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63章 睁眼说瞎话

第163章 睁眼说瞎话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63章 睁眼说瞎话

    饶是李鱼一向急智,此情此景下,也不知道该怎么编才好了。说他深夜到人家姑娘房里去研究明日行程路线?这他么有人信么?

    李鱼哼哼啊啊的正找不着个借口,几个店小二拖着一个死胖子的头发,兴冲冲地过来,老远就大叫道:“掌柜的,抓到个马匪!”

    任怨死死地抱着被子,不抱不行,屁股上还戳着半把刀呢,被人拖到掌柜的身边,往地上一丢。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一见,同时惊呼:“任太守?”

    掌柜的有点蒙:“任……什么?”

    任怨是刺史,太守是古官职,时人当面称呼刺史时,以古官职相称,显得雅一些。不过此时尚是唐初,太守这个官职本来消失的也没多久远,掌柜的又是开客栈的,当然明白其中意思。只是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这只是个与某官职谐音的人名。

    李伯皓道:“太守啊!这位是刺史老爷,赴庆州上任的。”

    掌柜的大吃一惊,居然真是个官,虽说不管着他这一片儿,可一个做官的,和他这等开客栈的实在不是一个重量级,要整治他还是容易的很的。

    掌柜的赶紧献殷勤,抢上前去,一把抱住任怨,几乎声泪俱下:“哎呀!小民有眼无球!居然是一位大老爷当面!小民卫护不周,让大老爷您受苦了!”

    掌柜的抹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忽然看到任怨屁股上戳着的刀子,不禁吃惊道:“贼人好歹毒,居然把大老爷伤得如此严重!来人呐,快!快去请镇上最好的郎中!”

    任怨颤巍巍伸出一只手:“伤……伤不只这一处,本官……后……后窍亦中了一枪,叫……叫郎中早做些准备。”

    “后窍?”

    掌柜的脑子转了三圈儿才反应过来,不愧是大老爷,看人家说话,就是斯文,赶紧迎合着,义愤填膺道:“歹人恶毒无比,竟连……来人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郎中!”

    任怨哆哆嗦嗦地想指向方才拖他的那个伙计,想要说明一下,那一枪不是马匪戳的,可是手指所向,就看见李伯皓两兄弟站在那里,方才那伙计已经不知去向了。

    那伙计也不傻,一听说这是位官老爷,马上往旁边一转,混到人堆里去了。这黑灯瞎火的,任怨自始至终也没看清对方的脸,还上哪儿找人去。这时任怨的家眷已经一窝蜂地扑上来,与任大老爷抱头痛哭。

    李鱼带着铁无环,也早溜到一边儿去了,远远地躲在暗处探头探脑:“任怨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居然跑到陇右来了。”

    铁无环沉声道:“这姓任的可是与主人有仇?我去结果了他!”

    “别别别……”

    李鱼赶紧拉住铁无环,道:“我在利州那边犯了点事儿,这姓任的是官,被他看见,殊为不美,赶紧避之为吉,不让他看见就行了。”

    铁无环微微蹙眉道:“可……店家不会说破此事么?”

    李鱼微微一笑:“那李氏昆仲看着不着调儿,其实是蛮精明的两兄弟。我的事儿,他们知道,会帮我遮掩的。”

    果不其然,任怨只穿着小衣,裹了张被子,屁股上杵着一把刀,被窝里淌出的血都凉了,难受的很,被几个伙计和任府亲信家丁抱起来,赶紧的回房清洁去了。

    李伯皓趁机拉住掌柜的,密密耳语一番。

    掌柜的一听登时狂喜,马上道:“公子您放心,小的开店的,来的全是客,哪有不知照拂的道理。只是你看我这伙计眼瞎,误把刺史老爷当成了马匪,这一枪给捅得……这可如何是好?”

    李伯皓马上拍了拍胸膊儿,道:“这有什么啊!回头我就对他讲,此地匪患横行,来去自如,那马匪保不齐明儿就又来了,哄他赶紧走!”

    李仲轩道:“对!他要是执意寻你伙计的晦气。你就说,那伙计畏罪,逃出镇子,做马匪去了!”

    掌柜的眉开眼笑,连连点头作揖:“有劳两位公子,有劳两位公子!”

    李鱼此时才走过来,本来他乡遇故知,是极开心的事儿,但此情此景下,双方却是不便多谈了,遂简单说了说别后情形,李家两兄弟笑道:“成!那我们先进房去了,等我们护送了一只耳去庆州回来,再去马邑州找你。”

    李鱼心道:“等你们回来,恐怕我早到了长安了,咱们有缘江湖再见吧!”嘴上自然满口答应。

    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进了客厅,就见伙计、家丁已经都退了出去,两个侍候女眷的丫环捧着陶盆儿手巾板儿,夫人握着任怨的手轻声安慰,两方小妾正趴在任怨磨盘般大、米粉般白的大屁股上,望着两个血哧呼啦的创口发呆。

    她们清洁清理的活儿还能干,可这裹伤敷药,就得等人家郎中赶来了。

    任怨眼含热泪,泣声吟道:“何山石之崭岩兮,灵魂屈而偃蹇。含素水而蒙深兮,日眇眇而既远。哀形体之离解兮,神罔两而无舍。惟椒兰之不反兮,魂迷惑而不知路……”

    李伯皓低声对李仲轩道:“看样子没事!”

