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二章 再战童话秘境

第二十二章 再战童话秘境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斗战狂潮最新章节!

    这个时候,木子那边来消息了,童话秘境的第二次探险要开始了,艾俄洛斯已经弹谈过路了,结果当然是有点惨,三兄弟决定再次联手,而王重闭关也闭的发疯,正需要这样的地方给点灵感,一旦遇到危险,怎么都有艾俄洛斯这个大个顶着。

    因为王重的胜利,流浪旅团的财务状况好多了,拓荒令也都不在话下,不过奥斯卡还是提醒王重最近最好待在圣城里,因为最近一直有风传圣地要有大动作。

    有些消息虽然上层不说,但一些动作还是隐瞒不住的,奥斯卡这种老人肯定是有渠道,圣城倒还好,可是联邦在第五维度的各大维度基站正在频繁调动军队,这种都代表着一种迹象,圣地很可能是要发动圣战。

    “如果真的有圣战,我们流浪旅团还是有机会争取一下的。”即便是奥斯卡的眼神也充满了向往,“想当年在皇廷的时候跟随过一次圣战,不亲身经历永远无法用言喻形容圣地的强大。”

    旁边流浪旅团的其他人显然已经从奥斯卡这里听说过了,小眼睛兴奋的凑过来:“那可是圣战呐,只要参与其中就足够吹半辈子了。”

    奥斯卡呵呵一笑:“我们是圣徒,说白了都不是正常人,圣战可以一鸣惊人,也可能回不来,但那里的机会无法想象,问题是,我们有没有资格去,所以最近要把任务做好。”

    这些事儿都是交给奥斯卡的,王重到没有过多的去想,能去就去,不能去也没办法,圣战这种事儿完全是上层的决策,说穿了就是——征服!

    人要获得资源,圣地也要获得资源,而圣地的需求就是征服一个又一个的维度世界,这种决策的高度可不是一个圣徒可以琢磨的。

    在中转站和流浪旅团的人告别,直接转去上次沙漠金字塔的坐标,这边倒是成了三人联络的准确地点,漫漫黄沙天地中,火腿肠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东张西望,不消说,这是木子放在这里接王重的。

    “哇咔咔,我的一号坐骑!”辛巴迫不及待的就从王重魂海里钻出来,比起傻乎乎的大白,辛巴显然对变身后威风凛凛的火腿肠有着格外的喜好,直接就扑到火腿肠的头上。

    面对这家伙,火腿肠似乎也是认命了,挣扎都懒得挣扎,纯粹当它不存在,只是讨好似的冲王重摇了摇尾巴。

    “带我们过去吧。”王重笑着说。

    火腿肠一声嚎叫,身体变得越来越大,就像个发涨的面团,辛巴像是滑滑梯一样从它头顶上溜达下来

    “走了走了!超级传送开启!”辛巴兴奋的大喊着。

    火腿肠则是大口一张,直接将王重和辛巴都吞了下去。

    尽管已经坐过了一次这古怪的传送,但被直接吞掉还是感觉怪怪的,四周都变得漆黑,尽管没有动弹,却也感觉身子正在不停的前行,直到正前方有一个长方形的门括微微透光,然后打开来,将火腿肠、王重和辛巴一起送了出来。

    艾俄罗斯和木子正在棺材旁边等着呢,此时感觉到棺材中透出的光亮,木子和艾俄罗斯眼神微微一亮:“来了。”

    入眼处是一片白茫茫的城市,整座城市都已经被大雪覆盖,处处可见凝霜的冰雕,辛巴从火腿肠带着温热的口中被吐出来,瞬间就被这四周的严寒激得打了个喷嚏,伸手搓着它自己的胳膊,不停的跳脚:“靠,好冷!受不了受不了!”

