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游 > 第151章 狭路相逢

第151章 狭路相逢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逍遥游最新章节!

    第151章 狭路相逢

    李鱼带人押着七辆大车,混在千百头牛羊中间,飘啊飘的,足足飘了一天半,终于飘到了双龙镇附近,只要再往前穿过一片山头,就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兴奋起来。

    此时,马老大的牧民队伍要转往另一个方向了,双方就此分手。李鱼一行人押着车继续前行,这一次不用龙作作催促,李鱼也加快了速度,毕竟只要过了前方那个山口,就彻底安全了。

    山坳里,罗一刀、纥干承基、刘啸啸等人正藏在山坡雪林之中。这里太接近双龙镇,而双龙镇又相当于大震关的卫城,距大震关太近,一旦被官兵获悉他们在这里,很危险,所以他们也是冒险藏身于此。

    若是普通的打劫,罗霸道未必会冒险置身于此,非得劫了这一票不可。只是他这一路被人折腾的实在是火冒三丈,原来是为新入伙的三当家刘啸啸出头,现在却纯粹变成意气之争,也就没有什么道理好讲了。

    庚老四没有凶相,所以让他扮成了一个普通的行脚商人,骑了头驴子,带了几个扮作小伙计的马匪,在那山坳外溜达过来溜达过去,监视着过往行旅,为了抓住李大把式这条大鱼,眼睁睁地放过了五六伙小商贾的队伍。

    将近晌午时分,李鱼等人的车队终于来了。龙家车队好认,毕竟一连七辆大车,满载的货物,鞍鞯齐全、弓马具备的护卫队伍,这就不可能是一个小商贾,不打旗号也容易辨认。

    庚老四马上骑着驴子加快了脚步,抢在了李鱼车队的前面。

    “正月里来娶过奴,二月里来走西口。既然你要走西口,不该来娶奴~~~”

    庚老四扯开破锣嗓子唱起来,歌儿本身没什么特别含义,有些行脚商人闲极无聊,也会吼上几嗓子,尤其是一路跋涉,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不过,庚老四的声音,罗一刀他们是熟悉的,一听是他的声音,也就知道,点子到了。

    “走路你走大路,切不要走小路,大路上人马多,小路上有贼寇……”

    听到庚老四的声音,罗霸道狞笑一声,道:“终于等到他了,兄弟们,准备动手!”

    蹲在雪窝子里都要僵了的众马匪大喜,立即活动起来,原来为了防止被人察觉,马匹都藏在更远的山坳子里,这时打出讯号,留守在那边的人马上分出一部分兜向山坳外,截车队的后路。在这山坳里头,倒是用不着马。

    李鱼等人的大车进了山口,龙作作喜形于色,回眸对杨千叶笑道:“马上就到双龙镇了。你别听着是个镇子,那儿是关内、陇右两道商贾们来往的要地,极其繁华,比马邑州还富饶,那儿还常有长安出产的胭脂水粉,到时我带你去……”

    龙作作刚说到这儿,一枝响箭呼啸着窜上了半空。两边山坡上呼啸而起,许多马贼举着长长的马刀冲了下来,趟起一道道雪尘。

    “遭了!”慕子颜大惊失色。

    李鱼喝道:“快退出去!”

    来不及了,山坳子里车队转弯本就费事,这时后边人喊马嘶,已经有几十个马匪封住了退路。

    罗一刀大步流星地从山上往下走,一边走一边解开了他的豹皮袍子,往旁边一甩,一个马匪赶紧抢前一步接过。罗一刀又把衣襟一扯,大雪寒冬的,居然露出了结实黝黑的胸膛。

    这时另一个马匪赶紧把他的刀递了过去。罗霸道的刀与普通的刀不甚相同,刀背奇厚,这样刀就更沉了。而且刀锋微微内凹,仿佛一轮弦月,这样一口刀,奋力一劈,能把硕大的牛头马头一刀劈断。

    纥干承基、刘啸啸一左一右,跟在他的身后,也是各持兵刃,杀气腾腾。山坳里前方路上的庚老四也率人停了下来,掣出兵刃,虎视耽耽,李鱼这支车队,被包围了。

    “大把式,怎么办?”冯明周有些惊慌地询问,李鱼咬牙切齿:“还能怎么办?就算把货双手奉上,你觉得罗霸道会放过咱们?拼了!”

    李鱼说着,摸了摸腕间的宙轮,他娘的,拼一遭吧,若是实在不成,只好回档一次,再核计闯过封堵拦截的办法。

    罗一刀袒着胸,大步下山,放声大笑:“哈哈哈,饶你奸似鬼,喝了洗脚水!李大把式,这一遭儿,我看你还有什么伎俩!”

