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断裂道则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断裂道则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我的虚域!我的金乌血脉!”

    戚骄阳状若癫狂,在破破烂烂的虚域中,发出一声声无助的叫嚷。

    一滴滴,金色的鲜血,从他的眼角流淌出来。

    金色鲜血“呼呼”燃烧。

    一件鎏金宝甲,覆盖在戚骄阳赤裸的躯体,宝甲和他的血脉,隐隐呼应着。

    他虚域遭受重创,境界暴跌到灵境修为,可他依仗着血脉的强悍,躯体的坚固,还是硬生生地从虚域挣脱。

    “咻!”

    虚域消散之际,凝为一条火流,被他纳入丹田灵海。

    他本人,则是尾随着吴烛日,趁机进入“元阳天级大阵”的阵法内部。

    “走啊!”

    元阳宗的,一个个圣域、虚域级别的长老,因火种而恐惧,都冲入阵法。

    “哧啦!”

    七颗太阳的神辉,地心之烈焰,加众多火焰秘术,符文,印记,从一栋栋宫殿,从那些暗红色,如血迹般的石板地内,鲜艳彩蝶般飞天。

    元阳宗半空,彩色的符文、印记、微缩灵阵遍布,密密麻麻。

    “元阳天级大阵”全力发动!

    “戚骄阳,还是败了啊,而且落败的……实在太快了一点。”尹行天精神有些恍惚,失神地看着,那一团由火种膨胀形成的火球。

    火球,宛如赤阳域虚空中的第八个太阳!

    火球燃烧出的火焰,带着焚灭世间一切,包括域界星辰的极致气息!

    “噼啪!”

    那位圣域级别,元阳宗强者的圣域,还在被火球焚烧。

    他的血肉之躯早已成灰烬,连灵魂都被焚灭,未能在人世间留下一点痕迹。

    “一位圣域啊”

    “戚骄阳竟然败了!”

    “碎星古殿的第七位星辰之子,怎如此可怕?方塬还排名前面,和他一比较,简直就是废物啊!”

    “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众多和元阳宗交好,从别的域界赶来特意助战的炼气士,亲眼看到聂天和戚骄阳的一战,因一团神秘的火球,莫名其妙地虚域燃烧,恐惧地缩在大阵庇护下,都开始考虑后路。

    “聂天。”莫千帆垂头,看着符文、阵法、火焰升空,法力全开的那座大阵,说道:“这座大阵,如巨大乌龟壳,怕是有点难破。就算是我,想要短时间破掉此阵,都没有什么可能性。”

    阵法上,只剩下聂天和天雷宗、莫家族人。

    然后,就是那一团焚灭圣域后,还在吞没圣域之力的大火球——火种。

    “嗤嗤!”

    大火球中,火种异响不断。

    聂天没有第一时间答话莫千帆,身影一动,就到了火球处。

    也在此刻,暂时失去目标的炎龙铠,以炎龙的形态缩小着,慢慢地变化着,又成为炎龙铠的形态。

    炎龙铠主动漂浮向聂天。

    聂天脸色古怪,伸手抓着那件铠甲,以心神询问:“早就复活重生了?”

    “近期才筑造出骨节。”一个清晰的声音,于其脑海响起。

    那声音,属于器魂,属于炎龙铠。

    一头真正的炎龙!

    “你那边,迟些再说。”聂天的眼睛,盯向将火焰圣域,都蚕食干净的大火球,望着火球中心,一簇跳跃不定的火苗,“下面的阵法,名叫元阳天级大阵,此阵厉害,一旦阵法破掉……”

    他生出一种感觉,常年蛰伏火焰灵丹的火种,也变了。

    或许是生命精血的浇灌,或许吞没众多火焰之力,或是其它,总之火种给他的感觉,越来越像极炎星域的那簇神火。

    “呼!”

