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797章 不能留他

第797章 不能留他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他……就是那个季王!”当毁灭龙眸产生悸动,凌飞的心神一动,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此事。

    “毁灭龙眸!”不仅是凌飞,在对面,那季王眼瞳也是一缩,在他体内,那颗命运之眸也在颤鸣。

    那是血脉在牵引,在共鸣,那种波动,就连他们都无法压制。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季王忍不住放声而笑,“今天,你便给本王去死吧!”

    在放声一笑后,他那大手光华绽放,里面如有着一片天地要演化而出。

    在这望月湖的虚空,突然有着风云在搅动,有着一股浩瀚无比的天地之力汇集而来。

    在这一刻,季王那只手掌的气势飙升。

    浩瀚的王威倾覆而下,笼罩整个山巅,那种气势弥漫八方,就连天炎城门口的人都可以感知到。

    “这季王是要下杀手了吗?”在望月湖边,朱余天不由皱起了眉头,饶是他已经达到了归墟境,可此时在这季王的气势压迫之下,他依旧感觉到心惊肉跳,此时的他,深深的感知到了自己和掌印王的差距。

    “如此气势,谁可抵挡?”望月湖边的修者噤若寒蝉。

    凌飞头顶,那手掌落下,当中青光绽放,真的如同一个天穹倾覆而下,那青色的光芒如万千青鹏俯击而下,又好像是真龙扑来,那等气势,比起当初他所遇到的镇边王不知要强大了多少。

    “不愧为掌印王!”凌飞眸光一闪,他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只是,在这种压力之下,他并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在他识海内那衍天道宫和他的神魂开始融合。

    在这一刻,他的道真正的要和神相融,彻底迈入准归墟境。

    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就如一个天地。

    天地,就如他自己!

    衍天大道,俨然已经被他融入神魂内,融入了肉身当中。

    从有到无!

    这就是归墟!

    “战!”当道与身合,凌飞那眸光一闪,他大步迈出,一拳便是向着前方的那只青色的巨掌轰去。

    轰!

    这一拳轰出,前方的虚空崩碎。

    一股浩瀚的天地之力从那拳头当中迸发而出。

    这种天地之力,极为完善,在当中既有重力厚重如山,又有太阳与月亮势可镇压天地。

    除此外,当中还有五行流转!

    如此力量,无比纯粹,都随心而动,是真正的天地之力。

    这些力量所及,前方虚空的青光溃散,而后便是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那只势可镇压天地的巨掌中。

    轰隆隆!

    两者交锋,气势惊人。

    那片虚空发出隆隆之声,那虚空崩碎之声不绝于耳,还有着浩瀚的波动肆虐开来,如骇浪起伏。

    砰!

    在这力量之下,那望月亭都直接化为了齑粉,那山峦在崩裂,旁边的季天龙等人一个个心惊后退。

    至于望月湖,完全被那耀眼的青光所笼罩,那里裂缝舞动,恐怖的波动让人根本无法探测情况。

    砰!

    在那里,凌飞眸光一闪,他的拳头感觉到了一股浑厚无比的天地之力将他当中的神通给一个个击溃。

    “我的道,还不够完善!”在交锋的刹那,凌飞便是恍然,没有渡过归墟境之劫的他,道还不够完善,纵使衍天大道与身合,却不够稳固,很容易就会被击溃,这成为了他此时的弱点,无法发出真正的神通之力。

    不过,他的神通也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将对方的血气击溃,从而勉强抵挡下了季王这一击。

    可是,那浩瀚的余波席卷而来,却是让得他眉头紧紧一皱。

    因为那种波动太强大了,俨然超过了归墟境圆满修者的一击,要接近那通天境强者的攻伐了。

    这种余波,足以将那些普通的归墟境修者给湮灭。

    饶是凌飞也不敢大意。

    “虚空陷阱!”只见得他心神一动,连忙演化虚空陷阱,将那余波引入虚空当中。

    可惜,虚空很快便是崩碎,完全化为了一股乱流,继续肆虐而来。

    “吞天神通!”不过,一个巨大的吞天之渊再次凝聚成形。

    趁此,凌飞的身子也是极速爆退。

    “凝我真龙铠甲!”在爆退的时候,凌飞心神一动,那真龙铠甲也便是浮现在了他的身上。

    “石人之身!”除此外,他演化出石人之身,以防止自己的经脉,脏腑受到那浩瀚余波的冲击。

    砰,砰!

    此时,依旧有着浩瀚的余波肆虐而来,冲击在了凌飞的身上。

    不过,经过他几次抵御,那身子爆退,那余波之力也是逐渐的减弱,仅仅是堪比归墟圆满境一击。

    那浩瀚的余波冲击而来,在凌飞的身上发出一声闷响,他的身子却是借着冲击之力再次退出十里。

    如此,那余波之力再次减弱,已经无法伤及凌飞分毫了。

    “掌印王一击,的确很强!”凌飞傲立于空,任由那浩瀚的余波在身上肆虐而过,他眸光一凝,锁定了远处的虚空,那一百八十里外的一处山巅别苑,在那片虚空,季王正冷冷的锁定着凌飞。

    而此时,凌飞身上光纹缭绕,如一个天地演化而出,各种神通沉浮,将诸多余波之力给化解。

    在他嘴角,所流淌出的些许血迹,猩红夺目,可他眸光却凌厉无比,并没有着一丝颓态。

    显然,刚才一击,凌飞也仅仅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罢了。

    “这小子居然能接下我这全力一击。”远处虚空,季王那眉头紧紧皱起,他那素来古井不波的眸子当中开始有着凝重之色浮现,眼前的青年,似乎是两个月前才迈入道宫境,可就是这样,他却已可和掌印王争锋。

    这是何等的妖孽?

    “没死?”而在季王内心凝重时,远处的修者也是发现了那依旧傲立于空的凌飞。

    “居然能硬撼掌印王?”

    “这年轻人是谁?”哗然声也是从天炎城的四面八方响彻开来。

    此时,无数个修者凌空而立,都将心神向着望月湖这片区域感应而立。

    “他……他到底是谁?”那朱余天皱眉,他的心情难以平静。

    很难想象,一个青年,居然能有这等战力。

    “居然能硬撼下父王一击?”季天龙更是眉头紧锁。

    要知道,刚才的季王是突然出手,那凌飞是创促之下应战,在这种情况下,便是掌印王都会很狼狈,可这个青年却硬是接下了这一击,还一副并没有受什么伤的样子,这让得季天龙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能留他!”在不远处,云天王眸光一沉,他大步迈出,背后光纹一闪,一对云翼演化而出。

    刷!

    这云翼一闪,便是直接向着凌飞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