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源于恐惧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源于恐惧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人人恐慌!

    被巫寂点名的,意味着不久的将来,会沦为一具死尸,沉落于碎灭战场。

    未被点名者,或许只是巫寂没有看到的,生死依然未知。

    精通时间之力,耗费数百年寿龄,看了一眼未来者,谁都不敢小觑。

    那些通过各种方式,涌入碎灭战场,只是为了见证元魔大尊和莫珩一战的,圣域级别的炼气士,神子神女,一时间都六神无主。

    很快,通天阁的赫连雄,默不作声地,领着他的人,已先行从山巅退出。

    虚灵教的很多人,不论有没有被点名,也神情复杂地,远离于此。

    这两方的人,甚至都没有等候他们的长老,和碎灭战场深处神域级别的长辈沟通。

    不久,被巫寂特意指出的皇津南,还有娄红烟两人,犹豫半响后,也和聂天告辞。

    ——他们也同样惧怕了。

    没有被看到生死的候初兰,还逗留未动,可她的麾下,还有木宗的几位长老,慎重考虑以后,也选择从碎灭战场离开。

    巫寂端坐于地,眼睛,在窦天辰、汪美嘉身上晃荡了一下。

    两位星辰之子,互视一眼,满脸苦笑。

    他们也询问过,在巫寂瞧见的尸体上,也有他们两位。

    反倒是方塬,并没有被瞧见。

    窦天辰和汪美嘉,深思熟虑后,领着他们的那些麾下,告别魏来和炎战,选择回归碎星域。

    一道道身影,从这边消失。

    半刻钟后,先前从八方聚涌而来的,数百位四大宗门的强者,就离去了九成。

    只有魏来、炎战,还有方塬,候初兰,等寥寥几人,还和聂天一道儿,坐镇于此。

    可他们,也不再关注于元魔大尊和莫珩的战斗,反而是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到底会发生什么巨变,才能引发那场浩劫。

    “会不会,有什么天养级至宝出土?”

    方塬轰然一震,联想到一个可能性,喝道:“就譬如,上一次在碎灭战场诞生的,那件天养级的空间至宝?只有这类至宝,于碎灭战场深处出现,才有可能引发各族的争抢,从而战的不可开交!”

    候初兰眼睛明亮,“有这种可能性啊。”

    “没有。”魏来轻轻摇头,“引发那种浩劫,神子神女都死亡,圣域者全部葬身,绝对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天养级至宝。这类级别的宝物,包括神器,都不太可能,令那些十阶血脉的异族大尊,还有神域强者发疯。”他这么一说,众人细想后,又沉默了。

    上一次,裴琦琦那天养级的空间至宝显现,也仅仅只是惊动虚灵教,一位神域者。

    其余的异族大尊,还有其他宗门的神域者,压根没有涉足。

    这足以证明,在十阶大尊和神域强者的眼中,天养级的至宝,也没有那般珍贵。

    除非是适合他们的,才会引发他们的重视,从而跨域降临。

    然而,每一样天养级的至宝,都有其独特性,不可能适合所有人,更加不太可能有什么东西,适合所有十阶大尊和神域者。

    即便有,一样也都不够……

    一念至此,众人又陷入沉默,觉得未来蒙着模糊的烟雾中,如何都没办法看透。

    “不论如何,你帮我们看了一眼将来,我们都会感激。”魏来冲着巫寂,郑重其事地说道:“要是真有那么一场浩劫,提前撤离的那些人,都会感激你。是你,让他们明白,他们若是留下来,必死无疑。”

    巫寂神情不变,“我倒是希望,我所看到的发生的事情,被改变了。”

    炎战脸色一变,道:“你的意思?”

    “我说不准。”巫寂摇头,“他们要平安无恙地,从碎灭战场撤离,那他们本注定发生的命运,才可能被扭转。就怕他们……”

    “你是说,他们可能脱离不了碎灭战场?”炎战显然不太认同,“各大宗门,都有秘密通道,能够和碎灭战场连接。先前,那件天养级的空间至宝,损耗堵塞毁去的空间缝隙,并非被我们各宗把持的。”

    “更何况,虚灵教的教主,就在碎灭战场。”

    “有他在,虚灵教的那些教徒,想要从碎灭战场离去,还不是轻而易举?”

    巫寂并不辩解,垂头不语。

    他不吭声,魏来和炎战反而不安,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似乎预感到什么,预感的又不太清晰,所以才不好明说。

    一时间,众人陷入了沉默。

    候初兰,主动凑向聂天,嫣然一笑,说道:“上次,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感谢你。没有你,我突破圣域的过程,绝不会那般轻松。”

    “哈哈,不必客气,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如约而至。”聂天微笑着,说:“更何况,你还付出了足够的酬劳。”

    “你这位陨星之地的师傅,精通时间之力,当真是令人意外啊。”候初兰转移话题。

    两人随意地交谈着。

    ……

    石人族的主城。

    无数的凶魂,还有尸鬼,不知因何原因,突然发了狂。

    那位不断聚涌着城池内的力量,血脉疯狂飙升的,石人族的最强族人,正在动用血脉,进行着古老祭祀礼仪。

    一座奇高的,古朴的石门,轰然倒塌。

    一块块灰白色的巨石,碎为齑粉,齑粉混着骨头渣,还有各种色泽的鲜血,点亮了祭台上刻画的远古阵图。

    祭台裂开,一个阴冷、深幽的巨大坑洞,从祭台内显现,如一口通往死亡炼狱的天井。

    “呼呼呼!”

    数不尽的凶魂,还有无意识的尸鬼,从血葬山脉的八方狂涌而来,皆钻入那天井深处,似被强烈地吸引着。

    石人族的九位族人,神态癫狂,气血飙升的厉害。

    为首的那位石人族的族人,以古老的语言,仰天咆哮着,其气势节节攀升,似终于再次突破血脉的临界点。

    十阶!

    十阶大尊!

    另外八个石人族的族人,气血也在飙升着,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大幅度提升着,像是短时间无止尽。

    尸鬼、凶魂,全部涌入那口,阴冷幽暗的天井。

    井口,就像是一个恐怖的凶獠,张开了巨口,吞没着一切,似乎永远不会满足一般。

    ……

    碎灭战场一角。

    守护着那条空间缝隙的,碎灭战场的阚智圣,脸色陡然一变。

    “哧啦!”

    能够和外界连通,送碎星古殿的人,自由进出的那条空间缝隙,突然爆灭了!

    阚智圣大惊失色。

    然后,并没有太久,窦天辰和汪美嘉,领着他们的麾下,急匆匆地飞逝而来。

    “两位,那条和外界连通的,我负责看护的空间缝隙,自行爆灭了。”阚智圣哭丧着脸,“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或许你们要找虚灵教的强者,询问一下,看看碎灭战场的空间波荡,是不是有了什么巨变?”

    “什么!”

    窦天辰看着那条已渐渐消失,变得无迹可寻的空间缝隙,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为什么会这样?”

    阚智圣连连摇头,“我真不清楚。”

    汪美嘉沉吟一下,取出一枚音讯石,说道:“我和虚灵教的一位长老,还有点交情。”

    她摸着那块音讯石,注入一缕,她的灵魂意识,尝试着沟通。

    她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