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君 > 第二六五章 我的排名上升了一位

第二六五章 我的排名上升了一位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能说出这话,就说明他一开始就认可了牛有道的办法,所以才会帮着保密。

    师兄拍了拍他肩膀,“理解,不用解释。”

    潘掌柜又是一声感叹,“我们没办法的事,他却是随手擒来…年纪轻轻就有这手段,难怪能在两郡站住脚!”

    师兄颔首:“一路上风餐露宿,既要隐藏行踪,又要随时能驰援他,实在是把我们给折腾的够呛,长途漫漫不见他说的情况出现,开始大家都有怨言,最终的事实说明他的预判是对的。眼前一系列的状况,都证明了他的确有些能耐,也证明一些意外情况都在他的掌控中,这不是坏事,是好事,也希望他能把这状态一直保持下去。事关我留仙宗的前途和上下弟子的命运,事情若能成,全师弟也不算白白牺牲!”

    之前在沙漠中,被瘦高个所杀的两名金丹修士中,有一人便是留仙宗弟子。

    潘掌柜默默颔首,呼出一口气道:“师兄,还是去见他吧,他还在等我们这边的消息。”

    两人出了商铺,直奔天湖客栈,敲开牛有道房门时,发现牛有道和黑牡丹都不在。

    段虎接待的他们,说牛有道陪令狐秋喝酒用餐去了,让他们稍等。

    而浮云宗的左掌柜与一同门已经先到一步,也在屋里等着。

    双方相视而笑,一些事情心知肚明,能在这个时候在这里遇见,显然,浮云宗那边也有了结果。

    段虎请双方用茶。

    就这样,等了半个多时辰,才见牛有道和黑牡丹回来。

    “道爷!”几人一起站起,皆客气一声,显得尊敬了不少。

    有些东西,事实胜于一切,能拿出真本事,自然能换来应有的尊敬。

    黑牡丹搬了张椅子放在牛有道身后,牛有道伸手示意几人坐,自己也很自然地坐下了,已经习惯了黑牡丹的伺候。

    “有结果了吗?”牛有道问了声。

    “有了。”潘掌柜和左掌柜异口同声,两人一愣,相视,又互相伸手,“你先,你先…”

    “不急,一个一个来。”牛有道指了一下潘掌柜,“你先说说那个假冒你的。”

    于是两人陆续将情况道来。

    假冒潘掌柜的本名叫叶三郎,落在浮云宗手上审问的叫单常成,还有两名死者,四人都是卓超的手下,几人名义上都是散修,都是修行界那个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晓月阁’的人。

    两人也搞不清为什么要杀牛有道,反正都听命于卓超。至于是谁授命的,按照组织的规矩,卓超也不可能会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去打听,所以他们也不清楚。

    至于‘晓月阁’内究竟有多少人之类的内情,他们是一概不知,组织内部也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个。

    他们目前只知道卓超手下有六个人,连同卓超一起有七个,目前落网的就他们五个。

    他们几个平常都不知道对方在哪藏身,连其他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平常都以代号称呼,各自都是和卓超单线联系的,平常也甚少见面,都是有任务才有可能见到,任务一结束又各自悄悄离去,这次也是卓超召集,他们才聚集在了一起。

    加之这回的行动经过,两边所招供的情况基本就这些,两人的供词基本上能对上。

    听完两人讲诉,牛有道沉默许久,最终徐徐道:“也就是说,两人对晓月阁内部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甚至是不知道什么。”

    潘掌柜道:“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晓月阁的势力遍布诸国,做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人手肯定不少,不做好保密很容易泄密。若谁都能将晓月阁的内情掌握的一清二楚,这个杀手组织也就没办法这么神秘。”

    牛有道默默点头,又问:“七个人,只有五个落网,还有两个干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吗?”

    左掌柜道:“说是各有分工,按照组织规矩,只完成各自的任务,不允许向其他人打听彼此的任务,甚至不知道另两人有没有来无边阁。”

    潘掌柜也点头,表示是这样的。

    牛有道沉默,他还想问问任务有没有涉及到令狐秋,譬如令狐秋之前被支开,现在看来,这个答案没办法得到验证。

    现在想来,卓超未免死的可惜了些,卓超是这些人的头领,知道的情况应该更多点。

    他很想知道陈归硕传来的情报中,邵柳儿所谓的那个‘表姐’,邵平波所谓的那个‘照姐’,究竟是什么人。

    事实上就算陈归硕没有传来那情报,他也早就让商朝宗那边暗中派人去查了邵平波的亲属关系。

    得到了陈归硕的情报,自然更是要严查。

    然而也没查出什么有用的情况,查出来的情况几乎和商朝宗、蓝若亭知晓的情况差不多。

    邵登云早年是宁王商建伯麾下的将领,商建伯不可能不掌握下面重要将领的家庭情况,邵登云自身的兄弟姐妹早就死于战乱,邵登云的原配似乎有个姐姐,据说也早就过世了,没听说邵平波还有什么表亲关系。

    按已知的情况,若非说有的话,也就阮氏那边,不过阮氏那边整个家族好像都被灭族了,阮氏母子再一死,阮氏家族可谓死了个精光。按理说,阮氏那边就算有,也不可能帮邵平波,阮氏若真有这么厉害的关系,邵平波又岂敢对阮氏轻举妄动?

