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十五章 冲圣

第一千八十五章 冲圣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万域之王最新章节!

    木宗五老,期待地看着赫连雄。

    赫连雄灿然一笑,一个透明的小小瓷瓶,率先由其掌心飞出。

    瓷瓶仅有拇指粗长,里面盛放着碧绿色液体,隔着瓷器,众人都能感应出,那碧绿色液体中,蕴含的精纯草木气息。

    “可是,可是木族独有的太清灵液?”

    木宗王浩明,眼睛陡然一亮,嘴角瞬间多了一丝喜色。

    “不错,正是太清灵液。”赫连雄给以肯定,“太清灵液,能帮助初兰的域,由虚转实。此物,在传说中,只有木宗的一个玄妙天地中,才能采集出来。”

    候初兰都神情动容。

    她显然知道太清灵液的价值,明白此灵液,的确有助于她冲击圣域。

    “还有这枚丹药。”讲话间,赫连雄又取出,一枚漆黑色的丹丸,“紫府天丹!此丹丸,为天级灵丹,蕴含聚魂之力。你在冲击圣域,以魂丝揉炼领域时,紫府天丹能帮助你,更快地聚集魂力!”

    “天级灵丹!即便是只是一品的,也是天级灵丹,确实非凡!”木宗另外一位精通草木药理,也为炼药师的李欣芬,轻声赞叹,“此丹,我都没有能力炼制。赫连雄,这枚丹丸,不会是你义父赐予你,留给你突破圣域时所用的吧?”

    此言一出,众人表情都有些古怪。

    赫连雄也略显尴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紫府天丹,的确是义父所赠。不过呢,我目前还是虚域中期,尚未踏入到虚域后期,离冲击圣域,还有一截距离,暂时还用不着。初兰的突破,就在眼前,就先给她用了。”

    “你现在用不着,以后还是要用的。”李欣芬好言提醒,“紫府天丹价值不菲,即便是你义父,手中应该也没多少。这枚丹丸,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不必,等我要冲击圣域时,义父定然会再赐我一枚。”赫连雄自信满满。

    讲话间,他又取出几物,都是能帮助候初兰,进阶圣域的奇材,只是和太清灵液、紫府天丹相比,价值稍微弱了一截。

    聂天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赫连雄献宝地,将一样样天材地宝取出,呈现出来。

    皇津南低声打趣,“聂天,我看那赫连雄,怎么一副把你当情敌的架势?你在乾元星域的时候,莫不成……追求了候师姐不成?”

    娄红烟眼神也很古怪。

    赫连雄爱慕候初兰一事,整个五行宗人尽皆知,同为神子神女,两人还时常拿这件事来调侃候初兰。

    以前,也有人倾慕候初兰,可当赫连雄冒头后,很多人都识趣地放弃。

    因为,无论是身份地位,境界修为,那些人都不及赫连雄。

    聂天身为碎星古殿第七位星辰之子,风头正劲,倒是和赫连雄势均力敌……

    “胡说八道。”聂天一脸无奈,“赫连雄那家伙,只要看到谁和候师姐走的近一点,只要是男的,似乎就是这么一副嘴脸。”

    “你小子,好像在某些方面的风评,也不咋地,赫连雄会多想,很正常嘛。”皇津南阴阳怪气地讽刺。

    “我什么风评?”聂天一呆。

    “碎灭战场时,你携两美同行,殷娅楠和穆碧琼都是美女,和你的关系就不一般。”皇津南嘿嘿怪笑,“我可知道,你还有一个名叫董丽的未婚妻。不久前,在虚灵教时,裴琦琦那丫头,看你的眼神,也有点古怪呢。”

    娄红烟低声道:“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碎灭战场时,她还没有认识聂天,自然不知道聂天身旁始终跟着殷娅楠和穆碧琼,给皇津南这么一说,她转念一想,立即觉得聂天有点不堪了。

    “你别污蔑我好吧?殷娅楠和穆碧琼,只是同伴罢了,没什么特别关系!”聂天低喝。

    他们窃窃私语时,候初兰和赫连雄还在争执,赫连雄坚持,要将他特意收集来的宝物,交给候初兰突破圣域。

    候初兰并不想要。

    好半响后,候初兰被他纠缠的有点烦了,才将太清灵液收下,不耐烦地娇喝道:“紫府天丹,还有你拿来的其它东西,你自己留着吧。紫府天丹,我手中也有,不劳你费心。至于破壁丹,还有别的东西,我全部都有!”

