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狂潮 > 第十六章 大杀四方

第十六章 大杀四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斗战狂潮最新章节!

    时间到了,导师直接退居幕后,挑战赛正式开始,上层的意思就是要让下层动乱,这样才有战斗力,新增的帝国方面应该会有所表现。

    按照规则,任何想要挑战的新人都可以站到擂台上去,指明向任何一位擂主挑战,当然,太弱那种最好就不要出来了,丢人现眼事儿小,关键是这次的挑战赛有一个明确的规则,那就是生死不论。

    除非有一方主动投降,并且明确的表达了投降的意思,否则你的对手是可以直接捏死你,而不用担心惹上任何麻烦的。如果太弱,那是真的连喊救命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才考来的圣徒,别还一天都没当满就把小命儿丢在这里。

    这也是为了杜绝有些没实力的新人上来浪费大家时间,何况每个擂主也只有三次被挑战的机会。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第一场的开始,可正中央的圆台上却是迟迟不见动静。

    没人是傻子,挑战赛就算成功了,自己坐在那位置上也还得迎接别人的三次挑战,如果出来得太早,过早的成为众矢之的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今天的重点还是看所罗门、卡洛琳和怀德,这三人应该会有几场精彩的表现。”

    看台上有的是那种做过功课,对这届新人乃至对圣城现在的局势都有了解分析的人。

    “这几个最强的有人敢去挑战?之前不是听说都只是瞄准那几个二等学徒吗?”

    “看得太肤浅了,这要是他们刚进圣地那会儿还好说,那时候不是传所罗门和卡洛琳还是一对儿吗?可你看看现在,冷不丁儿的,两人有多久没出过新闻了?嘿嘿,特别联邦和帝国现在还是竞争对手,相互肯定是要拆台的,怎么可能让对方舒舒服服的坐到最后。”

    “那怎么还不见上去?”

    “这三人要是向对方动手,肯定都是势若万钧,不会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当然要看准了来。哈,现在就算要打,也只是欢乐局了。”

    “何谓欢乐局啊老兄?”

    那人往台下一嘟嘴:“诺,这不就来了吗?”

    “我挑战七号擂的擂主王……”一个看起来长得相当奔放的光头霸族新人从台下跳了上去,一身肌肉相当具有美感,可还没等他把挑战的话说完,一道灰色的影子已经从台下浮空掠来,一记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飞腿,准确命中这光头的后脑勺。

    波!

    一声轻响,光晕炸开,爆发一股诡异的力量,将光头那庞大的身躯直接蹬飞下台,被这瘦小的身影一脚踹飞之后,居然直接在场边晕倒过去,躺在那里半天爬不起来。

    七号擂,那不就是挑战王重嘛,正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开胃欢乐局,可这是谁啊,跳出来搅局?

    看台上顿时一片哗然之声,不过好歹是霸族的炼体强者,也是通过了晋级赛的正式圣徒,虽然是曾经的老学徒了,可这么轻易就被人踹晕,这绝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来者有点小强。

    只见那青色的身影在擂台上缓缓站定。

    他身材不是很高大,背后却背着一柄看起来几乎比他人还高大的大剑,长得很普通,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你几乎就认不出来的角色。

    台下的鬼浩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为了今天他已经等很久了可不想一些废物来浪费时间,鬼浩心知肚明,他没有卡洛琳的底气,必须立威,否则后面就没他好日子过了,家族给了资源,是要见效果的。

    韩人清,联邦老人,鬼家的支持下获得圣徒赛资格并成功晋级,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对方的意思是好好教育一下王重,作为圣地底层爬出来的老皮子挑衅自然是小菜一碟,非常轻蔑的朝着王重勾勾手指。

    ……没动静,王同学老神在在的看着他,一脸天真,完全没半点反应。

    韩人清的手臂扬在半空中有点尴尬,全场一阵哄笑,韩人清的脸色微微一冷,三年多的学徒生涯虽然不算长,但也已经磨去了他不少的棱角,诸如‘笨蛋’、‘白痴’之类字眼儿,他听太多了,当鬼家递来橄榄枝,他是绝对要抓住的,无论谁挡着他的路,都得死!

