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第八百零七章 慈父楚风与天尊逆子

第八百零七章 慈父楚风与天尊逆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节!

    楚风戴着银色手链,盘坐在地上,而一个非常小的孩子正挂在他的胸前,揪着他魂光化成的衣领子,跟他死磕,彻底急了。

    “你还我黑色符纸!无量天尊,弥陀佛,小道我跟你拼了!”

    这个样子,多少有点滑稽,一个还不应该出生的小家伙跟楚风掐架,抓住他的魂甲领口,双眼喷火,恨不得要放翻楚风。

    这死孩子一双小脚乱踢,一双小手乱划拉,手抓脚蹬,跟爬山似的,在楚风身上折腾,揪住楚风衣领子死不撒手,眼睛都红了。

    “特么的,背后拍黑砖太可耻,两辈子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算计我,头一次栽跟头,而你还成我爹了?!”

    毫无疑问,他气坏了,想把楚风给拆掉!

    映谪仙、秦珞音看的目瞪口呆,以她们修养与心性这时也愕然,这孩子跟他爹死磕,正在干架?

    “现在的孩子真看不懂,也太早熟了,一看就是个不孝子,这才多大啊,就跟自己的父亲开战。”银发小萝莉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故作深沉,在那里感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自己也在这个范畴内。

    小道士听到后,那可真是一百二十个不服,他心中跟着火了似的,因为,那口郁闷之气是从投胎前就憋下了,可以说,一口闷气贯穿两世。

    现在,他终于发现正主,那可是如同一口油井遇上烈火,他的魂光都快沸腾了!

    “你懂什么,知道他有多有可恶吗,欠下我一个大因果!”小道士叫道,可惜,声音太嫩,缺少沧桑仇恨感。

    旁边,欧阳风看的直咧嘴,感觉太稀奇,一个还应该还在娘胎中的“豆芽菜”跟他爹掐架,真有意思。

    银发小萝莉道:“姐夫,我同情你,你家娃太皮!对付这种熊孩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俗话说的好,这种死孩子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玛德!小道士一口老血差点吐出去,有谁知道他的苦?投胎路上都不得安宁,被人在身后打闷棍,抢走至宝,将他丢进轮回洞中,现在居然有人说他皮,是熊孩子,欠打,上房揭瓦?岂有此理!

    “下来,别胡闹!”秦珞音也开口,呵斥小道士,在她看来,再怎么说楚风也是小道士的父亲,即便此前没有照料,可也不能见面就去动手。

    难道这孩子是在为她出气?显然她多想了!

    小道士悲愤,仰天想哭,特么的,太欺负人了,连这亲娘都靠不住,关键时刻站在这黑心老子的一边。

    “你们知道他跟我有多大因果吗?简直是……气死道爷了!”小道士拎着楚风衣领子,那可真是小脸激动与气愤到红扑扑,身体都颤抖了,要开撕到底!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口气憋了两世,实在有点长,他一时间没有将话讲清楚,没能全部说出来。

    所以,旁边几人不知道什么情况。

    “他可是你父亲哦!”银罗小萝莉那里眨巴着大眼说道。

    “你这是忤逆。”秦珞音也在教训他。

    楚风终于开口,他多少有点心虚,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一黑砖牵扯出这桩因果,那臭道士投胎成他儿子!

    他干咳一声,并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同时劝慰秦珞音、映晓晓,告诉她们不要发怒,别吓到孩子。

    “他还小,你们这是作甚?多好的孩子啊,不许说他。”楚风温和地说道。

    秦珞音心中异样,感觉这个对头,这个敌手,这个曾经发生亲密关系的人,也不是那么可恶,居然这么好脾气,对小孩子……可真好!

    映晓晓也大眼发光,道:“姐夫果然有气度,不愧是跟我姐双修的人,绝对能入我那宫斗大师级亲娘的法眼。”

    映谪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是,也对楚风的平和态度表示欣赏,对小孩子很宽容,言行合宜。

    在场的人这样赞赏楚风,让小道士差点吐血,在楚风身上跳脚,要跟这个元凶拼命,跟他死磕到底。

    太欺负人了!他这个受害者憋屈到不行,而他这个爹分明是因为有愧而在安抚他,结果落在那群人眼里就是有风度、好父亲的体现,这还有天理吗?!

    “啊噗……”他还真吐出一口魂血来。

    “这孩子气性可真大,都吐血了,你们少说两句吧,来,大侄子不哭,老叔疼你。”欧阳风开口。

    小道士这叫一个悲愤,委屈到不行,一只背黑锅的鸟也来占他便宜,这世道真是没法让人活了。

    楚风安慰小道士,道:“孩子,没事,我很喜欢你,以后咱们肯定是一对好父子,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简直是慈父,非常有包容心,这么和蔼的跟眼前的忤逆子谈心,看的映谪仙、秦珞音都暗自点头。

    然而,小道士揪住楚风的衣领子更不撒手了,要掐架到底!

    太可耻了,他知道,这个老子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结果这么的伟光正,要把慈父形象演到底。

    这个黑心老子只字不提轮回路上的事,特么的,果然是心黑脸皮厚,才能活的这么好,轮回路上都敢跑,现实世界中沾花惹草。

    小道士愤懑,这个老子太缺少道德了,所以才能活的这么滋润,在各地都能活蹦乱跳?没天理!

