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熟悉的索克萨尔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熟悉的索克萨尔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全职高手最新章节!

    咒术光纹闪烁着,瞬时凝立成牢。卢瀚文追得太急,看到喻文州的提醒时已经太迟,流云瞬时被六星光牢锁住。

    看到技能命中,魏琛也是稍稍松了口气。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位列全明星的小家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要不是自己地形利用得彻底,真没办法轻易摆脱这小子。

    六星光牢,荣耀第一禁足技能,75级满阶,效果长达9秒。更可怕的是,这个咒术无法解除。它不属于状态技能,所以什么净化、驱逐、专注等等统统无效。同理,角色的精神属性再高,抗性再好,也没有办法提前冲破六星光牢。

    想在技能时间未到就突破六星光牢,只有一个办法:击杀施术者。但是眼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卢瀚文的流云这9秒的六星光牢是坐定了。

    对于魏琛来说,这9秒可也弥足珍贵,他总算可以摆脱这个一直热情追杀他的少年九秒了。不过接下来他也未见得轻松,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已经动起来了。

    八年。

    距离魏琛上一次使用索克萨尔,已经过去了足足八年。

    八年时间,索克萨尔从55级升到了现在的75级。新的装备,新的技能,现在的索克萨尔,魏琛本不该熟悉,但是,他却很熟悉。

    因为这个角色,到底是他在荣耀中最大的牵挂。虽然他再也没有触碰过他,但是索克萨尔却依然是在他的注视着成长的。每一场比赛,他有什么细微的调整,魏琛都能马上察觉。他就是这样眼看着新的操作者渐渐将他留在这个角色上的痕迹抹去,而后打上他们的烙印。

    “白痴!”

    索克萨尔的每一次调整,都会惹来一次魏琛鄙夷的臭骂,他经常对着身边的伙伴嘲讽这些调整是多么的菜,多么的不懂术士。

    小弟们唯他马首是瞻,当然就都信了。

    但是,自己呢?

    人多的时候。魏琛会这样骂;可是当只是他自己的时候呢?他只能留下一抹苦笑。

    他心里清楚的很。他只是看到自己的痕迹一点点被抹掉,有些不甘罢了。

    直至最后,索克萨尔连手里的武器都换了。

    灭神的诅咒吗?

    新手杖的名字听起来确实嚣张又文艺,而魏琛在索克萨尔身上的最后一丝痕迹终于也被抹杀,他终于坐不住了。再然后,迎风布阵拥有了死亡之手。

    死亡之手,这。正是索克萨尔最初使用的那件银武,魏琛让它又复活了。

    他拣起了被索克萨尔舍弃的武器,这让他的迎风布阵在很多人眼里沦为了一个索克萨尔的山寨版。

    不过说实话,魏琛真不在乎。要不是“索克萨尔”这种职业角色id在游戏里已经受到保护,他新弄的术士,名字非得也叫“索克萨尔”不可。

    魏琛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非要较这个劲。大概,还是不甘吧!

    而现在,是将这一切了结的时候了。

    魏琛很清楚,以他目前的状况和水平,在季后赛这种强度这种节奏的比赛里,不可能回回都出场。

    对阵蓝雨,或许就是他在这个舞台上最后的演出了,而这个对决。也是最能让他释放能量的比赛。

    因为他了解索克萨尔。

    哪怕那不是为他打造的。但他依然了解,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索克萨尔在吟唱了。

    是诅咒之箭。

    这个低阶的技能交给吟唱速度加34的索克萨尔。快得应该跟瞬发似的。

    很快!

    但是,这不是全部。

    如果只是吟唱,索克萨尔的诅咒之箭应该比这还要快。

    会有这稍慢的些许,是因为他轻轻地蓄了一下力。诅咒之箭是一个可蓄力技能,蓄力越久,光球聚能越多,最终放出的诅咒之箭数量也就越多。

    吟唱释放,诅咒之箭的数量是13枚;蓄力到满,数量翻倍,可达26枚。而索克萨尔刚刚这一个小蓄力,可以将诅咒之箭的数量堆到15枚。

    这些……魏琛真的都太清楚了。迎风布阵从容地闪过了索克萨尔的这一击,让索克萨尔背后的操作者喻文州也微微有些惊讶。

    因为对手躲得太从容了。

    如此轻巧的一个蓄力,多出的2枚诅咒之箭应该很容易被人忽略才对。待到察觉,再躲,不管最终是不是躲掉,那总该是一种临时的反应和操作。但是迎风布阵如此从容地举动,很清晰地显露出他一早就知道会是如此。

    被看穿了啊!

