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第1327章 又当又立

第1327章 又当又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叶督军亲自坐镇,旁观了金千洋的审讯。

    金千洋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身上没有外伤,但他处于疯癫的状态,不像个正常人。

    他承认了四起案子。

    其中有两起特别恶劣,至今还在警备厅压着。

    崔家工厂失火案,当时找不到凶手,就照“事故”结案了,找了负责人,崔家被迫变卖家当赔款,后来搬离了山西,去了英国。

    蒋凡全家被杀案子,“凶手”留下了口信和痕迹,而后流窜,至今还没有抓捕归案。

    至于第一起车祸,当时是当做意外处理的。

    司行霈的佣人四丫,也像是自己失足落水。

    不成想,全部被金千洋认下了。

    他虽然情况不正常,但是案子的细节,他每一个都说得很清楚,似乎他全部经历过。

    叶督军目瞪口呆听着。

    警备厅和军政府其他的长官,也是听得冷汗阵阵。

    “不,督军,这是诬陷。您看看千洋,他像个正常人吗?”金太太之前的从容全不见了。

    她从未这样害怕过。

    以前女儿和小儿子的去世,也只是让她痛不欲生,却不伤及根本。

    可现在,她害怕了。

    “他不像正常人,但是他所言不差。”叶督军道,“金太太,搜查的手谕我已经写好了。

    你对太原府有贡献,我不想做的太绝,先通知你。假如你不配合,那么我就要派人将金家里里外外翻个遍,其他人全部拘留候审。”

    一个庞大的家族,立足这么久,岂会一尘不染?

    藏在暗处的,总有点痕迹。

    尤其是金家做的生意,更是经不起查。

    一旦军队进入金家,等于金家彻底完了。

    儿子被逼到了绝境,要不要抛弃全家去救他,这是金太太的难题。

    “督军......”她试图求情。

    叶督军却摆摆手:“你不必多言。律法是铁令,不容你我改变。”

    说罢,他走了出去。

    警备厅的人,还在继续核实金千洋的供词。

    远处的不说,近处金千洋想要绑架康暖,掐死四丫,全部有迹可循。

    警备厅找到了帮金千洋写信的人,也寻到了掐死四丫时,金千洋戴的那双手套。

    人证、物证俱全,四丫的死亡真相找到了,凶手也抓到了。

    至于其他三个案子,就交给警备厅慢慢审。

    “轻舟姐,我想认四丫的父母做义父母,认狗子做弟弟。”康暖找到了顾轻舟,抹泪对顾轻舟道。

    她没有害四丫。

    可四丫的确是因为撞见了她,才被丧心病狂的金千洋灭口。

    康暖出国念书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五月份就要启程。

    金千洋很早就喜欢她,想要得到她。

    然而,他家里是有妻有妾,有儿有女,他想要康暖的心,从最开始就带着龌龊。

    得知康暖即将要走,他没时间再徐徐图之了,就铤而走险。

    “不是你的错。”顾轻舟正色对康暖道,“四丫的悲剧,是金千洋造成的,跟你无关。

    你有良心,这很好,但我不想你下半辈子背负这个重担。暖暖,不要把其他人的错,拉在自己身上。

    我们能为四丫做的,就是找到凶手,让凶手伏诛;给四丫下葬,让她入土为安;照顾她的父母兄弟,尽可能帮一把。

    如果四丫还在,她也不会要更多,她从不贪心。你如果有心,逢年过节去看看她的家人,给点钱财贴补他们的生活,就足够了。”

    康暖的眼泪滚了下来。

    顾轻舟的话,让她如释重负。

    良心的不安,会让人变得尖锐,甚至会想要逃避。

    康暖胡乱抹了眼泪:“我听你的。”

    顾轻舟点点头。

    警备厅还在审查,金千洋谋杀四丫的事,不会再有翻供的可能,顾轻舟就给四丫下葬了。

    车子将她的棺椁,送回了她在乡下的家。

    顾轻舟等人都为她送葬。

    初夏的泥土,松软潮湿,有点淡淡的土腥气。

    新坟窝被挖了出来,顾轻舟站在旁边,踩了满脚的土。

    司行霈跟在她身边。

    棺椁放下去的时候,顾轻舟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哭声,她没有哭。

    她心中一片茫然。

    新坟盖上了土,烧了纸马,摆放了祭品,顾轻舟等人就回城了。

    她和程渝,给了四丫的父母一大笔钱,康暖另外给了更多。

    回去的路上,程渝眼眶还是红的。

    “我想不通。”程渝对顾轻舟道,“哪怕金千洋判了枪毙,我还是不能满意。他死了,也换不来四丫。”

    顾轻舟道:“我也想不通。就是因为想不通,才叫悲剧。”

    程渝靠在了顾轻舟的肩膀上。

    回家之后,顾轻舟洗了澡,把连日来的沉重都洗去了大半。

    她擦头发的时候,表情收敛。

    “怎么了?”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把他吓成那样?”

    “我有一百零八个逼供的手段,你想要什么样子的都有。”司行霈漫不经心道,“内伤的、外伤的、精神伤的,你想要问哪一种?”

    顾轻舟顿住。

    她想起自己刚到岳城时,司行霈逼问那个杀手......

    她眼帘微垂,道:“一夜之间,他的精神就崩溃了,你真厉害。”

    司行霈抬起了她的下巴,笑问:“你这是赞我,还是骂我?”

    “我内心深处很想赞你的。但我心中住着另一个人,她既想要好的结果,又想要完美无瑕的处理办法,想要当表子又想要立牌坊。所以我的话,听起来才那么阴晴莫辩。”顾轻舟道。

    司行霈失笑。

    他在她唇上亲吻了下:“你告诉她,事情成功了,这就够了。至于怎么成功的,你也不知道,让她别作妖。”

    顾轻舟也笑了。

    她一笑,情绪的起伏突然就生动了,于是她又想起了四丫,眼泪滚了下来。

    司行霈接过她的毛巾,为她擦了眼泪。

    金千洋的罪行,最轻也是枪决,至于一直没有宣判,是想要把所有的罪名都核实。

    金太太奔波了大半个月。

    最后她发现,如果不让金千洋背下所有的罪过,那么崔家的失火案查起来,金家会搭很多的人进去。

    司行霈不是平白无故安排的罪行,他所做的,是让金家想要捞都捞不起来。

    五月底,案子终于结了,金千洋被判枪决。

    这个结果,在顾轻舟的预料之中。

    行刑那天,她亲自去看了。程渝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