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三章 第三魂卫(三合一)

第二十三章 第三魂卫(三合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斗战狂潮最新章节!

    源自于命运石滋润的精神力绝对带有着跟任何法则对话的条件,仿佛成为了融化凛冬冰雪的那抹春阳,王重分明看到她那冰冷冷的、机械般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仿佛有了灵光,在刹那间清醒。

    这绝不是一双绝望的眼睛,而是像曾经的小王重那样充满了希望和抗争,在和命运的抗争中从不放弃,哪怕被冰封万年,当融化的那一刻,她依旧还是原本的色彩。

    “大哥哥!”她在挣扎着,似乎想要逃出某种牢笼,可这样的挣扎只维持了一瞬。

    轰!

    一簇巨大的冰晶火焰从那火柴棒上猛然燃烧了起来,不断往外翻滚的冰晶花火在刹那间就已经燃烧到了火把大小,且带着一种狰狞,仿佛有一张五官苍白模糊的人型脸在那冰晶的花火中闪耀、癫狂。

    手举着火柴棒的小女孩则是在刹那间变得僵直,眼中的那丝挣扎化为了更加机械冷漠、甚至带着一点疯狂的眼神,仿佛被冰晶火焰中的那张疯脸所同化。那略显稀松的淡黄色长发猛的一下就全都倒竖了起来,在空中疯狂飘舞,整个人也直接离地悬空,四周的冰雪在刹那间疯狂汇聚,有诺大的、无穷无尽的能量从小女孩的身上散发出来,形成狂风、夹杂着四周的风雪,天地色变!

    “好冷,好冷,好冷啊~~~~你是我的!你们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燃料!”

    那张疯狂的脸在花火中尖叫着,而下一秒,小女孩的手已经举着火柴棒朝王重闪电般移了过来,所过之处,连空气都仿佛要被冻结,在空中拉出一条不可思议的冰线!

    王重和她隔得本来就近,这一递本就近在眼前,根本来不及闪避,心中骇然的同时,却猛然见得小女孩的身子微微一颤,举着火柴棒的小手在空中猛然停顿了一下。

    她原本已经被同化得疯狂的眸子中闪现出一丝急迫和坚持,在与那疯狂对抗。

    “你竟然敢反抗我!为了这个凡人你竟然敢反抗我!”火柴棒中的冰脸癫狂怒吼,四周大雪纷飞,汇聚的冰雪在此时变得更加疯狂,灌注到火柴棒上,成为它的能量和燃料,非但让整根火柴棒迅速的壮大,变得犹如是一根粗大的火把,连同顶端的冰晶花火都在这时壮大得无与伦比,一种仿佛要左右整片天地的意志降临,要摧毁小女孩的抵抗。

    王重知道,这是生死瞬间,真正控制着这个秘境的不是小女孩,而是火柴,如果让火柴彻底摧毁了小女孩的意志,那他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一张宽阔的黑白棋盘从王重的脚下延伸了出去,瞬间遍布了整片街道。

    主宰法像!

    早在沙漠中时王重就已经有过规则碰撞的经历,规则力量的碰撞无外乎看两点,层次和类别,但有点,法则基本上都是孤独的,有极强的排他性,也就是主宰法像肯定平衡不了这样级别的存在,但一定可以干扰!

    火柴的意志正在同化着小女孩的意志,只有当它们二合一,才是这片天地的主宰,才会完美得无懈可击,可此时此刻,双方却正处于一个对抗的阶段,小女孩处于明显的弱势,但却抓到了这股新加入的、微弱的平衡契机,这点力量虽然远远不足以抹平她和火柴棒之间的意志差距,可它却真实存在,虽然无法削弱火柴棒或者小女孩分毫,但却是介入了这规则之中,成为了打破两者之间那种共生体关系的第三者。

    王重把到了嗓子眼的血硬生生咽下去,这种破坏的反噬力对他来说更为严重,只是这时也顾不得太多了。、

    啪!

    就在这时沙拉曼达出手,他的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缠绕住了小女孩,趁着这瞬间的空隙硬生生的把小女孩拉走,实体的分离让两者间的共生和意识通道被切断,小女孩那几乎快被同化的癫狂眼神瞬间清醒过来,王重接着飞过来的小女孩一把抱在怀里飞快的撤退。

    整个世界都为之产生了变化,温度似乎不再下降了,而且那像是要把一切掩埋的大雪竟然停了下来,而与此同时的另外两个位置,和艾俄洛斯正对峙着的小女孩消失了,拉着木子正在燃烧着生命的小女孩也同时消失了。

    那边两人都是瞬间从那种绝望的对抗中回过神来,猛然一惊,紧跟着就听到天空中响彻着如同雷鸣一样的暴吼。

    “背叛我!你这个卑微的畜生竟然敢背叛我!你们都得死!”