    只从迎风布阵闪避攻击的姿态,喻文州就已经判断到了此种地步。而此时所有观众,包括解说的潘林和李艺博,却压根都不知道原本这一诅咒之箭当中还暗藏了这么一个暗招。两人只是赞叹了一下索克萨尔的施术之快,压根没察觉那一个轻巧的蓄力。

    攻击没有得手,索克萨尔却又不动了。

    喻文州心中一直还有疑虑,他看不出兴欣的意图,也猜不出魏琛的用意。真是想要一拖二吗?不是喻文州不尊重魏琛,但事实上就是如此,魏琛要一拖二,这太勉强了。

    六星光牢限制卢瀚文九秒,可这又做得了什么呢?没有其他人的火力支援,这难能可贵的九秒卢瀚文的流云没有遭受任何集火攻击。九秒之后,局面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喻文州决定再多看一看。

    果然还是那么冷静。

    八年,魏琛从来没有放下过对索克萨尔的关注,那么与此时同时,他当然对于索克萨尔背后的操作者有着极清晰的认识。更何况现任的这位操作者他一早都打过交道,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在训练营中笑话一般的存在,却在有一天的训练赛中击败了他。

    这个冷静的少年,会是蓝雨未来的基石。

    那一天起,魏琛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事实证明他没有看错。黄少天虽然是现如今蓝雨的顶尖攻击手,但是蓝雨的战术体系,蓝雨的风格节奏,却都是因为喻文州的存在而决定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他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清醒和冷静,黄少天的机会主义才凝练地越发精彩。因为有这样一个靠山,所以他才能信心百倍地在刀尖上行走。

    此时那边黄少天已经带人冲了起来。卢瀚文的流云被锁进了六星光牢。但喻文州还是这么不慌不忙,还是这么清醒地解读着形势,看不清,就绝不轻举妄动。

    诅咒之箭!

    魏琛选择用同样的技能还以颜色。他的迎风布阵施咒速度没有索克萨尔快。不过吟唱这么个低阶技能也真用不了什么时候。没有蓄力,施咒就放,死亡之手向外一拉,紫色的光球旋转着。划出一道弧线,诅咒之箭就这样以扇面飞出。

    “魏琛的手法还是相当老道的啊!”李艺博感慨着。或许手速方面远比不了年轻人,但论技能的控制力,老将们那才真叫炉火纯青。

    其实按道理来说,魏琛这种退役n年又复出的真不是一般意义的老将。多年的职业空白期后复出,说是老将。其实倒不如更像是一个新秀。

    魏琛需要像一个新人一样重复适合职业赛的节奏。可是谁都知道,常规赛里,他的出场少得可怜,一直到了赛季末,才连续几轮上阵。但只是这么为数不多的出场,就已经够了。

    因为老将其实并不是要适应节奏,他们需要的,是找回。

    找回节奏。找回胜利!

    “漂亮!”潘林在李艺博感慨之后也在赞叹着。呈扇形均匀撒开的诅咒之箭。仿佛孔雀开屏一般,再高明的术士选手。施展这一手法也不会比这更完美。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所有观众眼中,是这样。

    但在喻文州眼中……

    有空当!

    几乎还在光球旋转放出诅咒之箭的那一瞬间,喻文州就已经看出漏洞。

    诅咒之箭的分布是均匀的,但是节奏并不均匀。它们的左右间距是相等的,但是前后间距呢?

    前后,意味着先后。

    先后有了参差,可就为穿过留下了空当。

    侧身,横移!

    喻文州的操作快不了,但却永远那么精准。

    看起来明明是要被诅咒之箭射到,但是结果,却好像穿透一般。索克萨尔站了过去,而那铺开呈扇形的诅咒之箭一枚都没有少,一枚都没有命中。

    “躲过了?”连李艺博都目瞪口呆。

    是的,躲过了,但是,仅仅是躲过了诅咒之箭而已。

    迎风布阵新的吟唱已经开始,死亡之手上咒术的魔力在涌动着。

    死亡之门?

    喻文州呆住,居然这样正面就吟唱死亡之门?

    就是他索克萨尔的施咒速度,这点时间也不够吟唱啊!

    打断是必须的。索克萨尔丢了一个切割术过去。但喻文州并没因此就高枕无忧,魏琛的打法,怎么也是不应该的。

    喻文州转动着视角,他很快发现,又一个在念咒的迎风布阵。

    是影分身术!

    喻文州瞬间就已明白。那个就在他面前的,当然是影分身。就是趁索克萨尔横身穿过诅咒之箭的瞬间,迎风布阵施展了这个忍术。

    这边的迎风布阵,才是他真的需要去打断的。

    但是,不够……

    距离不够!

    迎风布阵的施法距离很远,比索克萨尔还要远,要打断,索克萨尔还需要往前走点。

    可是,来不及了。

    两个身位格的距离,决定了一个技能的成败。

    ============================

    十点……天真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