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615章 火海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凌飞和火雀族的族长请教武道奥义,期间他也是获益匪浅,对于各种神通大道也多了几分了解。

    可以说,他在这封魔之地深深的感觉到了古族的优势。

    这些古族有资源,有传承,还有强者指点。

    不难想象,那些生活在这种环境当中的天才以后的成就将多么恐怖。

    若没有天地规则的限制,想必各族将处于通天境强者满地走的局面。

    ……

    翌日清晨,火雀族的长老来迎,要带着凌飞去该族的圣地,参悟当中的古传承。

    斗战神猿一脉,烛龙族的长老也陪同在侧。

    至于小石头却是抱着伊伊,啃着一颗颗朱果。

    这两天他和伊伊并没有去扫荡火雀族,因为该族的人不时送来灵萃,还盯着他。

    这让小石头很无语。

    不过每天有灵萃吃,他也是乐得清闲。

    当凌飞推门而出,老石人也出来了。

    “凌公子请!”火雀族大长老亲自来请凌飞。

    而后凌飞被带着飞向一处火脉。

    这里完全被禁纹所笼罩,唯有火雀族的人带领才可以安然的穿过禁制,进入这片山脉当中。

    只见得这片火脉当中山峦起伏,山涧间火河翻滚,一片赤红,炙热的气息弥漫开来,让人如身处火炉当中。

    此时火老族长与诸多火雀族人早已经在一处山腰的阔地上等候多时。

    除此外,朱景炎以及许多的火雀族的天才也汇集在此。

    当中还有几个顶级天才。

    “凌飞来了!”当凌飞随着火雀族的大长老飞来,在这山腰间立即有着高呼声响起。

    在这人群当中,朱景炎瞅向凌飞时露出满脸复杂的表情。

    对于朱景炎而言,凌飞就是他的耻辱,可后者却要来火雀族的圣地参悟武学。

    朱景炎此时别提多郁闷了。

    “这个就是踩了你脸的凌飞?”在朱景炎身边,一个身穿绣着火雀图腾的青年男子眸光一闪道。

    “回赤枭公子,此人便是凌飞。”被提及此事,朱景炎眼皮直跳,可他却不得不偏过头向着身边这个锦衣男子回话,同时,在瞅向这个男子时他那眼睛当中也流露出几分难得的敬畏之色。

    这个青年可是火雀族的当代人杰之一,他名为朱枭,被火雀族的后辈尊称为赤枭公子。

    “看起来他年纪也不大,居然能打败孙小圣,倒是一个人杰,可惜当初本公子并不在斗战神猿一脉。”这赤枭公子眸光掠动,瞅向凌飞,在瞧得凌飞那年轻的模样后他微微一叹,露出了几分遗憾之色。

    不过他也仅仅是有些遗憾。

    他可是已经年过三十有二。

    他的修为更是达到了归墟境,如此人物,若是出手和凌飞争锋,就算胜了也是以大欺小罢了。

    所以他并没有要和凌飞争锋的意思。

    “不就是击败了孙小圣罢了,也不见得就比我等强。”不过在朱枭身边一个青年却冷哼道。

    此人名为朱飞羽,也是一个顶级天才。

    在火雀年轻一辈,他的天赋几乎无人可比,那血脉也只比朱枭差一些罢了。

    “那是,飞羽公子乃我族人杰,自然不是这凌飞可比。”朱景炎连忙赔笑道。

    可他瞅向凌飞时却依旧是满脸肃然。

    凌飞的强大早就已经深入朱景炎之心,此时他早就已经不敢小觑凌飞了。

    此时凌飞已经落地,在火雀族的长老带领下他走到了火雀族的老族长身边。

    “火老族长!”凌飞向着火老族长微微作揖。

    “火兄!”老石人和这火老寒暄一句。

    “前方便是我火雀族的圣地了!”火老族长一笑,便是指着前方的一处高山,向着凌飞说道。

    凌飞顺着火老的眸光瞅去。

    却见得前方有着一个山渊,山渊上云雾缭绕,当中如赤海翻滚,散发出一股极为炎热的气流。

    那种气流,便是元婴境修者都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除此外,山渊间还有着一座石桥连接着前方。

    若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前方那云雾当中有着一个洞府若隐若现。

    那便是火雀族的传承之地了。

    “你进入当中,踏过火海,就可以去参悟我族的各种传承了。”火雀族老族长取出一枚火纹铭牌递给凌飞,在这火纹铭牌上,铭刻着一尊火雀,在当中有着一股炙热无比的气息弥漫开来。

    “多谢火族长!”凌飞接过铭牌,顿时有火纹绽放将他笼罩,而后他大步迈出走向前方的长桥。

    长桥间云雾翻滚,那火流席卷,使之好像是一个火海。

    凌飞大步迈出,就穿过云雾进入长桥当中炙热的火流席卷开来,便是连凌飞都感觉要被焚为灰烬。

    “好恐怖的火流!”凌飞眉头微微一皱,仔细感应着附近的火流。

    这长桥隐于云雾当中,那下方火海翻滚,明明距离长桥很远,却又有着恐怖的气流肆虐而来。

    这一切皆是禁制牵引。

    才走入长桥百米,凌飞眼前突然火光一闪,他便是被一片大海给吞没,眼前那金色的火焰肆虐而来,将他那身上笼罩的铭牌火纹都焚化了,磅礴的火流立即便是要侵入凌飞体内,要将他焚化为虚无。

    “那铭牌无用?”见此,凌飞一阵错愕。

    刚才他入长桥时这铭牌还替他抵挡了大量的火流啊!

