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狂潮 > 第十四章 挑战

第十四章 挑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斗战狂潮最新章节!

    圣徒的仪式,由一位导师主持,虽然是走过场似的东西,但却是每年的标配,宣誓的誓言通过台下近两百人的口回荡在魂斗场中,说起来不外乎是一些诸如宣誓效忠圣城、追随阿达利亚至圣导师的步伐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但配合上庄严的鼓乐声,配合上那些新晋圣徒中时不时传出的哽咽和激动的错乱,看台上的观众也配合着,整个场面倒是显得相当的庄重。

    坦白说,只有经历过了圣徒考核,才知道这个圣徒的身份有多么的来之不易,其中绝不乏有靠运气者,将一些比自己更强大的竞争对手给排挤在了门外。也更不乏那种已经在圣城里呆了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老学徒,先前走进来时或许还只有激动之情,可当宣读誓言的那一瞬间,这些老学徒都是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成为圣城的一员?追随至圣导师的步伐?

    这些拖了很多年才成为圣徒的老学徒们,曾经一个个也都是天之骄子,可来到圣城之后却成为了最底层,没有了新手保护期,又没有圣徒身份,要想在圣城的内城继续生存下去、学习下去,那需要付出的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代价。累?那只是最基本的,更可怕的是没有尊严、也没有希望,活得甚至不如导师的一条宠物狗。

    此时那些宣誓的兴奋中,有多少是带着哽咽声止不住泪流满面的,那种激动可能让很多新人无法理解,甚至很多看台上的新人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比别人慢了一拍、少了些资源,但他们迟早会明白这种心酸。

    至于之后的挑战赛,其实那些老学徒们并不怎么在意,也并不怎么关注,几年的奴隶生活早已经消磨了他们大部分人的斗志,让他们习惯躲藏于阴影中,或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摆脱出来,也或许一生都摆脱不了,他们更在意的眼下这个圣徒的身份,出风头之类的事儿,想都不会想。

    真正在琢磨着这事儿的,也就是帝国、联邦以及维度人这三大阵营的真正应届新人们呢。

    能在应届的时候就选拔入圣徒,这些无疑都是天之骄子中的天之骄子,他们或许并不是特别在意一二等学徒那一两百圣币的月供,能到他们这份儿上,其实已经不差这点收入了,他们更看重的还是通过此战能得到的名声。

    谁不想引起大导师们的关注?谁不想一鸣惊人,得到更多势力的看好和栽培?机会就在眼前,圣徒挑战赛!

    宣誓之后的圣徒们并没有散开,台上的导师正在宣布着圣徒挑战赛的一些规则,这其实都是大家早已知道了的,下面的圣徒们则是无形中自发的划分出了几个圈子。

    帝国的势力绝对是这几个圈子中最强大的,毕竟是那么多年的积累,现在一朝爆发,被导师带来圣城的帝国新人就有一百多,远远超过这届联邦新人的总量。而现在通过圣徒考核的也是最多,足足五十人,将近占了整个新晋圣徒的三分之一,不止是来自凯撒,也有许多来自亚马逊甚至是图坦卡蒙帝国的人,所罗门这次圣地之行可谓是完美,凭他说动自己的大导师去争取到的这一百多个帝国名额,就是开创性的。

    此时他们都聚集在所罗门的身后,虽然来之前属于不同阵营,但在到了圣城之后,所罗门却征服了他们,不论是实力还是做人,所罗门显然有着他独特的一套,当他想要笼络人心的时候,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而在所罗门的身边,如今在新人里已经有相当名气的以诺则是站在永远不变的左手位置,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帝国人的凶悍在联邦早就是传闻已久,这帮来自帝国的精英也都是一个个显得凶悍狠辣、匪性十足,和看起来相对温文尔雅的联邦子弟绝对是鲜明的对比。光看个气质都能看出,这其实也是圣城这次决定敞开接纳帝国人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们需要这样真正的新鲜血液来刺激已经有点固化的圣城人,不同文化的融入总是能带来很多新鲜的东西,保持着人们的活性。除了帝国所罗门这股势力,恐怕就要算维度人了,这是一个真正的天赋群体,应届的新人通过圣徒晋级赛的比例也是最高的,甚至高过了帝国的精英。今年总共四十几个应届维度新人,就有将近三十个晋级。