    巨大的火柴棒陷入了癫狂之中,冰晶花火并没有因为四周环境的改变而又丝毫的削弱,反倒是绽放得更加的绚烂,带着一种更恐怖的极寒,将它周围方圆十数米内的空气凝结,与四周正在复苏的大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它漂飞起,绽放着冰晶的火焰疯狂的朝着小女孩冲来,王重哪儿敢大意,头也不回的全力跑,在维度世界以貌取棍是要倒霉的,不管这玩意是什么形态,但它是这片秘境的核心,就不是他能对抗的。

    “沙拉曼达!”

    面对这恐怖对手,王重哪敢大意,刚刚有点眉目的“速度回路”全力开启,哪怕是有寒冷的凝滞也跑的飞速,而与此同时,沙拉曼达的黑铁锁链也是眨眼间穿梭而出,燃烧着炙白的熊熊烈火,组成一张宽大的铁索网,朝着火柴棒笼罩上去。

    黑铁锁链上燃烧的火焰在接触到冰晶的瞬间就已经被冻结,甚至能看到那冻结起来的火花,还保持着跳跃时定格的姿态,只是从原本炙白的火焰色彩转化为了冰晶之色,闪闪发光。

    且这种冻结还在刹那间就完成了蔓延,那股冰晶的色彩沿着黑铁锁链直接往上,毫无抵抗的将操控着黑铁锁链的沙拉曼达都一起完全冻结死,成为一座冰雕。

    黑铁锁链的网阵也在接触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布置,可却没有起到它应有的效果,那极具韧性的、连噬心猿王和鬼浩费尽力气都无法挣动分毫的黑铁锁链,在被冻结之后却脆弱得就像是一根普通的冰柱,被火柴棒轻易撞破,寸寸粉碎、势如破竹!

    可与此同时,第二道拦截也到。

    那是一抹黑色的身影,从虚空中掠出,仿佛闪耀的黑电在这冰霜的世界中拉出长长的轨迹。

    飞踏的马蹄和那黑亮的长枪伴随着一种要灭尽天下、冲破一切的气势横击,碎雪飞扬!

    还~~我…………

    呼啸的声音竟然嘎然而止。

    轰!

    恐怖的冲刺撞击几乎要将火柴棒掀翻,巨大的冰晶花火在这冲击中竟然被震落了不少还在绽放的花瓣,失去了小女孩的火柴棒似乎也失去了原本两人合体时的那种恐怖物理防御,它只懂得进攻。

    这强横的一击固然是让它难受,甚至小小受创,但这却并不代表对方的攻击就和它处于同一水平线。

    咔咔咔咔咔!

    接触到火柴棒的枪尖在那瞬间的冲击能量释放后就被冻结了起来,并迅速将这种冻结蔓延到无头骑士玻尔桑切斯的全身,且不止是玻尔桑切斯的本体,连同他冲刺时的那种冲击力余波,竟然都形成一根根穿刺的冰晶线条被冻结了起来。

    而紧跟着就是燃烧!

    不同于被冻结后就没有去搭理的沙拉曼达,无头骑士带给火柴棒的感觉是那种强大精纯的能量体,而且刚才那瞬间的创伤,让它需要补充,竟将冻结的无头骑士转化为了它的养分和燃料,肉眼可见那冻结起来的身体竟然在开始‘燃烧’,就像不停翻动的冰晶花火一样,燃烧着玻尔桑切斯的所有能量。

    而此时,第三道攻击也冲刺了过来,那是一只燎原的火凤,横扫着地上正在融化的冰雪,势不可当的朝着火柴棒冲击过去。

    轰!

    被火柴棒强行拽住吸收的玻尔桑切斯在这冲击的浪潮中被强行分离,吸收中止,而巨大的火凤能量爆发,则是让前方瞬间化为了一片巨大的火海。

    凤翅九天!

    王重不知道艾俄洛斯和木子的情况,必须抓紧一切机会拖延,然而沙拉曼达和无头骑士争取的一丝机会,在下一秒化为乌有,瞬间的寒冰蒸腾,一切都被冻结。

    沙拉曼达和无头骑士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但最终还是绝对的力量差,奶奶的,王重越来越感觉自己怎么到了英魂期更加废柴了。

    疯狂的火柴棒呼啸着已到眼前,跑是跑不了了,王重咬着牙,干吧,强行凝聚魂力,但是使用主宰法像的碰撞真是罕见的让王重受了内伤,魂力竟然散了,而就在这时,一直被王重保护的小女孩竟然挣脱了出来,向前一步迎上了疯狂的巨型火柴。

