那趾高气昂的气势有点弱了,长满络腮胡子的脸颊抽搐了一下。

    “这什么情况?”呼延威问了高掌柜一声,获悉都是来应聘伙计的,略松了口气,听了袁罡的话,还以为这么多人都是来砸他场子的,吓他一跳。

    袁罡不慌不忙地大步走到,跳下马的呼延威立刻拉住了他,“怎么弄这么大动静?京城内鱼龙混杂,这般聚众,倘若被图谋不轨的人煽动一下,很容易出事的。”

    虽说是纨绔子弟,可那般门第出身,有些事情分得清轻重,并不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