    因为战乱,许多线索都断了,想查出来的指望也是微乎其微。

    可是当时他也没办法,卓超的实力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怕,不抓住机会果断出手的话,谁也不敢保证会出什么情况。

    沉默许久后,他又徐徐道:“这样吧,你们回去再接着慢慢审,不一定是这次的事,他们以前执行过什么任务之类的,有没有发现过什么之类的,都让他们说说,多掌握点情况没什么坏处。”

    “好!”两边都应下了。

    诸人离去,屋内没了其他外人,牛有道徘徊在屋内,眉头紧锁,嘴里不时反反复复嘀咕着一句话,“晓月阁…晓月阁……”

    晓月阁他听说过,在上清宗的拾遗录里见过描述,他甚至有点怀疑当初在渡云山就已经和晓月阁的人交过手。

    只是有点没想到,这般神秘的组织居然会为邵平波出头。

    不过这倒是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有股神秘势力既在帮邵平波,又不明着为邵平波出头,所以他才觉得神秘,如今似乎找到了答案,晓月阁本身的特性就注定了不会轻易曝光。

    他能想象,就凭宋舒和陈归硕见过那个所谓的‘表姐’,按晓月阁的组织尿性,肯定要将两人给灭口,现在没动两人,是因为两人还得邵平波的信任,一旦两人有任何异常,肯定是死路一条。

    碰上这种存在,他有点头疼,因为他知道,一般这种结构的组织和那些门派不同,门派中人揪住一个谁都跑不了,这种杀手组织你就算干趴下一片,也只是一片的损失,很难全面株连、打击到所有。

    非必要的话,他不想跟这种躲在暗中的庞大势力为敌。

    一旁的黑牡丹同样忧心忡忡,“道爷,晓月阁很可怕,这回招惹上他们,我们怕是有很大的麻烦。”

    牛有道停步在她身边,侧对着,说道:“你想多了,我倒不认为是晓月阁想对付我,真要是晓月阁要出手的话,我们走不到这里,令狐秋也保不了我。邵平波也没能耐号令整个晓月阁,否则就凭邵平波要杀我之心,我早就只有逃命的份,哪还能躲在两郡之地安心修炼。”

    “那这些晓月阁的人是怎么回事?”黑牡丹疑惑。

    牛有道没有回答,事情充满了扑朔迷离,令人看不明白,他也没办法解释,看起来不像是晓月阁要出手对付他,搞不好是那个‘表姐’的个人原因,可他难以想象那个‘表姐’这样做晓月阁这种组织能不知情,若真不知情的话,那这杀手组织未免也太失败了,知情又不阻止是几个意思?

    按理说,只要不得罪其高层,或威胁或侵犯到这个组织的利益,这种杀手组织是不存在私仇一说的。

    说到底,还是自己对这个杀手组织了解太少了,事情的真相也许只有邵平波、那个表姐和晓月阁心里最清楚。

    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的,若真是晓月阁要对付自己,自己将避无可避!

    想通了这一点,牛有道冷笑一声,“来便来,我接着便是!”

    青山郡,郡城外城已经在轰轰烈烈扩建。

    郡守府,英武堂外,亲卫喊了声,“王爷!”

    商朝宗和蓝若亭正凑在地图前商议什么,闻声抬头看去,只见白遥杵在门口。

    英武堂乃谋划军机要事的重地,不允许任何人擅闯,看这情形,亲卫显然是没能拦住白遥。

    商朝宗挥了挥手,示意亲卫退下了,白遥走了进来,他和蓝若亭也快步上前,拱手道:“法师有事?”

    白遥面无表情道:“丹榜排名有了变化!”

    商、蓝二人面面相觑,有点听不懂什么意思,丹榜变化不变化关我们什么事,你闯入军机重地就为说这事?

    蓝若亭问道:“莫非法师排名有了变化?”

    白遥淡然道:“的确有了变化,我的排名上升了一位!”

    为这个闯入英武堂?商、蓝二人无语,觉得这位不至于这么肤浅吧,不过二人还是拱手笑道:“恭喜恭喜!”

    白遥:“没什么可喜的,我什么都没做,排名就上升了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