    没有想到才过百米,居然失效了。

    呼呼!

    那火炎席卷而来,让凌飞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他立即演化出重力域场,抵御火炎的肆虐。

    可这火炎炙热,有焚尽万物之势,那重力域场之力在逐渐的减弱。

    “这火炎如此强大,我又如何能渡过这长桥!”当感受到重力域场之力逐渐减弱后,凌飞内心一紧。

    “退?”他脑海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若是后退,他自然可安然退出长桥。

    可退去了,他又怎么去火雀族的传承之地接受传承?

    “既然来了,我凌飞就没有退缩的道理。”凌飞眸光一凝,很快就将那个才冒出的念头抛去。

    对于凌飞而言,这是难得的机会。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退。

    同时,在南荒时的一幕幕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那一战,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唐皇独战鲲海。

    那一战,唐皇耗竭了血气和神魂。

    那一战,可歌可泣,也可悲!

    可歌可泣的是唐皇的大义和南荒子民的万众一心。

    悲的是偌大的一个南荒,却无人可和唐皇并肩作战,一起驱除邪魔。

    从那时候起,凌飞就渴望着变强,渴望着自己能获得无上造化,成为一个绝世强者。

    现在机会来了,他又怎么能放弃?

    “就算是九死一生,我也不能放弃变强的机会!”当这些往事浮现心头,凌飞的眸光变得越发坚定了起来。

    凌飞眸光一闪,瞅向前方那扑来的火海。

    “这火海虽强,却并没有瞬息间将我焚灭,这就说明了我还有一线生机。”凌飞低语。

    当退意消散,恐惧不在,凌飞的心智变得无比的清晰了起来。

    随后他开始思索如何应付这火海。

    “想要穿过这火海,我就必须先抵御这火海的侵蚀。”凌飞心中暗忖。

    他试着运转真龙铠甲,抵御火海。

    只是那真龙铠甲还没有浮现,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那是来自这长桥的禁制压力,那种压力随着真龙铠甲的演化而变强。

    “这里的禁制在压制宝物?”这让凌飞皱眉,连忙将真龙铠甲内敛。

    显然,这长桥留有禁制,若是凌飞动用宝物抵御这火炎之力,只会引来更加强大的禁制之力。

    那样的话他或许根本就没有成功的机会。

    “石纹,真龙之身!”在将真龙铠甲内敛后,凌飞便是开始演化出石人族道纹和真龙龙鳞护身。

    这些都是神通所化,倒是无恙。

    见此法有用,凌飞一边以神通抵御火炎,一边继续前进。

    可这种抵御太耗竭自己的神魂之力和血气了。

    本来凌飞想动用龙骨吸收这些火炎,可才要动用,那禁制之力又变强了。

    “龙骨也算外物!”凌飞眸光一闪,“看来只有靠我自己度过这长桥了。”

    凌飞咬了咬牙,在瞅了一眼前方那不断肆虐而来的火炎后,他一拳向前轰出。

    拳头所过,重力轰击而去,那片火海都凹陷了下去。

    砰,砰!

    只听得巨响传出,那火海的虚空当中火流倒卷,被轰出了一个真空区域,凌飞则是趁机快速前进。

    砰,砰!

    如此,火海当中,凌飞不断出手,然后快速前进。

    ……

    此时,在长桥对面,火雀族的人望着前方,心情显得极为复杂。

    在那里俨然没有了凌飞的踪迹。

    “哎,千万别让这凌飞学会了我族的古天功啊!”有人满脸郁闷。

    “哼,想学我族的古天功,也得看他能不能进入我族的传承之地内。”

    “呵呵,想入我族的传承之地,可得渡过那火海才行啊!”在郁闷之余也有人冷哼道。

    朱景炎却是不语。

    此时他再也不敢小觑凌飞了。

    也就在此时,火雀族的长老手中一翻,一片光芒闪烁,俨然祭出一面古镜,演化出了长桥上的画面。

    长桥上,此时凌飞正强行开辟道路前进。

    “这凌飞倒是生猛!”见此,朱枭淡淡一笑。

    “呵呵,他这样强行开辟道路,最后只会因为魂力和血气耗竭而失败罢了。”那朱飞羽冷笑道。

    在以前他还对凌飞高看一眼,可此时见凌飞如此蛮横的渡桥后,他眼睛当中露出了轻蔑之色。

    就这么一个莽夫也想进入圣地参悟他们族中的古天功?

    “希望他会止步于此。”

    “呵呵,要是他止步于此就好笑了。”旁边一些火雀族的人冷眼旁观,希望凌飞会就此止步。

    老石人却是极为淡定。

    火雀族老族长抚须,笑而不语。

    若是凌飞连这长桥火海都渡不过,那也就怪不得他们火雀族了。

    “凌师弟一定会成功的!”贺天鸣和上官婉儿等人眸露信任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