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金乌血脉!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金乌血脉!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方塬呼喊着“聂天”两个字。

    然而,因其太过疲倦虚弱,“聂天”这两个字,低微的根本听不见。

    “元阳天级大阵”之上,元阳宗的那些圣域强者,又在高谈阔论,方塬的声音,自然被掩盖。

    “闭嘴!”

    聂天猛地抬头,瞪向喋喋不休,朝着自己问责的吴烛日。

    “你,你敢如此对我说话?”吴烛日一脸受了侮辱的神情,眼瞳深处,愤怒的火焰汹涌燃烧,“别说是你聂天了,就算是储睿和罗万象亲临,都不敢如此待我!”

    元阳宗底蕴深厚,身为宗主的他,往年去碎星古殿,都被厚待。

    方塬过来,初始也执晚辈之礼,谦逊非常。

    同为星辰之子,排名最末的聂天,倏一到来,先指使天雷宗的战舰,轰击他们赤阳域。

    此刻,又以如此不客气的话语,令自己闭嘴?

    吴烛日被瞬间激怒。

    “好!好一个聂天!”

    吴烛日怒极反笑,他那延伸向“元阳天级大阵”的圣域,骤然生出变化,宛如成为一颗硕大的烈日。

    滚烫的圣域,汲取着“元阳天级大阵”的太阳、大地炎力。

    一头头若影若现的火焰灵兽,有天炎兽、地炎兽,还有朱雀,火灵鸟等等,以他圣域中的炎能,混合他的灵魂意识揉炼而出。

    灵兽栩栩如生,或展翅欲飞,或做吞天裂地的狰狞状。

    “嗖!嗖嗖!”

    有一只只火焰灵雀,拖曳着美丽而又妖异的赤红流光,率先从那圣域中飞出。

    “吴宗主,以你圣域后期修为,向聂天下手,不太妥当吧?”

    莫千帆皮笑肉不笑,大手虚空一拉,一攥,就有一团硕大雷球,凭空凝炼出来。

    雷球大如磨盘,内部一条条闪电,依循着法则奥义交汇,组合成一幅幅神秘莫测的图案,透出殛灭众生魂魄的气息。

    “不必。”

    聂天御动星舟,越过莫千帆,瞬间就到了吴烛日前方。

    “呼!”

    炎龙铠飞逝而出,从头套落下来,火焰灵丹内的火种,携灵丹炎能,注入聂天指头。

    “赤炎十指剑!”

    一柄柄橘红的,火芒精炼而成的指剑,朝着那一只只,从吴烛日圣域中飞出的火焰灵雀斩去。

    由聂天感悟的,极深的火焰真谛,于炎龙铠、火种气息融合,混杂他的炎能和生命气息,为那一柄柄指剑,像是赋予了生命意识。

    一柄柄细长指剑,如神兵利器,“哧啦”划来。

    只只火焰灵雀,在指剑划动下,支离破碎,溅射为漫天火苗,“蓬”地湮灭。

    “咦!”

    莫千帆轻呼一声,手持那团雷球,惊奇地看向聂天。

    “这……”

    尹行天、厉万法和张启灵三位圣域强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火焰灵雀消失,他们才交换了一个眼神。

    天雷宗时,三人未曾见过聂天动手。

    所有关于聂天的,种种传言,皆为道听途说而已。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看到聂天动手,其对手,为元阳宗之主——吴烛日!

    圣域后期的吴烛日,以其火焰圣域中圈养的炎魂,不仅未能将聂天重创,还被聂天以灵诀指剑,反斩炎魂?

    这是什么一个情况?

    “轰!”

