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进阶邪神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进阶邪神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哧啦!”

    莫千帆骤然降落到元阳宗。

    以宁骥为首的元阳宗长老,肃穆以待,看到他现身后,宁骥恭敬上前,将一枚储物戒交出来,“莫兄,元阳宗囤积的灵兽,还有异族尸骨,从别的域界又送来一批。”

    在他身后,元阳星域的那些炼气士,都眉头不展。

    包括尹行天等人。

    莫千帆接过储物戒,以一缕神识扫了下,就轻轻点头,“不错。但聂天所需的灵兽、异族尸骨庞大,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再多找一些来。”

    宁骥表态:“当尽力而为。”

    “那个……”张启灵忍禁不住,皱眉说道:“老莫,聂天究竟在做什么?他所在的那个片区,我以灵魂感知,竟然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恐怖感。我隐约觉得,他所做之事怕是极为惊人,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此言一出,所有元阳星域的圣域炼气士,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莫千帆。

    张启灵所问的,也是他们想知道的。

    圣域者,对一个域界的细微变化,往往有着敏锐的嗅觉。

    就算聂天没有说要庞大的灵兽肉,异族的尸骨,他们都察觉出不对劲了。

    每一次,只要他们朝着聂天所在的方位凝望,都会有一种压抑感,仿佛在聂天的区域,有什么强大的凶险,慢慢地酝酿着,令他们本能地感到恐惧。

    而莫千帆,显然是知情者。

    “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但你们无需担心。”莫千帆含糊其辞,“你们所要做的,就是为聂天继续收集灵兽肉,异族尸身。”

    迟疑了一下,他又看向尹行天、厉万法、张启灵,“至于你们,元阳宗事情结束了,你们要是有别的事情在身,可以随时离去。”

    “近期,我没有什么事情。”张启灵表态。

    尹行天、厉万法也不吱声。

    “随便你们吧。”莫千帆一脸无所谓,旋即安排天雷宗还有莫家部分人员,可以从元阳宗撤离,回归亘雷星域了。

    他本人,依旧坐守元阳宗,继续为聂天张罗。

    ……

    七颗烈日照耀下的赤阳域,有一片区域,突生异变。

    “呼呼呼呼呼!”

    一片接着一片,昏暗青冥的气旋,从冥魂珠内飞逸出来。

    冥魂珠高悬于聂天头顶,像是一轮新的,青蒙蒙的太阳,挥洒出源自于冥域本土的,纯粹的冥域光幕。

    一片片气旋,于聂天头顶聚涌着,变化着。

    渐渐地,气旋转变为五个幽暗的青色洞口,像是一张张吞没生灵的邪神之口。

    聂天为之愕然。

    望着那五个青幽\洞口,他竟然滋生出一种,洞口能连接异域,能和某处互通般的感觉。

    五大凶魂微缩后,仅有十来米的躯体,一具接着一具,突然就钻入洞口中。

    凶魂一部分狰狞躯体深入洞口,其凶恶恐怖的头颅,则是显露在洞口外,继续蚕食着,聂天不断凝炼出来的,一滴滴生命精血。

    “咦?”

    忽然间,聂天就注意到有滚滚冥气,从那五个洞口内满溢出来。

    五大凶魂的躯体,像是海绵一般,吸纳着那些从洞口满溢出来的冥气。

    这造成凶魂有血有肉的躯体,从之前的干瘪收缩状态,又一点点地,再次胀大开来。

    “冥气,来源于何处?”

    聂天很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五个洞口为何凝现,不知道冥气的来源。

    “冥气,源自邪冥族的本体——冥域。”便在此刻,冥魂珠的器魂传来讯念,“我也不清楚缘由,我只知道珠子内部,本由它们五个主宰的天地,显露出来后,和冥域忽然生出联系。”

    “冥域,极北之地,有什么东西和它们呼应着,为它们灌注冥气。”

    聂天一惊,“如果连接冥域,那……会不会有邪冥生出警觉,从冥域冲杀而来?”

    “我不清楚。”器魂回答。

    “嗤嗤!”

