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765章 时空之河

第765章 时空之河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荒龙帝最新章节!

    凌飞开口,那短暂的话语,却使得朝山宗的弟子想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每每想到凌飞的出场,众人那血液都在沸腾。

    “他在干什么?”对面,云九川一脸诧异。

    如今大敌当前,这凌飞却在和朝山宗的弟子述说着南天王朝的往事?

    “他这是要借力!”镇东王眸光一闪,说道。

    “借力?”云九川眸光不由得一凝,露出满脸凝重。

    “不错,他想调动朝山宗弟子的情绪,好借助众人念力,提升自己的战力!”镇东王说道。

    “这家伙想借助众人之力对付我们?岂能让他得逞?”云九川眸光一闪,沉声道。

    “父王,你去对付这凌飞,孩儿便将这朝山宗的人全部诛杀!”云九川眸光冰冷,极为阴森的说道,“杀了这些人,本公子倒要看他还如何借力!”说完,他眸光一闪,身上血气冲天,背后演化出了一尊云兽。

    “凝我血气,化我战兽!”镇东王也是眸光一闪,他背后血气冲天,也演化出了一尊云兽。

    这云兽巨大如山,栩栩如生,那滔天的气势席卷八方。

    “他们要竭力出手了吗?”那种气势,使得那正血气沸腾的朝山宗弟子不由皱起了眉头。

    同时,他们心中感到一阵无力。

    这眼前的敌人真的太强大了。

    他们恨!

    恨自己太弱小,根本无力出手。

    “想出手阻止我么?”见此,凌飞眸光一闪,那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想要阻止我,却没有那么容易!”

    “时空之河!”只见得凌飞眸光一凝,紧紧的锁定了前方的镇东王和云九川,那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当这声音响起后,只见得他眉心光纹一闪,有着一条长河流淌而出。

    这条长河流淌而出,速度很慢,可若仔细感应而去,是整个天地的速度都变得有些缓慢了起来。

    而后,这时空之河如同穿过了时空,瞬息间就出现在了镇东王和云九川所在的那片区域。

    在那里,本来正要出手的镇东王和云九川只见得眼前光纹一闪,一条长河突然横空而来。

    这长河卷来,伴随着的还有滔天巨浪,根本容不得他们做太多的反应,这长河就将他们给笼罩。

    可仔细一看,他们又发现自己在一条长河之上。

    这时空长河不仅可以穿梭虚空,无视天地事物,也可以无视修者,直接从他的身子里穿梭而过。

    在这长河当中,他们看不到天,看不到地,能够看到的只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河。

    “给本王婆!”而后镇东王眸光一凝,便是全力出手,背后演化出的云兽探出巨爪,要撕裂长河。

    砰!

    顿时,那长河被卷起千重浪。

    可惜,他依旧未能撕裂这时空长河。

    “云兽吞天!”在旁边,云九川出手,他演化出的云兽张开巨口,要将这条长河给一口吞没。

    可惜,长河一卷,浪花重重,似乎无穷无尽,它根本就无法吞没。

    “怎么会这样?”

    “这是什么至宝?”如此一幕,让得镇东王和云九川都不由露出了满脸惊恐之色。

    “不愧为时空长河,可惜我没有完全参悟这时空之道,此时也仅仅只能发挥出一些微弱奥义罢了。”凌飞的心神感应而去,将那时空长河当中的镇东王和云九川收入眼中,在瞧得里面的一切后,他也是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这件至宝,也是可以暂时困住归墟境强者。

    “被困住了?”此时,朝山宗的弟子也是一个个满脸震惊。

    要知道,就在刚才,镇东王和云九川气势汹汹,俨然是要大开杀戒的模样啊!

    可就在瞬息间,这两尊强者就被困住了!

    这该是何等逆天的手段?

    “这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能够瞬息间困住两尊归墟境强者?”

    “若是他出手,我们还有命吗?”那镇东王府那些道宫境的修者则是一个个心惊肉跳。

    此时他们瞅向凌飞时噤若寒蝉,内心惶恐,连动都不敢动,俨然是怕凌飞出手将他们给诛杀。

    不过凌飞却并没有理会这些人。

    在困住镇东王和云九川后,凌飞眸光睥睨,继续环视朝山宗的弟子。

    “想必诸位都知道,朝山宗的老宗主以及你们的少宗主,实际是南天王朝的王室后裔!”凌飞眸光睥睨,继续说道,“南天王当年为了镇压邪魔,不惜舍身镇魔,还搭上了王印,导致南天王朝新王无法镇压八方,那八大王朝,非但不相助南天王镇魔,还要趁火打劫,来掠夺领地!”

    “这些人覆灭了南天王朝!”

    “如今,他们更是要来掠夺王印,诛杀南天后裔,实属可恨!”

    “诸位既然生活在南天,想必也是南天遗民!”

    “你们,愿意看到那为民舍命的南天王含恨而终吗?”

    凌飞眸光睥睨八方,那话语一字一顿,整个人气势凌人,说得可谓是慷慨激昂,让人血液沸腾。

    “你们,愿意看到那舍身为名的南天王一族被斩尽杀绝吗?”

    “你们,愿意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却无动于衷吗?”

    “你们,愿意体内的血液就此冷却下来吗?”

    凌飞眸光睥睨,一字一句,那声音如雷,在众人的脑海中轰鸣,那声音回荡,让人热血沸腾。

    似乎在众人的眼前,一个舍身为名的老王浮现在了眼前。

    那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王!

    可是,他们又似乎看到了这个老王那悲戚的眼神。

    因为他的王朝被覆灭!

    他的后人被伏杀!

    可他,却无能为力!

    因为他为了南天的子民,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已经无法挽救自己的后人和王朝。

    凌飞这简单的话语,却描述出了南天王朝那悲惨的命运。

    “不!我们不愿意!”

    当脑海当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后,朝山宗的弟子抬头,那眸光火热,当中甚至有泪水在滚动。

    那呐喊声随之从他们的灵魂深处响起,从他们的口中嘶吼而出。

    “不,我们不愿意!”

    “不,我们不愿意!”

    ……

    一个个朝山宗的弟子附和,那音波震荡八方。

    “我们皆为南天遗民,若不是南天王当年镇压了邪魔,哪有我们的今天?”

    “南天王为了我们舍身镇魔,却丢了整个王朝,让氏族差点被灭,我们受了南天王的恩惠,怎能忘记?”

    “不能忘记,绝不能忘记当年的镇南王战死边陲。”

    “不能忘记,怎能忘记南天王舍身镇魔!”

    “南天王当永垂不朽!”

    “南天王朝当立!”

    ……

    那声音此起彼伏,朝山宗的修者都是发自内心,发自灵魂的呐喊道。

    那声音震荡八方,让人血液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