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470章 缚魔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当凌飞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尸灵殿的人也是略显紧张。

    要知道,在这些上古时期的盖世强者手下,他们也是不堪一击啊!

    也是如此,尸灵殿的人才会一直隐忍,极少在南荒走动,怕的就是会有着一些意外出现。

    此时,在封魔台附近,鲲鹏老祖那眸光也是一闪,瞅向凌飞时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羲皇,你是要借这后辈之手与本座争锋吗?”鲲鹏老祖一脸诧异,同时也在感应凌飞的气息。

    “这后生体内有着真龙血脉。”鲲鹏老祖低语,不由对凌飞高看了一眼。

    “鲲伊,本皇说过,天地间自有秩序存在,今天你休想脱困而出。”羲皇的声音传出,响彻八方。

    羲皇的声音震荡开来,这让的北灵台上的人内心震撼无比。

    “羲皇?是上古的人皇吗?”

    “上古人皇出手了?”

    “看来是人皇在借凌丹师之手对付那鲲鹏老祖啊!”

    在心中震撼之时,哗然声也是随之响起。

    “传说上古时期人皇为我南荒平息了鲲鹏之乱,没有想到一个时代过去了他还在守护着我南荒!”

    “人皇,真是我人族之皇,让人敬仰啊!”在心中震撼时,各派的修者对人皇也是充满了敬意。

    “不愧为我人族先贤!”便是元淳大丹师那老眼当中也有着老泪涌现。

    人皇之名距离如今太久了。

    久得成为了传说,成为了虚构的存在。

    可是,谁会想到他是真的存在,且还在镇压古魔,在庇护人族子弟。

    这让人感动。

    这些先贤真的太伟大了,为了人族的延续他们可谓是呕心沥血,付出了一切,便是过去了一个时代,还在战斗,不肯低头,如此气概,有几人可比,在这些人面前,谁能不心存敬意,为之动容。

    “羲皇……真是个麻烦的家伙,都过了一个时代,还阴魂不散!”

    “也不知鲲鹏老祖能否应付他!”

    尸灵殿的人那霜闪烁着幽光的眼瞳当中露出厌恶之色。

    若不是忌惮这些存在,他们早就在南荒立足了。

    “哼,本皇到要看看,你羲皇还能镇压本座多久。”当羲皇的声音传出,鲲鹏老祖也是冷哼一声。

    旋即,那巨大的鲲鹏之身一闪,一柄鲲鹏剑,便是向着前方的封魔台斩去。

    它要毁掉阵台,好让自己更多的分魂遁出。

    呼!

    然而,就在鲲鹏剑斩向前方时,凌飞的身子动了。

    只见得他的身子一闪,凭空就出现在了封魔台前,那般速度,直叫北灵台上的修者看后震撼无比。

    “好快,这是穿梭空间吗?”那些元婴境修者一脸惊讶。

    “这才是真正的大手段啊!”便是神府境强者也是不由深深吸了口气。

    也就在此时,凌飞眸光一闪,他的身子和那斩来的鲲鹏剑对立。

    只见得他大手伸出,向着前方的鲲鹏剑当空一点,却见得他手间金光绽放,有着一只龙笔浮现,在这龙笔之上道纹蠕动,迸发出一片金色的光纹,这光纹如真龙出世,又好像有着秩序之纹在交织。

    在这种光纹的交织之下,前方的虚空都凝固了起来。

    而后,那当空斩来的鲲鹏剑气势立即一顿,居然被这金色的光纹给生生的抵挡了下来。

    “被抵挡住了?”见此,北灵台上的修者一愣。

    “怎么会这样?”北冥化海一阵心惊。

    这突来的变故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特别是凌飞。

    如今北冥化海越看,越感觉这个青年的出现太不正常了。

    他就好像是上天派来,专门要坏他北冥化海的事情。

    “凌师弟似乎在催动一件至宝出手。”在封魔台的长桥上,怜霜那眸光一闪,紧紧盯着前方。

    可惜,凌飞手间完全被龙气缭绕,那耀眼的光芒隔绝神识探测,她根本就无法发现当中的事物。

    “看来凌师弟的底蕴比我想象中还强。”在略微惊讶后,怜霜便是洒然一笑。

    对于凌飞使用了什么至宝她也是不关心了。

    她现在关心的是凌飞的安危。

    “羲皇附身凌飞,凌飞能承受那强大的力量吗?”旁边的上官婉儿也是满脸紧张。

    同时她也希望凌飞能获胜。

    因为这是扭转局势的唯一希望了,若是这次失败了,她真的无法想象南荒的人将如何应付此事。

    北灵台上的人也是如此。

    众人都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盯着前方的光芒。

    “缚!”在那一道道眸光的注视之下,只见得凌飞眸光一闪,那右手一动,一片金色的光纹演化。

    顿时,那光纹蠕动,如穿透了虚空,瞬息就出现在了前方的鲲鹏剑附近,如同秩序之纹将之缠绕。

    “想束缚本座,没有那么简单。”当这秩序之纹缠绕而来,那鲲鹏剑上立即传来了鲲鹏老祖的声音,而后这鲲鹏剑幽光闪烁,那些光纹如羽刃迸发而出,要将缠绕在鲲鹏剑上的秩序之纹给撕裂。

    然而当这羽刃迸发出来,那秩序之纹却是越缠越紧,任凭鲲鹏老祖怎么出手都是没有一丝作用。

    “这是什么道纹?”见此,鲲鹏老祖内心也是一震。

    “引我鲲鹏精气!”在内心震撼时,鲲鹏老祖心神一动,连忙操控鲲鹏剑牵引外面的鲲鹏精气。

    可外面的虚空完全被凌飞那龙骨笔所演化出的秩序之纹所覆盖。

    这片区域如同被隔绝,鲲鹏老祖居然无法牵引那些外溢出的精气加持自己的力量。

    “怎么会这样?”如此一幕,使得鲲鹏老祖内心一震,它心中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妙。

    而后它的心神感应,向着凌飞瞅去。

    它的心神感应,很想看清楚凌飞掌心所使用的宝物。

    可惜,它的心神都被秩序之纹隔绝了,只能看到模糊的画面。

    在心中诧异时,鲲鹏老祖只得仔细去感应那些道纹之力。

    “这些纹路……”略微感应,鲲鹏老祖心中便是震撼无比,那缠绕在鲲鹏剑上的纹路太玄奥了,连它都无法参透,不难想象,眼前这青年所催动的至宝该达到了什么级别,它的心也是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摄魂!”也就在鲲鹏老祖满脸震撼时,那低沉的声音从凌飞的口中吐出。

    而后他那手中的龙骨笔上道纹一闪,演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旋,完全将前方的鲲鹏剑包裹住。

    下一刻,摄魂道纹如丝侵入了鲲鹏剑内。

    在当这些摄魂道纹侵入鲲鹏剑之内后,它便是如同有着眼睛一般锁定了融入剑中的鲲鹏老祖之魂。

    而后,这些道纹又如同秩序之网将这些残魂束缚。

    如此一幕,让得融入鲲鹏剑内的鲲鹏老祖也是一阵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