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149章 郎情妾意

第149章 郎情妾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很快,凌飞就为上官婉儿上好药。

    可是,这些药材并不能让她立即恢复。

    特别是她体内那些被伤及的经脉和骨骼。

    如果上官婉儿行动方便,倒是可以自己以真气滋养。

    可偏偏她此时不能动。

    “我来助你修复体内的经脉与骨骼。”凌飞眸光一凝,决定为上官婉儿疗伤。

    “好!”上官婉儿点头,显得很柔顺,与先前的冷艳判若两人。

    此时的她就如同一个邻家小妹,露出了那温柔的一面。

    而后,凌飞扶着上官婉儿,让她盘膝而坐。

    当上官婉儿盘膝之后,凌飞运转体内的真气,那手掌一动,便是抵在了上官婉儿的后背。

    “我的真气开始注入你体内了哦。”当手掌抵在上官婉儿的后背,凌飞开口道。

    “嗯。”上官婉儿应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引导你的真气。”

    “好!”凌飞点头。

    旋即,他心神一动,将真气当中的寒意分离,只剩龙气注入了上官婉儿的体内。

    “当初,我受伤后龙气让我的身体很快就痊愈了,也不知它能否滋养婉儿小姐的血肉。”凌飞一脸期许,若是可以,那么上官婉儿的伤势也就容易恢复了,这样一来,他也就不怕再连累上官婉儿了。

    龙气没入了上官婉儿体内。

    首先,上官婉儿和凌飞合力,引导这些真气去将她体内那堵塞的经脉疏通。

    当经脉疏通后,上官婉儿也就可以轻微的引导真气去进行淬炼经脉与骨骼,将之慢慢的修复了。

    在龙气的淬炼下,上官婉儿的经脉颇为饥渴的吸收着那龙气,那龟裂的经脉,开始在不断愈合。

    龙气赫然在修复她的经脉和骨骼。

    不过,上官婉儿并不能吸收这些龙气。

    “可行。”见此,凌飞心中一喜,“龙气果然为超然之气,有着玄妙的能力。”

    “居然恢复得那么快?”感受着体内的经脉在愈合,上官婉儿也是一愣。

    而后,她也不敢停歇,不断配合凌飞淬炼经脉,骨骼。

    如此,时间一点点流逝,上官婉儿的伤势也在逐渐恢复。

    从内在经脉,骨骼,最后,凌飞的龙气被引入到了上官婉儿的伤口之处。

    在龙气的滋养下,那些血肉衍生,伤口在愈合。

    那诸多伤痛在一点点消散。

    如此速度,就连上官婉儿也是感到一怔。

    就算她敷了生肌散也没有如此奇效啊!

    “凌飞公子的真气很奇特,似乎有着治愈能力。”上官婉儿内心一动,暗忖道。

    不知觉中,她对凌飞又是高看了一眼。

    这个少年,比她想象中还要神秘。

    三个时辰过去,上官婉儿的伤势居然痊愈,她的经脉和血肉全部愈合。

    她体内的罡气开始正常运转,脸色也不在那般苍白,逐渐恢复了几分血气。

    而后,她又从自己的钠戒当中取出了灵萃,开始补充血气。

    片刻后,上官婉儿脸色恢复了血色,几乎和受伤前差距不大。

    而后,她取出了自己的衣物,准备重新换洗身子。

    因为此时她伤痕愈合,可以清除那些药渣了。

    凌飞会意,走出了这寒窟。

    在瞅了一眼凌飞后,上官婉儿便是进入了水潭当中清洗身子。

    此地很寒冷,可是这水潭却如同温泉。

    在清洗身子时,上官婉儿不由响起了刚才的一幕幕。

    虽然她闭着眼睛,却也能想想到凌飞给她敷药的场景。

    “却不知他那时在想什么?”她看着自己柔滑的肌肤,心思起伏,如今,那伤口愈合,血痂脱落,连伤痕都没有留下,那恢复力,超出了一般的生肌散的功效,这让得上官婉儿内心一喜。

    “还好,并没有留下伤痕。”

    稍许后,上官婉儿收回了心思,她玉手拂动,水潭边轻纱飘来,她身子一动,便是裹在身上。

    很快,上官婉儿便是换上了一袭白衣。

    这上官婉儿的脖颈当中还有水珠滑落,那秀发微湿,一眼看去,简直就如同一个白衣女神出浴。

    而后,她甩了甩长发,那莲步迈动,便是走向了洞口。

    少女香袭人,让人闻而心醉,凌飞那心神一动,他也是第一次闻到如此浓郁美妙的少女体香。

    在听得那脚步声后,他回头,不由瞅向了那迈步而来的上官婉儿。

    在瞧得那身穿白衣的上官婉儿后,凌飞不由瞧呆了。

    眼前的女子白衣履地,莲步迈动间,如神女临尘,那眉目如画,清眸如秋水,那张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冷艳,琼鼻微微挺翘,就如同那骄傲的天鹅,使得她美丽当中又带着几分傲然,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征服。

    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气质,却似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使人望而却步。

    不过,此时这绝代佳人却走向了凌飞。

    两人四目相对,眸光并没有闪躲,就那么看着对方。

    上官婉儿就那么一步步走来。

    终于,她停在了凌飞尺许外,那体香袭来,使得凌飞身边完全充斥着那种迷人的香味。

    “你洗完了。”当上官婉儿停下脚步,凌飞就那么问道。

    那模样,两人如同多年的挚友,没有太多的生疏。

    上官婉儿微微点头,她那素来清冷的眸子微微眨动,就那么凝视着眼前的少年。

    稍许后,她终于是开口,道,“当初,在西陵古迹,你为何要丢下我,选择独自离开?”

    在她出来时,就一直想当面问清。

    后来,她知道了凌飞诛杀了东阳世子,料到了一些。

    可是,她依旧想亲自听凌飞的解释,不然,她的心中始终有着一个执念,难以释怀。

    “我杀了王东阳等人,所以急着出去,想要解决此事,那时你还在昏迷,也就没有和你说了。”凌飞说道。

    事实上,他是担心义父。

    他怕此事传出去了,义父却并没有收到信,未能及时逃离帝国。

    可出来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想要去通知义父,却又不能。

    听凌飞如此说,上官婉儿的执念总算消散。

    就算当初这少年是因为并没有将她当成自己人,才独自离去,也无所谓了。

    因为,在她此次重伤时,凌飞那悲痛声,已经让她感到莫名的满足。

    “此次,你又何苦为我挡下那一剑,若是你身死,你让我如何向上官大人交代?”在上官婉儿脸上的表情释然时,凌飞却是眸光一凝,凝视着眼前的少女,询问道,这个问题,他也很想问,哪怕没有什么特殊的结果。

    可他就是想问。

    “当时我看到你处境不妙,便出手了,再说了,你曾经救过我,我此次救你,不是很正常吗?”上官婉儿却是难得一见的嫣然一笑,同时,她玉手抖动着那还略湿的秀发,那模样,显得风情万种,让凌飞不由看呆了。

    上官婉儿的笑容,使得凌飞感觉无比的舒乐。

    虽然此女没有明说。

    可是,生命何等珍贵,谁会愿意舍生忘死的去救另外一个人?

    这份情,足以让凌飞记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