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未来浩劫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未来浩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暂时,我还没有想到,需要碎星古殿为我做什么。”

    巫寂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但我想要一个承诺。以后,当我需要的时候,希望碎星古殿,能够为我做一件事,或者帮我筹集一些东西。”

    魏来和炎战几位长老,互视一眼。

    窦天辰,还有汪美嘉、方塬,沉吟数秒,先点头答应下来。

    然后是各位长老。

    “可以。”魏来许诺。

    在他来看,碎星古殿和巫寂搭上关系,反而有利于宗门。

    一位精通时间之力者,又恰巧是聂天的恩师,碎星古殿和他交好,只是好事。

    巫寂目前的境界,只是虚域后期,在陨星之地也没有得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怎么去计较思考,他们都觉得和巫寂保持良好的关系,很有必要。

    更何况,聂天……还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星辰之主。

    “看一眼将来,我也需要到那条时间长河所在地。”巫寂道。

    虚灵教那边,精通空间奥妙,圣域中期的祁连山,主动站出来,道:“那条时间长河的大体方位在何处?”

    巫寂简单描绘了一下。

    祁连山眯着眼,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我能送你速去速回。”

    “那好。”巫寂也很爽快,“我和聂天一道。”

    “好!”

    祁连山落向断裂的山巅,他一边运转空间之力,一边借助一柄银色的利剑,于天穹中,切开一条狭长缝隙。

    巫寂看了一眼聂天。

    聂天轻声一笑,连一丝犹豫都没,就率先踏入。

    随后才是巫寂和祁连山。

    碎星古殿这边的长老和星辰之子,还有其余人,虽然极度好奇,但没有得到邀请,只能停留原地。

    ……

    碎灭战场偏隅一角。

    祁连山领路下,巫寂和聂天两人,倏地将来。

    灰蒙蒙的天穹,本空无一物。

    巫寂一来,灰褐色的天穹深处,渐有绚烂的亮光,一一被点亮。

    很快,一条绚烂的光河,就若影若现地浮出。

    长河中,有璀璨的光烁闪动着,一闪而逝,如记载着,一段段湮灭的历史,代表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过去。

    站在那条光河下,不论是祁连山,还是聂天,都生出时空错乱,在过去、现在,不同空间飘逝的异样感。

    “时间长河!”

    祁连山深吸一口气,凝神看向那条神秘莫测,在无数个传说中出现的特殊河流。

    能进入碎灭战场的强者,千千万万,各族的都有。

    但,有幸能瞧见这条时间长河的,却少之又少。

    能看到,又能沟通时间长河,并且从其汲取力量,筑造领域者,更是几十万年,都不会出现一个。

    巫寂,就是如此特殊。

    “还请你,先离去一阵子。”

    巫寂一点不客气,一抵达于此,就向祁连山下了逐客令。

    祁连山哀求地看向聂天,“以你我交情……”

    聂天摇头,“交情归交情,这次不行。”

    很想见识一下,巫寂以何种手段,沟通时间长河,窥视一下将来的他,无奈下,只能原路返回。

    “半个时辰就好。”

    他消失前,巫寂又冷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祁连山应答一句,就失去踪迹,那条绽裂的空间缝隙,也迅速愈合。

    “你的血脉,能为人突破额外寿龄!”巫寂的眼睛,瞬间就变得明熠起来,“你这小子的血脉天赋,无以伦比,是我从没有接触到的,最奇特的血脉了。”

    “师傅,你果然看到了一切。”聂天笑道。

    “窥视未来,我也没有试过,不敢试,是不知道将会损耗多少寿龄。”只剩下师徒两人时,巫寂敞开心扉,“尤其是元魔大尊、莫珩这种级别的人物,看一眼他们的未来,我都会觉得恐慌。”

    聂天也很理解,“如果不是我的血脉特殊,能为师傅你,额外给予寿龄,你怕是不会答应碎星古殿吧?”

    “当然。”巫寂不否认,“我的寿龄很宝贵,这世间能延寿的东西太少,我不可能为了看一眼将来,把自己的一切葬送掉。”

    “你想要从我们宗门,得到什么呢?”聂天奇道。

    “还没有想清楚,这件事,以后再说。”巫寂开始有点兴奋了,“我只是,只是想试试看,窥视未来,究竟是什么一种经历!”

    “轰!”

    他那独特的时间领域,终于彻底爆发出来。

    流光浩渺,时间领域铺展开来,时间如在顷刻间停顿。

    离他最近的聂天,感觉最明显,觉得这一方天地,如塌陷了一般,时间扭曲,连空间都被影响的即将错乱。

    许许多多的沙砾,在其时间领域中浮现出来。

    沙砾时而璀璨,时而暗淡,和巫寂头顶的那条时间长河,隐隐呼应。

    时间长河,有一条支流,似垂落延伸下来,进入了巫寂的时间领域。

    时间领域中的巫寂,先定住时光,随后不久,他的灰白色头发,渐渐变的全白,脸上的皮肤,变得粗糙干裂,慢慢有皱纹滋生。

    他的寿龄正在往前推进。

    他的两只眼睛,忽地吸纳时间长河中的沙砾,仿佛化为能照耀出世间一切的明灯,能看到过去、现在和未来。

    元魔大尊和莫珩的身影,在他的左右眼瞳中,交替出现。

    两人的战斗迹象,细微的气血和灵力冲突,巨细无漏地,呈现在他眼睛,连聂天都看的清晰。

    然而,这一切也只是仅仅持续一霎那。

    “嗤!”

    巫寂的眼瞳,有细小血管爆裂,鲜血突然染红了他的眼睛。

    血迹,顺着眼睛流淌,他眼中蒙着血光,如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事物。

    他痛呼一声,两手捂着眼睛,指尖的光芒,疯狂注入眼瞳,又有鲜血,从他指缝内,不自禁地渗透出来。

    聂天看着他的痛苦不堪,有心想做些什么,却发现动弹不得,无能无力。

    他只能呆呆地,看着巫寂,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一点点平复自己,抹掉眼角的血迹,时而发出两声可怖的凄厉惨叫。

    如此,持续了十几秒,变得苍老许多的巫寂,竟昏厥过去。

    他一昏厥,时间领域自动解除,那条垂落下来的时间长河的支流,也消失于天穹,悄然不见。

    聂天急忙冲上去,唤醒巫寂,道:“师傅,你看到了什么?”

    “碎灭战场,彻底碎灭了,都死了,进来的人,大多数都死了。”巫寂梦呓般地呜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