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渊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渊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节!

    “这啥意思?”欧阳风看着楚风送给他的岩石,看了又看,琢磨意思,在那里狐疑。

    然后,他收起岩石,迈着天鹅步来到映无敌面前,一脸严肃之色,道:“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映无敌先是发呆,而后勃然大怒,一把攥住他的天鹅颈项,要跟他决死一战。

    顿时,这里鸡飞狗跳,两人掐起来了。

    “我次,你个姐控,醋坛子,给我住手,这是小道士写的,我只是想跟你请教下,停!”欧阳风大叫。

    两人掐个没完。

    ……

    另一边,楚风正在跟秦珞音低语,将岩石送给她,一副很平和的样子,嘘寒问暖,满脸都是笑容。

    秦珞音低头看着岩石上的刻字,先是愕然,而后脸上冷冽之意出现,接着脸色又有些微红,最后紧要银牙,一语不发,化成一道流光出现在小道士的近前,拎着他的耳朵就是一顿痛揍。

    “哎呦,疼死我了,娘,别打了,后面还有一群人排队等着打我呢,你下手轻点!”

    小道士惨叫,他倒是相当明白眼下的处境,知道一群人都不会放过他,已经预料到要发生什么。

    可惜,他被五色神光定住,根本跑不了,不然的话早就撒丫子溜了。

    欧阳风黑色天鹅羽毛凌乱,他扑棱着翅膀,背着黑龟壳,跟只秃尾巴狗似的凶悍,吼道:“楚难,我打死你个小王八蛋,竟敢污蔑我勾引大嫂!”

    旁边,秦珞音的脸色直接黑了,她想连带着欧阳风与小道士一起打!

    小道士叫道:“欧阳兄弟有话好说,咱们交情莫逆,你先冷静,别激动。”

    “啊呸!”欧阳风吐了一口灵魂口水,将小道士按在那里,一顿胖揍,并再次强调,道:“大侄子,我是你叔!”

    “哎呦,疼死道爷了,钧驮他儿子你给我住手,不然回头我跟你清算,别以为我打不过你,道爷发威的话,你们都不是我对手!”

    “小王八羔子,你还敢威胁我!”欧阳风按着他,一顿揉搓。

    小道士顿时怂了,道:“欧阳叔叔,停,道爷我服了!”

    另一边,楚风正在跟映谪仙愉快的交谈,很关心的问她这一年来的境况,同时也将关于她的岩石送了出去。

    映谪仙气质空灵,不染人间烟火气,但是,现在仔细看完这块石碑后,脸色居然绯红,然后将岩石直接砸在小道士的头上。

    “啊,二娘,你要杀人吗?疼死我啦!”小道士满地打滚,在那里装怂。

    映无敌走来,那可真是脸色黑如锅底,因为小道士一而再的在岩石刻字说他是个姐控,他认为,这将他的名声败坏尽了。

    “舅舅,你还有啥名声?你问一问,这里谁不知道你恋姐?”小道士死鸭子嘴硬。

    映无敌气坏了,捋胳膊挽袖子,在这里痛殴小道士。

    “舅舅,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呔,你还不醒来!”小道士居然想给映无敌来个当头棒喝。

    映无敌脸色顿时黑的发亮,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句?!”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看?”小道士叫板。

    “砰!”

    “哎呦,你还真打?舅舅,恋姐是病得治!”小道士也是豁出去了,死鸭子嘴硬到底。

    然而,很快他就不平衡了,看到他爹正在拿着两块岩石跟他娘还有映谪仙在那里温声细语,交流着什么。

    小道士气坏,这个可耻的爹还真用他的刻字去撩人,简直要气死他了,他在这里挨揍,他爹在那里风光旖旎,一脸荡漾之色,太可恨了,太不要脸了。

    接着,映晓晓来兴师问罪,道:“小道士,你将我姐还有珞音姐描述的重情重义,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思念楚风,看的人心中涟漪点点,为什么轮到我这里就一笔带过,没有细描?”

    然后,一只小拳头就砸在小道士的眼眶上,让他惨叫。

    “我#¥%……”

    小道士想骂娘,这叫什么事?没有编排银发小萝莉,她反倒不乐意了,因此来殴打他。

    他真是无语问苍天,想问一问这世间还有公道吗?

    “你该真不会想作我小娘吧?”他不知死活的问道。

    然后,海碗那么大的拳头就落下来了,映无敌还在呢,果断出手,再次暴打他。

    “呜……疼死我了,停,我服了,各位娘,各位叔舅,我道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收手吧!”

