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动怒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动怒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山巅处,聂天所站之地,极寒彻骨。

    一旦远离十米,又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寒意,莫离和莫青雷两人,有心去解救聂天,可只是稍稍靠近,感受到那股寒力……

    “喀喀!”

    莫青雷自己,都会躯体结冻,被迫拉远距离,才能避免。

    圣域初期的莫离,也暗自尝试,可他的圣域,都会因太过于接近,被冰冻,甚至于圣域有冻裂的架势。

    莫离霍然明白,他若是胆敢插手,凌冰云施加他身上的寒力,会成倍提升!

    他赶紧打消念头。

    “凌教主!”

    莫离沉喝一声,改变方针,说道:“聂天乃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这一点你心知肚明!你冰魄神教早已大不如前,聂天如今在碎星古殿,在我人族的地位如何,你不会不知吧?”

    凌冰云神色冰冷,眼中没一点波动,“都知道。”

    “那你?”

    “你以为,我要对他不利?”凌冰云的嘴角,有了一丝嘲弄意味,“我来,只是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

    “这位星辰之子,究竟是真的不凡,还是徒有虚名。”凌冰云丢下这句话,似忽然变得没了什么兴趣,“现在,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话罢,她就打算,将她注入的极寒之力解除。

    然而,就在这一刻,她惊奇地注意到,聂天看着她的眼瞳深处,似有奇妙的橘红色火焰,跳动了一下。

    那是,聂天体内火焰灵丹中的火种!

    火种,于聂天眼瞳深处,映照而出。

    火种一现,凌冰云忽生出一种不妙感,只觉得这一方被她极寒之力影响,冰冻,封禁,施加了几十道玄妙寒力结界的小空间,被异力消融。

    下一瞬,聂天眼瞳的火苗,就汹涌跳动。

    “哧啦!”

    一束束火焰流光,像是从聂天浑身筋脉,四肢百骸内狂涌而出。

    “轰!”

    气血之力,炎龙铠的炎力,火焰灵丹,火种。

    各类炽烈的、狂暴的、疯狂的火焰气息,瞬间爆发出来!

    那种源自火种的,极致的炎能,令凌冰云都为之不安。

    待到她轻轻张开口,惊讶时,她已发现她施加在聂天身上的,所有的冰冻、禁制、寒冰结界,全被焚灭感觉。

    一簇火苗,汹涌燃烧着,如要将她最隐秘的,含有魂念的寒气,都给蒸发掉。

    “这种气息……”

    凌冰云霍然一震,突想起一段梦魇般的过去。

    那一年,她进阶到圣域,寒冰之力大成,曾经去过一趟极炎星域,在一个个被焚灭后的焦黑死星活动。

    她放肆的,施展出极寒之力,以寒冰圣域的酷厉,将那些死星冰冻。

    其中,她在一个不知名的死星处,继续以极寒之力笼罩八方,去衍变感悟的一种极寒法则时,突遭意外。

    死星的地心,有一股炎能,陡然爆发。

    那炎能,充斥着焚灭天地,令星域、天穹、万物,都给化为灰烬的大恐怖。

    她所参悟的,种种寒冰法决,所谓的极寒之力大道,在那炎能爆发后,犹如纸糊,脆弱到不堪一击。

    她最终,只能远离那死星,不甘心地离去。

    待到她回归冰魄神教,找教内长辈询问,才得知极炎星域曾经发生过什么,才知道在极炎星域内,有一簇神火潜隐着。

    就连神域后期,五行宗的火宗之主,都未能在极炎星域将其捕捉。

    那簇火焰,被五行宗的宗主,被很多感悟到,修炼火焰之力的炼气士,尊称为天生的,火之灵物!

    当年经历的那一番不堪往事,凌冰云每每想起,都觉得深刻。

    她从未遗忘过。

    此刻,她在聂天的身上,在那一簇火苗中,居然感应出一模一样的气息!

    那种要焚灭天地,众生、天穹、星域的恐怖感,分明如出一辙,烙印在她骨子里的惧意,令她不得不赶紧收掉力量。

    “咻咻咻!”

