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冥域传言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冥域传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冥域,邪冥族诞生地。

    荒芜枯竭的北部,万丈巨峰,一座座拔地而起。

    极北处,座座巨峰之间的半空中,有一条蜿蜒绵长的溪河,漂浮在山峰中间,不知延伸向何处。

    那条河流中,似有亿万魂魄沉浮着,有数不尽的魂体发生着玄奥变化。

    河流,就是邪冥族的发源地——冥河。

    冥河来历神秘,和碎灭战场的时间长河一样,不知在何时出现的,也难以追溯到源头。

    传言,邪冥族的族人,就是从冥河诞生,参悟冥河的力量,感悟出灵魂的秘密,一代代地衍变,最终成为现今的邪冥族。

    又有说法,冥河中有着灵魂轮回的秘密,各个种族死去的魂魄,在冥河洗涤后,重获新生。

    冥河秘密,连邪冥族的一代代大尊,都无人胆敢说能够参透。

    包括这一代,自认为对冥河的秘密,了解最透彻的冥河大尊,也不敢说,已尽破冥河的秘密。

    缭绕着一座座山峰,从山峰内蜿蜒流淌的冥河,永远在活动着。

    座座山峰内,有五座山峰极其特殊。

    万丈山峰,不知被何人,雕琢成五个庞大的雕像。

    五个雕像,都是万丈高,和那些山峰并列,耸立在冥域天际,被冥河的河流环绕着越过。

    冥河的河水,和雕像没有接触,雕像灰白色,神态各异,奇形怪状。

    一个雕像,通体布满狰狞尖刺,如一个人形的大刺猬,透露出嗜杀的气势。

    一个雕像,背生羽翼,首部如鸟禽,却是人之形态,给人一种怨恨重重,无穷无尽的感觉。

    又有一雕像,厚厚鳞甲布满躯体,像是深海的怪鱼,暴躁异常。

    还有一雕像,如妖似魔,仰天咆哮着,充满着绝望感。

    最后一雕像,佝偻着身子,干瘦如柴,骨节锋锐,令人心生恐惧。

    五个万丈高的雕像,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有众多邪冥族的九阶大君,还有十阶的大尊,前来冥河参悟邪冥奥义时,都会途径此地。

    大君和大尊,有不少都会在雕像处徘徊,端详雕像,感悟气血变化。

    有的大君、大尊,曾经从五个雕像处,成功引发气血诡变,令血脉有了进步,也有的于此感悟出全新的灵魂奥诀。

    但,大多数的大君和大尊,都一无所获。

    根据邪冥族一代代起源说法,最初的时候,冥河只是普通的域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直到冥河延伸而来,出现于冥域,冥域才发生变化。

    邪冥族,据说就是这个域界的本土生灵,沐浴在冥河内,灵魂和冥河之水,产生了呼应,得到了某种指引,参悟出灵魂修行的秘密,一代代的变化,最终成为了如今的邪冥族。

    而五个雕像,据说是随着冥河出现,被冥河送到此地。

    冥河存在时,那五个雕像就在了,并非是邪冥族的族人,后天雕琢的,和这里的那些山峰其实也没有太大关系。

    很多邪冥族的强者,以往的十阶大尊,都认为那五个雕像和冥河有着密切关系。

    然千百万年来,五个雕像和冥河之间,也没有生出什么特别变化。

    这个说法,也渐渐被遗忘了。

    就在此刻。

    那五个分隔较远的,自古以来就存在的雕像,万丈的石身,突生出吸力。

    吸力,所针对的,乃是冥域无处不在的冥气!

    滚滚冥气,从八方汇聚而来,分为五股,朝着那五个雕像流逝。

    就连冥河中,都有一些青蒙蒙的,不知是何物的光烁,忽地飞离而出,逸入那五个雕像内,一闪而逝。

    冥域极北之地的变化,冥河的异动,五个雕像的古怪,瞬间惊动邪冥族强者。

    玄冥大尊,在附近一座山川,正以血脉之力,感知冥河的细微波动。

    他突然睁开眼。

    “呼!”

    一霎那后,他就在五个雕像中央,一片空旷之地落定。

    “族内,供奉千百万年的邪神,为何会突然间,主动吞没冥气?”玄冥大尊默默看了半响,眉心那块棱形晶体,骤然变得耀目。

    许许多多的,关于邪冥族古老印记的符隶,从那棱形晶体内闪烁出来。

    玄冥大尊苦思冥想,似乎从邪冥族的典籍中,搜寻着,关于那五个雕像的秘密,可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眼前五个雕像怪异的问题所在。

    “冥河大尊,此刻并不在冥域啊。”

    玄冥大尊仰望天穹,犹豫了半响,一闪而去,将发生于此的消息,通知族内别的强者,要他们立即传讯给冥河大尊。

    ……

    赤阳域,无人的荒漠深处。

    “嘭嘭嘭!”

    莫千帆驾驭电光而来,在空旷的干燥大地上,丢下一具具尸骨。

    尸骨大多体型庞大,有七阶、八阶的灵兽,也有一些战死多年的,妖魔族、邪冥族和其他异族的尸体。

    灵兽和异族尸身,都是莫千帆找元阳宗,还有元阳星域的那些家族和宗门,索要而来。

    “劳烦!继续帮我找!”

    聂天睁开眼,冲着莫千帆吩咐一句,就挥手示意,要莫千帆先离去。

    “吴烛日还有戚骄阳,被我生擒后,在方塬的安排下,近期会送往碎星古殿。”莫千帆讲话,“方塬的意思,是让碎星古殿的长老,去处置吴烛日和戚骄阳,震慑别的域界的叛逆者。”

    聂天点了点头,说道:“他怎么处理,都由着他,你们天雷宗和莫家配合就行。”

    “我都交代下去了。”莫千帆回答,又说:“尹行天、厉万法和张启灵三人,很好奇你在干什么。这五个……”

    话到这里,他以略显不安的眼神,看向聂天头顶的五大凶魂。

    五大凶魂在吞食众多生命精血后,变得只有十来米高,可这样的凶魂,血肉似凝结出来,释放出来的气息,愈发恐怖。

    “怎么了?”聂天道。

    “这五个异物的气息,已经快遮掩不住了,尹行天三人,在赤阳域的任何区域,都能嗅到它们的气息。”莫千帆解释,“我始终在阻拦他们,不让他们过来。我为神域,有我在,他们才不会轻易前来。”

    聂天沉吟半响,道:“那就,继续让他们等候下去。”

    “那五个异物,和邪冥族是否有关?”莫千帆忧心忡忡,“还有,这五个异物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可怕,我能感觉到。聂天,你有没有把握,能一直掌控它们?它们一旦失控了,我担心……”

    “没事,我心里有数。”聂天道。

    “那好。”莫千帆点了点头,选择相信他,继续离开为他寻找更多灵兽和异族的尸骨。

    他一走,聂天立即动用生命汲取。

    “嗤嗤!”

    一条条赤红的血线,穿透到灵兽和异族尸骨内,抽取着浓郁的血肉精气,炼化到心脏,缔结出新的生命精血。

    他的三百滴生命精血,在五大凶魂身上,已尽数耗尽。

    他必须要持续地,从那些灵兽、异族尸体内,获取血肉精气重新缔结精血,才能维系五大凶魂的蜕变。

    他忽然抬头。

    在他眼中的五大凶魂,此刻已有血有肉,不再是纯粹的魂体,反而像是另外一种全新的生灵,一种全新的生命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