    “孩子,别激动,咱爷俩好好谈谈心。世界这么大,却没有我们的心大,举目宇宙星海,亘古弹指间,星河一烟尘,没什么大不了,你我心中有什么不可以放下?”

    楚风继续和颜悦色的开口,在这里开导小道士。

    旁边,映谪仙、秦珞音都露出异样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认识楚风,看出他胸藏乾坤,能有现在的成就,不是侥幸。

    银发小萝莉大眼扑闪,熠熠生辉,叫道:“姐夫你果然有胸襟,有眼光,我老爹那一关你也肯定能够轻松过关,他最喜欢有大气魄的人。”

    “噗!”

    小道士再次吐出一口魂血,他又一次领教到这黑心老子的不要脸,给他灌毒鸡汤文字也就罢了,还顺带在这里展现他自己风度翩翩,借机让他娘与那映仙子心中荡漾。

    真是可耻啊,掩盖他的罪行也就罢了,还在顺道撩拨美人,这爹……真不是东西!

    欧阳风背着黑龟壳,迈着优雅的天鹅步走来,也再次开口,道:“这大侄子的气性不是一般的大,总是吐血,有点难养活,我给他算了一卦,他印堂发黑,今天有血光大灾。”

    小道士真想烤了这只鸟,这是将他说的话又给还回来了。

    “别这样说,多好的孩子啊。”楚风抱着小道士,轻轻拍他的后背,慈爱之色尽显无疑。

    “啊噗……”小道士又咳血,揪着楚风的衣领子开战,怄火到最极点。

    然后,周围几人又开始劝说、呵斥他,连亲娘都不站在他这一边。

    “无量天尊,弥陀佛,你们都闭嘴,小道我要从头说起,揭露到底,让你们评评理!”

    小道士不管不顾,哪怕是水非常深的轮回路,他都不想藏着掖着,要讲出来,因为被气坏了。

    楚风道:“孩子,我教你一段呼吸法,可以让你心境平和,遇事不乱本心。因为人在气头上说出的任何话、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不智的,鲁莽的,修行一大障碍就是要炼心。”

    这是在提醒与威胁他,不要说出轮回尽头的秘密?

    小道士炸毛了,都到着这份上了,这黑心的爹还在喂他的毒鸡汤,他偏压揭露到底!

    “我跟你们讲,小道心里有多苦,也曾叱咤风云,天尊资质,可是,轮回路上走一遭,我被他打了闷棍,抢了符纸造化,被弃轮回洞中……”

    小道士的嘴巴很利索,跟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用最简短的话语就将前后因果讲清楚。

    一群人眼晕,轮回路尽头,楚风装神弄鬼,和一个泥胎坐在一起,在那里截取机缘,收过路费?

    这跟天方夜谭似的,让几人傻眼!

    小道士急了,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这个黑心爹的卑劣行径,太特么的欺负人了,这口气贯穿他两世,憋了太久,都快出内伤了,今天好不容易见到正主,发现当初在轮回上对他下黑手的恶人,可是到头来他反倒被挤对的要吐血,这还有天理吗?!

    “这样说你是为了报复才来投胎,特意成为楚风的儿子,要跟他清算?”银发小萝莉眨巴着大眼问道。

    小道士咳血,胸腔都疼,这是关注哪里呢?双方着眼点根本不在一处!

    欧阳风也道:“大侄子,你可真有恒心,有毅力,对自己足够狠,为了抢回黑色符纸,硬是投胎到楚大魔头的家中,成为他儿子来报复他,够狠!”

    这一次,小道士彻底受不了,被这只黑色大怪鸟与银发小萝莉气的肝疼,眼前发黑,差点昏厥过去。

    他说了这么多,揭露水很深的轮回路的秘密,道出隐情,等于白说了?这群人就没听明白他在诉苦、伸冤、让他们评理吗?

    这话题都歪到哪里去了?!

    “谁说我是故意投胎到他们家?要是知道,打死我也要错开!”小道士不得不辩解,觉得那口郁闷之气更加浓郁。

    “这么巧,你成为我姐夫的儿子?”银发小萝莉狐疑,分明不相信。

    “他是我大仇人,小道我有毛病吗,自己找不痛快上赶着投胎进他们家?!”小道士悲愤。

    说到这些,他自己都感觉郁闷。

    本来就够憋屈的了,这个拍他黑砖的人还成为了他的亲爹,这是让他最受不了的地方,魂血沸腾,接受不能!

    “心黑脸皮厚的混蛋,小道我跟你拼了!”最后,他扑了上去,跟楚风掐架,决战到底。

    “停!”楚风开口。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小道士不忿。

    “没啥可说的。”楚风很淡定,盘坐在那里,道:“只想告诉你,我是你父亲,你是我儿子,咱们是父子,来,坐下!”

    “哎呦我次,无量天尊你大爷的!”小道士跳脚,因为,楚风简短的话语,等于在释放一道无上法则,压制的他没脾气。

    楚风的确是他的父亲,天生克制他,难不成还真要干掉这个死不要脸的亲爹?简直无解。

    显然,他这个脸厚心黑的爹,早已洞彻这一点,现在很从容地发出“大招”,用身份来压他,让他魂血都快吐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