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誓言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誓言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全职高手最新章节!

    3比7,客场作战的兴欣最终输掉了这一轮的对决,而且是在形势一片大好的局面下。

    兴欣这场比赛的出阵名单相比上一阵没有太多变化,只是莫凡因为上一场吃牌遭罚,本场无法上阵,于是在擂台赛由老将魏琛披挂上阵。

    个人赛三场,兴欣全胜,以3比0的优势进入擂台赛。

    擂台赛也同样是方锐率先登场,比上一轮还要给力,海无量倒下时,换走了对手一条半命。而后魏琛上场,作为年龄大到出奇的一位老将,他的反应、手速都已经无法和年轻人相比,但是发挥依然不乏闪光,迎风布阵最后也带走了对手一条命。

    2条半命之后,留给兴欣守擂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誓言大将唐柔的,不过是一个半血的对手。不是于锋这样的全明星,甚至都不是昭华战队的核心,就是这支中下游战队中一名普普通通的选手。

    主场观众都已经放弃了,没人觉得上轮比赛中一挑二的唐柔会错过这样的胜利。其他一些中立观众,则觉得很无趣,他们对这场比赛的兴趣,唐柔这位美女选手要占相当多的因素。但是现在,居然只是给了她一个半条命的对手,这种信手拈来的胜利有什么看头?

    唐柔输了。

    现场观众居然难以置信般的沉静,可见唐柔现在已经被大家认为是一个很有实力的选手。随后,主场观众才爆发出兴奋的呐喊!

    他们都以为唐柔是个终结者来着,谁想到居然是被终结。

    一挑二那样光彩夺目的发挥确实很精彩。但这种精彩谁也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而这一次,他们昭华做到了,一个只有半条命的角色,一个实力在昭华这种队中都只是平平的选手,击败了上轮一战成名的唐柔。

    唐柔下场,她输得当然很不服气。

    擂台赛,她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誓言再度披挂上阵。

    唐柔毫无疑问是一员猛将。但是在联赛两轮过后,这猛将的特点就已经被看穿。昭华极有针对性的对唐柔进行了战术布置,牵一发而动全身。兴欣的节奏因此全被打乱。

    “从来没有绝对的赢家……”备战室里,叶修对道歉的唐柔说着。他们兴欣都可以击败嘉世那样的庞然大物,其他战队当然也有可能击败他们。实力就能代表胜负的话。还要比赛干嘛?

    只是这一轮比赛决定了最终胜负的因素是那么的清晰,哪怕是最普通的观众都可以看出是唐柔的问题。

    “复盘的时候再好好分析吧,接下来的记者招待会……”

    “我去!”唐柔说。

    叶修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唐柔从不逃避,只会迎难而上。

    兴欣的记者招待会最终由叶修、魏琛,和唐柔一起出席。

    三人刚一露面,底下拍照的闪光灯就已经亮成一片,炮火高度集中于唐柔,看得出记者们的神情有些诧异。就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纷纷猜测。都认为兴欣肯定不会派唐柔出现在记者招待会上,这样的压力让一个新人去承受实在太可怕了,战队都会对新人给予一定的保护,由老将来周旋吧?

    谁想,唐柔就这样走了出来。走在三人的最前面,神情异常坚定。

    既然你都敢来,难道记者还会畏惧什么吗?啪啪啪啪啪,大家先拍过瘾再说。

    “啧啧,真火。”魏琛说。

    “嗯?”

    “不管是好是坏,至少她现在超受关注。不是吗?”魏琛说。

    “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叶修说。

    “切,老夫是会在乎这种浮云一般东西的吗?”魏琛正气凛然地说道。但是两个人在后边窃窃私语的样,怎么看都是很猥琐的,终于有记者转了镜头,朝这两位也哗哗哗拍了几张。

    三人坐定,记者们的目光聚焦唐柔,希望先从这位的面容表情上发现点什么。结果他们失望了,没有怯懦,没有退缩,谁看过去,唐柔就反看回来,而后礼貌地微笑着。

    “可以开始了。”叶修说。

    记者们顿时恨不能连脚都一起举起来,叶修随手点了一位。

    “请问唐柔小姐!对这场比赛的发挥怎么看?”这位迫不及待地开口,这真到了急了的时候,什么“比赛输了很遗憾”之类的场面话都顾不上说了。

    “我的发挥拖累了全队,为此我感到十分抱歉。”唐柔说。

    唐柔的状况显而易见,道歉,此时看起来就是一个很平凡的标准答案,记者们显然都不太满意。

    “我记得在上一场比赛后,您曾经说过要试着挑战一下一挑三,结果在这一场比赛中,却连一个二分之一生命的对手都没有挑过,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呢?”一位记者带着满满的讥讽问道。上一轮唐柔在一挑二之后表示要一挑三,被不少人认为太过狂妄而不爽,这位记者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输赢从来没有绝对。”唐柔居然引用了叶修刚刚在备战室里说过的话,“但是一挑三,我一定会做到。”