    一股魂力在他身上荡漾起来,身周仿佛有一圈肉眼不可见的气流在流转,形成风压声,将地面刮得沙沙作响。

    “王重!”他一声冷喝:“下来!我挑战你!”

    “哦,你是挑战我。”王重恍然大悟的站起身来,笑呵呵的补了一句:“我就说你在那里晃什么……早说嘛。”

    王同学嘴角带着笑意,虽然想低调一点,但现在对手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也罢,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的,否则日后不得清闲。

    韩人清的表情有点森寒,背后的大剑被他缓缓拔出,一股强大的魂力气息从他身体周围猛然散开,先前形成的风压瞬间消失,却转化为一个个螺旋的气纹悬浮在他身周。

    “炫纹法像?”纪梦漓眼前微微一亮:“挺稀奇的东西呢。”

    “也就占个稀奇,增幅类的法像往往都是辅助团队的利器,单挑作用有限。”旁边的蓝黛儿似乎有点不屑。

    纪梦漓笑着说道:“这么看好你家小工啊?”

    “干了好几个月,老工人喽。”

    “那是你家老工?”纪梦漓忍着笑意。

    “老……啊……说什么呢,你这个坏丫头!”蓝黛儿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嘴角却带着笑意。

    “一、二、三、四……十六个气炫纹啊,这韩人清的法像不错哦,”看台上有些人则看得更仔细些,炫纹法像虽然罕见,但在圣城并不能算是什么高档品种,不过作为辅助法像的一种,在团队中是有很大作用的。

    “他之前好像就是风之精灵的法像,法像基本都是定型的,一个破学徒也能让法像进化,这狗屎运也是没谁了。”

    看台上的议论声不断,台上的韩人清则已经蓄势已足,炫纹法像是不适合单挑,但那得看对手是谁,韩人清虽然在老学徒坑里磨了一年多,但现在好歹也是英魂巅峰,配合上炫纹法像,即便只是普通攻击都具有相当惊人的速度和力量。

    此时的韩人清,身周法像的十六个炫纹环绕着他缓缓旋转,竟然有种隐隐成阵的感觉,让人感觉那十几个炫纹仿佛化为了风之精灵的光环在环绕守护,并祝福着他,他的身子轻的就像一片鸿毛,他的眼神和大剑却就像风之刃一样锐利,透射出惊人的寒气。

    “能成阵的炫纹法像!”

    “这个有意思了,老学徒的厮杀能力都是很彪悍的,这王重好像是靠炼金天赋晋级的,这次要惨了。”

    “这韩人清加没加旅团啊?”

    如果说之前看台上那些家伙看到炫纹法像只是感慨一下的话,那现在就真是有点眼热了,特别是某些旅团的人,这种辅助型战士绝对是任何旅团都优先欢迎的角色,何况是这样能成阵的炫纹法像。

    韩人清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在风的加持下,他完全能听清周围场中那些杂乱的议论声,他已经被人无视了太久,太需要这样的感觉来找回一点曾经的自我了。

    对面那个王重似乎已经被自己吓傻了,站那里根本都没敢动,呵呵,也是,他根本就不是重点,自己摆出这样的法像只是一种向所有人展示的过程,他渴望认同和一切注意到他的声音,他……

    “准备好了,”冷不丁的,对面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响起:“那我来了哦。”

    什么?

    韩人清微微一愣,眼看着对面的王重还站在那里压根都没有要动弹的起手动作。

    逗我?