    ……

    很长时间,这里都无法平静下来。

    楚风没有隐瞒,讲述自己在石磨盘那边的经历,提及数百具神尸横陈一地,让在场的人面色都变了。

    成为神又如何?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而且晚年那么凄凉,被灰色物质纠缠一生,死不瞑目,实在惨烈。

    “哇,姐夫,你掌握有神级异术,六位神祇的最高传承?!”银发小萝莉大眼发光,听到楚风所获,相当振奋。

    “别忙着开心,我问你们,真的敢练吗?”楚风神色凝重。

    他现在越来越忌惮,在这个世界所获甚多,得到最强的神祇异术,可是他却有点不敢练下去了。

    映谪仙很理智也很冷静,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需要正视,我们尽量不要陷进去过深。”

    “是不是太遗憾了,神级异术啊,注定可以成神的秘法,就摆在眼前却不能修行,太闹心了。”欧阳风抓耳挠腮。

    楚风沉声道:“这东西能不碰暂时还是不要碰了,等找到解决办法再学也无妨,况且我们按部就班的修行呼吸法,真要是百年过去,精神能量也能提升到非常惊人的地步。”

    楚风亲眼看到过那些神祇死后的惨状,连神血都带着腥臭,有腐烂的气味,灰雾弥漫,他觉得心中发毛。

    “管住我们自己!”秦珞音同意,尽量不接触异术。

    在场的人都郑重点头,其实这片空间的宝贵不是因为有异术,而是时间流速跟原来的宇宙不一样。

    “对了,你们在深渊附近发现神药了?”楚风询问,他有些心动。

    “是啊,那神药会飞,异象纷呈,浓香扑鼻,太诱人了,可惜我们不敢去采摘,一直在等妖妖到来呢!”欧阳风说到这些就兴奋。

    “我决定了,从此以后,开始精研场域!”楚风下定决心。

    他觉得,如果利用这里的时间流速差参悟场域,足以挣脱场域大师层次的桎梏,晋升到宗师领域。

    那样的话,无论是血色山峰还是深渊这里的药草,都有可能顺利采摘到!

    这样的话,场域造诣精进,采药服食,实力也会跟着大进,一举两得。

    而且,不会有诡异物质纠缠,不用担心晚年有大祸降临。

    楚风越想越是意动,道:“带我去深渊看一看。”

    他决定,不到万不得已,暂时不练小六道时光术,他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好,一起过去转一转。”欧阳风带路,其他几人也跟着,小道士终于不再被殴打,他一脸幽怨之色。

    说是毗邻深渊,但其实却也需要六七天的路程,因为那深渊中有神兽,他们不敢离的过近,怕被洞察出什么。

    七天后,他们沿着荒原赶到一片奇异之地。

    一口巨大的深渊横亘前方,深不见底,黑洞洞,仿佛会吞噬人的灵魂,它实在太大了,如同黑色的汪洋,非常浩瀚。

    “这只是六口深渊之一,这里相对来说较为安静,平日没有什么人接近。”秦珞音介绍。

    楚风点头,来到这里后,就已经闻到淡淡的药香。

    在深渊下,光芒点点,不时有雀鸟啼鸣声传来,楚风睁开金睛,仔细凝视,下方竟疑似有一头朱雀在盘旋,火红而灿烂。

    据几人讲,那是神药,自己就能飞天遁地。

    “这里没有人守护?”楚风讶异。

    “这座深渊较为特殊,沉睡着一个非常古老的存在,它不需要守护,平日不喜外人打扰,所以很安静。”映谪仙告知。

    其他五处深渊外截然不同,不仅有地下城池,还有药田与坊市等,平日非常的热闹。

    “神兽是否修行异术?”楚风问道。

    “有的修行,所以寿元很短暂,但有的不修行,比如这里沉睡的古老存在,没有所谓的诡异晚年,它活了很久了,让各方忌惮。”

    当然,不修异术就意味着要熬过相当长的一段平凡岁月,看着别人冲天而起,而自己只能慢慢精进。

    但是,神兽天赋惊人,到头来肯定能成长起来。

    “深渊下的神药偶尔会化成红色小鸟飞出来,展翅翱翔,弥漫药香,留下大片鲜红而晶莹的光雨,可惜它很谨慎,抓不住它。”

    欧阳风眼神热切,对深渊下那株神药都快流口水了。

    其他深渊,最少都是两三头神兽共处在一起,唯有这里一头神兽独居,据悉,可能是一头神禽朱雀!

    正是该族常年居住在此,它们的精血与气息滋养出神药。

    外界猜测,朱雀一族人丁单薄,血脉越来越少,即将灭族,剩下的唯一一头老朱雀始终沉睡,就是想尽可能的延续该族的血统,在想办法。

    “我在这里施法的话,不会惊动那头老朱雀吧?”楚风问道。

    “别闹出太大的动静就行,那头神禽沉睡很多年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欧阳风道。

    楚风凌空而起,运转火眼金睛,站在深渊上方,朝下方观看,两道金色光束浮现,不过却没有冲入地下,化成符号,熠熠生辉。

    他现在动用这种神能已经足够娴熟,不一定非要光芒暴涨,惊动四方。

    这深渊太幽深,而且非常宏大,地下广袤,楚风感觉最起码有数百里深,然后,他仔细寻觅,终于有所觉。

    那是……

    他瞳孔收缩,在一片石壁上看到一个巢穴,那里有生物。

    仔细凝视,一头老禽浑身羽毛都快脱落干净了,露出苍老的肉身,一动不动,没有一点生命气息,伏在那里,像是已经逝去。

    最为让他吃惊的是,巢穴中还有几头红色的鸟雀,都很小,浑身羽翼鲜红,步履蹒跚,正在撕咬一头蟒蛇吃。

    “亚圣?!”

    楚风大吃一惊,那头蟒蛇已经死去,但是,它头上的金色犄角弥漫的能量绝对无比强大,疑似亚圣。

    这是说谁的,朱雀一族没有后代,明显消息有误。

    楚风倏地收回目光,赶紧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