    他的一番话,还没有说完,火种于内御动着大火球,骤然沉落向元阳天级大阵。

    数不尽的符文、火芒、缩小的火焰法阵,地火、太阳真火的力量,一起涌入火球。

    一个巨大的,水波纹般的光环,以火球为中央,朝着四面动荡开来。

    “嘭嘭嘭!”

    元阳天级大阵的庇护下,一座座恢弘壮阔,不知存在多少年的庞大宫殿,剧烈摇晃着。

    宫殿岩壁中,那位元阳宗神域者,亲手雕刻出来的秘密法阵,烙印着火焰道则法规的玄奥线条,突然断裂。

    像是被一只手,无情地,扯断掉!

    “我的天!”

    踏入神域初期,对神域级别的力量规则,初初有一点浅薄认知的莫千帆,发出惊声。

    他比很多人看的透彻。

    在那些元阳宗的宫殿岩壁,镌刻着的秘阵火焰线条,其实蕴藏着元阳宗那位陨寂神域者,毕生感悟的火焰真谛。

    神域者的火焰道义,代表着火焰终极的一种形式,几乎不可能磨灭。

    除非,在火焰道则,奥义真谛上,超过他的感悟,凌驾于其上。

    唯有如此,才能轻易地抹去,或断裂那些痕迹。

    从聂天体内飞出的大火球,撞击到“元阳天级大阵”的火焰结界,被那些和神域者,镌刻在岩壁的火焰真谛有关系的,符文、烙印、火焰法则轰击,居然令神域者留下的火焰道则断裂!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来自于聂天体内的,火球中的那一簇火苗,在火焰终极力量的认知上,比元阳宗那位神域者,要深远的太多太多!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神域后期者,且精通火焰力量大道,才能以自身感悟的火焰奥秘,抹去或断裂元阳宗那位神域初期者的火焰认知。

    那东西,不过是一簇火苗而已啊!

    初入神域的莫千帆,呆呆地,看着大火球内部,跳跃着的火苗,一时间找不到形容词。

    他忽然知道,元阳宗的所谓“元阳天级大阵”,很快就不复存在。

    因为聂天体内飞出的火种,或许代表着一位,精通火焰大道至理的,圣域后期强者!

    “轰隆隆!”

    果不其然,元阳宗的众多高耸宫殿,因岩壁蕴藏火焰法则的秘密纹理断裂,宫殿开始剧烈摇晃。

    “没有大阵庇护,只是以元阳宗的力量,如何能撑得住?”

    厉万法摸着下颚,先看了一眼聂天,又仰头,瞩目着外界天空,天雷宗和莫家的星河古舰,也取得优势,将元阳宗的星河古舰轰撞沉落。

    他明白元阳宗完蛋了。

    “阵法一旦破掉,元阳宗的长老,宗门弟子,要么立即投降。”聂天别头,对莫千帆说道:“不肯投降者,就地格杀。”

    莫千帆,还有天雷宗、莫家之人,轻轻点头。

    这番话,聂天又朝着阵法下,元阳宗,还有元阳星域别的宗门势力的人,重述一遍。

    “不投降者,立即斩杀!”

    阵法下,众多元阳星域的炼气士,听闻聂天的这个威胁,都炸开锅了。

    他们都注意到了,那座被元阳宗视为命\根子的“元阳天级大阵”,在那一团火球的撞击下,并不如元阳宗保证的那般牢不可破。

    阵法早晚会破掉,而且,看趋势很快。

    一旦破阵,是和元阳宗坚守死战,还是立即跪伏投降?

    他们都在犹豫,都在思考眼前的问题,一个个的眼珠子,都在骨碌碌转动着。

    “庞赤城!”

    元阳宗的宗主,于此危难之际,取出一个犀牛角,对着牛角口,大声嘶吼,“你再不过来,我宗先前给出的承诺保证,全部作废!”

    聂天变色,“庞赤城!”

    炎龙铠,在听闻这个名字以后,也陡然燃烧出火焰。

    似在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