    别说辛巴了,就算王重都感觉到有一丝寒意侵入,这四周温度恐怕至少在零下五六十度的样子,需要消耗相当的魂力要对抗,艾俄洛斯倒是老样子,精神百倍,赤裸着上身,展示着绝对傲人的身材,丝毫不在意这点寒气。

    “好久不见。”艾俄洛斯笑了笑,伸出手和王重用力的抱了抱:“咱们三兄弟又聚到一起了。”

    老规矩,三兄弟聚首先吃吃喝喝,然后在干正事,木子是最开心的,大口的嚼着王重又是大包小包带来的火腿肠和零食,三人在这冰霜之城的外面稍作整理。

    从地理上看,这是一片有些年代的人类旧文明城市,格局虽然不小,但四周没有巨大的城墙,处于一片平原中,房屋大多也都是平房,并没有什么遮挡视线的东西。能看到在这座城镇中央处有一个独特的建筑高耸,在漫天的雪花中若隐若现。

    “那是冰霜城的中心教堂,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可以当作一个轴心坐标来看,方便大家辨认。”

    艾俄洛斯在介绍着这边的情况:“这是一片死城,没有繁多的怪物,只有一个拿着火柴棒的小女孩,她应该是这片冰霜城的秘境核心或者说规则幻化,我碰上过一次,问我要不要火柴,我当时选择了要,可结果当那火柴燃烧起来时,燃烧的是我自己的魂力和生命力,持续不断、无法摆脱,而且消耗速度特别快,直到我完全逃出这片秘境才缓和下来,事后我也是足足恢复了好几天……”

    艾俄洛斯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深知他实力的两人都是暗暗心惊,知道艾俄洛斯是那种魂力和生命力近乎无尽的妖孽,可当那火柴燃烧的规则判定出现,连他都都顶不住那种燃烧时的消耗只能狼狈而逃,而且还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足见那燃烧魂力和生命力的判定有多么恐怖,换成自己恐怕瞬间就会被燃烧殆尽了。

    “那小女孩应该就是破解这个秘境的关键,我们这次的目的也就是要降服她。”

    “不能直接击倒她吗?”木子问。

    艾俄洛斯摇了摇头:“我上次逃跑前尝试了一下,虽然未尽全力,但攻击无效,感觉是近乎规则判定的东西,我完全无法破防,比第一层的老妖婆还变态。”

    连艾俄洛斯都不能破防,王重和木子就更不要想了,木子点了点头。

    “那如果这次遇上,我们选择不要?”王重问。

    “感觉没那么简单……”艾俄洛斯还是摇了摇头:“当问话开始时,我感觉自己似乎是受到了某种迷惑,那个问题仿佛是映照进了灵魂,让我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是参照本心最直接的回答。这次我会注意回答时强控自己的灵魂意识,但能做出什么样的回答,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王重和木子都是立刻就明白了,艾俄洛斯并没有吃透规则,甚至都没有试探出那个小女孩的能力方向来,这也是他给王重和木子发消息时不太确定的原因。

    “那只有大家见机行事了。”

    艾俄洛斯点头:“这次的城市跟上次有点变化,更大了,我们分头行动,你们发现了别出手,发信号让我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破绽。”

    经过了上一次的交手,显然艾俄洛斯还是有点筹码的。

    三人分别选了一个方向开始行动,城市像是无边无际,他们吃了半天那个奇怪的小女孩都没有出现,显然是需要他们去寻找,城市的低温对一般人可能是致命的,对他们还不算大事儿。

    辛巴已经主动钻回了王重的魂海,傲娇的辛巴还是怕冷的,之所以让王重来,艾俄洛斯和木子都感觉这种地方似乎都不是靠硬来就行的,而王重简直就是福星宝宝,有他在的时候运气就会特别好,只是这次艾俄洛斯也特别叮嘱不要动手,因为王重不怕吸收型的生物,但这里的怪物并不吸收,而是寒冰系的直接杀伤。

    在这种极寒的情况下,沙拉曼达能够探查的范围也比较小,三人渐行渐远,城市并不是循环,似乎故意把三人引导到更远的地方,天空依然下着永远不会停的雪,雪似乎也越来越大了。

    大约二十多分钟,王重装过一栋楼,哈了口气搓了搓手,正要继续,却猛然看到正前方的街道上有一个孤零零的、单薄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里,她穿着一件那种麻布短裙,光着脚,一头略显有些凌乱的头发,加上她那张脏扑扑的小脸,像足了那种流落街头的不幸孩子,没有任何的攻击反应,可是王重却打了个冷颤,因为对方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他,那一刹那汗毛矗立。