    李仲轩颔首道:“嗯!还知道拽文呢!”

    李鱼带着铁无环回到自己住处,他是大把式,客房是上房,有会客间的,用屏风隔开。

    李鱼刚刚转过屏风,就嗖地一下蹦了出来,道:“无环,你先去看看大家伙儿,可还有受伤的,未归的,明日恐怕得尽快返回了。”

    铁无环道:“是!”

    平时他话也不多,得了吩咐,转身就走。

    铁无环被支走,李鱼马上冲进内室,就见龙作作正大模大样地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李鱼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举起手来,刚要拍桌子,龙作作俏脸一板,“啪”地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姓李的,你说,现在怎么办?”

    李鱼呆住了,期期艾艾地道:“什……什么怎么办?”

    龙作作眼儿一红,好不委屈地道:“我……我的一世英名啊……”

    李鱼道:“是清誉!”

    龙作作痛心疾首地道:“对!我的一世清誉啊!我一个姑娘家,现在弄得风风雨雨的,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李鱼忙安慰道:“不用担心,那一幕,只有马匪们和李家两兄弟看到了,龙家寨这边又没人知道,有什么打紧。”

    龙作作道:“我不管!我想想都臊死了,你让我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李鱼低声下气地道:“我也不想啊!谁知道那些该死的马匪……”

    李鱼说到这儿,声音忽地戛然而止,瞪着龙作作,一言不发。

    龙作作道:“你干嘛?”

    李鱼“啪”地一拍桌子,喝道:“你说我干吗?你向我诉哭喊冤?啊?是谁让我进她房的?是谁把我吊起来的?我的一世英名啊……”

    龙作作嘴一撇,不屑地道:“你有个屁的一世英名!”

    李鱼道:“那就是清誉!男人也有名誉的好吗?你把我绑成那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我有怪癖,我……你……”

    李鱼说到这里,一件被他和龙作作都忽略了的极要紧的事突然被他想了起来。龙作作可不仅仅是把他吊了起来,她……捧着他的脸儿,曾经……

    看到李鱼的目光,龙作作突在也想起了被她选择性遗忘的那件事情。

    “真是……要命啊!”

    龙作作俏脸飞红,跟一块大红布似的,她跳起来就想往外逃,李鱼一把拉住她:“你不要走!咱们说个清楚!”

    龙作作羞不可抑,道:“你要说什么,你又没吃亏!”

    李鱼道:“嘿!我还就不信了!怎么叫我没吃亏?我跟你讲,我的思想可一点也不封建,我认为,男女平等……”

    “你有病吧!”龙作作越听越生气,本姑娘当时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的,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了你,你居然还得了便宜卖乖。

    “放开我!”

    “不放!”

    “噗!”

    龙作作腿一抬,膝盖就顶在李鱼的两腿之间。

    李鱼脸色一白,抓着龙作作削肩的手缓缓送开,塌腰、收腹、屈膝、慢慢地……往地上一倒。

    龙作作吓坏了,慌忙扑上去抱住他:“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一慌,想也不想就动手了,我没想踢你,你要不要紧,要不要找郎中?”

    龙作作下意识地想摸他伤处,忽然省到那里是万万摸不得的,马上缩回又嫌明显了些,便就势按在了他的腿上。

    李鱼此时哪时说得出话来,蛋蛋被挤压了一下,此时正是喘不上气儿来的时候,他得缓过这口气来才能开口啊。李鱼痛得只能紧紧地抓着龙作作的手,摇摇头,示意她自己说不了话。

    就在这时,房门忽啦一下开了,慕子颜、李宝文、冯明周、魏岳等一大票人呼啦啦全闯了进来,大大咧咧就往屏风后面走。魏岳道:“大把式,咱们没人受伤。不过明儿就回,倒是……”

    魏岳就像被人一刀切开了喉咙,声音卡在那里,身子顿在那里,只有一双大眼珠子慢慢地从眼眶里突出来。走在他旁边的李宝文、慕子颜等人也是张口结舌。

    李大把式躺在龙大小姐怀里,头枕着膝盖,嘴巴那位置,正对着人家姑娘胸前贲起的一道优美曲线,好像……在吃奶。而龙大小姐一手揽着李大把式的头,另一只手按在……他下面……

    魏岳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偌大一个身子,变得无比灵活,几乎未见他双脚有所动作,身子便鬼魅般地转了过去,直挺挺地往外就走:“大把式,李大把,人呢?”

    :求点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