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耀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欠你个屁”

    凌云宗的厉樊,狠狠瞪了邹毅一眼,喝道:“你要是胆敢乱来,休怪我不客气”

    柳砚也面色凝重,即使邹毅表态不会再有异心,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生怕那邹毅只是说说而已。

    踏入那城门时,他们都突有所觉,知道获得那赤红光点者越多,越容易进入城池。

    那些外域的来客,疯狂斩杀离天域七宗的门人,所为的,不就是能真正深入那城池

    &`小说```sp;聂天就在邹毅前方五米,境界低微,却偏偏运气滔天的获得了十五个赤红光点,只要聂天被邹毅所杀,属于聂天的机缘,就能被邹毅给剥夺。

    鬼宗和凌云宗没有一点交情,这次也是因为离天域的灾难,才暂时联合。

    他不觉得邹毅真能抵御心魔。

    厉樊和柳砚,不仅小心提防着邹毅,他们对那血宗的封罗,也都暗暗警惕着。

    他们并不知道封罗和聂天之间,经历了赵沫的那一战后,关系已有所缓和。

    在他们的眼中,封罗和邹毅属于同一类人以前都是敌人。

    他们甚至怀疑,封罗对聂天的青睐,其实是另有所图,是在刻意隐藏心中的贪婪,好在关键时刻突然动手。

    “别看我,我对那小子没有想法。”封罗不悦道。

    “人心隔肚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清楚。”厉樊哼了一声。

    “咻咻”

    也在此刻,又有两道身影,从远方疾驰而来。

    “赵沫唐阳”

    封罗回头看了一眼,就目显异色,暗呼不妙。

    “他在何处”

    身材魁梧,赤裸着手臂上,纹刻着众多火焰图纹的唐阳,倏一到来,就询问身旁的赵沫。

    同样来自暗冥域的赵沫,领着唐阳追逐着聂天的足迹,找寻许久,最终来到此地。

    赵沫眯着眼,在四个城门口看了看,就点向了聂天所在的位置,说道:“就是那小子了。”

    “什么”唐阳盯着聂天,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禁不住失声尖叫:“十五个天耀他是通过什么手段,获得的十五个天耀”唐阳一脸的匪夷所思。

    他所说的“天耀”,指的就是聂天手背上,那天门图案内的十五个赤红光点。

    他称呼那赤红光点为天耀,显然是知道其中的含义,知道那些天耀代表着什么。

    “天耀”鬼宗的邹毅,小声嘀咕了一句,终于知道那些赤红光点叫什么名字了。

    “天耀”

    聂天也听到了唐阳的吆喝,他怔怔看着手背上,变得炽热无比的赤红光点,喃喃道:“原来这东西叫天耀。天耀,离天域七宗一无所知,可那些外域的家伙,似乎都知道它们的奇异。”

    “那小子是我的”

    唐阳暴喝一声,周身涌出了一簇簇火焰,火焰汹涌燃烧着,让他仿佛成为了一个被火焰吞没的火人。

    释放着炽热火焰的唐阳,身影一动,如飞逝的火炎流星般,瞬间刺向聂天所在的城门。

    “糟糕”

    聚集在这一个城门内的邹毅,封罗,还有厉樊与柳砚,都骇然失色。

    邹毅和封罗分别来自于鬼宗和血宗,他们进来之前,就通过种种途径,得知那些外域的来客,最强的有两人。

    一个就是早一步到此的缪辰,他来自于黑泽域,灵力蕴含剧毒,沾之就会腐烂血肉。

    另一人,就是眼前的唐阳,同样为先天境后期的修为,从暗冥域而来,精通至阳至烈的火焰灵诀。

    “唐阳”

    以缪辰为首的三个外域来客,看到他现身时,也都暗暗吃惊。

    就连那缪辰,都神色凝重,显然对唐阳颇为忌惮,“这家伙,居然也寻了上来,该死”

    只有缪辰清楚,他为了防止唐阳寻来,暗中施展了多少的阴谋诡计。

    他在踏入天门后,就通过奇妙的手段,确定了那漂浮城池,会出现于这块巨大的陨石。

    为了阻止唐阳在关键时刻寻来,他暗施诡计,将唐阳屠戮的范围,安排在离这块陨石最远的一片陨石区。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在那漂浮城池显现时,让离的最远的唐阳感知不出。

    就算唐阳意识到他所在的区域,离那漂浮城池最远,等他寻觅过来时,缪辰觉得他应该也已经将最大的造化夺取了。

    本来,如果没有聂天的出现,唐阳的确还是会在那片区域,去继续搜查七宗的存活者,然后逐个去屠杀,积累更多的天耀。

    获得的天耀越多,与那残破城池的联系也会越强,唐阳本来就是打算通过最多的天耀,来确定漂浮城池的准确方位。

    但,赵沫的到来,带给了他“炎龙铠”的消息,并且告诉他那炎龙铠还和血核融合了。

    炎龙铠来自于唐阳在暗冥域的宗门,如今在完整的状态下,落入了一个离天域后天境小辈之手,他自然要赶紧拿回来。

    因此,唐阳在捕杀离天域七宗弟子时,突然中途停下了。

    他被赵沫带动着,一路追击,等那漂浮城池显现,并且释放出第一次能量波动时,他就瞬间感应到了。

    他能及时赶来,聂天占了很大的原因。

    “都给我滚开我对你们没有兴趣,只要你们乖乖待在原地,不去阻扰我,我会暂且饶你们一命”