    下一面王重一脚踢向身边的房子,他要制造大动静提醒艾俄洛斯和木子,但是加了力量回路全力的一脚却像是提到了钢板,王重的脚一阵生疼,魂力全部被吸收,而那单薄瘦小的小女孩已经瞬间越过几十米的距离,来到了王重的身前,像幽灵一样。

    两人面对面,一下子时间和空间仿佛都静止了,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小女孩的呼吸有点微弱和仓促,虽然有点脏乱,可是看得出很可爱,只是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干瘪,那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望着王重,似乎随时都能掉下眼泪,王重的心为之一紧,肯定是精神攻击!

    但是却发现身体像是被冻僵了一样无法反应,该死的,还是被控制了,小女孩也打量着王重,怯生生的举起了手,一根干巴巴的火柴出现在她手上,缓缓递给王重,王重心里恶寒,这火柴有问题!

    响起艾俄洛斯的警告,这个时候应该跑,可是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根本动不了,奶奶的,艾俄洛斯的情报有误啊,他能跑是因为他是天魂期,自己才是个英魂期,拿命跑?

    空中的雪花停止了,密密麻麻的悬在空中,布满整个背景,小女孩已经贴近了王重,呼吸还冒着寒气,完全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她的话去让王重陷入了绝地。

    “大哥哥,你要买我的火柴吗?”

    ………………

    此时在面对着这个问题的可不仅仅只有王重,在王重遇到的时候艾俄洛斯和木子也几乎同时遇到。

    再次面对,艾俄洛斯没有丝毫迟疑狠狠一跺足,他速度奇快,小女孩来不及像阻止王重一样去阻止他,恐怖的巨力狠狠穿透地面,震得地面龟裂,‘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回荡声直接穿透整座城镇!

    王重和木子肯定能第一时间听到并且赶来,艾俄洛斯心中的念头刚刚转完,那来自灵魂的声音就已经响起。

    “先生,你要买我的火柴吗?”瘦小的身影举起了那根干巴巴的火柴,看着艾俄洛斯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渴望和迫切。

    问题深入灵魂,根本就不是正常情况下,等你意识反应和大脑思考过后,再通过嘴说出来,而是直接和你的灵魂对话,没有思考的步骤。艾俄洛斯无比清楚这一点,早在看到小女孩的那一刻就已经强行坚定自我意识,毕竟的顶尖的天魂高手,有意识的针对防范下,灵魂在略微一下挣扎之后,竟然如他所愿般做出了和上次不一样的回答。

    “不买!”艾俄洛斯脱口而出。

    灵魂的魅惑只是一瞬,话音出口,艾俄洛斯就已经完全清醒,也是暗暗庆幸,总共就只有两个不同的选择,只要一对比,就一定能有一个准确的结果。

    记得上次答应买火柴之后,那根火柴就瞬间和自己的灵魂建立起了一个无法断开的奇异纽带,不停抽取着自己的生命力和魂力进行燃烧,而这次却不一样。

    对面的小女孩脸上流露出失望乃至绝望的神色,没有人买她的火柴,她记得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瘦小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与此同时,以那小女孩为中心,方圆数百米内的温度开始瞬间骤降,刚刚感觉静止下来的世界猛然‘活’过来了,而且开始‘膨胀’!

    那原本只有豌豆大小的雪点冰花,此时竟然猛然变得如同鹅毛般大小,且每一片雪花都闪闪发亮,透着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致命寒气,温度疯狂的降低,大有朝着绝对零度冻绝一切的势头二区,强如艾俄洛斯也是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极寒,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感觉身体在这恐怖低温中变得微微僵硬,连魂力运转都随之变慢。这还只是感受到周围的低温,如果是直接接触到那有着极寒恐怖的鹅毛大雪,就算艾俄洛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不受影响。

    所幸这片大雪笼罩的范围似乎并不太大,仅只是凝滞在方圆数百米范围内,艾俄洛斯直接抽身爆退,想要先脱离出这片区域,区区几百米范围的直线距离对他的速度来说不过只是一眨眼的事儿,可就在他身影刚刚启动的同时,小女孩一闪身也从原本的位置消失不见,紧跟着就已经出现在了艾俄洛斯撤退的身后,拦住他的去路。

