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零距离出手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零距离出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全职高手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零距离出手

    切割术!

    一道紫光从死亡之手上闪出,在空中几个波斩,却还是极为迅猛地朝着半空中的沙包冲了去。 .  .

    杜明一惊,哪里还敢原地等着沙包飘来,连忙操作吴霜钩月抢步上前。就算一时间自己拿不到,也绝不能让兴欣的人接了去。

    但是角色移动再多,总比不上技能,杜明看准切割术的去势,已经做好了预判,吴霜钩月直朝切割术窜出的方向飞去,结果切割术的光芒竟是擦着沙包掠过。

    没中?

    被回风式的剑气抽回的沙包移动得并不快,以职业级的水准,命中这个移动靶的难度并不大。但是迎风布阵的这记切割术居然没有中,是失误,还是……有意?

    “哎呦,这鼠标,出故障了吧?”杜明就听得魏琛那边传来一声抱怨,慌忙操作吴霜钩月再转向,结果一道黑影已经快他一步腾空跃起,沙包就这样随着黑影一道从半空中消失。

    杜明气急败坏地操作吴霜钩月一剑斩出,未中,那黑影的动作真是相当灵活敏捷。夺下沙包后落地飞奔,兴欣的召唤师昧光已经蹲在前方,从召唤兽灵猫的口中拿过了沙包。

    从系统提示上,众人看到这一接取也被视作有效,兴欣又重新拿回了一次被命中的机会。

    被戏耍得晕头转向的杜明又羞又气,吴霜钩月提了剑就要朝迎风布阵冲去。

    “冷静点,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江波涛叫道。

    是的,这不过就是个游戏,原本随便玩玩,哈哈一乐也就罢了。可是魏琛在抽到轮回后那信心十足的作派,着实挺让人不爽的。轮回的三位,还是挺想打一打这老家伙的脸的。但是现在看来,做这游戏,老家伙的功力比他们都要深。谁说年轻人就一定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此时明显是老家伙凭着自己的经验,在观看了两轮对决后迅速找出了玩这游戏的窍门。

    “杜明,你直接攻击,沙包就交给我和吴启好了。”江波涛做出了决断。单纯从游戏角度出发,看起来挺难对付,他决定还是发挥出轮回的战斗力,攻击牵制,沙包绝杀。

    “好的!”杜明显然对于这个决定十分欢迎,答应得无比干脆。

    那边罗辑的昧光在持沙包三秒后,已经扔了出去,自然是拣轮回三人最不方便拾取的地方,而后兴欣三位已经开始走位迎接对方下一波的攻击。不过轮回这次显然已经沉下心来,江波涛和杜明两人的角色角度站位形成压制,却并不急于进攻,吴启的刺客跑去将沙包拣回后,轮回这才开始不紧不慢地寻找起机会。

    “诈攻迎风布阵!”江波涛突然下达指示,轮回战队的执行力果然也很强劲,话音未落,杜明的吴霜钩月已三段斩朝迎风布阵截去,手握沙包的残忍静默则朝侧翼迂回上去。两人执行得都相当稳健,杜明的吴霜钩月冲上,却并不抢攻,只是守稳位置,一副不许迎风布阵再向前的架式。

    限制了空间,也就限制了闪避,强行突破,在这个游戏环境里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攻击的沙包可是直接秒杀的大杀器,直接拼战斗,守方无论如何也拼不过。

    魏琛果然就没做这种不智之举,一看吴霜钩月气势汹汹地截在前方,立即转向。残忍静默已从身侧摸上,他却好像没看到一般。

    又在yin*沙包出手吗?江波涛观察着兴欣三人的走位变化,他的无浪也在向内收缩,和残忍静默形成响应,给迎风布阵继续施压。

    但是,这都只是假象,从一开始江波涛就点明了这只是诈攻,是为接下来攻击目标所做的铺垫。至于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江波涛却还在决断当中,或许也会是迎风布阵,一切都要看如此施压以后兴欣会做出怎样的应对了。

    “逼上!”江波涛再下指示,杜明的剑客吴霜钩月挺上,直接朝迎风布阵发起了攻击。不出所料,作为守方,是不愿意和攻方这样纠缠的。迎风布阵再退。

    “几个小家伙,这样锲而不舍的追着老夫做什么啊!”魏琛一边操作迎风布阵回避,一边还要喷点垃圾话。

    “都是因为前辈的威胁太大呀!”江波涛说道。

    “你这个娃娃真是很会说话啊,哈哈哈!”魏琛又一次在这方面表扬了江波涛。不过上一次,被表扬的江波涛毫不犹豫的攻击出手,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他没有,江波涛的无浪突然一个斜插,原本试图封堵迎风布阵退路的无浪,这一斜插,整个意图顿时都变了。

    冰创波动剑!