    可下一秒,一簇火焰就已经在他身前凭空燃烧了起来。

    双方原本还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可这狂涌的火元素来得却是既快又突然,瞬间就在眼前成型,就像是当着你的面凝结,仿佛是个人型,可还没等整个法像形态凝聚完毕,一只火焰手掌已经飞速伸出,狠狠的拽向他的脖子。

    韩人清的反应着实不慢,底层战斗经验丰富,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并没有显得慌乱,而是身子微微一个后仰,间不容发的躲过那火焰手掌的抓取范围,随即手中大剑一挥,强劲的气流漩涡就像是凭空刮起的一阵龙卷风,连同坚硬的地面都瞬间被那龙卷风钻头似的威力给钻出一个大坑,那火焰法像明显还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像是虚影,竟然被直接吹散,化为无数火光飘散在空中。

    “真弱!”

    “吓我一跳,什么鬼?”看台上一片哄笑声。

    使用法像对任何英魂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和负担,往往是留作杀手锏的魂霸技能来配合使用,那种起手就用法像的,还这么废的,在圣地真不多见,难怪都说这王重是废物。

    韩人清的脸上露出一丝恼怒,刚才只是被突然窜出的法像给吓了一跳,居然能把法像操控到这么远的位置瞬闪出现……可只要有点脑子的都能想到,这么瞬闪出现的虚影法像根本就不可能形成什么强力的攻击,怂什么?这都能被吓阻了自己的攻势,自己也是丢人到家了。

    “混……”

    韩人清恼羞成怒,可那个‘蛋’字还没出口,半空中的沙罗曼大再度凝聚,随着王重力量的提升,他对于魂体的控制也在变强,感受到王重的战意,下一秒双手摁出。

    轰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道火焰刀光伴随着无匹的声势,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章法,纯粹的暴虐碾压,从空中疯狂劈斩轰下,只是一瞬间已将韩人清所站的位置彻底笼罩,满英魂期巅峰的火焰魂力瞬间轰出了数百记,丝毫不带停歇。

    整个过程也就是几十秒,等火焰消散的之后,韩人清已经像只死狗般卷缩着一动不动,浑身焦黑,大气没几口了。

    全场的嘲笑戛然而止,……这是什么法像,这是什么威力?

    这哪儿是法像,简直就是个加强版的英魂期火焰战士!

    沙拉曼达平静的悬浮空中,很显然刚刚一轮的攻击依然不会造成什么损耗,作为本体的王重,魂力可以源源不断的支持者他的攻击,王重的魂海浑厚度可不是那些井底之蛙可以比。

    这一次,王重没有调侃,只是静静的看着,感受着这种安静,相比嘈杂,他更喜欢这种感觉。

    这一刻就算是一头猪也知道,王重的法像非同小可,而且是属于奇异类法像,这种拥有持久作战能力,近乎不死之身的法像是每个英魂战士的梦想,只要魂力足够,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几个孤寥寥的声音在看台边上兴高采烈的响起:“HOHO,副队威武!”

    “继续继续!再来一个!”

    “哈哈,老子还清负债指日可待!”

    诺大的看台安安静静,只有这么几个声音自然显得格外刺耳,显然是流浪旅团的伙计们,但此时大多数人都是无心理会。

    只见在那逐渐消散的烟雾中,半死不活的韩人清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那惊鸿一现的火焰法像也是消失无踪。

    现场有一种诡异的气氛,似乎都不愿意太接受现实,不少人窃窃私语,卡洛琳的凤目闪烁着精光,有意思,这种法像,这种程度,只有一种可能,他怎么弄到的?

    鬼浩的脸色相当阴沉,没想到又是开门黑,不过也好,韩人清的作用已经发挥出来,他也猜到王重这小子会有两下子,没想到是个古怪的法像,不过刚才那一轮攻击恐怕也是这个法像的极致了,现在是他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了,干掉王重,也跟过去画个句号,从此之后,他就是崭新的鬼浩!

    “王重,咱们来做个了结吧。”

    灰影一闪,鬼浩从台下如同利箭般爆射,瞬间出现在王重面前,王重淡淡的看着鬼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像鬼浩说的,是时候做个了结了,无论是过往还是现在,这个人就像是吊死鬼一样阴魂不散,这一次正是难得的机会,不能让鬼家这么没玩没了,要发动攻击,一味的退缩和防御只能让敌人更加肆无忌惮,而且通过自己来吸引仇恨,让地球的马东那边少了一点压力。

    同样的想法也在鬼浩心头涌起,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只要王重活着,他就是失败者,必须死!