    轰……

    天崩地裂的巨响,王重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疯狂火柴那如同海啸一样铺天盖地的寒浪狠狠的撞在了小女孩的冰墙上,斜向上冲向天空,如果只是旁观者,真的是蔚为壮观,只是小女孩再次承受了这一击也是倒飞出来撞在王重身上一起滚了出去。

    离开火柴的小女孩和离开小女孩的火柴都是有破绽的,但问题是,火柴才是这片秘境的控制者。

    显然秘境意识怎么都没想到,小女孩竟然敢跟它动手,有人竟然可以干扰秘境的规则,无论对于任何一种秘境意识,这都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作为存在的强烈“求生欲”,最可怕的就是这种,任何干扰秘境的东西都必须毁灭!

    火柴变得更加粗大,携带的寒浪更加汹涌,整个秘境都在摇晃,王重紧紧的抱着小女孩,死亡的感觉已经彻底笼罩。

    就在此时,一声爆喝从空中响起,但见在那城市上空、阳光闪耀的地方,一道高大的金色身影如同战神般从天而降。

    轰!

    天崩地裂的巨响,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陷坑,王重抱着小女孩直接被气浪掀飞了,大坑之中,艾俄洛斯就像太阳神一样耀眼,看得王重相当无语,这家伙怎么就能这么风光,任何时候都有这种范儿,奶奶的,自己好惨。

    轰轰轰轰~~~

    没有了小女孩的绝望防御,任何对手都不是艾俄洛斯所惧怕的,越强越好,越刚越好。

    艾俄洛斯和巨型火柴开始了对轰,完全是不防御的对杀,看谁能弄死谁,天空中响彻着艾俄洛斯一往无前的咆哮和火柴的嘶吼。

    王重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刻他真觉得艾俄洛斯绝对不是一般的天魂,就算是天魂的战士也不会像他这样不要命的战斗,而且身上的魂力真的是越战越强,绝对是怪物中的战斗怪啊。

    木子的身形出现,他的速度要比艾俄洛斯慢不少,但也不晚,至少可以替王重抵挡一下罡风,木子看了看窝在王重怀里的小女孩,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他似乎也明白了,对付绝望,并不是加入绝望,而是给与希望。

    木子并没有帮忙的意思,只要不是完整的秘境力量,艾俄洛斯真没什么怕的,老艾其实也挺郁闷的,明明自己最强的,可每次都拖后腿,终于有展现的机会,艾俄洛斯真的是要把对方爆锤成炸,反正也是维度秘境,完全不压制力量,整个人就像是恐怖的战斗机器,从开始的相持已经开始压着火柴打了,而且魂力不断攀升,像是永无边际。

    最终随着可以贯通天地的一拳,火柴爆裂,炸成了漫天的碎晶,在天空的照耀下给出最后的光点,小女孩只是仰望着天空,露出了灿烂的危险。

    她解脱了。

    生物吗?

    这是维度意义的片段和记忆,但是对于她来说确实承受着悲哀,可是今天她感受到了温暖和解脱,为了这一刹那,她愿放弃永恒。

    随着火柴的破碎,秘境的寒气逐渐散去,小女孩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她也是这个秘境的一部分,秘境消失,她也会跟着消失。

    望着小女孩的笑容,木子感觉心都要碎了,到了木子这个层次,他们看待“生命”的意义都是不同的,这个小女孩跟他的灵魂一模一样,天煞孤星。

    “大哥哥,你好温暖……”

    小女孩在王重的怀里舒服的噌了噌。

    木子忽然抓住了王重的手,“王重,救救他,艾俄洛斯,你有没有办法,不要让她就这么消失,不要!”

    为什么每次刚刚看到希望,就是绝望,如果这样,那为什么就不要给希望,给了希望又夺走,才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而这一幕,木子经历了太多太多,已经快要崩溃。

    艾俄洛斯沉默,如果让他面对一百个这样的敌人,他不会后退,但有些事情他无能为力。

    王重望着即将消散的小女孩,忽然脑海灵光一现,他的精神力既然能给她温暖,或许……

    精神力涌入,老天保佑,命运石的奇妙作用能发挥出来,然而这次精神力并没有带来更多的变化,小女孩的烙印在这个秘境,而这片秘境的核心已经消失,她的载体已经不存在了,消失是……

    就在这时,王重掌握的第三块黄金石板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命运石第三位面发出了共鸣。

    小女孩逐渐消失的身体渐渐稳定下来,第三块石板,五行之水,第三魂卫——爱丽丝。

    …………

    火腿肠的出口定点在了第五维度那座金字塔的废墟外,刚刚还是在那漫天冰雪的世界,现在转化到了炎热的沙漠中,却只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温暖和舒坦。