    怀德·亚历山大在这届新人中相当低调,作为霸族新人里毫无争议的第一高手,同时也被誉为维度人中的超级天才,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个群体的标杆。加上一些维度人中的老学徒,聚集在他身边的大概有四十几人,并不比帝国势力的人数少多少,维度人在圣城的存在感一向都是很小的,从来不会去主动占据舆论的风向,仿佛就像一个透明的团体,但却绝对不容忽视。事实上维度人的天赋相当强悍,得益于其优秀的基因,出现高手的比例也很高,而且由于是圣城土著,相互又因为压迫而团结,因此他们的关系网和能量在圣城其实相当大。

    这个族群是圣城的另类,一方面既是圣城对外征战时的主力军之一,另一方面又似乎永远无法进入圣城的高层,无论他们对外征战时立下多么大的功劳,维度人却都仿佛和领赏无缘。大的功劳都会被上面的人捞走,圣城中有传言说高层是在忌惮维度人,甚至会针对性的有所排挤,忌惮的就是他们的天赋以及那种内部的团结……当然,传这种消息的人往往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想比起数量庞大的这两大圈子,卡洛琳身边的人就要少一点了,但也有三十多个。

    联邦这届新人虽然只有寥寥十几个通过了圣徒晋级赛,可却有很多十大家族在往届留滞的老学徒,虽然这些人资格比卡洛琳老,但比实力真比不了。老学徒的情况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只要在圣城干上几年杂事儿这种,就算靠磨时间晋级了圣徒,可这类人几乎永远都不可能爬到金字塔的上方。大器晚成之类的规则在这里并不通用,或许在漫长圣城历史上是有那么寥寥几个打破这个定律的,但那样的人太少太少了。这样一批人,以卡洛琳马首是瞻也是在意料之中,别说他们不敢也不想抢风头,就算想,也根本没那个能力。

    这个圈子代表的就是联邦的家族势力了,并不止是十大家族,但凡联邦过来的几乎都会自动往这个圈子抱团,十大家族也会接纳,毕竟能来到圣城都是有潜力的,这也是联邦会有那么多依附于十大家族的,其他那些一线家族的根基所在。许久不曾露面的蒂薇兰、鬼心影、波波·托雷斯特等人都聚集在卡洛琳身边,成为这个圈子的核心。奇怪的是,鬼浩却没有和她们站在一起。

    他身边同样聚集着十来个人,就像是想要自己挑起一杆大旗,与另外三个强大的新人分庭抗礼。人数是少了一点,但作为这届圣徒中唯一一个公开鉴定了巅峰英魂实力的新人,而且还是创纪录的一万二格拉索,鬼浩单独往那里独领一军到也并不显得是不自量力。

    除开这四个圈子,剩下的就都是些散人了,主要还是联邦人,都是往届的老学徒,但经历过那几年绝望的日子之后,他们已经不再对自己的家族抱有什么希望了,当自己最苦最难的时候,家族没有或是无力伸出援助之手,那现在也不再需要,更不会去抱十大家族的大腿。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哪怕已经堕落,可他们还是会有属于自己的底线。

    这个圈子的人数也并不少,有那么二三十人的样子,这是历届圣徒里最不受重视的群体,往常如果这样一堆人挤在一起,估计都不会有人多看几眼,但这次却不一样,有三个新人夹在这其中显得相当的‘碍眼’。

    王重、格莱、奈皮尔。

    这三个可都是今天的擂主,二等学徒,本就会受到所有人的关注,何况格莱和奈皮尔最近在新人中都是炙手可热的新星。非但之前就传出有好几位大导师看上格莱的消息,这次的圣徒晋级赛,这两人也分别以十六小时五十六分,以及十七小时二十三分钟的成绩挤进了新人晋级赛的前五名,绝对的实力派,让下面任何想要去挑战一下他们擂主地位的新人们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肯定引人注目。