    这个对方不能无视的技能再度裹着波动的杀意卷出,目标,昧光。

    “好小子,原来是声东击西!”魏琛叫着,迎风布阵转身想要来救,杜明的吴霜钩月却闪身横到了当间。不攻击,只是如此切断迎风布阵和昧光之间的呼应。

    残忍静默骤然提速,弧光闪送出一段,疾跑疾行,瞬间就已将他和昧光之间的距离大幅度拉近,然后,影分身术!

    这个可当瞬间移动来用的忍者低阶技能,几乎是暗夜系的每个职业都会学一学的。残忍静默在冲刺的最后阶段,突然拿出这一技能,瞬间,他就已经闪到了昧光的面前。这种突然提速,上一次就让罗辑措手不及,这一次,他依然手忙脚乱。他才刚刚躲避完无浪的冰创波动剑,没想到手持沙包的那个刺客突然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冲到自己面前了。这几乎零距离丢来的沙包,怎么躲?没法躲啊!

    中!

    残忍静默甩出的沙包丢到了昧光身上,抹杀了他们刚刚拿到不久的那次被命中机会。沙包朝地上落去,罗辑想让昧光快些跑开,但是这一次,江波涛提早洞悉了他的意图。丢沙包这个游戏,无论是沙包被对方接住,还是命中对方的情况,对于攻方来说都是一次攻势的中断,所以不能只想着一次命中。一次命中之余,要考虑好如何飞快过渡到下一步攻势。于是此时的轮回,采用这么一个简单干脆的办法,残忍静默,几乎是零距离丢出的沙包。命中昧光后,沙包不及落地,已经被他重新再拾手上。想跑的昧光,被无浪一个走位一堵,再想变向,竟然又已经迟了,残忍静默又是一次近乎零距离的沙包出手,昧光像是受了一次连击一般,这下是被*净利落地送出场了。

    快,一切发生得都太快。魏琛、包子都来不及做出具体的反应呢,昧光就已经吃了沙包二连击,被送出了场。仅仅是这么一个游戏,也可以看出轮回这支冠军队在骤然间的爆发力有多可怕。

    但是,攻势绝没有就此打住,二次零距离的沙包出手,于是二次不等沙包落地就已经被残忍静默接在手上。杜明的吴霜钩月已经冲出,朝着迎风布阵,魏琛瞬间意识到了他们想要干什么。可在这样的冲杀面前,守方显得是那么的无力,他不可能停下来和对方来一场pk般的较量,他所能做的只是闪,只是躲。

    迎风布阵疾退,但吴霜钩月追得更快,三段斩开路贴上,而后从残忍静默手上飞出的沙包就已经传到了吴霜钩月手上,再然后,剑影步!

    吴霜钩月居然没有立即丢出沙包,而是使出了剑影步,瞬间五个吴霜钩月闪出,每人手上都捏着一个沙包,没做停顿,没有给魏琛分辨真假的时间,五个吴霜钩月齐齐出手,五个沙包飞出。

    “这个太赖皮了啊!!”魏琛悲愤地叫着,五个飞来的沙包,封死了迎风布阵可以闪避的所有空间,五个当中有四个是假的,但是魏琛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去分辨,他只能碰碰运气。

    向左!

    迎风布阵横跨一步,一个沙包撞在胸前,消失。

    魏琛松了口气,可是,并没有完,就在他去留意命中他的这个沙包真假的时候,吴霜钩月再度出手,剑光洒出,却是一记拔刀斩出手,追着之前刚刚丢出的沙包。

    哪个沙包是真的,杜明当然非常清楚,拔刀斩的剑气抹上了沙包,并没有将沙包切碎,而是带着沙包一起,斩到了迎风布阵的身上。

    “小子……很狡诈啊!”魏琛感慨了一句,沙包这样触体,同样算命中,迎风布阵出局。

    环环相扣的攻击,转瞬间就已经将兴欣的两人送走,现场观众目瞪口呆,就连场上的包子一时间也无法接受。

    “咋回事,咋突然间就都没了?”包子纳闷地看着已经被送到场边的迎风布阵和昧光。

    “机会!”江波涛叫道,杜明的吴霜钩月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拣起了沙包,顺势拧身,沙包流星般地丢向了正朝场外看去的包子入侵。

    啪!

    流星般的沙包停在空中,迎面撞上了一块板砖,就这样被拍落。杜明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包子突然回过神来,然后抬手丢出一板砖,居然就将自己丢出的如此潇洒的一记流星沙包给拍下来了。

    “我觉得的这个没什么意思呢!”包子说着,“为什么我们不真刀真枪的打一架呢?”

    ===========================

    据说杜明的角色名搞错了,我来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