    此时三人对望一眼都露出了微笑,尤其是木子,他从没有这么开心过,第一次,他没有在品尝绝望和痛苦,真的是存在机会,所以说,王重就是那个改变命运的人。

    小女孩成了和沙拉曼达、无头骑士一样的存在,坦白说,王重不知道这是束缚还是解脱,或许未来力量变强的时候会有办法吧,有一点可以确定,辛巴很开心,他终于有一个正常的朋友了。

    至于收获,那两人本就不是在乎外物的修行方式,体会思维的触动让他们突破修行的极限才是这两人所在乎的,这一战很痛快,经历过了灵魂的拷问,两人显然都对自己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那种东西分享不了,但却是最重要的收获。

    特别是艾俄罗斯,连环秘境到这里终于是告一段落了,这一路的经历过来,他的收获才是最大的,就连王重和木子都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比起上次征战小屋皇后时要更强大、深邃得多了。

    “我要回去好好体会一下此行所得了,下次再碰面,我会更强,你们也要加把劲。”艾俄洛斯的脸上充满了笑意。

    “我要回沙漠做点事儿。”木子说道,黝黑的脸上多了一丝平和,既然命运已经被打破,他想做点以前不敢做的事儿。

    “我的赶快回圣城,天讯快被打爆了,肯定有急事,兄弟们,下次见,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

    艾俄洛斯和木子相识一笑,“这小子,看来就我们两个了,来,不醉不归!”

    武皇城尖叫酒吧,赏金猎人们正情绪高涨的吹嘘着他们的本事,嘴巴一开一合,一段段令人咋舌的传奇经历就在酒吧的音乐声中流畅而出,吸引着一些青年的关注,他们津津有味的听着,恨不能成为那些赏金猎人们中的一员,然而,猎人们的目的可不是这些傻大个,而是零散坐在酒吧里的女人们,寄希望可以通过谈吐吸引她们的主意,然后发生一段美妙的,真实的故事,而且免费!

    “丑老板!有没有活?”

    一个年迈的老兵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吧台前,要了杯最烈的酒,就询问起来。看得出来,他才刚刚交割了任务,但一刻不停,就又想要出去。

    化妆成丑老板的马东露出了一个仿佛才杀了人的笑,一阵沙哑的声音从他喉咙里面吭哧吭哧的响起:“最近就只有地下有活干。”

    “地下?又是鬼家的活?鬼家和赵家最近疯了吗?”老兵皱起了眉头。

    “干或不干?”马东沙哑说道,放在吧台上的手,比划了一个数字,一个几乎没有佣兵会拒绝的数字。

    “操蛋!定金有多少?”

    “别人,一成,你,可以有三成。”

    “该死的!记上我的名字,干完这一票老子就退休!”和鬼家扯上关系,显然是不明智的,但是人总是会遇到没有选择的时候。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酒吧热闹起来,然后又渐渐冷清到只剩下几个老酒鬼的顾客在他们的老位置借着酒精带来的模糊感觉打发着痛苦麻木的人生,有的时候马东觉得他也会这么堕落下去,总有一天会忘记一切。

    马东站在吧台前,将酒杯一个个拿出来,又一个个的擦拭好放起,循环反复的做着,这是丑老板的习惯,也是他现在思考问题时的惯性,如果是以前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叮铛,酒吧的门被人推开,马东抬头看了一眼,他擦拭着酒杯的动作微微一滞,才又恢复了正常。

    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能让马东有波澜的事儿基本找不到了,但有个人确实是例外。

    一个女人。

    米拉米!

    米拉米还是米拉米,却也不再是米拉米,曾经皎好青涩的小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高雅,看得出米拉米过的挺好,准确的说,非常好,精气神一眼就能看出来,身材也比以前更加丰满,膨胀高耸的爆炸曲线,深邃的事业线,像是埋藏着诱人的宝藏,吸引着男人们的好奇心与荷尔蒙,可脸上偏偏又是一副高不可攀。

    马东想笑,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杯龙舌兰。”

    米拉米坐在了马东面前敲了敲桌子说道。

    马东娴熟的从吧台下面拿出酒杯,倒上了龙舌兰,然后推到了米拉米的面前。

    米拉米抓起酒,一饮而尽,“继续。”

    马东平静的再次倒上。

    米拉米看着新倒上的龙舌兰,良久,几乎就在马东以为她是不是忘记自己有一杯酒时,她就又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又说道:“继续。”

    于是,一杯接着一杯,米拉米每次都是一饮而尽,但却喝得并不快,当她喝完第六杯龙舌兰时,酒吧里面的最后一个酒鬼也离开了,只剩下她还坐在马东的吧台前面。

    (伙伴们,三合一,继续求一张保底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