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话唠

第五百五十四章 话唠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陨星之地,哈哈!”

    阿姆斯纵声狂笑,脸上满是轻蔑之色,似乎在他的眼中,陨星之地压根不值一提。

    “陨星之地,本就是我们的牧场,若非碎星古殿降临,那陨星之地岂会有人族活动?”他笑声一顿,又操着非常熟练的人族语言,再次说道:“听说,在陨星之地已经没有碎星古殿的强者了?被碎星古殿舍弃的地方,注定还是会回归我们各方之手。”

    “照我看,碎星古殿并未真正舍弃陨星之地。”聂天道。

    如果碎星古殿当真舍弃陨星之地不理不问,那天门……为何会再次开启?

    他,又岂能得到三枚碎星印记,成为碎星古殿在陨星之地的传承者?

    自从那三枚碎星印记,一一烙印在他胸口,他就有种感觉——他肩负着某种重任。

    三枚碎星印记,可以封禁妖魔侵入的空间缝隙,在镇压空间缝隙的千绝域,还遗留碎星古殿一辆飞行灵器。

    裂空域,那片生命禁区,常年牵引着域外陨石。

    生命禁区下方,有着碎星古殿构建的神秘结界,就连身为传承者的他,因境界暂时不足,都难以弄清楚那片禁区底下的秘密。

    在他来看,碎星古殿的强者虽然因某种原因,撤离了陨星之地,可他们还是留下了后手。

    身为传承人的他,还有那片生命禁区底下的秘密,都是碎星古殿早前的布置。

    他甚至觉得,碎星古殿的强者,依然在通过秘密的方式,始终在暗中观察着陨星之地。

    “哈哈,你恐怕从未真正走出过陨星之地,你根本就不知道,碎星古殿这个古老的人族宗门,意味着什么。”阿姆斯摇了摇头,以怜悯地目光看着他,“碎星古殿掌控的域界,多不可数,像陨星之地这样的,他们其实真未必会在意。”

    聂天微微一愣。

    阿姆斯应该从某个邪冥域界而来,听他话里的意思,他似乎颇为熟悉碎星古殿。

    他在说起碎星古殿时,神色凝重,眼中有着隐讳的忌惮。

    这说明在他心中,人族的碎星古殿绝对非同小可,在更为广阔浩瀚的星河某处,碎星古殿必然极为强盛,不然不会令这个邪冥如此在意。

    聂天隐隐知晓,碎星古殿的强者,撤离陨星之地以后,陨星之地的各大人族宗门,都逐渐失去了和碎星古殿的联系。

    如果真如阿姆斯所说,陨星之地只是一个很小的偏僻之地,不被碎星古殿重视,为何还会隔段时间挑选传承人?妖魔,还有那些邪冥,为何又会想法设法的,欲图重新降临?

    他猜测,在陨星之地必然还潜藏着某些他暂时不明的秘密,或许等到他炼化第二枚碎星印记,在他境界再次攀升后,才能从那三枚碎星印记内,得到一些启示。

    阿姆斯见聂天没有吭声,呵呵一笑,主动发话:“你可知道,你们陨星之地的人族族人,为何会到达此处?”

    “为何?”聂天愕然。

    “那六条在幻空山脉显现的空间缝隙,本来就是在我族族人的努力下,才被弄出来的。”阿姆斯大笑。

    此言一出,聂天瞬间联想到,那几个通过域外陨石,降落在那片生命禁区的邪冥。

    那几个邪冥,事后神秘消失,流火、血骷髅和暗月,好像只在幻空山脉看过他们的踪影。

    不久后,那些邪冥就在暗冥域重新露面,并向通过邪冥那沉落湖水的星河古舰,冲离域外。

    结果,他侥幸夺取了冥魂珠,可那星河古舰依然驶入了星河。

    那几个邪冥也一并离去。

    给阿姆斯这么一说,聂天心中微寒,醒悟过来那六条空间缝隙,恐怕还真的和邪冥有关。

    邪冥主动开启六条空间缝隙,引陨星之地各大宗门强者到来,难道另有图谋?