    而王重就更不要说了,前段时间闹出的实验事故,上面最后虽然把这事儿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可这影响却是没那么容易消除的,搞得王重在圣徒圈儿里的名声现在是很臭,特别是异族人,本以为理所当然的能拿到赔偿,结果上面虽然给他们安排了条件更好的住所,但其他损失却是屁都没赔一个,搞得很多异族圣徒都恨不得要把王重给生吞活剥,要不是考虑到今天现场还算是一个庄重的场合,恐怕都能有人朝他丢臭鸡蛋下来。

    “听说这货是走炼金工会的后门,连考核都没有参加就直接晋级的。”

    “什么?走的是炼金工会的路子?炼金工会的负责人没问题吧?这种窜课搞实验能炸掉三栋楼的货,他们也敢收?”

    “谁收他的啊?眼睛长**儿上了吧?”

    “是墨菲大师哦……”

    “吁……咳咳,那谁,我觉得所罗门挺帅的!”

    看台上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纪梦漓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家伙倒是挺有趣,王重,听说前段时间实验结界出过事故,炸了宿舍楼,胆子倒是挺大……吁,”

    她突然想起蓝黛儿的助手,那个叫艾拉的,好像有提到过一个姓王的新试菜工,说是挺受蓝黛儿关照:“你家那个小试菜工,不会就是这家伙吧?”

    “可不就是他吗。”蓝黛儿笑了起来:“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不像特能吃那种?瘦不拉叽的,哈,可你要真看到他的胃口,保证能让你大吃一惊呢。”

    “吁……”纪梦漓注意到了蓝黛儿的眼神,那种无形中透露出来的青春飞扬的感觉,纪梦漓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再从蓝黛儿身上看到了。

    这里面有文章?

    纪梦漓脸上带上了些许笑意,并没有点破:“应届新人就能晋级圣徒,也算不错了。”

    两人闲聊这功夫,下面的负责导师已经完成了晋级仪式和对挑战赛规则的讲解,正式宣布挑战赛的开始,这也是今天的重头,看台上传来一片山呼海啸之声,不管是看热闹的还是过来帮自己人加油打气的,都已经嗨起来了。

    “斯嘉丽由于外出未归,因此免除此次挑战,其他所有叫到名字的擂主请站到自己的擂台上!”导师的声音传遍整个魂斗场。

    在王重即将面临考验的时候,卡奇尔坦城也面临各种奇葩,一支支饥渴的商队带着各种资源,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同时汇聚而至的,还有层出不穷的沙盗。

    沙漠中的人命,就像黄沙一样不值钱,沙盗们对财富的追求,却是刻进骨子里面的执念,是沙漠给他们的诅咒,是无解的中毒。

    清晨,雷诺才刚刚睡了一个小时,就又被唤醒了起来,“教官,又来了!”

    雷诺通红着眼,抓起他的皮甲朝着身上一罩,就冲出了帐篷,正在建设的城墙处,一群赤裸着上身的沙盗,正在疯狂的搬运着堆放在城门边上的木石材料,在沙漠,木料和石料是仅次于食物的珍贵资源。

    雷诺刚一露脸,远处就传来一声呼啸,那些抢劫着的沙盗们就齐齐发出了一声呐喊,带着已经抢到手的东西,向着沙漠深处飞快的撤退。

    雷诺冷哼一声,追了上去,五个沙盗喊叫着迎着他冲了上来。

    轰轰轰……

    雷诺将扑过来的一个沙盗,一个不漏的砸倒在地,看着已经骑上了沙驼的沙盗大队,他没有再追下去,而是让人将留下来的这五个沙盗绑进大牢,他们将成为修筑卡奇尔坦城的劳动力。

    这是宫益给出的简单换算,和沙盗之间的“资源换劳力”计划,就当是花钱买了,反正建城也需要大量的人力,这里是图坦卡蒙,可没有联邦的技术含量和现代化设备。

    本来还头痛去哪儿招募,自从这些沙盗来了之后还真多了不少劳力,当然为了让他们听话,宫益还是准备了几套方案的,基本上能挨过三套的都不多,相比雷诺的义愤填膺,他觉得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