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587章 你服了么?

第587章 你服了么?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凌飞踩在朱景炎的脸上,他眸光轻蔑,语气轻狂,俨然是将后者先前的话语用事实实践了出来。

    “凌飞!”朱景炎目眦欲裂,他全身血气运转,想要翻身,摆脱这被踩着的处境。

    可凌飞身上有着一股重力倾覆而下,压得朱景炎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什么翻身了。

    “该死的重力域场!”这让朱景炎急得都想哭了。

    “凌飞,我可是火雀族的嫡系子弟,我祖爷爷是大长老,你这样侮辱我,我火雀族不会放过你的!”焦急之下,朱景炎冷哼,想要以此威胁凌飞。

    “这是切磋,任何摩擦都属于正常,再者,你是火雀族嫡系又怎么样?我还是石人族的大公子呢?”凌飞一脸轻蔑,根本就没有将朱景炎放在心上,“再者,我还是炼丹师傅,就你这小样也想和我比?”

    他一脸鄙夷。

    闻言,朱景炎吐血。

    比身份,他的确比不过。

    虽说凌飞只是一个挂名大公子,可石人族是真的庇护他啊!

    不然怎么会给凌飞石人族的传承?

    比自己本身的实力,他此时被压制。

    朱景炎也是无话可说。

    何况凌飞还会炼丹呢。

    朱景炎一脸苦涩,都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景炎公子被踩在了地上!”

    “这是耻辱啊,是我神族子弟的耻辱!”

    “此仇不报,我们这些神族子弟将再也无颜见人啊!”各族的青年哀嚎。

    在他们看来,堂堂的神族后裔被一个外来者踩在脚下,不仅是朱景炎一个人的耻辱,而是各大神族的耻辱。

    “这真是我火雀族的耻辱!”火雀族大长老满脸尴尬,内心哀嚎,他也是感觉颜面无存。

    这可是他的玄孙啊!

    “哈哈,凌公子的实力的确不错。”孙大长老一笑,凌飞此时展现出的实力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他也并没有太过震惊。

    毕竟凌飞可是获得了石人族的传承,该族的传承本就不差,何况凌飞自身也很神秘,能爆发出这样的战力也在情理当中。

    “啊!啊!”斗战台上,朱景炎不断哀嚎。

    “凌飞,你再不松脚,休怪我以后秋后算账!”朱景炎威胁道。

    他目光猩红,真的想要事后报仇了。

    “你找我算账?”凌飞眉头一弯。

    “我可是神府境修者。”朱景炎冷哼道。

    对于报仇,他充满了自信。

    若是以神府境的修为出手,他对付凌飞还不是翻手间的事情?

    “你区区神府境的修为也敢威胁我?”凌飞瞅向朱景炎时就好像瞅向一个白痴,道,“我两个护卫都已经是准道宫境强者了,我大公子府的管事可是归墟境的强者,就你这样子也好意思秋后算账?”

    “这……”闻言,朱景炎语塞,彻底没有脾气了。

    虽然他也个准通天境的祖爷爷。

    可很显然,他祖爷爷不会帮他出手,反而可能会胖揍他一顿。

    此时他面对凌飞,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炫耀了。

    这让朱景炎内心苦涩无比,此时才发现,原来他才是一个**,丝啊!

    “下次想踩人时可得看清楚一点哈,别随随便便抓到一个人就去踩,那被反踩的滋味,似乎不好受啊!”见朱景炎那苦涩的模样,凌飞一脸同情,那踩在他脸上的脚掌移开,满脸好心的说道。

    “啊!”只是,凌飞的脚掌才移开,朱景炎就传出惨叫。

    因为他的手掌正被凌飞踩着呢!

    “抱歉,刚才我是不小心踩到了。”凌飞一脸抱歉,可他那脚掌非但没有一点要松开的迹象,反而还在挪动,用力踩着,这使得朱景炎疼得脸庞都扭曲了,那看台上的神族子弟更是怒火沸腾。

    凌飞这是在践踏他们的神族子弟啊!

    “这凌飞太嚣张了,踩完了脸,还踩手!”许多人愤怒无比,恨不得和凌飞一战。

    “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他真是外来者么?我感觉他才是神族后裔,我们都是一群土鳖啊!”有人带着诧异瞅向众人。

    因为此时凌飞真的太嚣张了。

    此时旁边可是有着几大神族的长老盯着了,他居然敢这样虐待火雀族的嫡系子弟。

    这完全是没有将他们这些神族后裔放在眼里啊!

    “凌师弟……好猛!”贺天鸣和赵凡完全怔住了。

    他们感觉眼前这一幕有些如梦似幻。

    若是他们,就算实力再强也不敢如此对待朱景炎啊!

    毕竟这里可是这些神族的地盘。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可凌飞哪有要低头的样子,他这举动,估计已经让三大神族的人怒火都可以焚烧一个大域了。

    可凌飞对此似乎毫不在意,如此气魄,让人敬服。

    那火雀族,烛龙族,斗战神族的几个长老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们想要喝止,可偏偏又更想获得凌飞的丹药。

    丹药没有入手,他们可不想得罪这个青年。

    所以几个长老都闭起眼睛,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让得他们旁边那些青年看后感到极为无语。

    这都是什么长老啊!

    怎么不为自己的族人出头?

    火雀族的大长老更是满脸尴尬,他早早的就闭起了眼睛,一副在凝神静气的样子。

    可鬼知道他心里此时多么郁闷,早就已经开始骂娘了。

    “这个倒霉孙子,没有本事还要去逞强,不知道先让别人出手吗?”这大长老心中嘀咕着道。

    ……

    此时,火雀台上,凌飞的眉头一弯,俯视着下方的朱景炎。

    “对了,你之前说就是不服我,不知道现在服了没有?”凌飞很认真的问道。

    “噗!”此话一出,朱景炎吐血,你都将人踩成这样了,还问这话,有意义么?

    “服了,小弟对凌公子已心服口服!”虽然心中吐血,可朱景炎只得咬牙说道。

    他实在怕凌飞还会继续虐他。

    “这样就对了么!”凌飞一笑,伸出手,将朱景炎拉了起来,笑道,“我就是喜欢这样以德服人。”

    “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很友好么?”而后他又为朱景炎拍了拍肩膀,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

    “是,凌公子最友善了。”朱景炎艰难的支撑着身子,心中苦涩无比,他那右手的掌心还在透风呢。

    可他不得不强颜欢笑。

    “呵呵,此次你我切磋我很是高兴,若下次有机会我们再继续切磋哈!”凌飞拍了拍朱景炎的肩膀道。

    “呵呵,一定,一定。”朱景炎连连点头,可那眼皮却在连连跳动,连翻白眼,心中骂骂咧咧说道,“还继续切磋?我是傻子才继续和你切磋。”他暗暗瞅向凌飞,一副你当我白痴的样子啊!

    “凌公子,我可以走了么?”在暗忖一句后,朱景炎眸中带笑,哪怕脸上神经因为笑容牵动得剧痛,依旧不得不如此,此时的他可是巴不得马上离开这斗战台,再也不想和凌飞呆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