    鬼浩的心思剧烈起伏着,目光狠狠的盯着王重,一股被他自己激发的兴奋,以及那种无可抑制的凶悍戾气,从他身上疯狂的散发出来。

    蓬!

    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场上炸裂开,狂涌的气流倒卷,霎时间充斥全场、飞沙走石!

    魂力!感觉几乎无穷无尽的魂力,从鬼浩的身上四溢出来,天空的云层竟然都被他的魂力在瞬间带动起气流漩涡,四周的乌云汇聚,天色猛然都变暗了不少,仿佛整片天地都在朝他的身上汇聚!

    这……这是天魂境的高手在引动天地之力时才会出现的异像啊???怎么可能在一个英魂身上出现?这……假的吧?

    看台上一片惊呼,不止是异像带来的视觉效果,更有从鬼浩身上扩散开的那狂猛魂力气流,强大得几乎让场边看台上的观众都感觉到压迫力了。

    “他竟然能引动天地之力?”以诺的小眼睛里终于闪烁起一丝兴趣,兴致勃勃的盯着台下的鬼浩。

    “想多了。”旁边的所罗门则是微微一笑:“英魂也好,或是更广泛范围内的人类也好,魂力的极限本就是一万格拉索左右,偶尔会出现几个特例,上限特别高,吓唬人而已,实际差距没那么夸张。”

    苍穹魂海!

    铸魂期中不可多见的可以沿用到英魂里的超级天赋,贯穿的是魂海的本质,与生俱来,伴随着空中的异像,鬼浩的魂力反应也在不停的飞速提升。

    九千、一万、一万一、一万二!

    台中央的鬼浩傲然而立,摊开双手就仿佛是在迎接着这超级力量的降临,没有任何技法的加持,仅仅只是魂力的释放就已经达到一万二格拉索,这是他牺牲了二十年寿命换来的,基本上断绝了突破天魂瓶颈的可能,可是这一切都无所谓,只要有力量,至于以后,谁在乎!

    剧烈的魂力风压在场中心处凝聚,朝四周疯狂吹散,刮得王重的衣角猎猎作响。

    观众们兴奋了,虽然有点耳闻,但没想到真有这样的英魂期战士,这样的上限意味着更多的可能,甚至使用一些更强大的技法,这一届除了表面上的几个还是有隐藏的高手,在早起的圣徒中,这种魂力差距是碾压的。

    “靠,现在的新人都这么狠?”就连流浪旅团的人都有点不淡定了,对王重有信心是一回事儿,吐槽又是另一回事儿,何况这个鬼浩光是四溢的魂力都已经让人感觉是在面对秘境里是大BOSS,想不瞠目结舌都难。

    “我都来圣城三年了……”偶数有点垂头丧气,他还卡在英魂中阶和巅峰的瓶颈上,看看人家这半年的巅峰,人比人有时候真是要急死人。

    “你们真淡定!”夏尔米瞪大了眼睛:“你们不觉得鬼浩气势上已经压倒老王了吗?你们都不担心的?”

    “担心个鬼,”小眼睛一巴掌拍在夏尔米的翘臀上,笑嘻嘻的说道:“副团这种根本不是人……”

    “师、师姐!”马里奥瞪圆了眼睛:“能不要调戏我家大米吗?!”

    (大章,求一张双倍月票支持,感谢,另外年终了,手机端app右下角有个动漫角色投票,欢迎大家给老王投一票,斗战的漫画在起点漫画频道,章节最后也有链接,奋斗了一年的老王也不容易,大胸环绕,细腿长留,片叶不沾,请鼓励一下他,骷髅发誓,老王在新一年一定会抛弃处男身的,在这么下去感觉他要和格莱一起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