    吴烛日的火焰领域深处,突爆发出火山涌动,天崩地灭般的气息。

    一束束火焰流光,如火焰真谛,似镌刻着大道的奥妙,密密麻麻地滋生出来。

    其圣域中的炎魂,发出阵阵嘶吼咆哮,像是纷纷蜕变。

    “够了。”莫千帆冷哼一声,霍然往前踏出一步。

    那一步踏出,在他和吴烛日中间,虚空“轰隆隆”地塌陷着,有无穷雷光泛出,震慑着吴烛日。

    “以你的辈分和资格,全力催动圣域,和聂天交战,太不知廉耻了吧?”莫千帆喝道。

    “是啊。”厉万法插嘴,“吴宗主,我听闻你们元阳宗,有一绝世天骄,名叫戚骄阳。据说,他战胜了方塬,给了你们叛出碎星古殿的勇气。我觉得吧,聂天这趟的对手,应该是戚骄阳,而非你。”

    张启灵点了点头,道:“我也这般认为。”

    天灵宗和古法宗的实力,和元阳宗相比,毫不逊色。

    张启灵和厉万法的境界修为,其实还要强过吴烛日一截,不然吴烛日所在的元阳宗,也不会选择依附于碎星古殿。

    除此之外,还有流云剑宗的尹行天,皱着眉头,也一副鄙夷的眼神。

    尹行天的厉害,吴烛日心知肚明,那是比张启灵、厉万法还要难缠的人物。

    “这三位,往日眼高于顶,连四大宗门的面子都不给,为何偏偏来我们元阳宗?”吴烛日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没有动手,而是垂头,看了一下金字塔山川处的戚骄阳,“他,会是聂天对手?”

    没有短暂的交锋,吴烛日一定会坚信,戚骄阳必胜。

    可先前,他火焰领域的炎魂,都被聂天给抹杀,从那指剑中透露的气血,令他都隐隐生出不安感。

    这令他开始不太相信戚骄阳的能力了。

    “你们说的没错,他聂天的对手,理当是我。”下方的戚骄阳,嘿嘿一笑,一点点地,朝着上方浮去。

    “呼!呼呼呼!”

    他赤裸着的上身,一片片火焰花纹,倏然一变,凝聚为灵禽鸟状。

    那分明是一只只,有着三足的金色焰鸟。

    “古兽族,三足金乌!”

    尹行天一惊,神色首次显出凝重,轻喝道:“古兽族的,三足金乌血脉!这血脉之力,比碎星古殿的炎日之力,或许都要更亲近烈日!传说中,三足金乌这一脉,很早之前就和古兽族分道扬镳,没料到……”

    “古兽族的血脉,竟然,竟然会在一个人族身上出现!”莫千帆也为之震惊。

    金色的火焰,因戚骄阳的飞起,于他体内汹涌燃烧。

    七只三足金乌的图腾,分别在他的胸口,背部,腰腹处,一个接着一个地呈现出来。

    七只金乌,皆是金光灿灿,燃烧着炽烈的金色火焰。

    最令人惊奇的是,本暗淡的天穹,因那七颗照耀着赤阳域的烈日,似和戚骄阳瞬间达成呼应,太阳的火芒,由分散像是变得集中。

    像是被戚骄阳吸引,被其牵动,化作火流垂落下来。

    “勾动烈日!这,这是三足金乌的血脉天赋啊!”

    尹行天再次惊呼,忽然为聂天担忧起来,他从看到戚骄阳的身上,连续出现七个三足金乌的图腾,就猜测出,那七个三足金乌的图腾,分别对应着赤阳域的七颗太阳。

    或者说,七个三足金乌的图腾,就是戚骄阳以那一颗颗太阳的真火,熔炼后,纳入体内混杂血脉而成。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在赤阳域,以三足金乌的血脉天赋,引动七颗太阳。

    “厉害!”

    莫家和天雷宗的来客,纷纷惊叹,忽然觉得星辰之子方塬会落败,并不是那般不可接受。

    一位,具备三足金乌血脉,和方塬同等境界的混血者,还是在赤阳域,还能以血脉天赋引发七颗太阳的炎力,方塬败了,不是应该吗?

    方塬会落败,最近风头正盛的聂天,能否获胜?

    “聂天!”

    戚骄阳冲出“元阳天级大阵”,沐浴在炽烈的太阳火焰中,气势如虹,声如洪钟大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