    唐阳咆哮着,像是一个汹涌燃烧着的火人,一头冲向封罗、厉樊所在的城门。

    在他的手背上,赫然有着十个天耀,这说明有十个七宗的门人,被他给屠戮。

    “唐阳竟然是这家伙”

    鬼宗的邹毅,还有血宗的封罗,勃然变色,下意识地稍稍恻开身子,留出了一条往城内而去的通道。

    封罗虽然颇为欣赏聂天,却知道唐阳的可怕,他也不愿意为了聂天,去和那唐阳拼命。

    厉樊和柳砚,都是先天境初期,他们看到唐阳汹涌而至,火焰炽热的眼瞳,死死盯着聂天时,都暗暗惊惧。

    他们能看出,唐阳这趟过来的主要目标,可能就是聂天

    他们不清楚聂天是如何得罪的唐阳,却知道一旦让唐阳接近了聂天,聂天恐怕会被瞬间斩杀。

    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苦涩和无奈。

    如果邹毅和封罗,愿意和他们联手阻止唐阳,他们或许还有可能拦下唐阳。

    可那邹毅和封罗,恻开的身子,让出的道路,已经表明了他们的心迹。

    他们不敢去干涉唐阳

    没有邹毅和封罗两人,单单以他们的力量,是没有任何可能,可以将唐阳挡下来的。

    在他们犹豫时,也从暗冥域而来的赵沫,一样和唐阳一并而来。

    赵沫在先天境中期,实力还是要稳稳超过他们,而且那赵沫明显是陪着唐阳,似乎以唐阳为首。

    一个唐阳已足够恐怖,再加上一个赵沫,如何去抗衡

    邹毅和封罗,发现赵沫也选择这一个城门时,愈发的惊惧不安,又赶紧让出了更大的空间,免得那唐阳和赵沫嫌他们阻碍了脚步,对他们痛下杀手。

    “滚开”

    一道巨大的火焰光柱,从唐阳胸口狂暴而出,在那火焰光柱内,有许许多多的火焰光点闪烁着,交织出神妙的火纹。

    火纹之中,似烙印着一种神秘的火焰法决,携带着燃烧一切为灰烬的意志

    “轰轰轰”

    柳砚和厉樊,唤出一件件灵器,试图去阻挡那火焰光柱,却在和那火焰光柱碰触的那一霎,就被震的口吐鲜血。

    那一件件中级的灵器,溅射着熠熠火光,都被涤荡到一旁,倏然坠落。

    “嘭”

    火焰光柱,狠狠撞击到柳砚的身上,那柳砚倒飞而起,朝着聂天身后重重落地。

    在那唐阳和赵沫出现以后,也悄悄观察着动静的聂天,眼看着柳砚横空而起,轰然坠地。

    “柳叔”聂天目眦尽赤。

    柳砚落下的那一霎,眼中神采溃散,生机已灭绝。

    “呼呼”

    那恐怖的火焰光柱,在七彩霞光缭绕的城门内,又狂驰了数米,似被城门内的推挤力给影响,最终渐渐消散。

    凌云宗的厉樊,也瞬间红了眼,他眼睁睁看着柳砚被火焰光柱轰杀,立即就要拼命。

    这时,离他最近的封罗,一把拽住他,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拼命地往后拖,以免他失去理智,也被唐阳给顺带斩杀。

    封罗看出来了,在唐阳的眼中,只有聂天

    其余人,只要不阻碍他接近聂天,他根本不屑去理会。

    柳砚会被轰杀,就是因为他不知死活的,挡在了唐阳和聂天之间,所以才被唐阳毫不客气地除掉。

    柳砚旁边的厉樊,唐阳连看都没有看,显然只有先天境初期实力的厉樊,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好强”

    鬼宗的邹毅,看到凌云宗的柳砚,几乎是在一个照面下,就被唐阳轰杀,心神巨震。

    他脸色变幻了一番,又不易察觉地,悄悄往后撤离,将更加宽阔的路,让给了唐阳。

    唐阳全身火焰汹涌,魁梧如山的躯体,阔步前行,不再看左右两边的人,只是盯着聂天,喝道:“小子交出炎龙铠,我留给你一条全尸若是胆敢不知好歹,我会将你烧成灰烬,连骨头渣都不给你留一点”

    讲话间,他已越过了封罗、厉樊和邹毅,一步步走向聂天。

    缭绕他身旁的一簇簇炽热火焰,和城内内七彩霞光的推挤力交汇,传来“噼里啪啦”的异响。

    长发披肩的唐阳,气势逐渐攀升,像是一尊火焰魔神,释放着凶戾和霸道的烈焰。

    ps:上架了,有能力的请订阅,有月票的兄弟,请投一张月票给老逆,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