    “我们的祖先,本来在上面。”阿姆斯指了指头顶灰蒙蒙的苍穹云层,脸色复杂,“那六条空间缝隙,最初的时候,是我们邪冥,还有妖魔、幽族、骸骨族、木族和异族,前往陨星之地通道。”

    “因为一些原因,我们那块大陆破碎了,我们被迫迁移。”

    “祖地相当于死亡了,我们不能继续在上层大陆繁衍生灵,那六条连接陨星之地的空间缝隙,也就失去了作用。”

    “后来,被碎星古殿封禁的三条空间缝隙,连接之处,乃是我们现今生活的域界天地。”

    “那三条连接我们目前域界的空间缝隙,在碎星古殿夺取陨星之地后,处于长时间的封闭状态,我们也难以跨域。”

    “我们苦思冥想,才想到借助那六条连接祖地的空间缝隙,从破碎的祖地,借道前往陨星之地。”

    “开启那六条空间缝隙,就是为了我们后续的进入。让你们人族知晓,让你们跨入其中,是因为在我们曾经的祖地,存在着种种不同属性的能量,更为适合我们的战斗。”

    “而陨星之地,经过碎星古殿的改造,适合我们的能量被强行转化,变成了最被你们人族习惯的天地灵气。”

    “在我们的天地能量没有渗透到陨星之地前,我们强行过去,战力会打折扣。”

    “但在这里,我们的战力,就能真正发挥出来。”

    “你们那些过来的人族强者,都会被逐个抹杀,等我们找到那六条空间缝隙,我们会从那边进入陨星之地。”

    阿姆斯没有急于战斗,反而像是一个话唠,述说着邪冥一族的图谋。

    聂天认真聆听,越听越是心惊,意识到六条空间缝隙的显现,根本就是这些异族的阴谋。

    初始时,他并不明白这个邪冥强者,为何会敞开心扉,向他泄露此事。

    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阿姆斯穿越空间缝隙,铠甲底下绽裂的伤口,在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大部分都愈合了。

    这说明阿姆斯也有着极为强悍的血肉自愈力,他在穿过空间缝隙时,应该遭受了重伤。

    他的夸夸而谈,或许只是为他伤势的恢复,争取时间。

    又过了一会儿,他散落在极远处的一只天眼,还看到一个个翼族的族人,猛烈扇动着羽翼,正迅速围拢而来。

    他又知道,阿姆斯通过海螺海角,刻意压低声音,和他弟弟阿布鲁的交谈,应该是悄悄召集异族强者,要在无声无息间,将他包围,然后斩杀。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恢复伤势,等后援赶来?”聂天突然道。

    阿姆斯哈哈大笑,说道:“主要是为了将伤势稳定下来,为了穿越那条空间缝隙,我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了,那些伤势应该影响不了我太多了。”

    “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讲话间,一股青耀光芒,从他体内震荡而出。

    他身上那件,因穿过空间缝隙而损伤严重,变得破破烂烂的铠甲,像是爆碎的龟壳,突然溅射开来。

    铠甲的碎片,顷刻间,便带动风雷之音,绽放出冷冽而又锋锐的光芒。

    所有铠甲碎片飞射的方向,都仿佛受到阿姆斯的指引,目标锁定了聂天。

    碎裂的铠甲,一块块的,还含有不知名灵魂气息。

    聂天凝神去看,想要以精神意识捕捉铠甲精确的飞逝轨迹时,脑海猛地传来绞痛。

    他心生骇然,再看阿姆斯时,却见那阿姆斯浑身被青冥光幕层层笼罩,唯有眉心的棱形晶体,绽放出夺目光芒。

    他的眼睛,望向那块棱形晶体时,头晕目眩,灵魂仿佛沉落向恐怖的幽深沼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