    艾俄洛斯抬手便是一拳极致的爆发,习惯之极的战斗方式,想让天地之力汇聚到他的身体中,可在这片鹅毛大雪笼罩的空间中,艾俄洛斯却发现自己连一丝一毫的天地之力都汲取不到,这片区域就好像已经成为了小女孩的独有领域,受到她完全的掌控。

    砰~~

    拳头砸到了一面看不到的盾墙上,震得这片空间都隐隐震颤,却没有伤及那无形墙壁后的小女孩分毫。

    只这一耽误,一片鹅毛大雪已经落到了艾俄洛斯的肩上,不同于外界那种还能感受到温度高低的所谓低温,当雪花接触到身体的瞬间,艾俄洛斯感觉到的是一种彻底的‘死寂’。

    冻结,凝结一切,不止是外在形态,连同内在的魂力、身体细胞,乃至组成细胞的原子分子,一切的物质!

    这已经超出了寒冷的定义,绝对零度!

    艾俄洛斯只感觉全身在这瞬间都已经完全僵硬了,那股将要冻结一切的力量直接沿着他的身体躯干钻进了浩瀚的天魂魂海,仿佛想要将他的魂海都在瞬间冻死!

    轰!

    这寒意只是来的太快,快到差点没反应过来,此时一股反抗之力从魂海中猛然爆发,犹如喷薄的火山口,激荡喷扬,对抗着那无孔不入的寒气,竟然将之强行驱退了一分。

    “没用的。”小女孩的声音已经变了,不似之前那怯生生的样子,而就如同这四周的严寒一样冰冷,脸上也充斥着一种无穷的怨恨和凄凉的绝望,她冰凉的小手轻轻按在艾俄洛斯的拳头上:“没有火柴,我们都要死……”

    艾俄洛斯哪还有功夫听她在说什么,疯涌的魂力与身体中那恐怖寒意的对抗在眨眼间就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相互拉锯抗衡,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

    哗哗哗哗。

    空中的鹅毛大雪已经变得如同人的手掌大小,只是眨眼间便已将艾俄洛斯和小女孩彻底吞没!

    木子的情况比王重和艾俄洛斯好不到哪里,甚至更糟,艾俄洛斯的两次回答虽然不同,可当问题出现时,他所感受到的都是一种浓浓的挑战意味,他的回答其实更自主、更强硬,只是想要征服对方,不管是用武力还是别的什么,这种充满了蓬勃生机以及希望斗志的意志,和小女孩总是格格不入。

    可木子感受到的却不是挑战,当那漫天雪花飘飞的孤独场景出现时,当那站在风雪中的背景显得无比单薄时,特别是当那双充满了悲怅甚至绝望的眼睛看向他时,木子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想到了自己孤独的命运。

    不管他变得如何强大、不管他独自经历和面对了多少,可那份曾经记忆中的感觉却始终无法消散。

    何况,生死棺代表的就是绝望,木子的本命则更像天煞孤星,这个问题更像是一个法则,勾起你内心最深处的本源,然后将之不断的放大。

    艾俄洛斯的警告以及之前的所有心理准备防线在这瞬间就已经烟消云散,就像根本没有抵抗,这就是人类的弱点,力量在强大内心一旦出现破绽在维度世界就是极其危险的,从始至终,木子的生存欲望就不那么强烈。

    “好。”木子说,他已经被完全代入了,这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叫木子,无论思维还是灵魂,在这一刻都笼罩在一中想要解脱的渴望中。

    小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欣喜,这似乎让木子更加坚定自己的答案,她轻轻的走过来拉起了木子的手,当两只手触碰,灵魂的交汇,小女孩手中的火柴‘噌’的一下就被点亮了。