    一束束,晶亮的光芒,从聂天周边十米的空间,飞逝而出。

    光芒,本隐匿不可见,唯有圣域者能隐隐感知而已。

    “冰魄神光!”

    很多亘雷星域的炼气士,望着那一束束的晶亮光芒,带着极寒气息,由聂天身旁飞逝出来,落入凌冰云的圣域所在地,突然消失,都纷纷惊呼。

    “喀嚓!”

    冰块碎裂,碎掉的冰块在炎能的催发下,融为水,又蒸腾为水雾。

    聂天就在雾气中,有些莫名其妙地,再次望了一眼凌冰云,皱眉道:“凌教主,你我……有仇?”

    “没。”凌冰云摇头。

    “那么,你此来……”聂天的眼神,渐渐有凶光闪烁而出。

    炎龙铠咆哮而出,他从储物戒内,也把星空巨兽的那一截骨头,给召唤出来,盯着凌冰云,缓缓地说道:“冰魄神教,连你在内,共有三位圣域后期者。除此之外,还有十来位圣域。”

    “我麾下,谢谦、血灵子皆为圣域后期,血灵子战胜你,问题不大。”

    “谢谦,还有天雷宗的宗主,入神的莫千帆,都会听我召唤。”

    “不动用碎星古殿的力量,只是以我的影响力,以我的掌控的力量,要杀你,要灭你冰魄神教,虽然会付出一定代价,但,不是没有可能!”

    “再或者,我请动五行宗、虚灵教的朋友出手,再让宗门动用数名长老。”

    聂天的表情,渐渐变得阴厉,眸中凶光毫不掩饰,句句威胁。

    凌冰云神情微变,眼神,略有些凝重,道:“我来,只是确定一下,你这位星辰之子,是不是徒有虚名?”

    “你凌冰云,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聂天讥讽,“你以为你是屈奕,还是通天阁的楚源?凭你冰魄神教,凭你凌冰云,也敢对我一声招呼不打,就直接下手试探?”

    凌冰云终于变色。

    “呼呼!”

    又有两人,一男一女,皆老态龙钟,急忙从战舰飞出。

    两位都是圣域后期!

    “老朽寒穹!”

    “老妇孔霜晶!”

    两位都是冰魄神教的教徒,早年和凌冰云师傅为同一辈分,多年来始终被困在圣域后期,再难突破。

    反倒是凌冰云,连番破境,比他们年龄小了一轮,也跨入圣域后期。

    在他们眼中,冰魄神教的这一代希望,就是凌冰云。

    凌冰云,是有望成为近些年来,又一个踏入神域的教主。

    冰魄神教能否恢复往昔荣光,能够和以前那样,成为四大古老宗门之后,最强大的人族宗门势力之一,就看凌冰云!

    凌冰云的脾气,他们其实也有数,有时也会头疼。

    但大多数时候,凌冰云也不会乱来。

    这趟,凌冰云转道而来,是因为听说了聂天帮助莫千帆跨入神域,心底压根不信,所以特意来求证。

    只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凌冰云求证的方式,是试探聂天的战力。

    试探,在他们心中,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他们没想到的是,聂天的反应,居然会如此激烈!

    听聂天话里的意思,大有一言不合,就调集麾下,掌控的力量,碎星古殿的长老,轰杀冰魄神教,轰杀凌冰云的意思。

    他们两人细细想来,以聂天手中的力量,全部集中的话,真要对冰魄神教动手,不顾及冰魄神教千万年的声望,那么……

    寒穹和孔霜晶,再也坐不住了,急匆匆地飞出来。

    “聂天,此事,是我们冰魄神教不对。”

    “我们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想确证一下,你身为星辰之子,近期名声最响亮的人物,是不是具备如名声一样的力量。”

    “我们两个保证,教主对你,绝对没有恶意。”

    “只是试探,纯粹是试探啊。为此,我们两人先道歉,愿意奉上礼物,望你不要计较,不要当多大一件事去对待啊。”

    凌冰云还没有讲话,寒穹和孔霜晶两位圣域后期者,已惶恐地,不断地致歉,希望聂天别较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