    交谈时,五大凶魂又吞没了聂天的精血,再次发出呼喊。

    聂天一脸肉疼地,动用生命汲取,从眼前堆积的灵兽肉,异族的尸骸内,抽离血肉精气,重新缔结精血。

    如此反复,又是十几日后。

    “这股气息,怕是达到八阶异族的巅峰,要朝着九阶异族发展了。”

    聂天仰望头顶,发现五大凶魂的躯身,短短十来日,已经由十米,变大了十倍,到了百米左右。

    变大百倍的凶魂,再也非魂体,而是血肉凝实,并充斥着邪冥族独特的气血之力。

    以聂天对邪冥的熟悉,他觉得那五大凶魂的气血之力,已经为八阶,还在朝着九阶发生变化。

    而这时,五大凶魂的蜕变才截止。

    聂天默默计算,因五大凶魂的这一轮异变,他耗去的精血总量,在一千滴以上,大大超出他的预期。

    他都生出一种极其疲惫无力的感觉。

    “呼呼!呼呼呼!”

    五大凶魂百米高的狰狞躯身,于那幽暗青冥的洞口浮动,一种震慑天地,抹杀众生的恐怖气息,自然而然地释放出来。

    “连通冥域,从冥域本土抽离的冥气,若是如此……”

    聂天眉头紧皱,瞪着那五个洞口,总觉得或许在某一刻,就会有邪冥族的族人,沿着洞口杀过来。

    这念头一起,那五大凶魂忽裹着洞口,又一下子钻入冥魂珠。

    他以灵魂意识审察,发现五大凶魂一入冥魂珠,洞口又变成一片片青冥的空间,充满了绝望、恐惧、嗜杀、狂怒和怨恨五种气息。

    五大凶魂在那五大片区,又继续抽离残魂之力,壮大着魂魄。

    “邪神,以后不再是魂体,要称呼为邪神了。”

    冥魂珠的器魂,在这一刻似联想起什么,向聂天说道:“不知道为何,我生出一种不安感。它们五个,并非因我而孕育出来,而是被冥魂珠给催生。以前,我还能掌控它们,现在的我,对它们好像没太多约束力了。”

    聂天变色:“什么意思?”

    “它们,以后只会接受你的调度,在它们身上,我感受到的气息,属于你。”器魂回应。

    “那是因为,它们是通过我的精血,才凝炼出血肉之躯来。”聂天道。

    “总之,以后的它们,只有你能调度了。”器魂回应,“我在冥魂珠内,只能帮你看着它们,再也没办法轻易指使它们了。”

    ……

    冥域,极北之地。

    因玄冥大尊的召唤,有十几个邪冥族的九阶大君,从别的域界,别的天地涌入。

    一位位邪冥族的大君,漂浮在那一座座山川间,以精妙的灵魂意识,糅合血脉之力,探索着冥河,感知着五个雕像的奥妙。

    不知过了多久,五个雕像的异变,莫名其妙地截止了,雕像不再汲取冥气,不再从冥河内,获取什么的青色光烁。

    一位九阶巅峰血脉,近期准备冲击大尊的邪冥族强者,眉心棱晶内,异光如织。

    他叫克莱斯特,他观望着五个雕像的变化,掌心托浮着一枚,和聂天手持的一模一样的冥魂珠,怔怔出神。

    很多人也看向他。

    他手中的冥魂珠,在此地先前光芒青耀,如今居然随着雕像的异变,光芒也一点点敛去。

    “冥魂珠,和它们有关?”

    玄冥大尊沉默许久,深深看向他,说道:“你从冥魂珠内,感应出什么来?这五个自古以来存在,被我们称呼为邪神的雕像,能引发冥魂珠的异变吗?”

    “玄冥大人,我所感觉到的,是另外一枚冥魂珠。”克莱斯特沉声道。

    “另外一枚?”玄冥大尊深思,奇怪地说道:“另外一枚,不是在族内封存着吗?”

    “大人,你难道忘记了,冥魂珠一共有三枚?”克莱斯特提醒他,“我手中一枚,族内因那位死亡,封存了一枚。可还有一枚,很早之前就遗失了啊。弗罗斯特曾说过,那枚遗失的冥魂珠,在人族碎星古殿第七星辰之子手中。”

    玄冥大尊轰然一震,“你说的,你感应到,是另外一枚冥魂珠?那个人族少年手中的?”

    克莱斯特重重点头,“我隐约觉得,五大邪神雕像的异变,和他持有的冥魂珠有关。我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只是感觉,是他持有的冥魂珠,除非了五大邪神雕像。雕像抽取的冥气,烙印在冥河中的记忆光烁,也流逝向那枚冥魂珠。”

    “聂天!人族的聂天!”玄冥大尊低喝。

    “大人,我想通过秘密通道,去人族域界天地一趟。”克兰斯特道。

    “你即将跨入十阶,和我并肩,这时候不该离去。”玄冥大尊劝阻。

    “或许,我进阶大尊的契机,就在那枚冥魂珠也说不定。”克兰斯特憧憬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