    犹如寒冬中温暖的火堆、又犹如黑夜中闪亮的光芒。

    这根火柴很不寻常,当点燃的那一刻,从火柴棒的顶端冒出的是一小簇冰晶,但却是会活动的冰晶。

    它散发着蓝盈盈的奇异的光芒,就像一朵冰晶花瓣般迅速的长大、盛开、绽放,花蕊不断的往外翻滚,形成一层层的花瓣,而外侧已经绽放过了光芒的花瓣则是迅速的凋零,从外围被挤落,化为虚无。

    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簇花样的蓝色火焰,还伴随着冰晶破碎和拥挤时那种‘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在宁静的城镇中格外的清晰。

    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这朵冰晶花火,所有的一切在这朵花火面前都失去了意义。

    木子的眼睛像着迷似的盯着它,和小女孩手拉手的一起欣赏着它的烂漫和美丽,也欣赏着它不断凋零时的那种孤独和末路。

    生命和魂力正在熊熊燃烧,木子其实能清楚的感觉得到这一点,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有阻止这一切的能力,只需要挣脱这个小女孩的手,甚至他可以把小女孩塞进生死棺中去,那似乎并不需要太费劲,但他就是不想动弹,也不想去阻止和破坏这一切。

    他早就习惯了绝望和孤独,这种感觉反而让他觉得熟悉和亲切,让他可以习惯性的躲在这里去舔拭自己的伤口。

    死?对木子来说从来就不是一个很敏感很忌讳的字眼儿,相反,他现在倒是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在生界呆得太久了……

    两道身影在风雪中逐渐的黯淡下来,只剩下那簇绚烂的冰晶花火在风雪中燃烧,闪耀无比。

    ………………

    黑暗和孤独,虽然与雪花的背景不大相同,但却是同样的旋律和主题。

    “大哥哥,你要买我的火柴吗?”

    王重只感觉一种悲怅绝望的情绪在刹那间被点燃,曾经黑暗中的那种熟悉感,想找个角落静静藏着躲着的感觉在此时被重新勾起。

    太容易沉沦,不是被那种绝望正面的击倒,而是将你拖拽入深处、更安静更绝望的地方去无法自拔,可他是王重。

    王重经历过这一切,而且经历的时间恐怕并不比木子短上多少,他有着对孤独、对绝望的那种丰富体验,但和木子不同的是,王重没那么惨,木子遭受的突然的晴天霹雳,而王重则是一种煎熬,重要的是王重的世界里还有辛巴。

    那个总是闪耀着五彩缤纷的色彩,撒着大把荧光粉从黑暗的天空中飘舞下来,照亮整个世界的小丑,成为了在王重黑暗世界中那丝希望的开始。

    绝望和希望,两种完全对立的情绪,在王重的世界里却显得是那样的和谐。

    就像只有在黑暗中的光才显得最耀眼,也只有在光明中的黑暗才显得最让人讨厌,这世间的一切都是需要对立来衬托的,如果没有了黑暗,光明其实也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绝望和希望也是如此,拥有了对立,当两者并存,才能让人体会到真正的极致,而当真正走过绝望的极致之后,才会发现原来也不过如此。

    王重的内心并没有丝毫的迷惘或是混乱,仿佛那足以让人绝望到死的情绪只是习以为常,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的小女孩在他眼里就像是换一个角度去看到了当初卷缩在黑暗中的自己。

    他需要的不是陪着他一起悲伤,也不是冰冷的拒绝,而是一个如同辛巴那样的闪光。

    王重并没有问答,坚定的意志和清晰的认识,让他可以抵挡做出选择的诱惑,人活着不是只有生与死,黑与白,往往还有更多的选择,有的时候看似绝望,只是缺乏做出尝试的勇气,这一刻王重的身体恢复了知觉。

    王重没有恐惧,也没有逃避,反而迎了上去,只是他无视了那看似是唯一希望的火柴,而是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小女孩披上,轻轻**着小女孩冰冷的额头传递着自己的温度,“温暖不是只有一种选择。”

    这带有强烈精神力的温暖对小女孩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很显然在秘境诞生的漫长时间里她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任何法则力量和秘境的诞生同样遵循着宇宙的规律,就像黑与白,冷与热,只是要找寻到其中的契机,具备同等的力量。

    (伙伴们,三合一,加送400,祝所有伙伴们假期快乐,,求一张保底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