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风雨落幕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风雨落幕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全职高手最新章节!

    招待会现场沉默,远比兴欣的备战室要安静。虽然他们从电视直播中看到了林敬言宣布退役的场景,但是对于初入联盟的新人来说,退役的无奈和悲痛对他们到底触动有限,况且他们还沉浸在杀入总决赛的狂喜中,林敬言退役的消息,似乎并没有对兴欣备战屋的气氛有些改变。

    年轻人依旧在欢笑着,但是惆怅却也在那一瞬间在兴欣的备战室里蔓延。

    叶修,和林敬言也是旧识,从第二赛季打到现在,相互也并不陌生。他从第一赛季,一直战斗至今,这过程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熟悉面孔的离开。他们有的是队友,有的是对手,但是在离开的那一瞬,大家却都会忘却这种身份,所感受到的,只是一位身位伙伴的离开。

    今次也一样,熟悉的面孔,又一次渐渐淡化成了泡影。

    叶修沉默着。

    方锐也在沉默着。他和林敬言相识倒是不如叶修久,但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他,初出茅庐就来到了林敬言的身边,是林敬言看着他成长,而后他们又成了著名的一对搭档,再到第八、第九赛季后各奔东西。

    林敬言对他而言,亦师亦友,如果要让方锐选一个他在联盟中最尊敬的选手,他会毫不犹豫会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并不是这个圈中最优秀的。

    而现在,他已离开。

    已有多年职业经验的方锐并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一天,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目睹林敬言离开。

    他原以为两人会并肩战斗到某一天时,林敬言忽然笑着说自己打不动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讽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样微笑着说了再见。

    于是今天,他看到了。

    林敬言在微笑,他向所有人道别,但是,却是在一场被方锐代表的战队击败之后……

    微笑之下隐藏的黯然,有多少人能感受到?

    方锐知道,林敬言一定还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军的。特别特别希望。

    但是最终葬送他这希望的。却是自己和兴欣。

    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离开。

    祝你们好运。

    他把祝福留给了所有人,这当中当然也包括方锐。

    但是这样的祝福会让人感觉到治愈吗?至少方锐不会。他已经没办法在看下去,那一刻他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兴欣的备战室。他之后,魏琛这位早早退役。多年后却又复出的老家伙不顾备战室禁止吸烟的规定狠狠抽起了一根烟。而老板陈果意外地没有去批评他。作为资源荣耀粉。这样的离别陈果没有经历过,但是却很多次以这样的方式看到过。而现在,她已经融入了这一圈中。她感同身受,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身边也会渐渐有这样的离别,魏琛、叶修,甚至之后的苏沐橙、方锐……

    陈果觉得害怕,真的很害怕。

    她望着方锐不知说了个什么就要离开备战室,没有人上去阻拦,就连还在高兴的新人们这时也意识到此时备战室里不全是这样的气氛了,他们也安静下来,看着方锐离开了备战室,而后,看到记者招待会上,林敬言和三位霸图队友告别拥抱,谢幕退场。

    呃……

    有脑筋快一点的,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从记者招待会那边退下来了,那这两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备战室里瞬间安静下来,连电视机都不知被谁选择了静音模式,仿佛会打扰到通道中这二人交流似的。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直至备战室的门再被推开。

    “该我们了。”方锐站在门口,平静地招呼着。

    于是叶修和罗辑,兴欣早安排好要参加记者招待会的两人走出了备战室。通道里,他们看到了林敬言,朝着他们笑了笑,而后又拍了拍方锐,没有再回霸图的备战室,只是沿着这条最终将通向赛场外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