    赫连雄终不再坚持,只留下那一瓶太清灵液,其余宝物乖乖收起。

    “你呢?”他斜了聂天一眼,挑衅地扬声喝道。

    “我?”聂天指了指自己,干笑一声,说:“空手而来,什么都没带。而且,候师姐还说过,只要我人来了,不论有没有帮上忙,都有厚礼相赠,可是如此,候师姐?”

    候初兰含笑点头,“你人来就行。”

    “你手段还是厉害啊!”皇津南大呼小叫,生怕赫连雄听不见。

    赫连雄脸色铁青,“初兰,你……”

    “你闭嘴!”候初兰瞪了他一眼,“你再啰嗦,惊扰我的客人,就带着太清灵液滚回通天阁吧!”

    赫连雄恶狠狠地,瞪了聂天一眼,果然安分下来。

    其余木宗的五位老人,则是一肚子讶然,不清楚为何候初兰要特意请聂天到来,还要给予厚礼?

    “这聂天,仅为灵境罢了,连虚域都没有进阶。他,何德何能,可以帮助到初兰破境?”

    “奇怪,真是奇怪,为什么要找他来?”

    “在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五老暗自腹诽,满心疑惑,不明真相。

    事实上,就连候初兰自己,都只是本能地觉得,聂天有助于她突破圣域,然而具体如何,她也无从得知。

    所以,先前五老询问时,她也给不了合理解释,只能含糊其辞。

    “我破境之地,就是这里了。”候初兰深吸一口气,示意众人稍稍远离,她在山盘坐下来。

    乾元星域时,聂天见过的,她那独特的草木之域,缓缓铺展开来。

    生机盎然的虚域中,有一翠绿湖泊,湖泊中植满莲花,湖中有岛屿,岛屿上青竹茂密。

    忽有青绿色烟雾,从湖泊袅袅升起,渐渐弥漫其虚域,令人视线模糊,已瞧不真切内部场景。

    周边,比灰幕森林浓郁十来倍的草木精气,缥缈而来,如云簇,一一消融进她的虚域。

    虚域深处,候初兰的身影,时而显现,时而消失,如虚幻的神明仙人。

    木宗五老,如临大敌,分散在候初兰虚域各角,暗自动用自身力量,帮助她聚涌附近精纯的草木之力,加速她融入虚域。

    “冲圣,如此大的事情,木宗的宗主竟然没有亲临?”聂天嘀咕。

    候初兰,乃木宗之主的亲传,只要不中途陨落,注定是要成为木宗未来的主人。

    她的破境,伴随着诸多凶险,一个不慎,都可能魂消身灭,木宗之主没过来保护,有点说不过去。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亲临?”皇津南低笑。

    聂天愕然,“她在?”

    “如此大事,她岂能不在?”

    “木灵域乃木宗之地,此域,以她高深莫测的境界修为,只要想看,想听,想知道的,哪里能逃脱她的法眼?”皇津南理所当然地说:“候师姐的破境,关键时刻,需要她的时候,她自然会出现。”

    聂天愣了下,瞬间了然。

    木宗之主名叫陆羽馨,神域后期,如此修为和境界,只要人在木灵域,此域的一举一动,她有心探察,确实能尽收眼底。

    诸天万域,芸芸众生中,在草木之力的认识上,只有木族的大尊,才能与其比拟。

    有她坐镇于此,候初兰冲击圣域,岂非万无一失?

    “蓬蓬蓬!”

    候初兰的草木之域中,滚滚的天地灵气混杂着草木精气,引发异变,轰隆隆爆鸣。

    一根细长青竹,由其域中岛屿,不断拔高,青翠欲滴,晶光熠熠,神异不凡。

    聂天眺望,只觉得体内的那一棵圣灵树,都被触动。

    “那青竹,恐怕就是扎根于候初兰草木灵丹内,一株天养级的异宝!”聂天瞬间明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