    山坳里头,马不冲起来的话骑着还不如步战呢,李鱼从马上跳下来,摘了护面护耳和手套,从马鞍上摘下刀,暗暗活动着手腕脚腕,朗声道:“足下就是罗大当家了?我龙家寨与你罗大当家素无恩怨,为何死盯着咱们不放?”

    罗一刀还未说话,罗一刀身后的刘啸啸狂笑一声道:“为什么?大当家的是替我这个小老弟出头!姓李的,龙家寨赶我走,我就要毁了他龙家寨,还有你,我要把你千……千……”

    龙作作、杨千叶此时也双双下马,持剑站到了他的背后,其他飞龙战士都知道将有一场硬仗要打,俱都下马,摘去一切累赘之物,准备搏斗了。刘啸啸这才看见龙作作,不禁吃惊地住了口。

    龙作作看到刘啸啸,听他这么一说,晓得是他从中作祟,不禁怒叱道:“姓刘的,你不忠不义,无耻下作,我爹念及旧情,放你一马,你居然恩将仇报,带人来对付我龙家寨?”

    刘啸啸目中露出狰狞的光:“小贱人,如果不是你,刘某何至于落得今日下场!看刀!”

    刘啸啸厉吼一声,举起长刀,凌空就向龙作作扑了过去。龙作作不想他说动手就动手,却不知刘啸啸是怕她说出真相,在盗伙中丢了颜面失了威信,忙也举剑相迎,两人登时杀作一团。

    杨千叶持着剑,紧盯着二人,生怕龙作作有个什么闪失,以便及时救援。李鱼虽也牵挂,却无暇兼顾,因为罗一刀带着纥干承基正大踏步地向他走来。

    李鱼看着这位四大寇之一,赫赫有名的罗一刀,正要开口说话,目光一闪,突然看到跟在罗一刀背后的那个人,不由大吃一惊,失声道:“小基基?啊,何成基?”

    李鱼对纥干承基,最熟悉的就是这两个称呼,虽然后来也知道他叫纥干承基,骤然看到,脱口而出的还是熟悉的称呼。

    杨千叶正关注着龙作作与刘啸啸之战,刘啸啸见龙作作在,怕她骂出自己的丑事,一边打斗一边往旁边转移,想把龙作作引远些,趁机快刀杀人,灭她的口。龙作作仇人相见份外眼红,自然是被他引着,渐渐远离了双方对峙的队伍。

    杨千叶不放心,正想追上去,忽然听到李鱼的叫声,下意识地扭头看去,这一看登时就呆住了:“纥干承基?”

    杨千叶万万没想到,她竟在这里碰到纥干承基,她费尽心机打入龙家寨,就是为了找到纥干承基,谁会想到,他竟然是加入了罗霸道的马匪队伍,变成了打劫龙家寨的一员。

    杨千叶脱口叫出纥干承基的名字,纥干承基不禁向她看来,这一看下巴着点儿惊掉:“啊!你……殿……公……杨……”

    罗霸道瞄了他一眼:“那女人是谁?你认识?”

    纥干承基可没跟罗霸道说过他原本是利州山贼首领之外的事儿,谁都有自己的隐私秘密嘛,这时被他一问,口不择言,急急掩饰道:“不错!她原本与我……后来……李鱼那个杀千刀的,贱婢!拿命来!”

    纥干承基挥刀劈向杨千叶,这番话恰被提着刀走上前来的庚新听见,庚老四一听,不禁把嘴一撇:“靠!果然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先前还不承认,掩饰就是事实!”

    纥干承基看似愤怒地出刀,却向杨千叶悄悄递了个眼色,自从谋夺利州都督兵权失败,二人就各自逃命去了,如今还是头一回再相见,彼此情形全然不知,得找个机会了解一下。

    杨千叶心领神会,马上挺剑相迎,二人交手,脚步错动间,也往一旁渐渐避开,所去方向正是龙作作与刘啸啸已经消失的地方。因为这一侧的山坡与另一座矮山交错,所以在半山腰部分形成了另一个小山坳,能避过他人目光。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罗霸道与李鱼对面而立了。

    罗一刀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李鱼,点了点头:“李大把?不错!”

    李鱼不能在他面前弱了气势,他也眯着眼看看罗一刀,雄壮的身边,半裸的胸膛,还有那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点点头道:“罗一刀?不……呃?”

    一阵山风吹来,风一吹,罗一刀胸前的金链子居然飘了起来,飘了,飘……

    李鱼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罗一刀低头一看,大怒骂道:“你奶奶的,看什么看!这是老子盘的金丝楠!”

    :诚求点赞、鲜花、月票!