    “我们走。”叶修没有再目送下去,只是招呼了一声,兴欣三位走出了通道,走向了记者招待会。

    “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记者已经抛出了他们的第一个问题。

    “知道。”叶修点了点头。

    “能每一个谈一下吗?”记者着重强调了每一个,显然对于叶修来回答这个问题并不感冒,他们想听的是方锐的感想。

    方锐没有回避,主动扶过了话筒,于是叶修也没有抢话,如记者心愿的,等方锐去谈他的感想。

    “祝他好运。”方锐扶过话筒,说了四个字。

    大家静悄悄地,继续等。但是,就没有然后了,方锐只是说了这四个字,对他搭档多年,亦师亦友,最后却被他亲手葬送毕生期待的林敬言,他竟然只说了这么四个字。

    “没有了吗?”记者们不死心,他们希望听到更加感人肺腑的感想。

    “没有了。”方锐却摇了摇头,微笑着,仿佛林敬言一样。所想到的,所要说的,在通道中遇到林敬言时就已经说过了,对方锐而言这就已经足够,毫无向这些记者转述的必要。

    再然后,就是祝他好运,祝他,只是他。

    但是记者们,到底还是不肯轻易放弃,就算今天林敬言没有退役,作为一对昔日搭档,在场上的相遇那也是一大话题。

    “呃,恕我直言。”一名记者开口了,“您今天在比赛中的发挥似乎并不近如人意,是否因为对阵的对手中有昔日搭档,而有些下不了手呢?”

    “我今天的发挥确实不好,所幸队伍最终还是赢得了比赛,接下来的比赛我会继续全力以赴。”方锐说。

    看似无比寻常的一个回答,但放在此时却是无比的狡猾。对有关“昔日搭档”进行了完全闪避,然后针对表现不好的状况做出承认,分析结果,表态未来。

    这让记者还能怎么问,还能问什么?

    有关林敬言,他们已经没有办法纠缠下去了,只好开始认真针对兴欣本场的表现,而张新杰在记者招待会上提供分析,顿时成了此时大家可以拿来向兴欣问询的重要资料。

    “请问兴欣今天在团队赛中对张新杰的石不转完成的舍命一击,是一套经过赛前练习的周密战术吗?”有记者问道。

    “哈哈哈。”叶修笑,“别拿张新杰刚分析的东西来问我了,我刚有看电视,他分析得全是错的。”

    记者们顿时一头黑线,谁看都知道叶修这是在胡说八道。但张新杰的分析他就敢这样无礼地蔑视,你让记者又能怎么着呢?

    叶修以前是从来不出席这种场合的,记者招待会,事实上叶修都和罗辑似的是个新人。但这位新人可是难缠的可怕,比起那些回答问题特别油滑的家伙,叶修对待他们是一种完全的不在乎。问题上来他能随口就给瞎编,回头你再问起时,他能把自己说过的话给忘了。最让人痛恨的是他从不回避这一点,只会特别真诚地反问你:“是吗?我这样说过吗?”

    说过又怎样?没说过又怎样?

    这些摆明随口胡编的东西记者能报道吗?当然不能。这样报道岂不是会觉得自己很低智商?连这样的胡说八道都会相信。

    眼瞅着叶修又开启了这样的状态,记者们心中都在抓狂,但表面上还得做出心平气和的模样。

    “那么请问一下,本场比赛派出罗辑上阵,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有人问。

    “锻炼新人,在大场面下锻炼新人。就好像霸图派出了宋奇英,而我们,派上了罗辑。”叶修严肃道。

    妈蛋!

    记者们心中又在怒骂了。

    这次的这种回答,是那种模棱两可的。你不信吧,人这说法是合乎逻辑的;你信了吧,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总觉得好像在被调戏。

    “而且我们比霸图更有勇气,我们在这关键一战中,派上的新人多达三人。”叶修接着说。

    记者们都要哭了。

    你倒是别派啊!你们兴欣除了你、方锐和苏沐橙,再加一魏琛,有哪个不算是新人?

    “或许在总决赛中,我们会尝试以全新人的姿态,让他们接受最艰难的考验。”叶修说。

    谁信?

    谁会信?

    总决赛上全新人去锻炼?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

    记者们个个愁眉苦脸,今天这稿子,写点什么呢?有些人已经神游外物了,眼前这场记者招待会看来是没办法给他们提供什么素材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吧?”最后兴欣这记者招待会草草结束时,记者们都没有做过多的抵抗,连多抓几张照片的心情都没有。遥想当初,能照到一张叶修那是多么华丽的事迹,但现在,看到这家伙出现在镜头里,大家只觉得口干舌燥。不知该问什么,也不知该听什么。

    记者招待会结束。

    今天这一轮比赛的风风雨雨,算是至此全部落下帷幕。

    失败的,胜利的,都将走向各自的路。

    但是无论是何样的路途,他们所要冲往的方向却都一样,他们各自在走的,永远都是追求胜利的冠军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