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造物主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造物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聂天眼睛蓦地一亮,道:“愿闻其详!”

    候初兰没有着急答话,反而以眼神示意他,令星舟速度放缓。

    聂天依言施法。

    隶属于他的这辆星舟,果真渐渐缓慢下来,任由方塬,还有魏来、炎战等人,一一超越而过。

    候初兰,分明知道虚灵教所在区域,时而为他指引一下方向。

    待到,他们和其余人的距离,拉开一大截后,候初兰才说道:“音讯石被隔绝,这说明碎灭战场发生的巨变,倒是不必太担心,我们的讲话,会被人听见。”

    “你都知道些什么?”聂天低喝。

    候初兰明熠的眼睛,终落于他身上,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你的血脉,是否叫做生命血脉?”

    聂天神情一动,沉吟数秒,轻轻点头:“是的。”

    候初兰动容,吃惊地娇喝道:“果真如此!”

    “生命血脉,你了解多少?”聂天急切道。

    “不了解,只从宗门的典籍中,隐隐查阅出一点脉络。”候初兰摇头,脸色变得有些复杂,“根据我五行宗,关于混血方面的典籍,我知道率先提出混血理念的,乃你们碎星古殿的一位异人。”

    “有关那位异人的消息,名号,还有事迹,大多数都被抹去了。”

    “我宗门典籍,对那位异人,也没过多描述。只说此人,在人族和异族、古兽混血这条路上,误入歧途,坠落为邪门歪道,并越走越远。”

    聂天沉默不语。

    候初兰细致地,观察着他的神情变化,继续说:“在宗门典籍的记载中,这位异人犯下重罪,被四宗合力围剿,最终陨落而亡。典籍中的陨落,究竟是彻底死绝,还是有灵魂逃生,就不得而知了。”

    “他曾经提出过一个血脉理论,说众生血脉,异族也好,古灵族也罢,血脉的始源其实殊途同归。”

    “他猜测众生血脉,起源就是生命血脉,生命血脉含无穷造化之力,和不同生灵气血碰撞交融,方诞生出各类奇异血统。”

    “生命血脉,为造就众生,万千种族的根本与核心。”

    “若有新的种族诞生,也必须依赖于生命血脉,以生命血脉催化,蜕变,发酵出全新的生命种族。”“可众生血脉源头,生命血脉,因何而来,始终是不解不迷。”

    “那位异人,曾以造物主自称,想要从万千种族中,提炼出生命血脉。再以生命血脉为核心,创造出全新的生命种族,一个个新的物种。如妖魔,邪冥这般……”

    “他想再造生命,野心之大,令所有人恐惧不安。”

    “期间,他一直没有成功,反而造下一场场血腥浩劫。他失败了,各大宗门也再难容忍他,他的理念,他的设想,他的所作所为,都不被世间所容。”

    “然后,就被围杀而亡。”

    话到这里,候初兰停了下来,以令聂天都感到不安的目光,看着他。

    “如果,你的血脉就是生命血脉,那么你和他之间,必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沉吟半响,候初兰再次开口:“你的存在,也能证明一点,他还活着。不仅活着,他还成功了,成功造就出生命血脉出来。”

    “你的生命血脉,可以视作为一把钥匙,衍变出新的生命物种,再造全新种族的钥匙!”

    她的一番话说完,聂天已陷入呆滞状态,脑子里乱成一团麻,思绪混乱。

    “异人,血脉理念缔造者,以造物主自称,要再造生命种族。”

    “那些混血者,含有不同血脉的人族混血者,严格去算,也是新的生命种族,一种集结人族和别的种族血脉优势的,新的生命形态。”

    “难道说,我生命血脉的缔结,起到了催化作用?”

    “我的成功,才导致那人的计划,被顺利的施展开来?我的血脉,是否在没有觉醒出生命血脉前,就被抽离出一点点鲜血?”

    “那些混血者,和我有没有关系?造成那些众多混血者的,真的是他?”

    “……”

    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头,在聂天脑海中闪烁着,他忽然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了。

    “这些,这些消息,你们五行宗有多少人知道?”许久后,聂天才从茫然中,渐渐醒转过来,道:“还有,我独特的血脉,除了你,还有谁有所察觉?”

    “关于那人的事迹,知道的人,都是老人,而且大部分死了。”候初兰也不遮掩,“至于你的独特血脉,在你没有承认前,我都猜不透。我能想清楚,只是因为在我突破圣域时,你气血给我的帮助,那种帮助太匪夷所思了。”

    聂天再次沉默。

    “别担心,我会严守秘密,我师傅那边,我都不会多说的。”候初兰语气轻松,“你可是数次救过我,就算你和那人关系很深,我也不怕。”

    谈话间,星舟临近一个峡谷。

    峡谷处,有众多人族炼气士聚集,离去的娄红烟、皇津南,还有赫连雄等人,赫然都在其列。

    还有窦天辰、汪美嘉,各方圣域级别的长老,都在苦守着。

    峡谷上空,有一条明晃晃的空间缝隙,内部空间光刃交织着,绽放出璀璨光芒。

    可光芒,却在渐渐熄灭。

    数名虚灵教的,圣域级别的炼气士,皆动用空间之力,以众多空间灵石,自己的灵魂意识,搀和着力量,试图阻止那条空间缝隙的闭合。

    可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那条空间缝隙,最终还是在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下,一点点愈合。

    “有一种力量,源自碎灭战场自身,强行封闭了,一切和外界连通之路。”

    虚灵教的祁连山,站在峡谷中,脸色沉重至极,待到他看到聂天的星舟后,招了招手,示意聂天过来。

    “好齐全啊,居然一个都没有成功脱离。”聂天一脸玩味。

    赫连雄一些人,神色有些尴尬,都没有回应他。

    从巫寂口中,得知自己的下场,将会死在碎灭战场,他们就恐惧了,一个个都急匆匆逃离。

    可惜,想着从碎灭战场脱身的他们,居然全没走脱。

    “聂天,我教教主说了,等他问清楚情况,会亲临于此。”祁连山待聂天下来,说道:“暂时,你们也停留这里,静候那边的消息吧。”

    所有人之所以来这里,都是因为其余的空间缝隙,域界之门爆灭消失。

    而虚灵教教主屈奕,乃是天地间,诸多强者中,对空间之力感悟最深的那一撮人。

    有他在,众人都不担心,无法从碎灭战场走出。

    “呜呜!”

    远方天空,有巨龙,有古兽的咆哮声,频频传来,还有九阶的异族大君,也从极远处,朝着这边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