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一秒钟沙包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一秒钟沙包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全职高手最新章节!

    天击!

    龙牙之后追天击,非常朴实无华的战斗法师连技。孙翔没有在封杀了方锐的猥琐流打法后追求什么过绚的打法,只是用了这样一个平凡,但却绝对有效的普通连击将海无量挑向了半空。

    连招接上,海无量在空中翻滚着,方锐的心中一片冰凉。

    耐力……

    他确确实实忽略了这个问题。虽然他使用的打法相当的消耗耐力,但是在他六个年头的职业生涯中,耐力从来都没有成为过制约他发挥的因素。法力可能无以为继,生命可能消耗殆尽,只有耐力,自有的恢复能力就足以支撑起一场战斗,任何一场战斗。

    今天之前,一直如此。

    所以方锐不能说是大意,他根本就是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耐力的问题。而在这场对决中,他所没在意到的,他的对手在意了,顿时限制了他的发挥。

    孙翔……

    方锐本身和孙翔没有什么交集,第七赛季孙翔还只是个新秀,第八赛季去了嘉世半赛季后就和嘉世一起出局,第九赛季他在挑战赛里厮混。孙翔从来就不是方锐会去特别关注的一位选手,大家都只是这个职业圈中奋斗拼博的一员。

    直至这一赛季,方锐的职业生涯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孙翔也带着一叶之秋加入了轮回。因为兴欣、嘉世、叶修、一叶之秋这等等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孙翔成了一个对兴欣来说相对比较特别的存在。

    除了他。目前兴欣的成员全都是经历过挑战赛的人,哪怕苏沐橙当时处于敌对方,但对孙翔都有着相当统一的不待见。方锐飞快融入整体,对孙翔增加的当然不可能是好感,更何况在本赛季的常规赛中两人曾在单挑场上相遇,当时他就败给了孙翔。

    而如今再相遇,已经是总决赛上,兴欣已经先输一轮,再输就将彻底失去机会。

    方锐击败了杜明,接下来的对手是孙翔他当然早就知道。他没理会对手是谁。都只是下定决心要击败。他之后兴欣还有一位选手。这丝毫没有削弱他的决心。他胜出,兴欣就可以带着两个人头分的优势去团队赛,这对于客场作战没有地图优势的兴欣是十分宝贵的。季后赛中一直表现平庸的方锐,希望能给兴欣有价值的帮助。而这两个人头分。就是他上场时决意要拿下的。

    但是现在。他却被孙翔如此的限制住,用如此平凡攻势打得他的海无量在空中打转。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方锐怒,不针对孙翔。而是针对自己。

    耐力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就不把这当问题,方锐怒自己这种草率,怒自己这种侥幸。

    但是自己还没有输!

    耐力虽然耗尽,但恢复起来也快,哪怕是现在正遭受攻击,但只要没有消耗耐力的操作就可以持续恢复。

    方锐死盯着海无量的耐力条。

    生命在下滑,但他已经不去理会,此时他需要的是耐力,只有耐力!

    耐力在一点一点地恢复,方锐觉得好慢,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耐力的恢复会是这样漫长的等待。

    需要恢复到多少?

    方锐心下盘算着,但是海无量的身形却突然向下一坠。

    连击中断?

    所有人惊讶。一叶之秋的攻势完整而高效,完全可以继续连击下去,怎么会在这时突然中断?

    是失误吗?这样以为的人已经惊讶地叫了出来,这可是个相当低级的失误。

    海无量向地上坠去,方锐条件反射般地就要做一个受身操作,但手指刚动,就已经刹住。

    原来如此!

    方锐瞬间明白了孙翔的意图。这个连击,是他有意中断的,因为他想继续利用海无量的耐力不足来控制他。一直浮空连击,肯定不足以将海无量连死,这过程中海无量恢复起的耐力,就可以让方锐开始应对,开始反击。

    所以,在海无量的耐力刚刚恢复这么一点的时候,孙翔就有意放弃完全控制局面的连续攻势,有意让出空间让方锐去应对。

    海无量即将摔倒在地。

    受身操作吗?