    “网游里可不算哦!”有记者吐槽,众人笑。

    “就在这里,职业赛场。”唐柔说。

    无比强大的坚持和自信,在众记者们看来却是无比的狂妄自大。一个新秀,看起来是有着挺不错的技术,并且在某场比赛完成了一挑二的壮举,但是单凭这点,真的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吗?

    输赢从来没有绝对。这句话记者们也认可,但是刚刚说出这种话的人,扭脸又说自己一定会做到一挑三,这是怎样的厚颜无耻?

    记者们不忿了,上轮之后,看唐柔不爽的人本就不少。这场栽了这样的跟头,还不知悔改,居然还继续这样大言不惭,实在是超级死鸭子嘴硬。

    “如果做不到,那怎么说?”有性子火爆一点的,竟然就在招待会上针锋相对地叫起板来了。

    “做不到,我就退出职业圈。”唐柔说。

    全场记者惊讶沉默,结果一对窃窃私语的讨论顿时显得特别清晰。

    “你看你看,那边那个记者好像一条狗。”魏琛。

    “别乱说,你说的是哪个?”叶修。

    全场稍一怔,跟着一片哗然。

    “咳咳!”叶修和魏琛两个显然也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然被放大,在一片哗然中,各咳了一声,向左看,向右看,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众记者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先吐槽哪边了。是先惊诧于唐柔竟然毫不留情地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做赌注,还是该惊诧兴欣这两个前辈,居然一点不去保护新人,反在吐槽某个记者像狗?

    说起来,到底哪个像狗?

    记者们居然还情不自禁地互相左右打量起来,被别人打量到的都是面红耳赤一副要翻脸的样子。这样看着是什么意思,是说咱像狗吗?

    记者的思绪被兴欣这新老选手给切割得支离破碎,好半天才调整回来。

    谁像狗?这个问题去纠结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很快回到了唐柔的誓言。

    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职业圈?

    大家看看唐柔,又不忘看看叶修和魏琛。兴欣的两位前辈,是没听到唐柔的话吗?这样的话,居然没去拦着,此时看起来好像还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职业圈?”有记者惟恐这两位真是思想开小差了完全不知道情况,提示性地大声重复了一遍。

    “是的。”唐柔点头。

    “有决心。”叶修说。

    “有魄力。”魏琛说着还带头鼓起掌来。

    记者们都傻了,这还是一支队伍里最该坚实可靠的老将吗?这两个怎么看起来就像是起哄的?

    “两位觉得唐柔能做到这一点吗?”有记者顺势就问起了二人。

    “有这样的决心,还有魄力。”叶修说。

    “其力断金。”魏琛抢着补充后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习惯笔记的记者都写不下去了,这两个就是来捣乱的吧?是吧是吧?

    但在一片乱了节奏的记者群中,却有一位,依然非常明确地指向唐柔提问:“请问唐小姐准备用多少场来完成这个目标呢?整个职业生涯都奉献于此吗?”

    问完这问题的这位,一脸的得意,他认为自己找准了问题的关键。唐柔这个誓言,根本就是个文字游戏。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职业圈。但如果没个期限的话,岂不是就将一直打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挑三,直至最终都没有做到,于是退役退出职业圈?

    给我抖这机灵!这记者冷笑着。

    唐柔正要回答这问题,但叶修却突然抢向前来要发言。

    终于要来解围了吗?该记者一副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的架式。

    “五轮之内,应该够了吧?”叶修说。

    记者哗然一片,居然不是来解围,居然是给唐柔释加了更大的压力?

    一挑三,多少选手整个职业生涯都做不到的事,而现在,要求一个新人,在五轮之内就必须做到,且是以退出职业圈为誓言。叶修……这是跟唐柔有仇吗?

    “五场吗?”唐柔听到这个数字后,居然露出愉快的笑容,“那就五场吧……今天几更啦?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