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不走了!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不走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一般来说,高等阶的血脉,对低等阶的血脉,会具备压倒性优势。

    吞雷鲸的血脉,为十阶,大尊级别。

    即使只剩下一颗心脏,在心脏凝结出来,一条条血脉晶链催生后,其血脉依然为十阶。

    聂天的生命血脉,仅仅只是八阶,且刚刚破阶,连全新的血脉天赋,还没有蜕变形成。

    十阶对八阶,同样都是记载着血脉奥秘的一条条晶链,以常理来看,吞雷鲸的血脉晶链,必然能彻底地,将聂天八阶血脉蚕食,一条条扯碎,吞没掉。

    可万事,并没有绝对。

    待到吞雷鲸的血脉晶链,和聂天的血脉晶链,于聂天的心脏碰撞纠缠时,聂天自然而然地,发动了生命汲取。

    源自于他的血脉晶链,因其一滴滴精血的沸腾燃烧,生命汲取的威力,也得到增强。

    灵魂内视,他能清晰地看到,属于吞雷鲸的,一条条幽蓝色的血脉晶链,电光飞溅,晶块寸寸断裂。

    十阶的血脉,滂湃的气血精华,居然被其血脉晶链牵动着,拉扯向自身心脏。

    “咚咚咚!”

    他那一颗,和吞雷鲸的心脏相比,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心脏,鼓胀着,发出撼动天地的轰鸣。

    突然间,连吞雷鲸的心跳声,都仿佛被遮掩!

    而他,整个人所处的位置,又恰巧就是吞雷鲸的心脏!

    “哧啦!”

    千万条,赤红的气血,由他浑身的毛细孔飞逸出来,宛如赤红闪电,烙印着生命的真谛,众生诞生的奥妙,延伸向吞雷鲸的心脏壁。

    吞雷鲸的心脏,浓郁的血肉精华,像是被抽水泵抽取着,“汩汩”地疯狂流逝。

    硕大的心脏,在这一瞬间,分明有一种萎缩感。

    声声雷霆咆哮,从心房震荡开来,伴随着雷鸣电击,之前束缚着聂天的吸力,不仅彻底消失,还另有一股力量,推动着聂天,试图将聂天从它的心脏内,给轰出去。

    吞雷鲸恐惧了。

    虽没有只言片语,没有任何的灵魂交流,可聂天就是知道,它在恐惧,在瑟瑟发抖。

    因为,它那十阶的血脉,跳跃出来的血脉晶链,竟然完全不能压制聂天的,仅八阶的血脉!

    这绝对是违反常理的!

    十阶的吞雷鲸,智慧通灵,不比任何异族大尊弱。

    它的寿命,也要强过异族大尊,怕是有数十万年,或近百万年的漫长生命,能打破它的认知,令它恐惧意外的东西,很少很少。

    然而,在聂天的身上,却有太多令它忌惮的东西。

    它先前惧怕的,为那截星空巨兽的骨头,从那骨头中,它嗅到了天敌的气息。

    好在,星空巨兽骨头的灵魂,处于蛰伏沉睡状态,那截骨头也在发生异变,没有能露出锋芒。

    就是这样,它才能将聂天吸引过来,将聂天扯入心脏,令骨头在外。

    它本以为,能在聂天入心脏时,以它凌驾于聂天的血脉等阶,将聂天身上那一股,让它嗅到就觉得香甜可口,有助于它迅速重生的神秘气血,给吞没炼化。

    万万无法预料,被它视作羔羊,能随意拿捏的聂天,露出獠牙后,竟然如此恐怖!

    眼看着,一条条它延伸出来的,吞没聂天的血脉晶链,突然断裂,数十万年凝结出来的血肉精华,不受控制地朝着聂天飞涌,它终于恐惧。

    它想要阻止这一切!

    “嘿,这就是主人的待客之道吗?”聂天轻声一笑,“来,也是你强行带我进来。我屁股还没有捂热,又要急着赶人走?哪有那么容易,我也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既然来了,我就不打算走了。”

    “嗤嗤!”

    更多的赤红血线,从他体内飞逝,刺向吞雷鲸心脏。

    生命汲取发动,令聂天感到旺盛如海的气血,沿着那一条条赤红血线,狂涌向其心脏,继续用作躯体的淬炼。

    “不!”

    恍惚中,聂天像是听到了一声,吞雷鲸发出的灵魂哀求。

    愣了愣,聂天依然继续,就当压根没有听到,还在以生命汲取,抽离着吞雷鲸的精纯气血,来强化体魄,凝结出生命精血,催生血脉晶链。

    吞雷鲸的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萎缩起来。

    “轰隆隆!轰隆隆!”

    外界天空,天崩地裂,这一方由吞雷鲸执掌的世界,像是要碎灭消失,有众多空洞浮现。

    一座座悬浮着的云霄雷池,再一次失控。

    这次,是真正的失控,而非吞雷鲸蓄意而为,去暗算郑轶。

    唤出雷神之翼的郑轶,和雷魔袁九川交战至今,已精神萎靡,他众多雷霆法决,纯粹的雷霆能量,用来攻击袁九川,会被袁九川小幅度地吸纳一部分。

    而他,因被吞雷鲸坑害,又被聂天等人在袁九川的指引下,令雷霆漩涡风暴炸裂,其实已受了重创。

    更大的伤害,还是吞雷鲸留下的后手——消融他圣域的气血异力。

    郑轶,和雷魔的战斗,已逐渐处于下风。

    另一方天空,韩森已被冰血蟒的极寒之力,冻结为一块人形冰雕。

    在岩冰中,他身上不时有电光闪烁,但却被寒力,一下子就冲击掉,根本难以挣脱,冰血蟒极寒之力的封禁。

    赵山陵和董丽,看着渐渐变得不对劲的天穹,注意着雷魔和郑轶的战斗,脸色沉重。

    他们从大地深处,感应不到聂天的气息,不知道聂天的遭遇。

    “这一方,由吞雷鲸的气血,和天地之力衍变而出的小世界,恐怕要崩灭了。”赵山陵皱着眉头,“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一方小世界,究竟在我们人族的域界天地,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一旦域界爆灭,我们会身处何地,还能不能找到回归之路!”

    “我要下去看看聂天!”董丽焦急。

    就在她准备动身时,那头再一次缩小的黑玄龟,蹭了蹭她的裤脚,以灵魂和她沟通了一下。

    董丽眼睛又忽然变得明亮,“你说的是真的?”

    黑玄龟点头。

    赵山陵不解,“它和你说什么?”

    “它说,属于吞雷鲸的气息,被转化了。”董丽又变得淡定了,“聂天在地底深处,似乎找到了吞雷鲸的心脏,和其争锋战斗。聂天,似在一点点地,炼化吸纳着,吞雷鲸的浓稠精血,用来自身的血脉进阶。”

    赵山陵骇然,“这么说,聂天是获胜者?”

    “对。”董丽笑颜如花。

    同时,在垣天星域的七星蓝海,一团蓝色气涌动,吞雷鲸的那方世界,忽地闪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