    正常情况下当然应该如此,可是此时的海无量受身操作起身的同时,一叶之秋的攻击肯定又到,接下来的应对以方锐习惯擅长的方式免不了要再用到耐力,很快刚刚恢复的这点耐力就会被他用光。再然后,就又是完全被动挨打的局面,然后在耐力稍有恢复的时候孙翔再让出空当,再让方锐消耗耐力应对,如此反复,陷入一个永远没有足够耐力的死循环。

    不能如此,一定要让耐力恢复到一定程度,哪怕卖血!

    砰!

    方锐不做受身操作,海无量就这样直挺挺地摔倒在地。

    于是孙翔也立即明白了方锐的意图,他无法强制方锐对他的攻击做出应对,方锐既然已经横下心要卖血换耐力,那么他也只能在这情况下尽可能多地制造伤害了。

    霸碎!

    却邪抡起,朝着地上的海无量扫去。

    看明双方意图的人,都以为接下来会是单方面的被动挨打,那些支持兴欣的人已经有些不忍往下看了。

    谁想却邪划出的黑光竟然扫了个空,海无量忽然一骨碌滚了起来,避过了这记霸碎。

    还没恢复多少的耐力顿时又用去了一小截,这是在搞什么?

    搞什么?

    原以为看懂比赛的人一下子又茫然了,彻底地茫然。

    要说方锐没有意识到孙翔的意图,那么他刚才就该一个受身操作;若说他意识到了,那么此时就不该再消耗耐力,而是用生命支撑到耐力足够恢复。

    而他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翻滚,这是什么企图。

    没人明白,包括孙翔,他已经准备把海无量当作木人桩,当作沙包,竭尽自己所能,用威力最大的技能,在这时间段里给予海无量最高的伤害。但是方锐居然应对了,居然让海无量让一个翻滚避过了一叶之秋的这记霸碎。

    什么意思?

    孙翔也不理解,也想不通,但是既然有应对,那么自己就该抢攻逼他消耗耐力,将他拉于死循环。

    那么……

    那么怎样呢?

    孙翔忽然一怔,他忽然发现,本着这个意图的话,那么这记霸碎之后,好像什么样的攻击选择都有些别扭,好像什么样的技能选择都无法完美达成自己的意图。

    孙翔忽然明白了。而看到一叶之秋的攻势在霸碎之后明显一僵,高水平的职业选手也明白了。

    方锐,这货真的是太猥琐了!

    大家以为他只能卖血换耐力了,好,他就摆出一副卖血换耐力的姿态,海无量直挺挺地摔在地上装沙包。可是这个沙包却不老实,孙翔决意要狠凑他一顿了,攻击来了,他居然又躲开了。

    打一个不准备抵抗的沙包,追求的是最大的伤害,不需要防范,不需建立连击,只需要在时间内打出最高效的输出。而对付一个会猥琐应对攻势的方锐,那又是需要随机应变,非常复杂的另一回事了。

    方锐开始让海无量装沙包,一秒钟恢复猥琐。孙翔这边本是要打沙包了,忽然之间发现需要对付的是猥琐的方锐。两种需求完全不同的攻击体系一下子就交错在了一起,孙翔需要切换,需要过渡,需要从一种节奏调频到另一种节奏,这种硬生生的变化显得生涩无比,攻势原本的流畅在这一瞬间就失去了。

    方锐所要的就是这一瞬间,这一瞬间就已够他夺回先机。哪怕海无量的耐力还很不足够,但是接下来他所要发动的,是不需要耐力的攻击。

    螺旋念气杀!

    摆脱困境,恢复耐力?那都不是目的,方锐的目的只有一个:要赢!有没有耐力,都要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